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世之尊 第七十五章 两只老狐狸
    孟奇轻轻挑眉,顺着他的目光望向自己的身后,只见甬道侧缘,火光黯淡之处,突然冒出来一条人影,头戴纶巾,身着儒袍,面容清癯,头发花白,正是闲隐先生段向非。

    他的出现并不给人突兀之感,也不是凭空凸出,而是让孟奇有一种之前那个地方自己完全没有注意过的感觉,亦像是眼前原本无法察觉的迷雾一下消失了。

    啪,一道透明晶莹的玉璧从甬道上方落下,将孟奇和段向非隔开。

    “我始终觉得有人在跟踪我,可完全没有头绪,想不到原来是闲隐先生,别来无恙否?”孟奇恍然道。

    段向非背负双手,气质悠然,哪怕已经落入了甬道陷阱,也不显慌乱,微笑开口道:“事关犬子之命,老朽不太放心,只好一路跟随申猴先生你,想不到你居然是假的。”

    “假不代表不能办事。”孟奇同样没有惊慌失措,叹了口气道:“这么说来,杀了寒使之人就是闲隐先生你了?我不太明白你为什么要杀他们灭口?”

    “很简单。”甬道入口传来一道清雅的声音,素衣素袍、头扎木簪的崔栩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立在了那里,这正是段向非没有急速倒退,脱离甬道的原因。

    崔栩手中握剑,表情冷峻,眼神淡然:

    “因为他是雪神宫当代宫主。”

    孟奇抚掌道:“难怪,难怪!闲隐先生好神奇的‘幻形*’,竟然能让贫僧一路被缀着却毫无所觉。”

    “雕虫小技,徒然君笑。”段向非没有否认,“我之所以杀掉寒使他们,是因为崔老鬼就在附近,若是被他抓住寒使等人,知道了给你说的内容,就会确认我的身份。”

    说到这里,他转头看向崔栩:“崔老鬼,你什么时候开始怀疑我的?”

    崔栩也不急着动手,冷冷道:“调查明诚失踪之事时,所有线索都指向雪神宫,你却不太热衷,草草调查后就借口父子关系不睦而离去,别人或许会信,却瞒不过我,当时我就想,除非你能确认并非雪神宫动的手,否则断然不会如此行事,而你为什么能确认呢?”

    “再联想到明诚与雪神宫借着藏宝图之事暗通曲款,以及他装成纨绔子弟以掩饰武功高强,我心中就有所明悟了,只不过不太确认,因此借着假申猴一步步引你入局。”

    段向非苦笑道:“对啊,只有雪神宫实际的主人才能确认并非雪神宫动的手。我还以为是明诚熬不住苦刑,将这个秘密告诉了你。”

    “明诚倒是条汉子,若你不是雪神宫宫主,当为锦绣良配。”崔栩少有地赞美了一句。

    “当时我有点怀疑是你掳走了明诚,可又怕身份暴露,只好借机远遁,通过引导申猴来调查这件事,唉,没料到十二相神是你一手组建的,我棋差一招,输得不冤。”段向非叹了口气。

    “你也是老谋深算,若非申猴暴露太早,威胁又大,说不得你就全身而退了。”崔栩轻轻点头,赞了段向非一句,他似乎想要让老友死得明明白白。

    段向非呵呵笑道:“哪比得你深谋远虑,连我唆使洛青前来挑战,都未能引开你。”

    “原来洛青是你唆使来的,难怪时机恰到好处,若非真定法师能对宗师造成一定威胁,我怕是没那么容易脱身,光靠大哥,恐怕拦不住你离开。”崔栩看了孟奇一眼。

    段向非做出恍然大悟的表情:“原来如此,而且卯兔绑架尤弘博之事让我更猜不到你们就是十二相神,不过我离开时,洛青虽然失了先手,但也不至于被重创吧?”

    “后来我出手了,所以洛青刚才来信,将决斗推迟七日。”崔栩像在说一件日常琐事。

    段向非嘿了一声:“洛青初开精神秘藏,哪是你的对手,你元气和精力两大秘藏,怕是又开了一个吧?”

    “嗯,元气秘藏,段兄,你一直号称开的是元气和精力两大秘藏,现在看来,怕是撒谎了,你的‘幻形*’应已圆满了。”崔栩轻轻点头。

    段向非笑了笑:“有‘幻形*’在,精神秘藏相对简单,我开的是精神和精力两大秘藏。”

    “你倒是坦白。”崔栩表情不变地道。

    段向非悠然笑道:“反正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坦白一下又有什么。”

    “你没有胜算的,这条甬道布满机关,能射出无数强弩,每一支都等同于我七八成功力一剑。本来大哥还故意制造了镖物丢失之事,准备将霹雳堂的三百枚天雷子埋在这里,可惜为了对付洛青,不得不用这件事引出不知情的弘博,所以,为了不让你怀疑,只好放弃。”崔栩淡淡说着陷阱,“但有我在这,效果也是一样。”

    这两只老狐狸!孟奇听得撇了撇嘴巴,敢情自己成了他们彼此试探的棋子了!

