点此返回九星天辰诀-九星天辰诀最新章-爱上书屋首页当前位置:一世之尊 > 第二十七章 奖励与“处罚”
一世之尊 第二十七章 奖励与“处罚”
    飕飕寒风穿崖而过,宛如刮骨钢刀,纵使换了厚的僧袍和中衣,孟奇也冷得瑟瑟发抖,不得不运转少林心法,让内力在体内缓缓流淌,驱散严寒。

    通往后山的道路三步一岗,五步一哨,哪怕那些看起来无人可以通过的悬崖边缘,也有武僧看守,而孟奇和真慧、真定被安排在一条直通后山的狭路前方,两侧是崖壁,前方左右为黑压压的茂密森林。

    “师兄,后山有白骨精、蜘蛛精吗?”真慧还未能开辟丹田,内功修为增长缓慢,冷得原地轻跳,正目光炯炯地看着狭路尽头的黑暗,那里就属于后山了。

    “白骨精?蜘蛛精?”真永愣了一下,接着将目光投向孟奇,又是那副你到底给小师弟讲了什么奇怪故事的模样。

    孟奇哈哈笑了笑,苦练武功应对轮回世界的生死压力之余,这也算是自己仅有的一些是妖魔鬼怪,那肯定是有妖精的。”

    这方面,他还不太了解,因此故意提出,看真永能不能解答一二。

    真永也是有些出神地望着狭路尽头,自语般道:“真正的妖魔鬼怪……有几人见过?自‘妖乱大地’的时代过去,妖族就销声匿迹,至少我们这些普通人很少很少见到了,只是偶尔有什么书生遇狐妖,高人镇蛇精的传闻故事,呵呵,反正我是没见过。”

    孟奇点了点头,也不多问,因为真永看起来知道的确实不多。

    长夜漫漫,朔风愈发寒冷,真慧已经找了块石头盘膝打坐,真永也来回走动,以消解酷寒。

    因为一直安静无声,背后又有达摩、菩提两院高僧看守,孟奇渐渐将心思放在了揣摩神行八步最后一步之上,忽地,一道刺骨寒风吹过,孟奇打了个冷颤,头脑为之一清,灵光一闪,种种关隘尽数想通。

    想明白神行八步最后一步的关键后,孟奇心热难耐,迫不及待地想要练习。

    虽说真永“知道”自己有家传武功,孟奇还是不太习惯直接演练步法,除非用刀法掩饰,可那样动静又太大,容易被四处巡逻的真妙等人发现,遭受责骂。

    看了看四周,孟奇捂着肚子对真永道:“师兄,我肚子难受,得方便一下,这里麻烦你了。”

    在藏经阁时,真永有好几次这样的经历,也不见怪,笑呵呵地道:“快去吧,若真妙师兄他们过来,我会帮你解释的。”

    孟奇提着戒刀,三两步窜入前方的森林内,不敢走得太远,就在靠着崖壁的这方,开始绕着一株株巨树练习步法。

    “神行八步”精妙诡异,此时又夜深天黑,让孟奇宛如鬼魅,时隐时现。

    “不错,果然是这样!”孟奇练习几圈后,满意地点了点头,决定返回。

    他刚要迈步,忽然听到轻微的扎扎声从崖壁处传来,顿时精神一紧,心到脚到,悄然无声地滑步躲到了一颗大树背后。

    “运气不会这么背吧!内层不是有师叔师兄们看守吗?而且还隔着厚厚的山崖!”孟奇第一直觉是妖魔鬼怪。

    他偷眼望去,只见一块略显赤色的巨石旁边,崖壁无声无息间裂开了一个大洞,一道人影警惕地窜了出来。

    这道人影在巨石后某个位置摸索了一下,扎扎声再起,石壁缓缓合拢。

    “妖魔鬼怪们秘密挖出来的逃命通道?”孟奇苦涩地猜测着,有点后悔自己为何要进入森林!

    他原本认为这里顶多有些野兽,而且冬日酷寒,野兽们也不会出来活动,乃万无一失的安全之地,谁知却遇到了这种破事!

    那道人影转过身,就要往森林另外一边跑去。

    而这时,借着昏暗的月光,孟奇看清楚了这道人影的面容。

    他?孟奇又惊又愕,差点失声喊出,好不容易才紧咬嘴唇忍住。

    从后山出来的人竟然是真观!

    那个袭击自己,痛苦于报仇无望的真观!

    “他不是早就被逐出山门了吗?”孟奇疑惑地想道,这一点,他相信玄心没有骗自己,因为杂役院中交好的真言说那日之后就未见过真观了。

    孟奇没有出手,看着真观远去,因为他自忖本身实力还远远不够掺合妖魔鬼怪之事。

    “人得有点自知之明,并非谁都是主角……”孟奇腹诽了一句。

    自己若贸然开启那密道,进去之后怕不是得到妖兽内丹、妖族神功等奇遇,而是直接被杀掉灭口,吞食血肉,或变成傀儡,毕竟前者是“主角”才有的待遇,而自己目前看来并没有这种“气运光环”。

    他悄悄退出了森林,决定找有能力处理此事的人来查看,虽说自己早就打定主意还俗,但至少现在还身处少林寺内,若少林乱起来,说不得自己就遭了池鱼之祸。

    “真定师弟,你吃坏肚子了?”真永见孟奇迟迟方才归来,好笑地打趣了一句。

    孟奇脸色严肃地道:“真定师兄,我拉肚子的时候碰到了一件怪事,怕是要禀报内层的师叔师伯们了!”

