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世之尊 第七十七章 神秘礼物
    祖窍发热,精神如网,密密展开,崔栩战斗之时,同样专心致志,眼不他视,耳不乱闻,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除了刀剑相交声,除了长剑入肉声,除了摇摇欲坠却总是不倒的敌人外,再无他物。

    不,他并非真正的专心如一,他心底始终还牵挂着一样事物。

    所以,当段向非扑向青玉棺材时,他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忍不住表情扭曲,暴喝一句:

    “你敢!”

    与此同时,他蜘蛛网般蔓延的精神牵动,欲引开孟奇注意,然后掠向段向非,将这卑鄙小人斩于剑下!

    突然,一抹璀璨的刀光亮起,迅速占满了他的视线。

    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这抹刀光不出尘,不超脱,不凌厉,不血腥,反而沾满了世俗的气息,宛如元夜灯会时,那一道道象征着热闹和温暖的火芒。

    同居长干里,两小无嫌猜……“那”年元夜时,花市灯如昼……洞房昨夜停红烛,待晓堂前拜舅姑……妆罢低声问夫婿,画眉深浅入时无……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一幕幕美好的、凄凉的回忆打断了崔栩的清净,让他再也无力控制蔓延的精神,再也难以催动眉心祖窍。

    这一切,对崔栩而言,美到了极致,也痛到了极致,如若再来,愿拿一生清净,换取长相厮守。

    下一刻,刀光带着前尘往事,斩落于身,斩落于心,轨迹玄奥,莫可阻挡。

    崔栩瞳孔收缩,恍然大悟,却难以自拔,不知这断掉清净的喧嚣红尘,幻焉?真焉?

    他侧头看向青玉棺材,仿佛看到了那个温婉却爱笑的人儿,于是回她一笑,不闪不避,长剑如龙,直刺孟奇。

    这个时候,只有以必死之心,搏同归于尽,才有望逼得对方收力,换得一线生机!

    这与当初江芷微被程永偷袭时的选择一模一样,崔栩不愧为一代宗师,十二相神之首!

    面对这道剑光,面对断清净带来的红尘淬心反噬,孟奇咬牙切齿,表情狰狞,竟然也不躲闪,不收刀。

    比拼命,谁怕谁?

    我有金钟罩,我有六道轮回之主,只要不当场横死,还怕什么?

    光罢,人离。

    孟奇和崔栩各自退了几步,一人长剑贯于右胸,咳嗽得满是血色泡沫,肺部已然重创,一人胸腹之间刀痕深深,可以看到背部脊骨,跳动心脏。

    “好……刀法……”崔栩沙哑着声音说道,可话未说完,整个人就颓然倒地。

    他双目失去了神采,却依然望着青玉棺材。

    段向非目睹了最后一刀,停在青玉棺材前,像看怪物一样看着孟奇,几个呼吸后才长叹了一声:“还好没有对你动手,这一刀乃通神之刀,胜过我雪神宫所有绝学。”

    虽然见识不够,但刚才,他也感受到了那种天地微妙变化,红尘加身的感觉,觉得那道刀光里蕴含着自己所有神功都缺少的“法”与“理”。

    孟奇没敢拔出右胸长剑,只是点穴止血,目光看着段向非身后的寒气凝结:

    “杀死了子鼠,奖励六十善功。”

    “杀死了辰龙,奖励一百二十善功。”

    “支线任务二完成,脱离了战斗,半个时辰内可随时选择回归,半个时辰后强制回归。”

    他微笑看着段向非:“我说老段,咳咳,刚才‘幻形*’,咳咳,没背完,快点继续。”

    历经生死之战,击败强于自己不少的对手后,孟奇欢脱的性子冒了出来,改口称呼段向非为老段。

    他之所以不直接选择回归,是因为想着“幻形*”,看能不能从段向非口中诈出。

    段向非似笑非笑地看着孟奇,同样捂着伤口道:“我若说不答应,你一定会拿明诚威胁我,但我不知道你现在是不是我对手。”

    孟奇干笑两声:“哪里,咳咳,我只是打个商量,不过我心情变差,咳咳,就会滥杀无辜。”

    他刚才想的就是吓唬段向非,以杀死崔栩之威震慑他,告诉他若不背诵“幻形*”,那自己就杀掉段明诚。

    “无妨,我本来就打算将幻形*告诉你。”段向非呵呵笑道。

    孟奇颇为讶异:“老段,咳咳,你什么时候这么慷慨了?”

    “你我都受了重伤,怕是难以在洛青带人赶来前离开这里,所以得统一下说法。”段向非笑眯眯地说道,“只有让你也知道‘幻形*’,你才不会指证我为雪神宫宫主,毕竟那样一来,重伤的你也少不了被人觊觎,而且杀掉崔老鬼的刀法肯定没人不想要。”

    “等一下我们就说崔老鬼是雪神宫宫主,秘密组建了十二相神组织,作为重建雪神宫之用,唉,我那可怜的孩儿,就是因为得到了一张藏宝图,才惨招绑架。”

    孟奇听得呲牙咧嘴:“老段,你不怕费正青等人出首?”

