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世之尊 第三十二章 重逢
    炎阳昭昭,流水潺潺,上山要道入口把守着一群黄衣武僧,附近有着简陋的客栈、集市等事物,形成了一片嘈杂之所。

    “这里和你们山门很像……”齐正言微微皱眉,对孟奇说道。

    孟奇还没有下过山,并不清楚自身门派的山脚是怎样,只能摇头道:“我半途昏迷,被老仆抱上山的,从未见过山门。”

    这倒是实话,正是因为身体主人的昏迷,自己才能穿越而来。

    “我随门中长辈到少林时见过,地形布置基本一致。”齐正言虽未多说什么,脸上却有了几分疑惑,既然是两个世界,为何会如此相像?而且自身世界的少林寺在莲台山,这里却是少华山,根本不是同样的山脉。

    孟奇想了想道:“等上了山,我就清楚了,不过若只是建筑布置一致,也不能说明什么问题,按照‘六道轮回之主’的说法,轮回世界多如满天星斗,偶有巧合,不足为奇,毕竟都是佛门禅林。”

    两人身后的小紫精神略显萎靡地听着他们说话,向辉则由于脸庞中了一刀,伤了鼻梁和肌肉,一开口就会扯得生痛,不复前几日的阿谀讨好,半捂着脸,不时发出呻吟。

    想不明白为什么的齐正言点了点,与孟奇一起走到了守山僧人面前,沉稳开口道:“几位大师,我等有重要消息禀报贵派方丈。”

    “不知是何消息?如今兵荒马乱,不敢随意放人上山。”领头的僧人双手合十,不卑不亢地问道。

    孟奇郑重地道:“不知法师上下?”

    “贫僧法号德光。”领头僧人露出一丝微笑,“敢问师弟法号?”

    他算是拉了近乎。

    孟奇报了法号后,言简意赅地道:“大将军朵儿察欲率手下高手和大军前来剿灭贵派,我等得义士相助,探知了此事,获得了贵派内奸名单,事关重大,不便明言,还请师兄禀报贵派方丈大师。”

    德光眉头一皱:“真定师弟,你们可是兵分两路?”

    “正是,师兄,另外一路已至?”孟奇惊喜地问道。

    “是的,两位女施主,两位男施主。”德光并无隐瞒,“此事已经传了出去,附近门派的居士施主都赶来相助,正聚集在旁边客栈。”

    孟奇脸含笑容地点了点头,心情异常舒畅,张远山和江芷微没出事就好,轮回世界里最难碰上的就是这种有底线的名门正派弟子,要是他们遇害,日后有很大几率碰上心狠手辣或面慈肚黑之辈,更别提自己和他们有了不浅的交情,已经算是朋友了。

    德光双手合十,宣了声佛号:“南无阿弥陀佛,此时正值鄙派生死存亡之秋,万不敢随意放人入山,怕混入了奸细,还请师弟你们去旁边客栈暂住,等我请示过方丈大师,再来延请你们。”

    听他说的如此诚恳如此坦白,孟奇和齐正言自无反对,还礼之后,就往着旁边客栈走去——少林僧人众多,来往客人和贩菜农夫不少,山脚下自发地形成了一个落脚之地,这一点,不少门派都类似。

    “江姑娘和张师兄已至,我们的重要性是大大降低,难怪他们不重视我们。”孟奇随口抱怨道。

    齐正言没有附和孟奇,抬头看了看天色:“还有半日到时限,应该来得及入寺。”

    “不会再出什么幺蛾子了吧……”孟奇话未说完,就闭上了嘴巴,免得乌鸦嘴。

    “哈哈,几位也是来援助少林的?”这时,客栈附近走来一位外表粗豪的大汉,笑声爽朗地问着孟奇等人。

    孟奇微笑道:“正是。”

    “我等也是,自昨日听闻蛮族食人恶魔要围剿少林之后,各方义士纷纷赶来。”这大汉指了指自己,“我是河洛魏无忌,还未请教过几位朋友姓名。”

    提到自身姓名时,魏无忌腰背一挺,似乎在准备接受惊讶久仰的目光,显然名声不小。

    孟奇悄悄撇了撇嘴,我怎么知道你是谁,别这样一幅我很出名,快来膜拜我的样子。

    除了朵儿察,孟奇真不知道谁是谁,于是故意忽视了魏无忌的目光,笑着将几人介绍了一遍。

    魏无忌脸色略显尴尬,但旋即正常,笑呵呵地道:“几位朋友,你们似是经过血战才突围而来?这位姑娘,好像,好像并不会武艺?”

