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此返回九星天辰诀-九星天辰诀最新章-爱上书屋首页当前位置:一世之尊 > 第五十三章 眼力(求点击求推荐)
一世之尊 第五十三章 眼力(求点击求推荐)
    摇了摇头,孟奇决定不去管他们,继续修炼金钟罩,反正与自己没有关系。

    不知过了多久,孟奇再次听到脚步声由远及近,明白是真常等人归来,由于好奇崔家叛逃之妖物长什么样子,他睁开眼睛,望了过去。

    在四人之后,跟着一个脚步蹒跚的大汉,长发披散,遮住了脸面,身上没有一点与妖物有关的痕迹。

    “妖物化形之后居然看不出什么破绽,日后该如何辨别……”孟奇有点担忧地想道,但旋即放下了这份心思,要知道妖族历史久远,实力强横,现在却被人族占据了主流,先辈们肯定有着对付它们的丰富经验遗留。

    再次经过孟奇时,玄悲、真常和崔家中年男子都没再关注孟奇,毕竟他练的又不是什么稀奇古怪的功夫。

    倒是那稚气犹存少许的年轻男子刻意放缓了脚步,往寒龟牢房外靠去,想仔细观察一下未化形的妖物。

    他对此很是好奇,一路之上都在寻找机会,但他知道被镇压在这里的妖物大部分实力恐怖,若贸然靠近,很容易被气息侵染受伤,所以,最终挑中了火鹄和寒龟。

    一个年轻不大,实力低微的小和尚都能在它们牢房外修炼,说明它们肯定不是什么特别强横、特别凶恶的妖怪。

    年轻男子皮肤流转着一层紫色光泽,消去了寒意,靠近了寒龟。

    吼!

    面对人类的靠近以及一种莫名侵扰的引导,寒龟突然爆发,冲到了铁栏旁,嘴巴大张,怒吼震天,寒气喷吐。

    牢笼四周,万字符一个接一个亮起,经声佛号凭空传来,将寒意和妖气阻挡,只有部分散逸。

    受此牵引,另外一边的火鹄也扑腾着翅膀从角落飞了出来,身周烈焰翻滚,妖气冲天。

    虽然有牢笼的阻隔,但散逸的妖气和冰寒炽热之意却加剧了很多,让孟奇再次感受到了煎熬,金钟罩第四关应激而发,身显暗金。

    还未习惯妖气的年轻男子直接被震慑,双腿有些发软,皮肤的紫色一寸寸冻结。

    玄苦和真常未经历过这种状况,一时也被妖气与冰寒炽热之意影响,略微呆滞。

    身披长发的妖物依然埋着头,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因为崔家中年男子正似笑非笑地看着它,右手紫气缠绕,抓向自家孩儿。

    承受着痛苦的孟奇抬起头,缓缓扫视着寒龟和火鹄,这两个罪魁祸首!

    被孟奇这么冷冷一看,寒龟忽地愣住,像是想起了什么,然后直接退回了角落,四肢和脑袋同时缩入壳中。

    扑腾的火鹄也安静了下来,默默重回角落,背对着孟奇。

    “额……”对这种反应,孟奇自己都感觉愕然。

    “浩儿,走吧。”崔家中年男子沉声开口,因着已经不危险,他的右手重新负在了身后。

    年轻男子还处在后怕之中,没有多说什么,紧紧跟了上去。

    又惊又疑的玄苦和真常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于是也默默前行。

    出了牢房,在玄苦和真常于守塔僧人处注销“提取令牌”时,年轻男子终于回过神来,怒气冲冲地道:“爹,是那个小和尚指使妖物吓我!你看后来它们对他多恭顺,一定是他驯养熟了的!”

    “指使妖物的不是他。”中年男子叹了口气,“浩儿,你看不出后来妖物的退缩不是恭顺,而是害怕吗?”

    “害怕?”年轻男子无法相信地反问,那么强大的妖怪会怕一个弱小的沙弥?

    中年男子仔细看了他一眼:“浩儿,你原本不是打算趁这次外出的机会游历吗?”

