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散户 第一章 股民失踪事件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听着这段熟悉的提示音,丁旭苦笑一声,无奈地把手机扔到被窝上。

        这已经是三天来,丁旭第41次拨打父亲的电话了,但结局都是一样,父亲手机关机,音讯全无,似乎一夜之间突然从人间蒸发了。

        丁旭在空空荡荡的宿舍里烦燥地转着圈,一时间不知道该干什么。这两天他根本没有心思去上课,索性以生病的借口请了三天假。好在他刚读大一,就读的武陵大学法学院课程还不算太紧,请假也还相对容易。

        这两天,丁旭去了父亲常去的证券公司营业部等地方,四处寻找,却始终没有打听到父亲的消息。假期还剩一天,丁旭却不知该去哪里寻找失踪的父亲,这种没着没落的感觉让他非常难受,恨不得对着窗外大吼一通。

        在宿舍里转了七八个圈后,丁旭下意识地打开电脑上的股票交易软件,看着账号里显示的八万八资金余额,发了好一阵呆,最后沉沉地叹了口气,嘀咕道:“老爸,如果当初你能听我的,及时逃顶,那该有多好。你不该瞒着我啊!”

        这八万八,其中有一万是丁旭的炒股本金,其余七万八都是利润,将近赚了八倍,是丁旭人生中捞到的第一桶金。

        只是看着这么辉煌的成绩,丁旭却半点都高兴不起来。因为与此同时,丁旭的父亲炒股出现了巨额亏损,亏损的数额远远超过了丁旭的利润。

        琢磨了半天,丁旭又抱着死马当成活马医的态度,给父亲发了一条短信:“在股市里跌倒并不可耻,全国几千万股民都跌倒了!过去的已经过去,生活还要继续!老爸,你一定要挺住!想开点,千万别出事,否则老妈和我就垮了!”

        这是2008年9月,正值中国A股市场大熊市,大盘和个股都进入到最为惨烈的杀跌阶段,股民们损失惨重。

        类似丁旭这样的短信,此时正在中国的天空中四处奔走着。每条短信的背后,都是一个个股民家庭悲欢离合的故事,其中不乏夫妻因为炒股巨亏而吵架甚至离婚的。不过,像丁旭家这样,因为炒股而把人给炒失踪了的故事,则显得格外惨烈。

        丁旭的父亲叫丁怀广,原本是一家国企的员工,七年前跳槽到湖南省怀仁市恒发机电工程有限公司,在财务室主任的岗位上干到现在。这家公司是一家私营企业,薪水还算厚道,丁怀广的收入在当地算得上中上水平,手头也逐渐宽裕起来,在市区买了套148平米、带花园的大房子,前两年又买了台小汽车,还花10万元买了一个12平米的小产权式商铺,过着有房有车有门面、体面而安稳的日子,一家人倒也生活得其乐融融。

        但这一切在2006年起了变化,那年四月,丁怀广在同事们的鼓动下,开始接触炒股,几个月后就赚了七万多,相当于他一年的工资。

        丁怀广清仓和锁定利润那一天,按捺不住得意的心情,在家里狠狠炫耀了一番自己的炒股本事。丁旭听了很动心,也嚷嚷着要吵股。丁怀广高兴之余,大手一挥就慷慨地答应了,并从利润中抽出一万元,用丁旭外婆的名字开了个户,让当时还没满18岁的丁旭去炒股,以培养儿子的理财意识和独立能力。

        不过,由于丁旭当时在读高二,正在准备高考,因此丁怀广不敢让儿子在炒股方面耽误太多的时间和精力。在和儿子商量之后,他决定给儿子买一只股票后就锁仓做长线。

        在丁怀广提供的几只股票中,丁旭对稀土股票最感兴趣,认为稀土的前景很好,并挑中了当时涨幅较小的“包钢稀土”。

        由于丁怀广这半年来经常在家里谈论股票,丁旭也对股票这种能迅速产生丰厚利润的东西有了浓厚的兴趣,暑假和周末时经常上网看一些股票网站,有了一些炒股常识,至少能和父亲在炒股问题上平等对话。

        在和父亲讨论了一番之后,丁旭认为这只股票在2006年11月21日放量大涨7.5%,是主力启动、资金进入的标志,虽然大涨后回调两天,但应该是洗盘,之后还能再涨,正是买入的机会。

        2006年11月23日,丁怀广帮丁旭在7元的价位买入1400股包钢稀土,之后便让妻子方晴修改和保管账号密码,让丁旭炒长线,到高考之后再卖掉。

        与此同时,丁怀广也买了十多万元包钢稀土。结果运气好到爆,买入后短短几天就涨到了9块多。12月4日,包钢稀土涨停,之后回调了两天,丁怀广于12月6日以8.9元的价格清仓,赚到了27%,足足四万多利润,丁怀广已经非常满足了。

        丁怀广本来想把丁旭的账号密码要过来,把他的那1400股包钢稀土也卖掉,但方晴死活不同意,说既然事先说好了做长线,就不要乱动,免得分了儿子的心。

        丁怀广也没把这一万元放在心上,于是作罢。

        丁旭在饭桌上知道这件事后,却摇了摇头,说道:“涨停后回调,很可能和上次大涨后回调一样,仍然是庄家洗盘。老爸,你卖早了,现在是牛市,要做长线。长线是金,短线是银,你要多看少动,让利润奔跑!”