    “啊?那你快放出烟花!”真永吓了一跳,眼珠子转了转,也不问是什么事情,直接让孟奇发出紧急信号。

    孟奇嘴角抽动了一下,这真永师兄,平日里热情爽朗,大方义气,关键时刻还是蛮滑头的嘛,居然什么也不问,试图置身事外。

    他没有管真永的小心思,只是决定暗暗提防他,这时,真慧抢在他前面,从怀里掏出了一个小竹筒,对准天际,拉开了盖子。

    嗖一下,一道红光冲天而起,在半空炸成一团灿烂景象。

    “小师弟果然是行动派,什么也没问就发出信号了……”孟奇抹了抹冷汗,提刀站在真慧前方,戒备着可能到来的袭击。

    两三个呼吸后,孟奇眼前一花,已是看到一位相貌俊朗却忧郁异常的中年僧人,他穿着黄色僧袍,披着红色袈裟,右手握着一串雕刻有佛像的黑色珠子。

    “黄色僧袍,红色袈裟……这是哪院首座或长老?”孟奇张嘴就要称呼,可话到嘴边却一下愣住,该称呼师叔,还是师叔祖,太师叔祖呢?自己都不认识对方,这辈分好伤脑筋。

    不过,看到这种级数的高僧过来,孟奇的内心算是安稳了一些。

    中年僧人到来时是一脸的凝重,不过看到这里风平浪静后,他的脸色也缓和了下来,见孟奇犹豫,猜到他在纠结什么,微微一笑:“老衲法号玄悲,刚才为何发出紧急烟花?”

    玄字辈就已经是首座或长老了?孟奇大吃一惊,但还是按捺住内心的浮动,将刚才反复思量过的说辞道了出来:“玄悲师叔,刚才弟子去那边森林小解,看到崖壁之上出现一道密门……”

    玄悲表情波澜不惊地听着孟奇讲述完,微微颔首道:“你做得很好,不冒失不隐瞒。那道人影你确定是之前被逐出山门的真观?”

    “弟子认得他的相貌,但不知是不是妖物变化而成。”孟奇老老实实地回答。

    玄悲问清楚密门地点和附近特征后,吩咐了一声:“等一下你们跟随玄痴返回武僧院,这里的事情交给老衲即可。”

    “是,玄悲师叔。”孟奇巴不得离开这里,现在的他总担心附近黑暗里会有妖魔鬼怪窜出来。

    玄悲脚不动身不晃,忽地消失在原地,闪现于森林边缘,他身周隐隐有禅唱经声响起,有点点佛光闪烁,庄严神圣,超脱凡俗,宛如罗汉菩萨降临。

    “这就是接近外景巅峰的实力吗……”看着玄悲消失的方向,真永喃喃自语。

    孟奇愕然看去:“真永师兄,你认识这位师叔?”

    真永回过神来,满是感概地道:“除了日常见到的玄痴玄苦等师叔,别的师叔,我都认不得,但这位‘玄悲’师叔名声很响,我听真常师兄提过。”

    真常,真字辈三大弟子之首?孟奇知道真常,据说他比真妙和真本还要厉害那么一点。

    真永继续说道:“玄悲师叔本是纵横天下的绝顶高手,外号叫做‘七绝手’,但后来遭了横祸,被人灭了满门,虽说最终也报了仇,但对方背景深厚,有宗师级人物前来拿他。他本就心灰意冷,再加上此事推动,遂遁入我少林,投身佛门,了断尘缘,青灯古佛。”

    “因他天资出众,又一心向佛,被方丈大师看重,代徒收徒,破例让他成为嫡传,习得《摩柯伏魔拳》,他亦非同凡响,短短时日内就有突破,跨入了宗师行列,后来更成为玄字辈第一个踏入外景八重天的高僧,距离巅峰只差一步。”

    “这种人物总是充满传奇性……”孟奇悄然想道,真慧则听得津津有味。

    之后,真妙等人赶了过来,还有许多孟奇不认识的黄衣僧,三人则被玄痴领回了武僧院。

    隔日清晨,正当孟奇要出门习字并打探这件事情结果时(因前日看守后山,不用早起挑水),房门一下被推开,那个看起来颇为阴鸷的戒律僧玄空走了进来,背后跟着垂头丧气的真永。

    “昨日你的发现让后山妖魔的某个阴谋失败,菩提院自会有奖赏给你,但估摸得几天之后了。”玄空皮笑肉不笑地说道,“不过真定你看守要道时,擅离职守,戒律院不得不罚你,结合这次的功劳,就罚你在禅房内面壁三日吧。”

    只是面壁三日?孟奇哦了一声,对这个处罚并不上心,因为实在太轻了,正好可以静下心打磨下内力。

    他满心期待着菩提院的奖励,会是七十二绝技之一吗?

    三日之后,孟奇用过送来的晚膳,完成了面壁,轻松欢喜地推开了房门。

    “额,小师弟,你怎么不太高兴?”孟奇出门就遇到了回来的真慧。

    真慧生气地道:“今日师伯师叔们来挑弟子,师兄你却被罚面壁,出不来。”

    孟奇的脸一下就阴沉了,原来目的是这个!

    是因为之前的不敬,还是真量在戒律院的兄长?

    他眯了眯眼睛,语气平静如水地对真慧道:“咱们去演武大殿。”

    虽说孟奇不是太想拜师,那样离开少林就艰难了,但面对这种情况,还是不会开心。

    话音刚落,孟奇突地看到院内薄雪上多了两行字:

    “第二次轮回开启!”

    “请做好心理准备,日后再次开启时不再告知,直接拉入。”

    c

一世之尊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