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天子 第16章 再见云飞
    叶小天答应冒充艾典史的第二天,一向习惯于推诿扯皮的葫县官员便破天荒地携起手来,利用一切渠道向各界广泛宣传艾典史到任的消息。花知县甚至在城门口张贴了告示。

    叶小天正式成了统领葫县皂、快、壮三班衙役的典史大人,孟县丞的直接属下。除了当日出现在县衙二堂的官员和他们极少数的心腹,整个葫县上下再无一人知道这个艾典史是个假货。

    考虑到叶小天并不了解县衙的诸多规矩,孟县丞把李云聪调到他身边帮他处理杂务,以免这位典史大人露怯。同时,原为皂班班头儿的苏循天也被调到叶小天身边,成了他的副手。

    苏循天是县尊夫人苏雅的弟弟,虽然出身诗书人家,却是不学无术,不得已便做了胥吏,跟着姐夫来了西南。胥史并非永远没有做官的机会,熬资历、攒政绩,偶尔会有极少的几个小官名额会留给他们,希望虽然渺茫,却也是个机会。

    奈何在这葫县,就连苏循天的姐夫花晴风都只是个傀儡,哪还有他升官的机会。况且这苏循天也不争气,所精者唯有吃喝嫖赌,一开始时花知县还用心栽培他,现在早已对他大失所望,只盼他别给自己惹麻烦就知足了。

    叶小天带着李云聪这个专门负责监视他的“左膀”和苏循天这个专门帮他找麻烦的“右臂”,开始了他在葫县的典史生涯。

    叶小天很清楚自己只是个冒名顶替的官,艾枫有家人、有同年、有座师,有太多太多的社会关系,自己又没有和他孪生兄弟一般的相貌,即便当日在县衙二堂的所有官员一致同意让他永远冒充下去,那也是不可能的。

    叶小天不相信孟县丞对艾典史之死的判断,艾典史之死分明就是谋财害命,吴县丞却偏说是蓄意谋杀。可吴县丞的判断如果真是正确的呢?他凭什么自置险地做诱饵?

    如果艾典史的死真的只是一个意外,而葫县官员也清楚这一点,那么他们找自己冒充艾典史恐怕就是一个阴谋了,叶小天猜不出他们真正的打算,却能推测出如果是这种情况,他们对自己一定没安好心。

    叶小天没有想到他们居然要“害命消灾”,当时县衙二堂上聚集了几乎整个葫县的官员,有哪个当官的敢如此肆无忌惮,可以把杀人灭口这种事也做得轰轰烈烈?

    叶小天显然低估了葫县官员的胆量,但这并不怪他,他以前所接触的官员大多是京官,那些京官或许贪婪,或许奸诈,可他们在天子脚下,忌讳难免多些,又哪能像这些地方官们一样无法无天。

    对叶小天这条游出刑部街的小杂鱼来说,他还需要对这个陌生的环境进行不断的摸索与适应,需要在一场场搏奕中不断成长,才有机会站到食物链的最顶端。

    今天叶小天是去往施家探案的。

    施必行,“集义店”粮行大掌柜,在附近几个州县都是排名第一的大粮绅,昨日在后花园松林中散步时,暴卒。叶小天昨天已经去过一趟,尸体抬回县衙,让忤作检验了一番,说是喉管被人捏碎而死。

    施必行虽然死了,但家人俱都无恙,财产也没有丝毫损失,同邻县发生的血案大不相同,这让花知县、孟县丞等人大大地松了一口气,万一真是邻县血案的煞星流窜到本县,那就麻烦了。

    可是施必行作为一个极有影响的大粮绅,突然暴毙于自家的后花园,虽然现在有邻县血案比着,不算极轰动的案子,依旧是要查的,无论如何,总要给上边一个交待。

    花知县作为本县正印固然焦头烂额,孟县丞作为主管治安的官儿,同样责无旁贷,可这种事儿,他们不可能亲自去查案问案,只能交待在叶小天身上。叶小天这个假典史在他们心中是假的,在葫县百姓心中可是真的,哪能把他丢在一边。

    叶小天昨日率人去带走了尸体,勘察了现场,今天是带人去施家走访,询问细节,并拜访与施掌柜关系密切的一些朋友。

    叶小天领着一群捕快,忽见前方路口有一群人围拢在那儿。正值邻县发生灭门血案、本县发生凶杀大案的关键时刻,捕快们不敢马虎,立即握紧武器,高声吆喝:“典史大人出行,闲杂人等回避。”

    眼见那些人有几个苗彝两族的百姓,还有一个本县大豪齐木手下的兄弟,他们若是大剌剌的就是不回避,这些薪水经常被拖欠、巡检司的人他们不便得罪、齐木手下的人不敢得罪、苗彝两寨的人得罪不得的公差衙役只会当看不着,护着大人从道边过去。不过今天这一喊,围在路边的那群人却马上闪开了。

    “本县这位新典史这么威风?大家都给面子啊。”