    “是的。”年轻男子不明白父亲为什么突然说起这个。

    中年男子负手看着过来的真常和玄苦,沉声道:“以你现在的这份眼力,游历只是找死,还是回家再待两年吧。”

    “爹!”年轻男子突遭噩耗,如被雷劈。

    “为父自会与你清羽三伯说。”中年男子不容反驳地道。

    …………

    “它们居然会怕我?”孟奇回想了一遍之前的细节,得出了这个让他莫名其妙的结论,实力强过目前的自己不知多少倍的两大妖物,居然会怕自己!

    “难道是我刚才沉浸于那种玄之又玄的领悟状态时,它们被我斩出的‘阿难破戒刀法’刀意侵袭,还未摆脱恐惧?”

    孟奇思索着缘由,换做与这两大妖物同层次的其他高手,就算被自己刀意侵袭,估计也只是刹那之事,不可能留下阴影,形成恐惧,但这些妖物被封印镇压于此,实力无法发挥,心灵常受煎熬,早晚又被舍利塔上方供奉的舍利子“佛光”“经声”影响,精神破绽不是一般的大。

    由于火鹄、寒龟和垂翼子都远离了自己,淬炼效果下降很多,而且自身又没带“灵芝补气丸”,孟奇干脆起身,活动了下手脚,穿好僧袍,直接出了舍利塔。

    阳光明媚,春日气息扑面而来

    “快三个月没真正看到太阳了,想不到它如此顺眼。”孟奇嘿嘿一笑,眯了眯眼睛,深呼吸了几下,忽然感觉生活很美好。

    这段时日来,孟奇是早出晚归,往往早膳后,太阳尚未完全升起,就入了舍利塔,等到太阳落山,才会离开。

    当然,这也是冬末春初白日依然短暂的缘故。

    踏着轻快的步伐,孟奇往着后山之外走去,沿途遇到的巡逻看守僧人,都拿诧异的目光看着他,今日居然如此之早?难道终于懈怠了吗?

    ——他们虽然轮班值守,但孟奇在这里也待了快三个月,自然被他们熟悉,知道有一个在舍利塔内练功的小沙弥,每日要到天色发黑才会出塔。

    对他们的目光,孟奇浑不在意,心情舒畅地享受着明媚春日,脚下的赤色泥土再也无法给他丝毫影响。

    穿过两峰之间的狭路,孟奇回到了最熟悉的地方,略微发怔地看着那片森林。

    虽然还不明白有什么内在联系,但正是看守这里,发现真观,自己的实力才有了飞跃性的提升。

    于是,他漫步入林,打算看看这里的密道怎样了,是不是有人看守。

    果不其然,在那赤色大石旁,两位黄衣僧人正戒备地四处打量。

    孟奇怕被发现,不敢靠近,遂转身离开,往林外走去。

    自己是能暂时地自由出入后山,但没有窥视各处看守的权利。

    走着走着,孟奇忽地看到熟悉的身影迎面走来。

    “真永师兄?”孟奇略微讶异地开口。

    真永吓了一跳,连退了几步,看清楚是孟奇后,才拍着胸口道:“真定师弟,你吓死我了,怎么会在这里?”

    “我路过,好奇密道之事,于是悄悄进来看了看。”孟奇懒得去想别的借口,反正不是什么大事,自己也没有被看守僧人当场抓住,“真永师兄,你呢?”

    真永捂着肚子,笑嘻嘻地道:“人有三急嘛,我今日看守前面那处。”

    “哦。”孟奇想到当初自己用这个借口进来练刀之事,略微有点古怪,没有多说什么,告辞离开。

    回到小院,不出意外,孟奇又看到了师父玄悲在演练刀法。

    “今日为何如此早?莫非暂时承受不了冷热齐袭?”玄悲收起戒刀,表情不见责怪地问道。

    回到寺中后,孟奇就在纠结要不要告诉师父,该怎么告诉,等想起玄苦、真常等人已经看到自己身显暗金,抵御寒热,终于下定了决心——这可是金钟罩第四关练成后的外在表现!

    玄悲见孟奇犹豫,露出宽慰的笑容:“欲速则不达,是为师给你太多紧迫,莫要灰心。”

    孟奇低下头,老老实实地回答:“师父,我金钟罩第四关练成了。”

    ps:求点击求推荐

    c

一世之尊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