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世之尊 第六十九章 江湖纷争
    天定城乃南北水路枢纽,扼东西来往咽喉,是天下一等一的繁华所在,时值正午,大街上人头攒动,接踵摩肩,好不热闹。

    “包打听”曹蛮子哼着戏文,护着钱袋,不觉得光天化日、众目睽睽之下会有什么危险的事情发生,而且最近设下赌局,身边恰好有两名请来的打手跟随。

    走着走着,他突然感觉腰间有硬物抵住,一道沙哑的声音在耳畔响起:“拐去旁边巷子。”

    阳光明媚,曹蛮子的额头却有冷汗泌出,不敢冒险试探抵住自己腰间的是否真凶器,也不敢质疑对方是否有当街行凶的勇气,只好慢慢改变方向,往着附近小巷子内走去。

    这个过程中,他发现身边的“凶人”个头中等,斗笠前垂,遮住了大半容貌。

    此时,他的两位打手也发现了不对,但不敢造次,一个小心翼翼地跟随,一个飞快往前,通风报信,寻求救援。

    穿过两条小巷子,人烟渐渐稀少,白墙黑瓦,青苔杂草。

    “好了,让后面那个退到巷子口。”孟奇继续压住嗓音吩咐,抵住曹蛮子腰间的食指中指没有松开——全力运转金钟罩时,他双手堪比兵器。

    曹蛮子只好颤抖着声音让打手退后,同时哀求道:“这位兄台,大家行走江湖,和气生财,你若有什么难处,我曹蛮子绝对帮忙。”

    “听说你是天定城包打听。”孟奇可没说自己观察两天了。

    听到这句话,曹蛮子心中大定,只想快快回答问题,送走瘟神:“全蒙大家抬举,朋友多,知道的就相对多点。”

    “很好,如果我要请十二相神做事,需要怎么联络他们?”孟奇低声问道。

    十二相神肯定有对外承接任务的联络方式,否则都靠段向非那样寻找行踪上门的话,他们早就“饿死”了。

    当然,孟奇怀疑段向非肯定也尝试了联络,得到了情报,要不然怎么会如此恰好遇上。

    曹蛮子浑身一个机灵,可立刻感觉腰间硬物紧了紧,只好舔了舔嘴唇道:“我不知道兄台找十二相神做什么,也不想知道,你可以去槐树街‘秋蝉堂’试试,问掌柜的买七两六钱无根花,然后直接报任务和愿意给的报酬。”

    “若十二相神同意接下,第二日‘秋蝉堂’就会卖一种叫‘忘忧’的药膏,你进去直接和掌柜的交谈便是,对了,要预付部分报酬。”

    “不错,蛮坦诚嘛。”沙哑的声音在曹蛮子耳畔回荡,接着他就听到当一声脆响,地上多了几块碎银子。

    正当他低头看银子时,眼前一花,发现刚才劫持自己的人已经消失在了巷子另外一边。

    “这份身手……”他愣住那里,略有后怕,若自己不是那么配合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他武功不高,可交游广阔,眼力不错。

    …………

    孟奇虽说打算通过委托任务的方式,双管齐下地钓出十二相神,但也没有急于一时,而是每日夜里监视尤府,白天打坐练武,四处探听消息,毕竟宗师决斗和申猴盗佛的事情才刚刚传扬出去,附近的十二相神很可能还没赶来,此时若委托任务,肯定会由“申猴”接受,白费功夫。

    到了第四天,附近武林中人陆续赶来,天定城愈发热闹,不少客栈酒楼是人满为患。

    吃饱喝足的孟奇刚回到挂单的寺庙,就看到院内多了两男两女,皆青春正茂的年轻人,男的戴卷梁冠,着大袖衫,身材挺拔,两位少女,一个穿湖水绿长裙,着白色靴子,一个素白劲装,身材婀娜,长得都算让人赏心悦目。

    都用剑啊,也不知道能不能用好剑……孟奇暗自嘀咕了一声,这两男两女腰间悬挂着的都是长剑。

    有江芷微珠玉在前,又有她剑法难学难精的话语提醒,孟奇对使用长剑的人总是多了几分审视。

    由于打探消息时不能太过醒目,孟奇并未穿自己购买的白色僧袍,这两男两女发现是个灰衣和尚进来后,还以为是寺内僧众,并没有太过关注,自顾自地说着话,议论着崔栩与洛青的宗师之战,议论着申猴留书盗佛之事,显得很是兴奋。

    “若是能一睹当世两大剑道宗师的交手,我们的剑法肯定能突飞猛进。”湖水绿裙子的少女悠然神往地说道,她五官端正,皮肤白嫩,脸上有几点淡淡的麻子。

    身材较高的男子笑道:“到时候,我们江南四英的名头就会传遍大江南北,水路东西。”

    “可是只有得到邀请的名宿前辈才能进城主府观战,唉……”素白劲装的少女脸蛋圆圆,透着几分可爱。

    个人相对矮一点的男子看着对面,期盼地道:“宁兄,你不是交游广阔吗?有没有什么办法?”

    ……

    几人的讨论与外面的酒楼别无二致,孟奇实在提不起兴趣,直接往自身寄居的禅房走去。

    迎面来了知客僧,笑眯眯地双手合十:“真定法师,今日怎得回来如此早?”