    “怕什么?他们难道不是相神?相神的话谁会信?只要拖过一时,哪怕有人事后怀疑,我也武功尽复了,天大地大,何处去不得?”段向非笑得很是狡诈。

    孟奇怔了怔,叹了口气:“老段,你,咳咳,真是一只老狐狸!”

    段向非不再多说,开始背诵起后面的两三百字内容。

    孟奇也不询问真假,反正回去能让六道轮回之主鉴定,只要大部分对,补齐要不了多少善功。

    这么想想,六道轮回之主真是居家旅行必备!

    等到段向非背完,孟奇又问了很多处自己没记牢靠的地方,然后呵呵笑道:“老段,咳,我就不陪你等洛青了,你自己,咳咳,编好说辞吧。”

    “你真还有行动之力……”段向非颇有点庆幸的样子。

    “对了,咳咳,你给任务的时候说的,咳咳,什么神秘礼物?”孟奇忽然想起这事,忍不住好奇问道。

    段向非从脖子上取下一个吊坠,艰难地丢给孟奇:“这个。”

    孟奇接过一看,整个人顿时愣住,心中掀起了惊涛骇浪。

    因为这吊坠是一个小玉佛,满脸慈悲,栩栩如生,触手清凉温润,细腻柔和,与自己碎掉的那个一模一样!

    之前的玉佛坠子似乎是引领自己进轮回空间的凭依,现在又看到一件一模一样的,让自己怎么不惊讶,怎么不震动,怎么不疑惑,怎么不寒毛竖起?

    “你从,咳咳,哪里,咳咳,来的?”因为情绪波动太过强烈,孟奇咳嗽得愈发凶狠。

    段向非疑惑地看着孟奇:“莫非这玉佛坠子牵涉佛门之秘?”

    他见孟奇不回答,继续说道:“我年幼时,去长华寺敬香礼佛,得蒙方丈圆蒙大师赐予了这块护身符,言我花甲之前,靠它可以消灾避难,而花甲之后,就得找个有缘人送出。之后几十年,我也算一帆风顺,明里暗里的事情都很成功,但去年一过花甲,就遭遇了这种种事情,所以当时我就想着把这块玉佛坠子送你。”

    “圆蒙大师没说其他吗?咳咳,没说有缘人得到如何?咳,也是护身符?”孟奇脸色阴晴不定。

    段向非思索了一下,缓缓开口:“他只言送出后,再无庇护之效,至于有没有别的效果,却是没讲。”

    “圆蒙大师目前身在何处?”孟奇虚弱却沉重地问道。

    “他十几年前就圆寂了。”段向非很明确地回答。

    孟奇收起“小玉佛”,正要再打探一二,忽然听到甬道内有杂乱的脚步声传来,于是立刻默念“回归”。

    自己身受重伤,毫无战力,就不要面对其他人了,

    若再陷入战斗,可就没法回归了!

    洛青当先,崔锦绣、龙游宗掌门、宁道古等人随后,一起穿过了甬道,看见了冰窖内的情况。

    只见崔栩倒在冰块之上,双眼望着青玉棺材,胸腹之间有一道致命刀伤,尤同光身上插满银针,尸体发黑,段明诚双眼紧闭,呼吸微弱,脸色泛青。

    而段向非扶着青玉棺材,呆愣愣地看着前方,身上布满了伤口,显然受伤极重。

    两位宗师,一死一伤,这是何等的可怕和恐怖?

    龙游宗掌门等人顿时有一种自己闯入了地狱的感觉,而更让他们惊讶的是,段向非望着的地方,有一位面容俊美,略显秀气的白衣僧人,他身体呈现半透明的状况,右胸插着一把长剑,虽然僧袍破破烂烂,被鲜血染红了大半,但双目微阖的他依然有几分出尘之意。

    一朵朵虚幻金莲冒出,将他团团围住,等到金莲消失,这和尚彻底无踪,只是原地略有清净之感。

    “这……”哪怕洛青这位性子很冷的宗师,此时也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幕,这简直就是神话传说的场景再现嘛!

    段向非最先回过神来,朗声道:“崔栩乃雪神宫宫主,十二相神中的辰龙,秘密谋害老夫,幸得真定法师援手,方才粉碎了这阴谋,可惜他一刀通神,打开了人神界限,破空飞升而去,憾不能与他论武啊!”

    “一刀通神?”洛青双眸收缩,惊愕地看着崔栩胸前的伤口。

    “破空飞升?”龙游宗掌门、乐诗诗等人嘴巴不由自主张开。

    这种事情实在太过匪夷所思,但刚才的场景又由不得他们不信!

    遥想真定法师那打破虚空的通神一刀,该是何等的惊艳和震撼!

一世之尊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