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散户 第三章 父债子偿
    “我再说一遍,老妈我自然会照顾好,这一百万我也会解决。”

        丁旭冷静的声音从话筒里传来,“今天我向一个家里很有钱的同学借了八十万,准备进股市去抄底。我计划用三年时间炒到五百万以上,到时就能让老妈过上好日子,还能顺便帮你把债还清了。”

        “丁旭,你这个混蛋,纯粹是白日作梦,自找死路!”丁怀广气得浑身发抖,怒骂道,“你以为股市的钱那么好赚?你要是敢借钱去炒股,就等于把绞索往自己脖子上套,你这辈子就全毁了,就会和我一样!我再说一遍,永远不要炒股,更不能借钱炒股!”

        “老爸,我和你不一样,我有炒股的天分,你没有。如果你以前把借钱炒股的事情告诉我,也肯听我的指导,你不但不会亏钱,还会赚大钱。很可惜的是,你始终瞒着我去操作。”丁旭用平淡得令人抓狂的语气回答道,“还记得你给我炒股的那一万块吗?我用一年时间赚了八倍,然后顺利逃顶。现在这些利润仍然在这里,一分也没少。这80万,我也有信心再翻八倍,炒到720万!”

        听到这番话,丁怀广无奈地苦笑,却无法反驳。因为儿子操作包钢稀土的战绩确实很漂亮,7元买入,63.49元卖掉,虽然不是在三块多的最低价买入,但一直捂到了利润最大化,最后几乎是在接近最高价时出货的,无疑是一次非常漂亮和精准的逃顶。而自己在包钢稀土上只赚到了27%,换股后的收益率远不如儿子,而且在牛市结束、熊市开始时也没能看明白,瞒着妻儿死撑着,在最不该捂股的时候选择了死捂,结果一直捂到了巨额亏损的发生。

        在炒股的能力上,丁怀广觉得自己和儿子确实没法比。他现在也非常后悔,如果在儿子逃顶时,能听进去儿子的劝告,跟着一起抛掉股票,那自己现在就还是一个盈利者、成功者,绝不会像今天这样,被迫走上绝路。

        尽管如此,丁怀广仍然觉得儿子上一次炒股有一定的运气成分,而且借钱炒股的风险仍然太大,于是试图说服儿子:“你只炒过那一只股票,而且那只是一时的运气,股市里没有永远的常胜将军。”

        可是下一秒,丁旭的另一句话,让他再一次暴跳起来。

        “没时间和你说这些了。老爸,我现在准备去和唐北鸣谈判,我会写个借条给他,把你这一百万的债务接下来,这叫那个啥,哦,父债子偿!”丁旭的语气十分平静,这一百万债务在他的嘴里,就像是去菜市场买一棵白菜。

        “混蛋,你疯了……”丁怀广想痛骂儿子一番,声音却戛然而止,因为丁旭已经挂断了电话。

        再打过去,丁旭却已经关机了。

        丁怀广有种吐血的冲动。

        …………

        “老爸,你这个懦夫,居然想一死了之!我怎么可能让你死?”丁旭摁下关机键之后,原本装出的冷漠表情立即消失了,他深吸了一口气,走到宿舍走廊尽头的IC卡电话机前,开始拨打恒发机电公司总经理唐北鸣的电话。

        借同学八十万的事情自然是丁旭临时编出来的,为的就是打乱父亲的寻死计划。

        找唐北鸣打借条的事,更是他临时想出来的计划,为的也是阻断父亲的寻死之路。

        刚才丁旭从父亲的那些话里,已经推算出父亲是想一死了之,而那句“照顾好你妈”更是让他心中发凉,于是赶紧说了那两段话。

        这两段话一说,丁旭就知道父亲十有**是不敢再去寻死了,因为自己不按他安排好的人生轨道走,可谓前途凶险,这辈子自己很可能就毁在借钱炒股和父债子偿这两件事上面了。父亲自然是从此忧心忡忡,不敢眼睛一闭就此了事。

