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世之尊 第三十六章 朵儿察
    五十名铁狼兵手中都有一把半人高的长刀,随着马匹的冲刺,一刀挥下,就能看到人体像纸糊一样的脆弱,直接断成两半,鲜血喷溅。

    那群江湖义士各有轻功在身,可平地冲刺还是比不过奔马,又被朵儿察气势和异象压制,毫无战心,一时之间,惨叫连连,死伤惨重。

    若非他们人数太多,五十名铁狼兵来不及杀,全军覆没亦有可能。

    杀戮让江湖义士们彻底胆寒,也唤醒了他们,纷纷往山脚崎岖的地方奔逃,试图依仗地形遁走。

    铁狼兵一面倒的屠杀得到了遏制,开始了正常的追杀。

    分头杀向客栈的铁狼兵大概有十来位,恰好与打算尾随入寺的孟奇等人碰个正着。

    寒光闪闪,孟奇迎面就遇到了横斩而来的长刀,人借马力,异常凶猛,让他生出了不可靠铁布衫硬抗的感觉。

    哪怕不会像别人一样被斩成两截,开膛破肚怕是少不了!

    奔出客栈的过程中,孟奇一直在观察铁狼兵追杀别人的细节,不断揣摩着如何躲避,如何还击,此时来不及细想,心中成算已经反映到了身上。

    一矮一滚,孟奇就像施展地趟刀般躲过了长刀,滚到了马前,戒刀一展,直向马蹄。

    俊马嘶吼,将马背上的铁狼兵甩了下来,孟奇合身上扑,独劈华山。

    当!

    长刀正中头盔,发出清脆响声,可铁狼兵的全身盔甲似是百炼精钢所铸,孟奇的戒刀又非利器,全力一击,仅仅是斩出了一道裂口。

    那铁狼兵晃了晃头,好像有点眩晕,但赤红的眼睛没有一点情绪波动,踏步上前,机械般挥刀下斩。

    孟奇施展神行八步,闪到右侧,铁狼兵行动迟缓,未能躲开,被孟奇斩中胸口,可依然只能听闻清脆的金属交击之声。

    而一招未能得手的孟奇,被铁狼兵回敬的长刀划过左肩,拖出了一道不深的伤口。

    “感觉他比我还像练铁布衫的!”孟奇念头闪过,迅速分析清楚了双方的状况,脑海里油然浮现当初真妙与自己对练时选择的战略,于是稳扎稳打,充分发挥神行八步的优势,想要创造机会,攻击铁狼兵唯一裸露在外的眼睛。

    如此一来,铁狼兵几乎无法再碰到孟奇了,口中发出怒吼,召唤附近同伴来组成战阵。

    他们经过秘法锤炼,力大无穷,能撑起沉重的百炼精钢盔甲,又没有了痛觉和害怕的情绪,自然成为杀人利器,但身形迟缓乃致命缺陷,所以,朵儿察发明了三五人组成的战阵,以相互之力,弥补这一点,效果非常不错,不少成名的轻功高手就是被战阵围住,乱刀分尸。

    不过这一次,铁狼兵的同伴未能靠过来,因为江芷微正身姿优美地行走于铁狼兵战阵里,掌中长剑每一次潇洒挥出,都会伴随着一个铁狼兵捂眼倒地的身影,而张远山守得如同磐石,偶尔还击,也必然有铁狼兵无声倒下。

    齐正言充分发挥了百变千幻云雾十三式的特点,长剑如雾似幻,寒星点点,不时有铁狼兵捂着双眼翻下马匹,原地翻滚。

    铁狼兵另外一个弱点就在眼睛!

