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世之尊 第六十四章 诡异的武功
    “为何提及闲隐先生?”孟奇语气不见波动地道。

    费正青笑得像只老狐狸——虽然他是马脸:“难道不是闲隐先生请托的十二相神?”

    孟奇淡淡开口:“想知道雪神宫宝藏的绝对不止一个。”

    “莫非不是他……”费正青有些发怔。

    孟奇继续问道:“那后来你们还有什么线索?”

    费正青沉吟了下道:“有一个人,我始终怀疑他是雪神宫余孽,但苦于没有证据,无法得到城主许可。”

    “不知是哪位?”沙哑的声音从嬉笑的猴头面具后传出,语气依然平淡无波。

    费正青叹了口气:“尤同光。”

    他只说了一个名字,理所当然地认为孟奇肯定知道。

    孟奇暗骂了一声,若非这个人在段向非给的资料上有提及,自己还真不知道是谁!

    尤同光,崔栩的拜把兄弟,天定城数一数二的富商,掌控着附近几个行省的粮食、铁器和镖局。

    他不仅有钱有势,而且武功出神入化,传闻曾经打开过人体秘藏,但在最后一刻被人刺伤,功亏一篑,从此武功停滞,沉迷于美色和金钱。

    这样的人物,若没有崔栩点头,再给费正青十个胆子,也不敢抓来拷问。

    如果说费正青是天定城权势能排在前十的人物,那尤同光就是城主崔栩、少城主崔锦华之外第一人。

    “莫非你想利用我对付尤同光?”孟奇的语气带上了几分笑意。

    若尤同光被杀,以他几个儿子的武功、手腕,即使有崔栩扶持,也守不住如此大的家业,而且权势上肯定会衰落不少,相应的,费正青就能指使自己手下的人马鲸吞一些产业。

    如果真的调查出尤同光是雪神宫余孽,那就更好了,天下人人喊打,自诩为正道的崔栩肯定不会再庇佑,到时候,就是大家联手瓜分尤家的局面。

    费正青脸色不变,依然是那副痛心疾首的模样:“我和老尤也算多年兄弟,怎么可能利用外人害他?若非这次搜查大悲寺找到了一些线索,我死都不会怀疑到他的身上,但要是他真为雪神宫余孽,费某也只能大义灭亲了。”

    “不知有什么线索?”孟奇一点儿也没有被他的表情和话语打动。

    费正青不假思索地道:“大悲寺内搜查出几封老尤的亲笔书信,看似正常商量精铁买卖之事,可我总觉得有点不对劲,什么时候天定城内的生意,老尤喜欢上书信来往了?这不是他正常的做事手法。”

    “或许涉及违禁铁器的贩卖,尤同光不敢露面。”孟奇随口说道,也不管有没有逻辑,若尤同光不敢露面,那他就敢写信了?

    费正青似乎听出孟奇的言不由衷,笑了笑道:“天定城内,老尤和我们说什么事物违禁,那就是违禁,说不违禁,就绝不会违禁,而且老尤若谨慎行事,连书信都不会写,只会派手下管事出面,要有问题,立刻灭口。”

    “也不一定,书信可以烧掉,只是你们到得快。”孟奇依然反驳着费正青,看他能不能吐露出别的证据。

    费正青做出回忆的样子:“还有一次,我去老尤家做客,贸然闯入了他的书房,看到他匆忙收起一块雪白玉佩。当时我不太在意,毕竟类似玉料并不少,如今回想,它很像雪神宫四大护法代代相传的‘冰心佩’,这种玉料很是稀少,足以作为雪神宫余孽的象征,但我不敢肯定老尤那块是。”

    “没别的证据了吗?”孟奇没有情绪起伏地问道,内心依然在纠结段向非为何要隐瞒部分情报,他有什么目的……

    “没有了,如果有,我早禀告城主了。”费正青摇头道。

    孟奇不置可否:“那大悲寺之事后,你可有监视尤同光?”

    “他武功太高,只有少数几个善于追踪的捕头能监视,由于人手不足,时常跟丢,目前我打算从他几个儿子身上着手。”费正青真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孟奇又来回盘问了几句,确定费正青说的话前后没有矛盾和漏洞,然后走到金安成身前道:“现在你可以说了,如果和费总捕头描述的不一致,那就休怪我心狠手辣。”

    金安成用力点头,嘴巴张开:“当时……”

    刚刚开口,他目光突然凝固,只见一道人影从梁上蹿下,剑光如梭,直刺孟奇。

    直到这“梁上君子”动手,孟奇才感觉到他的存在,内心一凛,戒刀独劈华山,欲用狂猛的进攻先逼退对方。

    不知为什么,孟奇始终觉得这道人影在房内微弱光源的照耀下显得略微晃荡,不似真人,倒像影子,而那道剑光不仅越放越大,占据了自己大部分视线,而且森寒逼人,刺得自己寒毛耸立。

    戒刀劈下,要连人带剑一起斩断,可刀光划过,那人影和剑光却像镜中花水中月,虚不受力,直接分开,消散在半空。

    不好!孟奇来不及思考自己是不是中了“幻术”,“神行百变”发动,脚步一迈,看似向后,却是侧身往前。

    噗!

