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散户 第四章 半个鸡蛋
    “很多人一辈子都赚不到一百万,但我必须在五年内赚到,把债还清,这样才能在大学毕业后开始我的新生活,才能甩开包袱,轻装前进,去成家立业!这样一来,我每年就必须赚到20万,每个月必须赚一万六以上……”

        一出了恒发机电公司的大门,丁旭原本挺得笔直的背立刻松垮了下来,眉头也皱成了一个川字。

        刚才一心要把父亲从鬼门关里拉回来,来不及多想,一气呵成就把这件事给解决了。现在事情过去了,丁旭这才开始后怕。

        走在大街上,丁旭下意识地耸了耸肩——刚才细算了一下每个月必须赚到多少钱,这才觉得压力非常大。他忽然觉得,这一百万的债务就像一座大山一样,沉甸甸地压在肩上,似乎要把自己的未来压垮,把自己的人生压弯了腰。

        刚才面对唐北鸣时强行装出的自信,此时也飘走了大半。

        “原本还想在大学里找个女朋友,体验一下恋爱的感觉,可是现在穷成这样了,难道要去找个富婆求包.养?”丁旭自嘲地笑了笑,无奈地摇了摇头,决定不再想那么多。毕竟天无绝人之路,上天关上了一扇门,总会打开一扇窗的。

        转了两趟公交车,回到家时,丁旭已调整好自己的情绪,满脸笑容地打开房门,叫道:“老妈,我回来了。”

        虽然就在怀仁本地读书,离家也不远,但丁旭周一到周五基本都留在学校住宿,一方面是想体验一下住宿的感觉,另一方面是想和宿友们建立一种牢固的大学友谊。不过这几天家里出了事,丁旭晚上就回家睡了。

        丁旭的母亲方晴正坐在饭桌旁发呆。那张虽然年过四十却仍然保养得不错的脸上,有着抹不去的愁容,精致的眉毛微微地蹙起,眼神呆滞地望着窗外。

        丁旭眼尖,一眼就看到母亲又多了几根白头发,在餐厅的灯光照射下,亮晶晶地,显得很有些刺眼。

        丁旭的父母以前几乎没有白头发,但自从2008年炒股亏损之后,夫妻两人经常愁眉不展,心事重重,白头发也应运而生,而且有越来越多的趋势,真可谓为股票愁白了头。

        方晴前几个月还总是把长出来的白头发及时拨掉,后来发现越拨越多,索性也就不怎么管了。

        看着母亲独自发呆的无助样子,丁旭忽然觉得母亲老了,需要自己的保护和呵护了。

        “老妈,我会让你过上好日子的!”丁旭的心中莫名地一酸,暗暗发誓。

        不过,丁旭脸上的笑容却没有减少,反而更加灿烂。因为他知道,父亲不在家的时候,父亲失败的时候,自己就应该替他撑起这片天空,毕竟自己是男人。

        是的,不再是男孩,BOY,而是男人,MAN!

        听到儿子的声音,方晴被吓了一跳,如梦方醒地站起身来,责怪道:“你这孩子,怎么老是关机?你爸刚才一直在找你,但你的电话怎么都打不通!”

        “哦,我手机没电了。”丁旭随口应付了一句,然后看了看餐桌,顿时愁眉苦脸起来,夸张地嚷道:“老妈,怎么又吃面?还是光头面!”

        以往家里都是三菜一汤,但丁怀广炒股失利之后,就变成了抄底狂,家里只要有四位数以上的钱,他都会想办法从妻子手里要过去,投入股市,去补仓抄底。从那以后,家里的开销就变得有些紧巴巴了,伙食标准也直线下降,三菜一汤变成了一荤一素。

        不过,再苦不能苦孩子,以往那盘荤菜大部分都归了丁旭。

        而丁怀广失踪之后,方晴已经有些六神无主了,也没心思做饭菜了,这几天一直就是下碗面条对付过去,也难怪丁旭抱怨。

        不过,今天丁旭的表情大多是装出来的,因为他还没完全想好怎么跟母亲说父亲的事情,所以转移了话题。

        “明明有个煎鸡蛋,下面还埋了火腿肠和空心菜,怎么能算是光头面呢?”方晴勉强地笑了笑,赶紧又把话题转到了正事上,“去,给你爸去个电话,看他手机开机没有。”

        “不急。我饿了,先吃饭。”丁旭一屁股坐下来,夹起鸡蛋就往嘴里送,但还没送到嘴里就回过神来。他把鸡蛋放下,用筷子翻了翻母亲面前的另一碗面,果然只有几根空心菜,全素。