    孟奇对此心知肚明,可自己的戒刀与别人的长剑相比,刺眼这一项“技能”实在有所欠缺。

    忽地,他灵光一闪,转过戒刀,用刀背斩击,当当当,不断地斩中面前铁狼兵的头盔。

    十几刀之后,那铁狼兵一下呆愣站住,手中长刀无力脱手,眼睛以及头盔其他缝隙处,有一缕缕鲜血溢出,然后软软倒地。

    刺字决不会,但咱会震字决啊!孟奇暗自得意了一番。

    “四人小队”如猛虎下山,很快将奔向客栈的铁狼兵斩杀一空。

    “咦,小紫呢?王大侠呢?”刚才兵荒马乱,孟奇未能发现王晋和小紫不见。

    江芷微脚步不停地道:“王晋趁我们吸引铁狼兵注意,已经进了山门,小紫出了客栈之后,不知跑去了哪里。”

    “不管了。”齐正言面无表情地说道。

    孟奇没有反对,自身根本没有时间也没有能力去寻找小紫,必须立刻跟入山门。

    对于保护别人之事,孟奇目前秉承着一个理念,那就是尽力安心,而现在主要原因是小紫乱跑。

    对此,大家很是默契,谁也没再开口,趁着别的铁狼兵追杀江湖义士的时候,闪入了山门,顺着山道往寺内而去。

    “进入少林范围,坚守至最后一刻,不得离开少林实际范围,躲入深山,并尽快入寺。”道路旁边,落叶飘舞,汇成了一个个文字。

    见状,孟奇悄悄松了口气,刚才为了赶时间,真有生死时速的幻觉。

    沿着山路往上,一具具尸体横陈,有江湖侠士的,有少林僧众的,而铁狼兵的极少。

    四人没有拖延,很快发现对面山坡处,乌云笼罩,狂风呼啸,铁狼兵围在朵儿察身边,屠戮着驻守此处的少林僧众,而之前混乱的江湖义士们已经少之又少,并且与铁狼兵混在了一起,其中就有魏无忌。

    “他们感觉像是奸细……”孟奇凝目一望,低声说道。

    江芷微还未回答,朵儿察忽然转头,看向这边山路,黑色眼眸冰冷没有情绪。

    “还有先天。”他沉声说道,狂风呼啸而至,清晰可闻。

    江芷微握紧长剑,有点畏惧有点戒备又有点掩饰不在的兴奋。

    正当朵儿察转身迈步之际,忽有一道身影从天而降,一只枯瘦的手掌握着一串佛珠,打向朵儿察。

    手掌不大,隐成金色,可在孟奇看来,却有充塞视线之感。

    佛珠之上,一层层金光泛起,隐有禅音响在心底。

    乌云散开,狂风变弱,朵儿察面前的十来名铁狼兵忽地发出痛苦惨叫,软倒在地。

    没有了痛觉的他们竟然能发出痛苦惨叫!

    朵儿察冷哼一声,右手提着的独脚铜人带着飓风挥出。

    啪!

    一道闪电划破天际,照亮一隅,让孟奇看到了那只枯瘦手掌正正拍中铜人。

    沉闷的响声之后,一朵朵乌云再次汇聚,风声呼啸,雨点凌落。

    这就是开窍巅峰的对决吗……孟奇暗自感叹。

    “你的大力金刚掌果然不凡。”朵儿察的声音在风起云涌的中央响起,“可惜,你老了……”

    “阿弥陀佛,施主何不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心寂的声音苍老低沉。

    两人交手之处,劲风四溢,让周围铁甲兵摇摇欲坠,根本不敢靠近,而离得最近的铁甲兵已经全部倒地,盔甲之内,全是烂成淤泥的血肉。

    江芷微咬了咬贝齿,突然开口:“我去相助心寂大师!若能杀了朵儿察,主线任务肯定能完成。”

    这是一个机会,不能放过!

    若是任由朵儿察杀掉心寂,那自己等人很可能被他盯上,到时候,就连一分胜算也没有了!