        “你懂什么?这次和上次不一样,庄家是在出货了!”丁怀广对儿子在网络上看来的炒股知识嗤之以鼻,正想继续发表自己的见解,却被妻子在饭桌下悄悄踢了一脚,只好作罢。

        没想到第二天包钢稀土再次大涨7.74%,收在9.47元,这让丁怀广很有些后悔。不过12月8日包钢稀土大跌4.86%,收在9.01元,丁怀广又有些得意起来,认为这样大幅震荡就是庄家出货的表现。

        再之后,包钢稀土却一路高歌,先后涨到了10元、15元、20元、25元……丁怀广对儿子是彻底服气了,也很后悔,好在那时别的股票也还算涨得不错,倒也给了他一些安慰,于是索性不再关注包钢稀土这只股票了。

        这时候,在股市尝到甜头的丁怀广,已经先后将家里的23万元积蓄全部投入股市。当时恰逢大牛市,到2007年5月初的时候,丁怀广竟然总共赚到了51万利润。

        丁怀广兴奋不已,觉得在股市里赚钱简直就和捡钱一样容易,头脑一热,又先后借了50万杀入股市,准备再大赚一笔。

        这50万都是丁怀广从亲朋好友那里借来的,借期是一年。当时丁怀广信心满满地对妻子方晴说,中国A股已进入超级牛市,沪指将涨到一万点以上,这50万将在一年内变成一、两百万甚至更多;这样一来,就算儿子今后想出国留学,都能满足他的需求了。

        这一番豪言壮语,把方晴听得眉开眼笑,连连点头,内心充满了暴富的憧憬,却仍然不忘提醒道:“借这么多钱,一定要小心,别出问题。另外,千万别告诉儿子,别让他担心!”

        “绝对不会有问题的!”丁怀广拍着胸脯答道。

        没想到不久后情势突变,2007年5月29日,财政部突然在深夜宣布上调证券印花税,这一“半夜鸡叫”事件,酿成了千股跌停且连续数天暴跌的“530惨案”,丁怀广的股票损失惨重,无奈割肉离场。

        但随后,股市再度大涨,不仅一举收复失地,还屡创新高,丁怀广于是再次杀入股市。但在这一轮从四千点到六千点的冲刺行情中,主要是大盘股在狂拉,被称为大象起舞,而小盘股却大多在盘整甚至下跌,因此丁怀广重仓的几个小盘股并没带来多少收益,可谓赚了指数不赚钱。

        而与此同时,儿子丁旭持有的包钢稀土却大放异彩,连续大涨。2007年10月15日,包钢稀土最高涨到了63.98元,以丁旭7元的成本价,竟足足赚了8倍。而以2005年7月12日的最低价3.20元计算,更是只差两分钱,就涨了足足20倍!

        丁怀广此时后悔万分,这才深刻体会到儿子所说的“长线是金、短线是银”是多么正确,假如他当时买入的十多万包钢稀土能一直捂到现在,光这一只股票,就能赚一百多万了。

        “只差两分钱?那就说明庄家不打算拉到20倍以上了!”丁旭偶然在饭桌上听到父亲的这番感慨,却敏锐地意识到了其中的问题,说道,“一只股票能在两三年里涨20倍,而且它还不是涨得最多的,连我的同学都在议论,说不用上大学了,靠炒股为生就行了,这说明股市已经完全疯掉了,进入了最后的博傻阶段!政府已经出手调控股市了,上次的上调印花税只是其中的一种手段,今后还会有后续手段,现在的风险很大了!老爸,赶紧帮我卖掉股票,你也赶紧清仓!赚了这么多,我们都应该知足了,不能再贪,否则要出大事!”

        “不用担心,股市还会涨的……”丁怀广哑然失笑。

        方晴却在饭桌下踢了丈夫一脚,瞪眼道,“儿子马上就要高考了,你以后不准说股票,不要分他的心,否则他就光想着赚钱,不想着学习了!听儿子的,清仓!”

