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世之尊 第四章 百日筑基
    一条清澈的小溪从山林中流出,于孟奇眼前盘旋了一圈后往着山脚流落。

    附近绿树掩映,薄雾弥漫在山林之间,空气极其清新,让孟奇有身心旷怡之感。

    天还未亮,晨钟响起,惊醒了孟奇,在早课学了梵文小咒之后,他和真慧就被玄心安排到此处挑水,周围还有真应、真观等人,以及用挑水进行锤炼的武僧院众僧。

    看着溪水,孟奇不经意间从缓慢流淌的水面依稀看到了自己现在的样子。

    这是一个眼如点墨,眉似远山,粉雕玉砌的小孩,年龄大约在十二三岁,仅仅比真慧大一点。

    “长得真不赖啊,以前看来也是养尊处优。”孟奇“自我”赞美了一声,但旋即哀叹,这对一个和尚来说有什么用?我一定要还俗!

    他将木桶沉到水底,打算试试自己的力气有多大,同时,叮嘱着身边的真慧:“小师弟,你只挑一半就差不多了,不要逞强。”

    “嗯。”真慧看着小溪里游过的鱼儿,舔了舔嘴唇。

    正当孟奇准备将木桶提起时,忽然感觉有人在看自己,于是转过头,顺着目光望了过去,恰好看到一群还算熟悉的武僧,他们正是与自己一起被玄苦剃度的小沙弥,其中孟奇还能记住名字的不多,现在看着自己的真德就是一个。

    真德的眉毛颇为杂乱,脸颊瘦长,见到孟奇回望,脑袋微抬,似乎有点傲慢和得意。

    他周围的其他小沙弥见状,都从满脸苦色转化为了喜笑颜开,似乎在看到比自己过得更差的“同伴”后,武僧院生活的艰苦烟消云散了。

    是啊,我们进了武僧院,而真定和真慧只能当杂役僧,这可是值得高兴和骄傲的事情。

    真德张了张嘴,似乎想说点什么,可看了一眼旁边的戒律僧后,还是闭上了嘴巴,将木桶从溪中提出,满满的两桶。

    孟奇撇了撇嘴巴,决定不和小孩子一般见识,自己总有一天要进入武僧院,学到少林绝学!

    他摒除了杂乱的心思,用力将两只木桶提起。

    木桶刚离开水面,孟奇内心就霍然一惊,怎么会这么轻?

    他感觉自己没用什么力气,木桶就被提了起来。

    “重吗?”孟奇疑惑地询问着真慧。

    真慧老实巴交地走了过来,提了提孟奇身前满满的两桶水,提的青筋暴突,脸部扭曲,然后点了点头:“重。”

    “不是水的问题?”孟奇轻吸了口气,内心暗道,“难道这具身体天生一把好力气?呃,看皮肤,看衣着,看饰物,以及马脸大叔口中的侯爷,这具身体恐怕出身显贵,也许以前练过武,打好了基础,力气比正常小孩大很多。”

    不管是什么原因,孟奇对挑水再没有畏惧,俯下身体,担起了两桶水,跟着前面的武僧队伍踏着石阶爬山。

    队伍迅速拉长分开,多年锤炼的武僧们担着铁桶和水也能健步如飞,很快消失在山林里。

    孟奇为了不引人注目,与真慧等几个杂役僧拖到了最后,而真德等武僧院的新晋小沙弥由于刚进寺一天,尚没有进步,也与他们一样。

    感受到孟奇等人的目光,真德等武僧院小沙弥脸色涨红,纷纷沉下腰,摆好姿势,大踏步前进,不想与这群杂役僧落到一起。

    看到他们速度加快,孟奇内心一动,也学着他们沉下腰,摆好姿势,顿时觉得装满水的木桶更轻了。

    “这个姿势很简单嘛……”孟奇摸索着让自己更轻松的发力技巧,步伐渐渐加快,不知不觉就甩开了真慧,超过了真德。

    “哼,开始要稳,要不然后面走不动!”真德忿忿不平地在孟奇背后说了一句。

    孟奇嘿了一声,觉得自己明天有必要换大木桶,否则没有锻炼的效果了。

    不过山路难行,又是往上,孟奇到了后来,还是出了一身汗,气喘吁吁。

    “注意控制呼吸。”忽然,有道严肃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

    孟奇侧头望去,这才发现巡逻的戒律僧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自己旁边,示范着呼吸的节奏,他又惊又喜,学着调节了呼吸,很快没有了气乱力尽的现象,一路回到了寺庙