    他的疑惑很正常,孟奇并不见怪,换做自己,同样也会有类似疑问,只不过未必当面说出。

    沉吟了一下,他点了点头:“我等赶来途中,遇到了几名蛮族高手,好不容易才突围。”

    说完,他指了指小紫:“这位是齐师兄未婚妻,虽无缚鸡之力,却有患难之情,舍弃家中安稳,自愿随我等前来,与齐师兄生死与共。”

    当,齐正言手中长剑一下坠地,然后目光复杂地看了孟奇一眼,似谴责似恼怒,而小紫还没弄清楚状况,一脸的懵懂。

    孟奇悄悄摊了摊手,总不能说是我这个和尚的未婚妻吧?

    嘿嘿,论起编造狗血故事的能力,这个世界谁能与我抗衡?

    魏无忌赞许地点了点头:“齐兄弟能得如此有情有义的佳人倾心,实在让我羡慕,我与几位一见如故,不如由在下做东,请大家饮水酒一杯,换一套干净衣裳?”

    这就是江湖上豪爽的大侠?孟奇默默腹诽道,不过此地临近少林,应无太大危险,于是将手一指:“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哈哈,真定法师你倒是个豪爽之人。”魏无忌朗声笑道,做出邀请的手势。

    走向客栈的途中,孟奇自然抓住机会向魏无忌打探附近消息,以便寻找江芷微等人。

    “消息刚刚传出,整个河洛武林就沸腾了,在一位位德高望重的大侠号召下,不少朋友皆赶来少林相助,计有洛河门少掌门林别雪……”魏无忌神采飞扬地说道,似乎朵儿察的高手和大军即将灰飞烟灭。

    孟奇随口笑道:“这些德高望重的大侠之中怕就有魏大侠你了?”

    魏无忌自矜地笑了笑:“当不得,当不得,只是附前辈骥尾,唉,我学武三十载,不过堪堪摸到先天之门,比起林少掌门这种年未三十就已突破到先天的天才,相差不可以道里计。”

    先天?孟奇和齐正言对视一眼,这里的境界划分与自身世界有区别?

    “不过这次……”魏无忌的表情忽然变得有点茫然,似乎想起了什么不可置信之事。

    孟奇奇怪地看了他一眼,与他一起踏入了简陋客栈之门。

    客栈内,人头攒动,不仅桌位全满,不少地方还站满了人。

    “真的如此热闹?”魏无忌拉过一位青春娇美的少女,疑惑地问道。

    这侠女指着角落,又敬畏又崇慕地道:“张公子下来了,正在与林少掌门品茶论酒。”

    “张公子?”魏无忌表情一变,同样又敬又畏。

    顺着少女的手指,孟奇望了过去,看到了客栈内难得一见的清净之处。

    角落里,摆放着一张方桌,两位男子相对而坐,面前有着酒杯茶壶等物。

    其中一个男子成熟儒雅,脸含微笑,另外一个则身着真武道袍,鼻梁挺拔,朝气蓬勃,英俊阳刚,俨然便是孟奇的熟人张远山。

    两人周围,来往客人都下意识留出了一片空地,显得异常清净。

    “张公子?”孟奇重复着魏无忌的疑问,但含义截然不同。

    魏无忌转头看着孟奇,轻轻颔首道:“张公子是隐士高人之徒,初次行走江湖,你们不知晓很正常。”

    “哦?”孟奇正好趁机会打探张远山等人的遭遇,免得出了问题也不知道,于是做出好奇模样。

    魏无忌再次敬畏地看了张远山一眼道:“张公子侠肝义胆,义薄云天,不同于我等流俗,不仅未满二十就已突破至先天,而且为了少林之事,披星戴月,闯过重重截杀,前来报信。”