        丁怀广只好投降,假意答应儿子和妻子,把所有的股票清仓。

        之后,丁怀广便按儿子的意思,每天帮他把包钢稀土挂在63元的价位上。因为儿子认为,既然只差两分钱就是20倍,一定还会有再次冲击64元的动作,要做头也会是双头,因此在63元附近卖掉应该是有把握的。

        让丁怀广惊奇的是,包钢稀土虽然一路下跌,最低跌到了48.8元,但之后真的反弹到了60元上方。2007年10月30日这天开盘时,包钢稀土高开,丁怀广提前挂的卖单以63.49元的全天最高价格成交。

        而看到成交金额后,丁怀广有些惊奇和好笑,因为1400股包钢稀土,乘以63.49元,刚好等于88886元,这个数字正好意味着再见,难道这意味着儿子的决策是对的?

        七元的成本,一年不到的时间涨到63元以上,足足翻了8倍,这是非常骄人的战绩了,也再次说明长线是金的道理。

        当然,由于投入的本金太少,一年前只买了9800元股票,因此扣掉千分之三的印花税、千分之三的佣金之后,丁旭账户上的资金余额也只有88550元。而如果丁怀广当时满仓买入包钢稀土并持股至今,至少赚了上百万了。

        丁怀广这时终于决定向儿子学习,来一个长线持股。加上股市从4000点涨到6000点时,丁怀广基本没赚钱,因此根本舍不得像丁旭那样果断清仓,仍然在股市里留连忘返。

        尽管高层已透露出很多要调控股市的信号,但丁怀广依然抱着侥幸心理,认为股市能顶住这些利空,继续大涨,自己手里的那些小盘股也能补涨,给自己带来丰厚收益。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这句话用在股市里是最合适不过的——2007年10月,沪指冲到6124点后,便飞流直下三千尺。当时丁怀广判断失误,听信了那些股评家的话,以为大盘只是短暂调整,之后还会再上,继续冲击万点大关,于是一直没有抛掉股票。结果沪指一直跌跌不休,最后跌到二千点附近,酿成一场大股灾,散户和机构都伤亡惨重。

        在这场雪崩式的股灾中,丁怀广也没能幸免,由于没能及时抛掉股票,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股票市值不断缩水。熬到2008年9月,大盘跌破二千点,丁怀广账面上也出现了恐怖的巨额亏损,2007年5月时曾拥有的124万资金亏得只剩31万,不仅将23万本金和原本赚到的51万利润都全部亏光,而且剩下的这31万,还不够偿还那50万债务。

        总的计算起来,包括借来的50万,丁怀广共投入73万本金,这时只剩下31万,共亏42万,与赚51万时的幸福时光相比,真可谓一个在天一个在地,算是扎扎实实地坐了一回过山车。

        更恼火的是,丁怀广想死捂股票、等待解套的想法也落空了——债主们大多知道丁怀广借钱是用于炒股,见股市行情如此惨淡,都担心起本金的安全来,不断向丁怀广催款。他们不要利息了,却要求他提前还款,否则就要向法院起诉,冻结他的财产,变卖他的房产。

        无奈之下,丁怀广只好忍痛割肉,把所有的股票清仓,又把产权式小商铺和七成新的小汽车给贱卖掉了,总算凑足了50万元,把钱还给了那些债主们。

        之后,丁怀广就突然失踪了,班也不上了,手机也打不通了,不知去了哪里。

        到今天为止,丁怀广已经失踪三天了。

        由于怕影响儿子的高考和大学学业,丁怀广借钱炒股的事,以及他变卖股票还债的事情,都是瞒着儿子的,只告诉了妻子方晴。而丁旭也是在父亲失踪之后,才从母亲嘴里得知这些故事的。

        知道家里出现了这么大的变故后,丁旭就像挨了当头一棒,足足有半天说不出话来。

        一直以来,父亲就是撑在自己头顶上的那片朗朗晴天,而现在,这片天塌了……

        这三天里,丁旭经常会有些恐慌地想着,父亲会不会像电视里常演的那些桥段一样,由于多年积蓄化为飞灰,心灰意冷之下,一时想不开,自杀了……

        一想到那种最可怕的后果,丁旭就心慌意乱,想报警寻找帮助。但和母亲商量时,母亲却死活不肯让丁旭报警,说这是丁怀广临走前发了短信特意提醒的。

        “难道是老爸没对老妈说实话,他借的钱不止50万,或者是借了高利贷,现在怕被债主找到,所以不准我报警?”丁旭当时是这么怀疑的,于是郑重地告诉母亲,如果今天还没有父亲的下落,他就必须要报警了,毕竟人命关天,不能再这么没有意义地等下去了。

        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丁旭有种感觉,父母还有些事瞒着自己,不然母亲在电话里也不会吞吞吐吐的……

        正想着心事,手机忽然响了起来,丁旭拿起手机一看,是一个陌生的外地座机号码。

        “喂?”丁旭刚按下接听键,眼睛就猛然瞪大了。

        (郑重声明:本故事发生在与现实世界平行的平行空间里,因此,书里的中国不是现实世界里的中国,包括股市、个股、城市、股吧等等都是这样。总而言之,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请勿对号入座,请勿模仿。)

        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

超级散户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