    “明天换大桶挑水。”戒律僧吩咐了一句,又往下去迎其他小沙弥。

    孟奇嘴角抽搐了一下,虽然自己心里也有这个想法,但还是颇为担心力气不够啊。

    过了一阵子,真慧真德等小沙弥也担着水上了山,看到神闲气定的孟奇正在那里呼吸着“晨曦”。

    “只,不过,力气,大而已。”真德喘着气,嘀咕了一句,与其他武僧院小沙弥一样,觉得在明明比不过自己等人的真定面前丢脸了!

    然后,他们没有停留,急冲冲离开了这里。

    “小师弟,顺口气,还好吧?”孟奇压根儿就没关注他们,问着大口喘气的真慧。

    真慧点了点头:“很,很好,早,早膳!”

    …………

    用过早膳,天刚蒙蒙亮,东方一片赤红。

    孟奇却没有大体力劳动后的酸软,反而更觉清醒,神完气足。

    “这具身体真的很不错啊……”孟奇打量着斋堂里一个个累得东倒西歪的杂役僧,欣喜之感油然而生,不管如何,一具好身体是自己将来的依仗。

    “新来的跟我去讲经院。”玄心拿着一根鸡腿,笑嘻嘻地站在斋堂门口,见到孟奇望过来,轻轻颔首道,“做得不错嘛,不要给武僧院那群小崽子脸面,晚上回来,师叔有奖励给你。”

    “奖励?”孟奇心中一喜,虽然有点讨厌玄心,但奖励谁不爱?

    玄心还未回答,真慧就木木呆呆地道:“玄心师叔,开窍之后不得食肉,你违背戒律了。”

    孟奇脑袋嗡了一下,想转身捂住真慧的嘴巴却慢了一拍。

    果然,玄心的笑容一下就僵硬在了脸上。

    他嘴角扯动了一下,皮笑肉不笑地道:“师叔我从不违背戒律。”

    说完,他再也不提奖励之事,脸色难看地走出了斋堂。

    直到这个时候,斋堂内才响起了一道道低笑声。

    真慧不太明白地看着孟奇:“师兄,他们笑什么?”

    笑你太傻太呆……孟奇内心回答着。

    不过真慧关心的不是这个问题,马上就转移了注意力:“师兄,为什么玄心师叔说他没有违背戒律,可他明明在啃鸡腿啊!”

    “因为他还没有达到开窍的境界……”孟奇声音飘渺地回答道,觉得有必要给真慧讲讲做人的道理,免得他老是犯傻得罪人,从而牵连到自己。

    “哦!玄心师叔还没有开窍。”真慧恍然大悟,一脸喜色,似乎解开了什么至关重要的秘密。

    孟奇见外面的玄心没有停止脚步,顾不得给真慧讲世事洞明人情练达的事情,招呼着他跟了上去。

    一路绕过大小佛殿院落,孟奇只听到一片诵经之声,空灵悠远,分外洗涤人心。

    “暮鼓晨钟,惊醒世间名利客;经声佛号,唤回苦海梦迷人……”不知怎么的,孟奇就想到了这幅对联,此情此景,实在太贴切不过了。

    “咦,真定师侄,你也听过水月庵门口的这幅对联?”玄心笑呵呵地问道。

    孟奇汗毛一立,故作镇定地道:“听家父提过。”

    只能推到那莫名其妙的侯爷身上了。

    玄心也不奇怪,语气唏嘘地道:“师叔我曾经去过水月庵,见过门口这幅对联,所以印象深刻,那时候,庵主以多年地榜第一的实力,强行冲击法身境界,希望能证得‘大慈大悲观自在菩萨金身’,可惜却失败坐化。”