    这个道理,众人都懂,所以谁也没有阻止江芷微,反而跟随着她奔去,帮她拦截路上的铁甲兵。

    孟奇熟能生巧,不断地用震字决对付铁甲兵,即使累积的力度不够,也会让他们眩晕难战,齐正言则施展开百变千幻云雾十三式,游走于人群里,飘渺莫测。

    张远山见到江芷微加入战团,联手心寂对抗朵儿察,犹豫了一下,靠了过去,虽在掠阵,却在等待着出手的良机。

    “咦,王晋。”酣战之中,孟奇看到了王晋,他正对付着铁甲兵,试图寻找机会,溜入寺中。

    叮叮叮叮,江芷微剑化白虹,招式精妙,锋芒毕露,可朵儿察以拙胜巧,巨大的独脚铜人将江芷微的剑路完全封死,而且每次长剑击中铜人,江芷微的身形都会忍不住晃动一下,显然功力差了不止一筹,若非心寂挡住了朵儿察的绝大部分进攻,她早就被蛮不讲理的铜人狂风暴雨般的攻击压垮了。

    最为重要的是,伴随着朵儿察的每一次进攻,都有狂风吹拂,严重地干扰了江芷微和心寂的视线和听觉,以二对一,依然处在绝对下风。

    心寂脸上忽地泛起潮红,似乎有点无法压制内伤了,他轻叹一声,掌中佛珠突然崩散,一粒粒炸开,化成一尊尊如虚似幻的佛陀。

    “一切诸相,即是非相,一切众生,即非众生。”

    这一尊尊虚幻佛像齐声诵经,压住了轰鸣雷声,盖过了呼啸狂风,似有一片清净之地生成。

    心寂的右掌完全变成金黄,如同黄金如铸,轻轻一掌拍出,就将独脚铜人打穿。

    朵儿察首次凝重了神色,弃掉铜人,单拳打出。

    啪!

    一道闪电从天而降,缠绕在他的拳边。

    外景果然已经超过了普通武功的层次,近乎仙人了……孟奇被这样的情况吓了一跳,然后想到自己将来也有这么一天,内心又有点火热。

    乌云崩散,狂风平息,雨水停止,两人拳掌相交,就像时间停止,只有电光跳跃。

    然后,一道道劲风如龙四溢,心寂口喷鲜血,手掌焦黑,倒飞了出去,朵儿察则脸色发白,连退两步。

    这时,一道剑光乍亮,宛如天外青冥,来无影去无踪,美妙得难以描述。

    “剑出无我……”孟奇略有些恍惚,而包括铁甲兵在内,所有人都略微怔住。

    这是法身级的剑招,涉及了天地之间的规律,哪怕江芷微只是略得皮毛,根本发挥不出万一,也有一种惊心动魄的天地枢机变化之感。

    这个层次的招数,身法步伐都是无用,悟的是道,斩的是理!

    也正因为如此,悟性极高之人才能在境界低时略得皮毛。

    “啊!”朵儿察的惨叫响起,宛如闷雷。

    随着这声惨叫,狂风平地而起,环绕着朵儿察,而他的左手,牢牢握住了江芷微的“白虹贯日剑”,鲜血横流,却宛如铁石,不动如山,因为剑尖已经插入了他的眼睛,不能再退。

    “该死!”他右掌一挥,打在白虹贯日剑侧方,剑身顿时弯起,布满了裂痕,弹出了眼眶。

    江芷微虎口崩裂,却紧握住长剑,没有脱手,但嘴角有鲜血溢出,脸色亦是雪白,显然受伤不轻。

    朵儿察眼眶暗红血液夹杂奇怪液体缓缓流出,整个人装似疯魔,一个跨步,就要将江芷微毙于掌下。

    “剑出无我”虽然层次极高,但江芷微只是略得皮毛,还无法击败强过自身很多的朵儿察。

    忽然,又是一道剑光亮起,像是黑夜里朦胧的星光,飘渺无踪,却杀气凛然,正是等待良机的张远山。

    朵儿察再次怪叫一声,已被“昏天黑地”刺入肋下,他奋起神勇,袖袍一挥,将张远山击飞出去。

    张远山口吐鲜血,胸口凹陷,好不容易才挣扎站起,似乎已经没有了战力。

    朵儿察最恨江芷微,誓要将她碎尸万段,可正要进攻,却看到心寂归来,双掌金黄似佛。

    “哼!”他自忖伤势,竟然毫不犹豫地转身离开,铁甲兵潮水般退去。

    “他的伤势不算太重,稳住之后必然再来,各位不如就此散去。”心寂沉声说道。

一世之尊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