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世之尊 第八章 奇诡的再聚
    孟奇猛地翻身坐起,大口喘着气,刚才他做了一个噩梦,梦到自己身份曝光,被证得了罗汉金身的方丈一掌拍死。

    虽然他从未见过方丈,但这个梦是如此清晰,让他苏醒过后,也浑身颤栗。

    “这是哪里……”忽然,一抹隐含戒备的清脆女声钻入了孟奇的耳朵。

    谁?禅房里怎么会有女人?孟奇大惊,左右一看,顿时愣在了当场,这哪里还是自家的禅房!

    这是一片类似汉白玉的石块铺成的广场,中央空空荡荡,周围则是一圈龙、凤、夔牛、貔貅等仙禽神兽的雕像,而在自己旁边,昨日所见的洗剑阁少女江芷微、真武派弟子张远山、玄天宗传人清景正脸含疑惑地四下打量。

    孟奇挣扎着站了起来,同样疑惑不解地看着这一切,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自己好端端地在禅房睡觉,怎么会来到这里,还遇到这些天资卓著的各派弟子,难道自己依然在做梦?

    突然,清景那张饱含怒气的脸庞出现在了孟奇眼前,他双眉飞扬,怒吼道:“你们少林想做什么?想成为各派公敌吗?”

    孟奇完全不明白他在说什么,愈发茫然地看着他。

    “清景,先别急着下结论,再检查下雕像后面,再看看事情发展。”张远山保持着沉稳的态度。

    江芷微略微皱眉道:“小和尚只是杂役僧,此事就算与少林有关,他也不会清楚,何必为难他呢?而且,我不觉得我们有什么值得少林图谋的地方。”

    清景恼怒地挥了下右手:“这不是很明显吗?少林有空闻这位证得了‘降龙罗汉金身’的陆地神仙,谁能瞒得过他的天眼通、天耳通,悄无声息地将我们从少林寺内,从长辈身边带走?除了他自己动手,我实在想不到有别的可能!”

    “我,我没在少林……”这时,一尊雕像后面走出来一个畏畏缩缩的汉子,大概三十岁上下,身材健硕,留着粗犷的络腮胡子。

    “还有谁?各位朋友出来一见,在下真武张远山。”张远山先是一怔,接着朗声说道。

    “张师兄,原来你们也在这里。”不同的雕像后面又分别走出两人,一是头发用白手绢扎着的高挑少女,皮肤呈小麦色,另外一个则是普普通通的年轻男子,表情沉凝,严肃非常。

    张远山沉默了一下,神情愈发郑重:“原来是大江帮的戚夏师妹,你也是入睡之后醒来就在此间?”

    江芷微踱步到孟奇身边,若有所思地说道:“她是大江帮副帮主戚元同前辈的幼女,这次也来了少林。”

    “我不认识……”孟奇只能诚实地回答,脑海里无数想法翻滚,开始猜测自己等人到底遭遇了什么。

    “是,但我们醒来的位置是在石像之后,听到这边有人说话,一时不敢出来相见。”戚夏黛眉紧锁,指了指那个猥琐汉子,“清景小道长的猜测恐怕有误,这位是我大江帮的香主,江左言家无字辈的言无疆,他并未跟随我等前来少林,此时应该还在江东茂陵。”

    “对对对!三小姐,我,我刚在茂陵天字一号赌场大赢了一笔,找了几个当红粉头唱曲,可醒来之后,就在这个莫名其妙的地方了!”言无疆一脸的害怕和惶恐。

    江芷微低笑了一声,不知是给孟奇介绍,还是自言自语般道:“无字辈,和‘僵尸拳’掌门言无我算是堂兄弟了,辈分如此之高,却只在大江帮混了个香主,这看来不是没有原因……”

    清景皱了皱眉,两三步间走到了言无疆面前,喝问道:“你这烂赌**之徒,平日里肯定撒谎成性,如何证明你所言非虚?”

    他依然坚持自己的看法。

    言无疆的嘴唇翕警了技镶:“你,你自可去茂陵天子一号赌场询问,看老子是不是刚赢了两千一百两银子!”

    他仗着三小姐在场,渐渐平复了一点。

    “这位是?”张远山皱了皱眉,转头问着那位不见笑容的普通男子。

    江芷微突地跨前一步,两条好看的眉毛轻锁:“这位兄台,我好像见过你?嗯,就在浣花剑派的随行弟子里?”

    这男子青衣小帽,二十岁出头,却没有这个年龄该有的意气风发和欲欲跃试,一张脸像是戴上了铁打的面具,没有沉重之外的其他表情,他轻轻点头:“能蒙江姑娘记住,齐某不胜荣幸,在下是浣花剑派普通弟子齐正言,这次随行来到少林。”

    张远山右手拍了拍自家的左手,第一次流露出明显的不解,这次的事情实在太古怪了,既有四派未来栋梁,亦有普通弟子和武功低微的香主,甚至还有扫地打杂的杂役僧,实在让人难以看出挑选的标准。

    江芷微抿了抿嘴唇,挺拔小巧的鼻子皱了皱,苦笑道:“我原本以为这次是针对来少林的各派弟子,谁知道还有言香主在……”

    清景冷笑了一声:“不管在场之人有没有真正的共通之处,能从少林将我们悄无声息带走的有几个?哼,空闻神僧,天榜第三,就算证得了‘纯阳道体’的冲和前辈,也办不到此事!