    “大慈大悲观自在菩萨金身?”孟奇愕然出声,心中莫名火热。

    玄心收起唏嘘,呵呵笑道:“水月庵立派之根本就是《观自在菩萨心经》,若成正果,可得‘大慈大悲观自在菩萨金身’,属于大菩萨、大阿罗汉金身之一,远远高于普通菩萨金身和罗汉金身,只次于如来金身、阿弥陀法身和菩提金身,啧,可历代以来,水月庵也就只有开派庵主证得。”

    “这样啊……”孟奇觉得自己脸皮发烫,心脏乱跳,这个世界竟然有菩萨金身,佛祖金身等,真是又刺激又让人神往。

    此时,众人踏入了“讲经院”后,玄心收敛起嬉皮笑脸,不再说话,一本正经地带着孟奇等人进了一处偏殿。

    “玄恩师兄,这是杂役院新进的沙弥。”玄心低宣了一声佛号后,指了指孟奇等人。

    诵经堂内高坐前方的是一位眉毛雪白的枯瘦老僧,同样穿着黄色僧衣,面前摆着书籍和木鱼,手中握着戒尺。

    “你们分别坐下。”他指着下面还空了大半的蒲团,而每张蒲团前面都有一张小几。

    孟奇和真慧等人不敢说话,各自找了位置跪坐下来,又等了半刻钟,一个个小沙弥陆续赶到,其中就有真德等一起入寺的“同伴”。

    他们诧异地看了孟奇等人一眼,显然没想到杂役僧也能到讲经院学习。

    玄恩敲了敲面前的木鱼,让小沙弥们都安静了下来,然后声音不高不低地道:“未来三年,只要你们不违背寺规,每日此时,都可来此识字,除了普通文字外,还得修习梵语,以便研读古经。”

    他顿了顿道:“但今日教授你们文字之前,先得引导你们踏入武道。”

    听他这么一说,孟奇精神一振,腰背下意识挺得笔直,杂役僧也能得到引导?

    这样的疑惑也让真德等人瞪大了眼睛,那杂役院和武僧院有什么区别?

    “不管是道门静功,还是世俗流法,武道修习之路的第一步皆大同而小异,是为气脉初通,强神健体。”玄恩没有理会真德等人的疑惑,自顾自地讲述道。

    孟奇听得专心致志,生怕漏了一个字。

    “这一步在道门叫做‘百日筑基’,意指奠定武道修行之基,所谓‘百日’,既正常而言,百日之内,任督等经脉气满自开,我佛门则称之为‘定中修身’,因为唯有心静入定,不散不乱,真气方能自然化生,填补窍穴,开通气脉,而世俗称为‘开脉’。”

    玄恩大致介绍着“定中修身”(百日筑基)的要点:“人身有三百六十五处大窍,每化生一口真气后,皆要填入窍穴,而每一处大窍需九口真气方为充足……”

    “每次入定一刻钟,只能化生一口真气,故根据各人每日修行时间,大致百日到一年,既可完成这一步。”

    “入定之时,六根清净,不妄想不急切,一刻钟后,自有真气化生,其中一半由督脉上行至头顶百会穴,再下行于上颚,生成一口‘金津’,另外一半,则由任脉上行,及于下颚,化成一口‘玉液’。”

    “‘金津玉液’相逢,会汇成一口清且甜的唾液,这在我佛门称为‘甘露’,之后吞咽‘甘露’,填入相应窍穴……”

    玄恩反复将要点讲了几遍后道:“等到‘定中修身’完成,则精气神皆足,气脉初通,身体强健,如此方能进入下一步‘禅定蓄气’,我佛门又称为‘长养圣胎’。”

    说完,他要求各个小沙弥尝试入定。

    此非禅定,只要求心静,并不算难,对思绪较少的小孩子而言,相对简单。

    可孟奇作为一个成年人,杂思甚多,久久无法心静入定,这让他急躁不已,可越是心急,越是无法入定。

    等到他急得满头大汗时,突然感觉胸口有阵清清凉凉的感觉传来,头脑为之一清。

    “那尊小玉佛?”孟奇心中一喜,没去多想,慢慢收敛了心神,进入了定中。

一世之尊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