    这里的先天指的是开窍?孟奇微微点头,这倒有可能,按照江芷微他们偶尔的说法,蓄气大成之后,吐一口浊气,返赤子婴儿,以修内景天地,开天生神窍。

    “而截杀他们的高手里,就有‘镇河洛’关浩然,他入先天已二十载,乃天下绝顶之一,可惜年老糊涂,叛族离国,成为蛮族走狗,最终遭张公子诛杀。”

    旁边那位女侠重重点头,脸颊泛红地道:“此事发生在关河镇口,不少江湖同道目睹,皆震惊于张公子的实力,他之威名已经遍传河洛。”

    “关浩然虽年老体衰,但也是先天高手,足见张公子之恐怖,更为恐怖的是,他才十九岁,唉,我感觉前半生都活到狗身上去了。”魏无忌自嘲了一句,颇有几分沮丧。

    “是啊,恐怕只有林少掌门这种俊杰才能与张公子论交,世外高人之徒,果然非同凡响。”旁边经过的江湖人士也跟着感慨道。

    魏无忌摸了摸下巴,收敛起其他情绪,敬重畏惧地道:“我等还是去另外一边挤挤吧,免得打扰到张公子和林少掌门,你,你……”

    话音未落,他就看到面前的小和尚直愣愣地走向了张公子和林少掌门所在,怎么也唤不回来。

    他未免太莽撞了吧!就算想结识高人,这样也会遭致反感的。

    方桌旁,林别雪端起酒杯轻轻抿了一口:“三十年的洛河酒,醇厚浓香。”

    张远山回敬一口,点了点头:“确实不凡。”

    “唉,我等能安心品茶论酒的时日已经不多了,天下纷乱,连少林也要过一场刀火,不知何时何日,才能得享安宁。”林别雪轻轻叹了口气。

    张远山微笑品了口茶:“天下之道,盛极而衰,死中蕴生,蛮族虽强,终有衰败之日,我等须得保持有用之身,以作光复之种。”

    林别雪愣了一下,旋即大笑:“不愧是隐世道门高足……”

    突然,他的笑容消失,不怒自威,因为看到一个脏兮兮的小和尚漫不经心地走了过来。

    “你是?”他慢条斯理地问道,气场十足,让普通江湖人士根本不敢靠近,也让魏无忌隐隐有些忐忑,这毕竟是自己带进来的人。

    然而,他却看到那个小和尚毫不在意地坐下,一点也不客气地从张远山面前拿过一个杯子,倒了一杯烈酒,随意地道:“先干为敬。”

    张远山笑了笑,也不阻止,而是拿起另外一个杯子,倒了一杯清茶。

    啊?看到张远山的表现,魏无忌和旁边的侠女等人都凝固了表情,这看似狼狈的小和尚与张公子是旧识?他也是隐世门派的高徒?

    本待发怒的林别雪怔了怔,重新浮现笑意,拿起酒杯,与孟奇相碰。

    周围不明所以的江湖人士表情都变得异常精彩,纷纷猜测这是哪位成名高手。

    咳咳咳,孟奇喝下烈酒之后,只觉一道火线从喉咙烧到了胃袋,忍不住咳嗽起来。

    糟糕,忘记这不是酒精考验的原本身体了!

    这时,孟奇眼前出现了一杯清茶,于是,他想也没想就端起喝下,终于止住了胃袋翻滚的难受。

    “真定师弟,不说戒律之事,初次饮酒也不该如此莽撞。”张远山温和地说道,显然之前就猜到孟奇这具身体并无饮酒经验——这并不难猜,一般大族出身都家教严格,兼年纪幼小就被送至少林,哪有喝酒的机会?

    孟奇止住咳嗽后,微笑把玩着酒杯道:“不知烈酒滋味,小僧又怎能明白戒律之可贵和必然。”

    “嗯,不破不立。”张远山不太在意地附和了一句。

    “江姑娘呢?”孟奇一派宝相庄严。

    张远山苦笑道:“江师妹不耐烦应酬,还在楼上休息。”

    “这位是?”林别雪忍不住开口相询。

一世之尊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