    “哼,不管你们是老谋,还是远虑,我只知道一点,咱不是那么好对付的!”他暗暗握拳道。

    正当段向非要说话时,孟奇突然开口了:“闲隐先生,确认一下这里躺着的是不是段明诚。”

    崔栩、段向非、尤同光都莫名看着他,不明白他为什么要关心这个。

    “是犬子。”段向非愕然之后,缓缓点头。

    孟奇顿时笑得露出一排白牙:“我的任务完成了,闲隐先生,报酬呢?”

    这下,三道莫名的目光都变成了看白痴的眼神,这种时候还想着任务不任务?你先活着出去再说吧!

    冰窖内寒气翻腾,再次凝结出文字:

    “找到了段明诚。”

    “主线任务完成,奖励一百五十善功。”

    “身处战斗之中,无法回归,脱离后半个时辰内可随时选择回归。”

    孟奇略微一愣,还以为能直接回归的,不过这也算预料之中,毕竟类似的状况自己曾经考虑过。

    这样也好,至少战斗完能立刻回归,不用担心重不重伤,是否濒死的问题了!

    想到这里,他浑身战意沸腾,握着戒刀的手愈发用力。

    “真定法师,你觉得我会准备报酬吗?”段向非好笑地回答。

    孟奇白牙灿烂:“其实你之前许诺的报酬,我都不想要了,我只要‘幻形*’,崔城主将你困在这里说那么多,恐怕也是想要这个。”

    崔栩略微愕然,旋即平淡:“段兄,复述一遍‘幻形*’和有关人神界限的秘密吧,不要耍花样,你应该很清楚,以我对精神秘藏的了解,不难判断出真假,如果你配合,到时候你死明诚活,否则两个一起死。”

    “我不明白你为什么非要这些?”段向非沉吟了一下。

    崔栩的目光越过段向非和孟奇,望向冰窖内的棺材,神色变得柔和:“修为越深,我越相信人神界限的存在,而关键就在精神秘藏,若能得到‘幻形*’,加深眉心祖窍的修炼,当能一举打破人神界限,破空飞升,到时候,呼风唤雨,起死回生,不在话下。”

    “唉,你倒是用情至深。”段向非叹道。

    崔栩收回目光:“你可以不说,反正藏宝图在我手上,到时候一样能得到。”

    “原来锦华侄子还没去藏宝之地,我还想着派手下抓他当人质的。”段向非摇了摇头,“你行事真是谨慎。”

    “他只是躲了起来,给你希望,让你能大胆进来。”崔栩难得地露出一丝微笑。

    段向非回头看了段明诚一眼,自嘲地笑了笑:“唉,人老了,就舍不得儿孙,好吧,你听好了,‘垂帘明心,意守祖窍’……”

    不仅崔栩专心倾听,孟奇和尤同光亦是同样的表现。

    幻形*乃专修眉心祖窍的功法,全书五个篇章不过一千多字,随着段向非徐徐道来,渐渐步入尾声。

    “‘有物圆一,自混沌出’……”

    话音未落,段向非突然前蹿,如一缕青烟,直扑崔栩,双掌泛青,身形飘渺。

    他剑法虽强,但幻形*才是根本!

    所以右手五指被削并未让他实力有损!

    正值幻形*最后的核心篇章,不管孟奇,还是尤同光、崔栩都听得聚精会神,一时有点愣住。

    但崔栩何等人物,祖窍凝练,精神强横,很快回过神来,脚下用力一踩。

    甬道左右顿时有孔洞显露,一支支强弩电射而出,风声呼啸,箭雨如瀑,让人避无可避,挡得了一边,挡不住全部。

    段向非身形如影,奇怪扭曲,在强弩箭雨中闪转腾挪,躲过了不少,可惜强弩实在太多,实在太密,他还是不断被洞穿,鲜血泊泊流出。

    孟奇虽然和段向非隔开,但崔栩踩的是全部发动的机括,因此那一支支强弩同样从两面疯狂袭来。

    这种时候,孟奇没有依仗神行百变,而是将身一团,缩成圆球,双手分别护住后脑等罩门。

    嗖嗖嗖,一支支强弩射在了孟奇身上,哪怕暗金流转,依然贯穿了过去,将孟奇插得像只刺猬。

    天长地久有时尽,强弩亦是稀少物,一轮之后,孔洞内再无弩箭射出。

    段向非身中七八箭,血染儒袍,受伤颇重,已然和崔栩战成一团。

    孟奇缓缓起身,背部、身侧是密密麻麻的强弩,鲜血不断流出,染红了箭杆,染红了白袍,加上脸泛淡金,不似僧人,倒像地狱归来的恶鬼。

    他受伤颇重,若非金钟罩减伤效果极佳,怕是早就横死当场,犹是如此,金钟罩也处于破关边缘。

    “给我开!”他怒目圆睁,狠狠撞向面前冰壁。

    金钟罩虽摇摇欲坠,但孟奇内力尚存,修炼金钟罩增加的力气任在,砰一声将冰壁撞出了一道道裂痕。

    啪啪啪,冰壁裂开,尤同光却不慌不忙地双掌拍出,就要趁孟奇重伤且立足未稳,取他性命!

    就在这时,他看到孟奇手中多了一个黑筒!

一世之尊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