        “一百万啊,靠毕业后上班的工资,也不知要何年何月才能赚得回来……没办法,只有再进股市里搏杀一番,如果能再抓住几只像包钢稀土那样的牛股,才有机会在短时间内还清这笔债务。”丁旭一边拨号,一边琢磨着。

        俗话说,债多不愁,虱多不痒,这笔债务的数字之大,是丁旭现在无力偿还的。既然根本还不上,也就没什么好担心的了,正所谓明日事来明日忧。

        丁旭的个性比较乐观开朗,因此下意识地看淡这件事情。而且在他的心中,钱是次要的,只要父亲还活着,自己成为百万负翁也值得。

        只要人还在,就总有咸鱼翻身的机会。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不过,自己还有八万八本金,这笔钱一直存在外婆的股票账户里。就算父亲卖车卖门面、凑钱还债时,也一直没打过这笔钱的主意,明显是要留给自己作为今后的学费、生活费的。

        丁旭有过一次成功的炒股经历,现在股市又跌得这么惨,在还债的巨大压力下,杀入股市抄底的心思又活泛起来。

        “唐叔,我是丁旭。我有点急事找您,您现在说话方便吗?”电话通了,丁旭礼貌地说道。

        以前的丁旭是有些叛逆的,比如对父亲坚持让自己留在怀仁读大学曾经非常想不通,和父亲争吵过很多回,甚至还离家出走过。但自从父亲出事之后,这三天里,丁旭仿佛一下子长大了,成熟了,说话和做事都似乎变了个人。

        这家恒发机电公司,是唐北鸣名下的一家私营企业,丁怀广原本是在一家效益比较差的国企上班,七年前跳槽来这家公司,是被唐北鸣挖墙角挖来的。唐北鸣给了丁怀广七万多的年薪,比原来的国企翻了近两倍,丁怀广原本挺满足也挺安心,但没想到一接触到股市,好好的前途全给毁了。

        抛开工作上的关系,丁怀广和唐北鸣是认识十年以上的老朋友了,两家人的私交不错,所以丁旭和唐北鸣也比较熟悉,直接叫他唐叔。

        “丁旭,我正在找你,可你电话一直占线!你知道你爸爸的事吗?我刚看了他发给我的邮件,他要寻死!”唐北鸣急促地答道。

        “我已经暂时拦住他了。不过,这件事还需要唐叔你帮忙解决。”丁旭诚恳地说道。

        “过来!我在公司等你。”唐北鸣松了口气,言简意赅地答道。

        …………

        丁怀广不停地拨着儿子的手机号,但丁旭的手机始终没有开机。

        半个小时后,电话依然没通,丁怀广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语无伦次地骂了起来:“混蛋,乌龟儿子王八蛋!”

        这些天的苦心筹划,在儿子的任性胡来下,全部变成了笑话。如果丁旭真地写下那张一百万的借条,丁旭的这辈子就算是毁掉了,自己所做的一切也就没有了意义,就算去死,也是白死了!

        不能再犹豫了,丁怀广一咬牙,拨打了唐北鸣的手机号码。

        唐北鸣冷冷的话语从电话中传了过来:“丁怀广,我们认识有十年了吧?从你前天失踪之后,我就知道我的一百万被你给卷跑了。但凭着咱俩的交情,我一直没有报警,也一直在等着你的电话、你的解释。没想到你只肯给我发一封破邮件!”

        丁怀广深吸一口气,硬着头皮解释道:“北鸣,我实在没脸见你,也没脸再让你听到我的声音。事情的经过,我在邮件里已经说清楚了,还请你看在咱俩这么多年的交情上,稍稍理解我一下,我只是不想拖累家人……”

        唐北鸣叹了口气,淡淡地问道:“那你现在准备怎么办?”

        “北鸣,正如邮件中所说,原本我是想一死了之的,可是现在我改主意了,我马上回来!你让我去坐牢,我就去坐牢。你让我还钱,我就继续在公司工作,每月还钱给你。如果你不要我了,我就去广东打工!”丁怀广豁出去了,挺起胸膛大声说道,“我只求你一件事,不要见丁旭,更不要让他打什么借条!他还小,路还长,担不起这么重的担子……”

        “晚了,他已经打好借条了。”唐北鸣微微一笑,看着面前正襟危坐的丁旭,叹息道,“怀广,你这件事实在是做得太失败了,不过,你总算有个敢担当的好儿子,这点比我强!好了,别废话了,赶紧回来上班!你不在,我的公司糟透了!”