    长剑穿透朽木的声音响起,孟奇左肩一股鲜血喷出,“梁上君子”如影随形,剑剑不离他的要害,而孟奇只要回刀,不管是斩向人,还是挡向长剑,最终都像是击中了“影子”,直接穿透过去,毫无影响。

    若非孟奇的“神行百变”善于闪转腾挪,变化难料,此时早就亡于剑下,可即使如此,身上还是一股股鲜血喷出,一道道剑伤出现。

    “幻术?”孟奇咬牙支撑,丝毫不敢放松脚步的变化,“不管是什么东西,现在眼睛看到的,耳朵听到的,鼻子闻到的,都绝对

    ‘指向’影子!”

    “不能再耽搁了!”

    再这样受创下去,孟奇知道自己支撑不了多久,于是一狠心,左手突然多了一个黑筒,表面流转着冰冷的金属光泽。

    黑影挺剑刺来,孟奇抬起左手,将黑筒对准了他。

    不管是幻术还是其他原因,从我刚才受创的状况可以判断,你始终在影子不远处,戒刀斩不到你,但这可是范围攻击型的暴雨梨花针!

    孟奇的拇指按在了机括之上,而那黑影仿佛识得厉害,突然倒退,直接撞飞窗户,跃入外面的院子之中,与此同时,被撞飞的窗户诡异飞起,挡在了暴雨梨花针的路线之上。

    孟奇没有按动,这种情况下,蓄势不发胜过直接射出,毕竟射出之后,不知还有没有类似的敌人,而不射出,任何暗中隐藏的敌人都得掂量一下自己挡不挡得住暴雨梨花针!

    啪,窗户落地,那道人影消失在了外面的黑暗里,而之前包围厢房的人,一个个悄悄退回了自身屋子,一片安静。

    孟奇没有将暴雨梨花针放入怀中,而是一直持在手里,袖子垂下,略微遮掩。

    他回头看去,发现金安成嘴巴大张,双目无神,喉头鲜血直流,已然丧命。

    刚才那黑影剑剑不离自己要害之时,竟然犹有余力杀人!

    孟奇肌肉蠕动,收缩伤口,暂时止住了那七八处剑伤,然后踏步走到费正青面前,看见他表情茫然,呼吸沉重,但并未死亡。

    “申猴先生,刚才怎么了?”费正青惊惧迷茫地问道。

    “有人偷袭,杀了金安成,但被我逼退了。”孟奇努力装出若无其事的语气。

    费正青一直半坐着,刚才交手的状况模模糊糊有看到,只是由于最后孟奇背对着他,没能见识暴雨梨花针,故而他又惊又疑地道:“除了几大宗师,申猴先生你的武功乃费某生平仅见,怕是能压过尤同光半筹,可刚才那人,竟然能,能如此厉害,让你几乎没有招架之力,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还好被你吓走了。”

    “这人武功古怪,仿佛幻术,我每一刀都只能斩中虚影。”孟奇对这个世界的武功了解不多,因此大方说出,看费正青有什么线索。

    费正青脸色一变:“是不是明明看到对面有人,可一刀斩下去,却像斩中了影子,然后自身又被长剑刺中。”

    “你知道?”孟奇沉声问道。

    费正青脸色变幻连连,呼吸变得急促:“一定是雪神宫余孽,一定是雪神宫余孽!传闻雪神宫有一门‘幻形*’,夺天地变化之机,连人神界限之桥,如神灵般让人无法击中,正因为有这门神功,他们才号称神灵后裔,自我膨胀。”

    “刚才那人一定是‘幻形*’小圆满,接近了打开秘藏,今日是来刺杀费某的!”

    “那我倒是救了费总捕头一命。”孟奇笑了笑,忽然鹞子翻身,跃出窗户,两三下间消失于院子中,此地不宜久留!

    离开附近街坊后,孟奇摸了摸身上伤口,面具下的表情似思索似嗤笑,然后学着金安成的样子,兜圈子,换方向,足足一刻钟后才找了个隐蔽地方换下身上夜行衣和面具。

    …………

    天色蒙蒙亮起,邬丰羽缓缓醒转,只觉后脑疼痛欲裂,身畔不少人指指点点。

    “这人怎么躺在街上,还拿着刀……”

    “会不会是那几个帮派仇杀?”

    “不对啊,他只穿了中衣,难道没银子结账,被人从窑子里扔了出来?”

    一阵阵话语让他清醒过来,表情一下凝固,昨晚,昨晚我是去杀人灭口的,怎么会睡在大街上?

一世之尊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