    他还是将矛头对准了少林,只不过想不通对方为什么要做这等稀奇古怪之事。

    当!

    一阵悠扬的钟声响起,引得众人皆往白玉广场的中央望去。

    “欢迎来到轮回世界!”

    “这里有无尽的危险,但你们也能从这里得到想要的一切!”

    宏大冰冷的声音随着钟声飘来,听得孟奇皱起了眉头,这样的情况,自己似乎大概可能在哪里见过听过?

    “谁?出来!”清景脚下用力,快如奔马地向着中央扑去,可那里空空荡荡,什么也没有。

    “你们可以称呼我‘六道轮回之主’。”这声音继续说道。

    孟奇下意识侧头看去,正好看到江芷微和张远山双眸发亮,璀璨闪耀,宛如黑暗里迸发的紫电,专注而认真地看着声音来处。

    接着,他们对视一眼,摇了摇头。

    孟奇心一沉,他们也找不出声音的源头吗?

    清景右手按住腰间刀柄,停在那里,大声说道:“你将我们抓来有何用意?”

    宏大冰冷的声音说道:“世事轮转,你们将经历一个又一个的世界,完成我发布的任务,累积善功,而善功可以兑换到你们想要的一切,无论是绝世武功、神兵仙器,还是延寿丹药、天材地宝,只要你们听说过的,这里都有,你们不知道的,这里也有!”

    “而每完成一次任务,你们都将回到自身所在的世界,等待下一次轮回的开启。”

    孟奇嘴巴半张,像是一只缺氧的鲤鱼,这,这不是无限流吗?我不是在仙侠武道世界吗?这画风不对啊!

    “得到想要的一切?”清景嗤笑了一声,对“神秘人”的说辞嗤之以鼻。

    他出身号称天帝道统的“玄天宗”,对神功秘诀、珍奇宝物称得上见多识广,根本不信这莫名其妙的“六道轮回之主”能搜集齐那些传说中的事物,毕竟有些就在自家宗门!

    “六道轮回之主”没有说话,高高的白玉穹顶上落下了一道光幕,最上面写着“绝世神功谱”,而它的下方第一行就清清楚楚地写着:

    “《如来神掌》全本,兑换价格:一百万善功。”

    “如来神掌……”在场之人,谁没听过这门绝世神功?纷纷倒吸了一口凉气,要知道,天下武道大宗里就有两派以其残缺的招式为立寺之本!直指代表着无上大道的如来金身!

    孟奇一颗心不知不觉就变得火热,暂时忘记了“画风不对”的问题。

    接着,江芷微声音隐含激动地念出了第二行:“《截天七剑》,缺第三、第六式,兑换价格:七十五万善功。”

    张远山的双拳悄然握紧,真武派的两门根本神功都是从《截天七剑》的第七式“道灭道生”衍化而来。

    清景先是震了一下,接着嘲笑道:“缺第三、第六剑,不是什么都有吗……”

    说着说着,他的笑声渐渐变低,这种标明了缺什么的方式比直接将什么都写上更让人信服,似乎没缺的事物真有一样!

    “只缺第三、第六剑……”江芷微蠕动着嘴唇,一张明艳绝伦的脸庞绽放着耀眼的光彩,仿佛对《截天七剑》的追求是她最大的梦想。

    洗剑阁创派祖师亦是奇遇得到《截天七剑》的第一式“斩道见我”,才创下了《太上剑经》这门直指道体法身境界的剑道绝学,能凝就“太上道体”,而他坐化之前,对未能一览《截天七剑》剩余六式,一连说了三声“甚憾”。

    孟奇艰难地吞咽了口唾沫,目光下移,再次看到了一个熟悉的名字:“《*玄功》全本,兑换价格,九十五万善功。”

    “‘*玄功’,我怎么没听说过?”清景仿佛忘记了对“六道轮回之主”的嘲笑,疑惑地自语道。

    江芷微、张远山、戚夏等人都摇了摇头,示意自己同样没听说过。

    而孟奇心里却在疯狂地呐喊着:

    “*玄功?*玄功!”

    这一页后面的武功,有不少是江芷微等人听闻过的传说事物,如《妖皇典》《人皇金戍》《匡浴火诀》等,也有着部分宗门的根本*,如《天帝玉册》《真武七截经》《太上剑经》等。

    而且,除了《天帝玉册》缺了中册,《人皇金书》少了第三页外,其他都写的是全本!

    “竟然是全本……”张远山眼睛微微眯起,江芷微亦将右手按在了剑柄之上。

    作为宗门的得意弟子,看到自家的根本神功被列于此间,任凭兑换,他们自然心绪难平。

    正常情况下,对于觊觎自身宗门武功的人,各大门派一向是绝不放过,哪怕追到天涯海角,亦要除去。

    孟奇还不算合格的少林弟子,对此感受不深,而是震撼于最下方几门自己“熟悉”的武功,如《天妖屠神策》《浑天宝鉴》《圣魔元胎》等。

    这一页上的神功,兑换价格最低也是《易筋经》的十五万,最高则是《如来神掌》等几门绝世之学的一百万,让人看得热血沸腾。

一世之尊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