        说完这句话,唐北鸣不去听电话里传来的惊叫和哀嚎声,直接挂断了电话。

        这番通话是用免提功能播放出来的,丁旭一直在竖着耳朵倾听着,听到父亲的那番话,他知道父亲应该不会再出意外了,于是松了一口大气,感激地说道:“唐叔,谢谢你!”

        “应该是我谢谢你。”唐北鸣扬了扬手中的借条,笑咪咪地说道,“我虽然有点小钱,但忽然间损失了一百万,说实话,还是很肉痛的。就算把你爸爸送去坐牢,也弥补不了我的任何损失。但现在我突然发现,这笔钱还有拿回来的希望,我自然很高兴。不过,你确定只要五年就能还清?”

        “确定!”丁旭硬着头皮说道。

        这张薄薄的借条,不仅挽救了父亲的生命,还有父亲的名誉和前途。因为借条上的借款事由,并没有写丁怀广私自挪用公司资金,而是写鉴于丁旭有过在股市里一年翻八倍的辉煌战绩,经过唐北鸣同意,从公司资金里调拨160万,借给丁旭炒股,借款时间也落到了几个月前。

        这么处理,就算打了个擦边球,把刑事案件转化为了丁旭和唐北鸣之间的借款纠纷。这样一来,丁怀广就成了局外人,不仅能免去牢狱之灾,家庭和名誉也能保全,对机电公司的其他人员也能有个交待,算是起死回生了。

        “你确定只凭那八万多,就可以从股市里赚到你想赚的钱?”唐北鸣又追问道,“要知道,现在可是大熊市!”

        问完这句话,唐北鸣死死地盯着丁旭的眼睛。

        丁旭一米八的个子,浓眉大眼,嘴唇略厚,不算很帅,却充满了朝气和自信,别有一番气质。

        看着眼前这个自信的小伙子,唐北鸣一时间有些许恍惚,似乎在他身上看到了自己当年创业时的豪情,还有……身材。

        “想当年我出道的时候,也有一付这样的好身板啊……这么些年以来,钱多了,病痛也多了。”唐北鸣低头看着自己那硕大的啤酒肚,以及肥得像萝卜一样的手指头,有些悲哀地想着。

        “我以前的交割单,刚才你也看了,不到一年的时间,八倍的利润,还有精准的抄底和逃顶,应该能说明我的能力了。至于熊市嘛,我认为大盘已经跌了三分之二了,接近崩盘,国家救市的力度会越来越大,重大利好呼之欲出,牛市很快就会到来!我以前一直没有出手抄底,是觉得时机还不成熟,但现在跌破了二千点,抄底的时间点已经越来越近了,我有信心抄底成功,再赚一个八倍!”今天纯粹是形势逼人,丁旭的心中其实并没有底,但还是装出了一副自信满满的表情,侃侃而谈。

        没办法,既然有求于人,自然要装一回大尾巴狼,才能让对方信任自己,和自己平等谈判。

        “后生可畏!”唐北鸣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然后端茶送客。

        临出门时,丁旭又被唐北鸣叫住了。

        “丁旭,你今年才18岁,就欠下了一百万,有什么感觉?”唐北鸣再次扬了扬手中的借条,笑咪咪地问道。

        “充实!”丁旭稍稍想了想,然后呵呵一笑,“这样我才有奋斗的目标!”

        说完这句话,丁旭昂着头,大步离开。

        “年轻真好!”看着丁旭离去时挺得笔直的背影,唐北鸣感慨万千。

        “无知无畏!”一直在旁边静静倾听的漂亮女秘书赵莉却摇了摇头,嘲讽地说道。

        唐北鸣看了赵莉一眼,微微一笑,却没说什么。

        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

超级散户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