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世之尊 第四十一章 黄雀在后
    拿着火折子仔细搜寻了石室一遍,孟奇再无别的发现,不过他也心满意足了,能得到一门外景级刀法的真意传承,并悟出第一刀的残式,已经是天大的好事了!

    沿路返回之中,孟奇一直在犹豫是否要将此次的发现与江芷微、张远山等人分享,按理来说,类似的情况下,谁都会选择保守秘密,将刀法作为最后的保命手段,这无可厚非,江芷微等人肯定也能理解,但将来大家还得联手完成轮回任务,这种做法无助于加深彼此之间的情谊,而且自己获得的是真意传承,他们想抢也抢不去,毕竟自己现在也仅能复述第一刀的残式。

    不过如此一来,若日后他们之中有人背叛,那自己的一切武功就清清楚楚地被敌人知道了,根本没有底牌可言。

    “真定师弟,可有发现敌人?”见孟奇归来,沉默了许久的齐正言开口问道,张远山与江芷微依然闭目调息,似乎对此毫无兴趣。

    孟奇沉吟了一下,有了决断:“没有敌人,但山壁上有‘阿难破戒刀法’第一刀的残式。”

    他决定隐瞒真意传承,坦诚所得刀法,以这种信任的态度换取江芷微、张远山、齐正言的信任,为将来的轮回任务打好携手基础。

    “阿难破戒刀法?”江芷微睁开眼睛,愕然开口,显然之前的漠不关心全是假装,只是按照自身习惯和江湖规矩,不问别人单独行动之中获得了什么,以免引发冲突,结果孟奇的坦诚让她大为震惊。

    同样的,张远山和齐正言也无法保持镇定的态度,颇感讶异地看向孟奇。

    “是的,不过只是第一刀的残式。”孟奇看到他们吃惊的样子,暗自点了点头,要的就是这种效果。

    “残式没关系,我记得兑换谱上有‘补全残式’的条目,残缺越少,需要的善功越低,最低恐怕不足原本的一成。”江芷微轻笑道,“小和尚,这种奇遇其实没必要告诉我们,每个人都有自身的秘密,我有,张师兄、齐师兄也肯定有。”

    能补全残式?孟奇顿时兴奋了起来,自己悟出的“断清净”残缺很少,估计花费不了多少善功!

    这让他的心情变得非常好,笑呵呵地道:“我们几个也算共历过生死,日后也少不得联手,若我隐瞒刀法之事,将来事前谋划时很容易误算实力,反正也仅仅是一招残式。”

    他从情谊和实际需要两方面解释,重点是唤起大家对“情谊”的认可。

    “小和尚,真没必要,事前谋划时,你只需要说我的实力大概能对付什么程度的敌人就行了,没必要将具体的压箱底招式都说出来。”江芷微笑靥如花地说道,虽然她认为没有必要,可孟奇的坦诚还是让她很开心,至少证明他确实拿自己等人当患难之交看待。

    孟奇愣了一下:“我没想到还能这样……”

    哈哈,江芷微笑得花枝乱颤,张远山也忍不住笑着摇了摇头:“真定师弟,幸亏是我们,若有心怀鬼胎之辈,你的阿难破戒刀法就发挥不了出其不意的效果了,你还是年纪太小,江湖经验太浅了。”

    他目光温和,笑容真挚,显然对孟奇又多了几分认同。

    齐正言刚才絮絮叨叨地讲述过自己的心路历程,对坦诚相告的孟奇点了点头:“有的时候,若同伴知道你有撒手锏,就会少了惊慌,多了镇定,从而让敌人产生戒备,失了出其不意的效果,所以只要目的是好的,我们不会介意你适当隐瞒。”

    他也算是为之前隐瞒“子母离魂镖”解释了一下。

    开诚布公之后,大家的关系似乎真的拉近了不少。

    “齐师兄,你受伤之后,真的变唠叨了。”孟奇调侃了一句,然后抢在齐正言脸色发黑前转移了话题,“除此之外,还有一扇镶嵌于山壁的石门,左右写着‘情义善仁,莫入此门’……”

    他将其他发现原原本本讲出,看张远山、江芷微等人是否有线索。

    …………

    朵儿察目光下移,看着森林里匆忙离开造成的痕迹,轻哼了一声:“果然是初出茅庐的小鬼。”

    沿着孟奇等人来不及抹去的残痕,朵儿察缓步前行,很快走到了赤色巨石附近。

    “咦?”他发现痕迹到此消失,于是戒备地左右看了看。

    他身体的颤抖依然没有停息,额头隐有汗珠滴落,显得并不轻松。

    确认无人后,朵儿察疑惑地皱起了眉头,他们不可能有飞天遁地之能,怎么可能凭空消失?

    难道是发现有痕迹残留后,特意抹去了线索。

    朵儿察来回踱了几步,再次沿着附近痕迹观察,发现一道痕迹消失于赤色巨石之后,一道痕迹停于崖壁之前。

    他静静思索了片刻,面无表情地走到巨石之后,伸出右手,寻找机关。

    类似的情况,瞒得过别人,哪瞒得过纵横江湖多年的自己?

    不就是密道吗?