    几个捕快先是有些惊奇,随即恍然,狐假虎威而已。

    邻县那桩血案已然震动整个贵州官场,布政使司和各位大土司先后都下了指示,本县又突然发生了凶杀案,谁愿意这个时候生事。

    众人闪开,就见路口站着一个少年,赤红的脸蛋、粗布衣衫,分明是个山中少年,很是质朴。但他虽然身居闹市,可是往那儿一站,却给人一种与其年龄和身份不相符的宁静。

    叶小天马上认出了这个人,他甚至还记得这个人的名字:华云飞。

    他平生头一回看见有人用长刀捕鱼,这个人还送了四条鱼给他,当时虽是晚上,也只见过一面,但熊熊火光下那张稚嫩而极显刚强个性的面孔,他记忆犹新。

    叶小天微笑着向他走了过去,只走了三步,叶小天的目光就被吸引到了华云飞的脚下。华云飞的脚下放着几只猎物,几只褐冠鹃隼,几只锦鸡、野兔,这些猎物倒不稀奇,引起叶小天注意的是那只趴在华云飞脚下的斑斓猛虎。

    那是一头真正的猛虎,头圆、耳短,粗大有力的四肢踞伏于地,长长的虎尾盘于身侧,全身橙黄色布满黑色条纹的皮毛在阳光下微微泛光,虎头上一个硕大的王字。

    叶小天不由露出惊讶的神色,那天看到这少年时,他只当对方是个渔夫,一个会在山溪湍流中捕鱼的渔夫,可他没想到这人竟然还是一个猎虎的高明猎手。

    “你……是……”华云飞分明已认出了叶小天,但叶小天此刻一身官袍,前呼后拥的与那晚的落魄模样判若两人,华云飞一时不能确认。又因他的排场而微显局促,再如何淡泊超然的人,也很难真的做到在一个上位者面前从容自若的。万事不羁于心,那需要何等的修练,而这少年只是一个山里的孩子。

    叶小天笑道:“四鱼之恩,犹记在心,你不认得我了吗?”

    华云飞惊道:“啊!果然是你!你……你怎么……”

    叶小天道:“本官么,实乃是本县典史,赴任之初为了了解本县的情形,那几天正在微服私访,不想被偷儿摸走了我的盘缠,以致落到那步田地。”

    华云飞恍然大悟道:“原来如此,原来你……你就是县衙张榜公布的那位艾……艾大人。”

    叶小天笑道:“你不用拘谨,我当你是我的朋友,朋友之间,不必论那官场中的身份。”

    李云聪竖着耳朵,猎犬似的在一旁听着,虽见叶小天没说出什么出格的话,却不耐烦他和一个山里的穷猎户搭讪不休,李云聪马上上前,打岔道:“大人,眼看这时辰也早了,咱们还得去……”

    “闭嘴!本官与人说话,哪里轮到你来插嘴,混帐东西!”

    叶小天脸色一沉,根本不给李云聪好脸色。且不提两人之前那些过节,叶小天也没想给他留脸面,反正他这个典史是做不长的,早晚要拍拍屁股走人,跟这个小人客套什么。

    李云聪脸色一变,却是无可奈何,只得面皮子发青地退到一边。

    一旁苏循天笑嘻嘻地道:“不懂规矩,没上没下!”

    李云聪恨恨地瞪了他一眼,明知叶小天看他不顺眼,却不敢再生事端。

    苏循天和叶小天处得极好,好到他那姐夫花晴天都觉得不可思议。

    这个浑球能耐没有,偏又仗着姐夫是本县县太爷,对谁都有点目中无人。可惜他的靠山也是无权无势的傀儡,他想狐假虎威,更加没人买帐,所以在县衙这三年,他跟谁都处不好。

    然而他对叶小天却是毕恭毕敬,作为县太爷的小舅子,苏循天自然是知道叶小天真正身份的,何况叶小天就算真是典史,他也未必巴结,吴县丞、王主簿都是有实权的官儿,他还不是一样不放在眼里?偏偏一见叶小天就这么服气,确实令人费解。

    花知县包括叶小天在内,自然不知道苏循天的这种态度,始自他去县衙后宅探望姐姐时,意外地见到了叶小天的“二妹”叶水舞。

    叶小天训斥了李云聪,回过头来,和颜悦色地对华云飞道:“云飞兄弟,我还有公务在身,就不跟你多说了。”

    “好!您……您请慢走!”

    华云飞的脸庞有些涨红,县里一位典史大人跟他称兄道弟,回到山沟沟里一说,这可是叫村长都羡慕无比的事情。一向沉稳冷静的华云飞也有些沉不住气了。

    叶小天转身要走,华云飞冲动之下,脱口道:“我捕了这头猛虎,卖掉后就有钱娶媳妇了。到时候,请大人你喝我的喜酒。”

    华云飞这句话说完,马上就后悔了,人家是什么身份,跟他客气两句,还真拿人家当朋友了?

    叶小天站住脚步,回身笑道:“要叫大哥,叫大人,我可不去。”

    华云飞的脸胀得通红,眼睛却放出光来:“大哥!”

    叶小天点点头,道:“你成亲的那天,我一定到!”

    叶小天向他招招手,转身刚要走,就听街上一声尖叫:“快来人呐,打死人啦!”

    p:诚求推荐票!今晚七点半,三江访谈,欢迎大家提问喔。

    .

夜天子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