    “外面太多人,吵得心烦,还不如回来寻个清净。”孟奇随口说的。

    知客僧指了指院子内的两男两女:“是啊,不少施主都找不到客房,只好寄居禅林。”

    来的江湖人士还真不少啊,连这破烂寺庙都有人来寄居……孟奇腹诽了一句,寒暄片刻,推开禅房入内。

    笃笃笃,孟奇刚坐下,就有人叫敲响了房门。

    “这位施主?”孟奇打开房门,看到两男两女中身材较高的那位男子笑眯眯地立于门外。

    他穿着颇为古风,有一双让人印象深刻的卧蚕眉,微笑道:“在下江南四英中的宁道古,那三位是在下结义弟妹,纪新,乐诗诗,聂瑶,不知法师上下。”

    我才不需要知道你们的外号……孟奇一边嘀咕,一边回答:“贫僧真定,宁施主所来为何?”

    宁道古努力让自己显得风度翩翩:“适才在下以为法师乃本寺僧人,却是走了眼,不知法师是哪一寺高僧?可是来观宗师之战和申猴盗佛的?”

    “贫僧乃野狐禅,前几日就云游到了天定城,非是专程赶来。”孟奇“实话实说”。

    宁道古哦了一声,交谈了几句就告辞离开。

    合上房门,孟奇踱步回到通铺,隐约听见宁道古对另外三人道:“是个普通和尚,没什么特殊之处。”

    “看他长相不凡,我还以为是与我们一样的江湖同道,是名门高僧呢。”湖水绿裙子的少女爱上书屋道。

    纪新嘿了一声:“长得好看却满肚子杂草的又不是没有,难道名门正派是靠长相收徒的?我觉得他八成是随便练了几手三脚猫刀法。”

    “不管他,后晚就是申猴盗佛的时候了,我们要不要去尤府附近等待?”聂瑶兴致勃勃地说道。

    乐诗诗迅速被转移了注意力,兴奋地道:“对啊,后晚肯定江湖正道齐聚,申猴武功再高,双拳也难敌四手,一旦被发现,肯定难逃天罗地网,到时候,我们说不定有机会擒住他。”

    “要是能擒住申猴,我们的名头就真的传遍大江南北,水路东西了……”宁道古也有点浮想联翩。

    孟奇撇了撇嘴,专心致志地打坐入定,过了一个时辰,才踱步出门,径直去了槐树街。

    “秋蝉堂”是一家看起来很陈旧的药铺,掌柜的老眼昏花,耳朵迟钝,没有招呼孟奇。

    孟奇身着青色常服,头戴斗笠,走到掌柜面前道:“我要七两六钱无根花。”

    无根花,根本不存在的一种药物。

    掌柜正在拨打算盘,闻言停顿了一下,然后继续拨打,声音苍老地道:“七两六钱无根花?”

    “是,宗师之战前,将尤家幼子尤弘博抓给我,报酬为《幻形*》。”孟奇刻意改变着声音道。

    虽然没有全本的《幻形*》,但唬弄唬弄人还是可以的,反正自己也不怕十二相神事后的追杀,有本事就追到轮回空间去!

    听到《幻形*》,掌柜眼皮一跳,猛然抬头,愣了半响,叹了口气道:“今日无根花无货,明日来取。”

    孟奇满意一笑,出去连续变化了路线,在僻静处除下斗笠,换上僧袍。

    回到寺庙,除了“江南四英”,院子里又多了一些江湖人士,看起来是他们的朋友,正相谈甚欢。

    “那和尚是谁啊?”

    “一个普通的挂单僧人。”

    “哦,难怪年纪颇小。”

    简单的交谈后,他们迅速回到了自身的话题,孟奇也专心打坐凝穴去了。

    院内众人说着说着,忽然发现又进来一位器宇轩昂的男子,大概三十出头,浓眉红脸,英武不凡。

    “不知真定法师可是居于此处?”这男人颇有礼貌地拱手道。

    宁道古直觉认为这男子非是普通,于是笑着迎了上去:“我们亦是今日才到,不知谁是真定法师,敢问兄台名讳,我们好请知客出来。”

    “穆恒天。”这男子言简意赅地回答。

    乐诗诗脸色一变,又惊又喜地道:“可是南方十八水路穆少主?”

    什么?在场之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南方十八水路可是天下一等一的势力,总瓢把子穆山亦天下一流高手,与崔城主更是拜把兄弟。

    而穆恒天年少出名,传闻已经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是将来有望宗师的人物,与自己等所谓的江南侠客完全不是一个层次上的人。

    “十八水路共推总瓢把子,没有少主这个称谓。”穆恒天表情严峻地道。

    “是,穆大侠所言极是。”纪新讨好地说道,众人一片附和。

    这时,穆恒天看到知客僧进来,赶紧询问真定法师何在。

    知客指了指孟奇的房间:“真定法师刚回来。”

    什么?那普通的小和尚就是穆少主要找的真定法师?宁道古、聂瑶等人都愣住了。

    穆恒天深吸口气,走到孟奇房前,拱手行礼,朗声道:“真定法师,在下穆恒天,替父洗刷耻辱而来,还请迎战。”

一世之尊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