    你们残留的痕迹实在太明显了,根本不像名门正派被允许下山的弟子,反而像是江湖菜鸟!

    不过这些菜鸟的实力也未免太强了……

    …………

    “‘情义善仁,莫入此门’……没有听说过。”张远山皱眉思索了一阵,摇了摇头。

    话音刚落,扎扎扎的声音突然响起,四人愕然看去,看到满脸疤痕纵横交错的朵儿察静静立于外面,等待着密道入口的完全开启。

    “他怎么可能发现!”孟奇大惊失色。

    齐正言震惊之余,充满懊恼自责地开口:“我们忘了处理痕迹……”

    当时电闪雷鸣,风起云涌,自己和孟奇慌乱于躲避,过去又没有类似经验,一时竟忘了抹掉痕迹。

    听到齐正言的话语,孟奇一颗心缓缓往下沉,这算是自己害死自己?

    不行,不能放弃!

    孟奇趁入口还未完全开启,一边扑了上去,试图扭动里面合拢的机关,再次关上入口,据险自守,一边仔细观察着朵儿察,思考着若阻止不了他,该怎么应对。

    “他失去了左手左臂左肩,白骨露出,浑身颤抖,受伤恐怕非常重,实力所剩无几……”孟奇右手触及机关,内心对朵儿察有了初步的判断。

    朵儿察右手轻轻一挥,狂风卷起,竟直接将慌乱前扑立足未稳的孟奇吹得倒退几步,未能合拢入口。

    孟奇胸腹疼痛,呼吸为之一窒,心里念头急转:

    “就算他实力所剩无几,也不是我和齐师兄能抗衡的,该怎么办?”

    “我最强的武功就是阿难破戒刀法了,可却是残式!”

    “额,残式只是后面残缺,前面完整,可以构成出招前的完整刀意……”

    “装腔作势吓退他?”

    “对!他身负重伤,遇到没有把握的对手和招式时,肯定会选择暂避,到时主线任务就完成了!”

    短短瞬间,孟奇脑海里就闪过了一个个想法,很快有了决断,脚下不丁不八地站稳,右手紧握住戒刀。

    入口大开,朵儿察却没有直接进攻,沉默着走向山壁。

    他这样不发一言,不出一招的行为,让孟奇等人压力极大,江芷微和张远山都停止了疗伤,勉强站起,打算做拼死之搏。

    “尔等受死吧。”朵儿察威严开口,右拳抬起,

    孟奇脑海里回想了一遍残式,戒刀缓慢伸出,刀意即将勃发。

    可就在这时,朵儿察突然倒飞了出去,右拳打向一棵巨树。

    狂风之中,银铃般的笑声陡然响起,一道白色人影从树后窜了出来,身形飘渺,如仙如歌,躲开了这一拳。

    喀嚓,巨树断成两截,向后仰倒,发出沉重声音。

    而那白色人影停于不远处,却是一位身着简单白裙的绝色少女。

    “只是看到密道时的轻轻讶异,居然就被你发现了。”这少女笑吟吟地说道,“我还打算等你杀了他们才动手的。”

    看到这少女,孟奇惊讶地脱口而出:“小紫?”

    这少女的样貌俨然便是小紫!

    诚然,之前的小紫顶多能算清秀,可现在似乎长开了眉眼,多了灵动飘渺让人捉摸不定的气质,顿时就变成了绝色之姿,不比江芷微稍差。

    “小紫?别提那个笨蛋。”少女美目流转,似笑非笑地道,“我是顾小桑。”

    顾小桑?这个名字,孟奇听小紫提过,此时看着几乎一样的容貌再提,分外觉得诡异。

    说话之中,朵儿察的进攻不断,却少了乌云大雨,雷鸣电闪,只有狂风呼啸。

    而顾小桑却不慌不忙,衣衫飘飘,如在风中起舞,还能抽空与孟奇说话。

    “顾小桑,果然是她。”张远山表情郑重地低语,江芷微亦抿了抿嘴唇,齐正言更是下意识退后了一步。

    顾小桑看来名头极大!

    躲了一会儿,顾小桑笑吟吟地道:“大将军,你若再进攻我,我就不客气了,不如等你杀了他们,我再杀你,可好?”

    “凭你?”朵儿察冷哼一声,进攻愈发凶猛。

    “若你完好之时,两个我都未必是你对手,现在嘛,左眼瞎掉,脑袋被剑气侵扰,又挨了心寂和尚拼死的大力金刚掌和拈花指各一记,你还剩下多少实力?三成,两成,或者一成?”顾小桑轻笑着平地倒飞,躲过了朵儿察的致命一击。

    “纵使如此,杀你也如杀鸡。”朵儿察依然威严,可他的身影却一下改变了方向,往着林外奔去。

    竟然说逃就逃!

    不愧是蛮族枭雄!

    顾小桑的身影如鬼魅,似仙子,不知怎么就拦在了朵儿察身前,纤手伸出,食指中指骈成短剑,悠然点向朵儿察眉心。

    同时,她嘴巴微张,念念有词,周围忽有飘渺之声降临:

    “红尘如狱,众生皆苦,轮回不止,忧患不休,怜我世人,有神天降,无生老母,真空家乡!”

    “无生老母,真空家乡!”

一世之尊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