        丁旭心中一酸,拿起另一双筷子,把鸡蛋一分为二,不由分说地塞给了母亲半个。又从自己的面碗里翻出埋在下面的火腿肠,夹了两片给母亲。

        “我今天不想吃这些。”方晴推辞了一下,见儿子坚持,也就罢了。她拿起筷子,看着正唏里哗啦吃面条的儿子,心中一暖,儿子终于懂事了,长大了,虽然只是半个鸡蛋,可是方晴觉得,这是她这辈子收到的最珍贵的礼物,没有之一……

        但很快,这丝欣慰就被这几天笼罩在头顶的那片愁云给赶跑了,她食不知味地吃了两口面条,叹气道:“也不知道你爸现在在哪里……早知道这样,我就不准他去炒股了。”

        今年方晴说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这句“早知道这样”,丁旭的耳朵都听出茧子来了,可惜这世界上并没有未卜先知,也没有后悔药。

        “不用担心,他在杭州,很快就会回来上班。”丁旭埋头吃面,头也不抬地答了一句。

        吃面的时候,丁旭想了好一会,最后决定还是实话实说。因为他不知道母亲究竟知道多少真相,也不想在这么重大的问题上欺骗母亲。

        “什么?”方晴瞪大了眼睛,惊讶地问道,“你不是说没和你爸通话吗?”

        “他找你之前,和我通了一个电话……”丁旭放下筷子,把今天的事情简单地说了一下。

        方晴听着儿子的叙述,眉头皱得越来越紧。丁旭刚说完,她就霍然站起身来,两行泪水刷地流了出来。

        “妈,你哭什么?”丁旭有些慌了。

        “你爸毁了也就毁了,这是他罪有应得,自作自受。可你……你怎么也敢把自己给毁了?”方晴实在气不过,把一双筷子扔到了儿子身上,手指颤抖着,指着儿子哭道,“要打借条,也是你爸和我去打,怎么能让你去打,你怎么就这么傻?你爸毁了,咱们家至少还有你,还有希望。可你也毁了,我们家就全毁了,你懂吗?”

        方晴越说越气,眼泪怎么也止不住,哗哗地流个不停。身子也颤抖起来,一副摇摇欲坠的模样。

        “老妈,只是一百万而已。没事,我能应付,毁不了我。”丁旭赶紧上前,小心翼翼地扶着母亲。

        “一百万而已?我让你而已,而已!”方晴的火气更大了,掐住儿子腰间的一块肉,死劲地拧了一把。

        “哎哟……”丁旭痛得大叫起来。

        这一招,以往是方晴对付丁怀广的必杀技,屡试不爽。今天丁旭成功地激怒了母亲,因此也有幸品尝了一回。

        “老妈,我只是不想让老爸出事,只是想让你老了有个伴……”实在吃痛不过,丁旭只能猛打温情牌。

        “你爸就是个糊涂虫,废物,死了就死了,我才不稀罕他!”方晴话虽这么说,手却松开了。

        丁旭劝了好一阵,方晴才止住眼泪,愁眉苦脸地说道:“唉,算了,事已至此,还是我来想办法吧。”

        “老妈,你可千万别学老爸去走歪路,这事让我来操作吧。”丁旭心中一紧,赶紧说了自己的炒股打算,“在股市里,一万的本金要变成一千万,其实也很容易,只需要十次翻倍。也就是说,只要连续抓住十只翻倍的股票,一万块就能变成一千万!你看,第一年2万,第二年4万,第三年8万,第四年16万,第五年32万,第六年64万,第七年128万,第八年256万,第九年512万,第十年1024万!”

        “你还真打算靠炒股赚钱?”方晴吃惊地看着儿子,连连摇头,“这太不靠谱了。像这样的话,你爸以前也不知说了多少,哄得我把家里的钱都交给了他,现在我不信这些鬼话了!”

        丁旭拍了拍自己的胸脯,信心满满地回答道:“那是老爸炒股不行,但我可以的!老妈,你听说过超级散户徐翔吗?他三万块入市,最后炒成了四十亿,成了浙江敢死队的总舵主,泽熙投资的总经理。从一个散户,炒成了主力,不愧是中国最牛的超级散户。老妈,你一定要相信我,总有一天,我也能成为徐翔那样的超级散户,斗恶庄,屠大龙,赚大钱,把股市当成提款机!”

        “提款机?我看是送款机!”丁旭苦口婆心地说了半天,方晴还是不相信儿子能继续靠炒股赚钱,毕竟自己老公的教训实在太血淋淋了。

        说到底,方晴已经被股市吓破了胆,再也不相信股市了。

        不过现在也没有什么别的好办法,在丁旭的据理力争之下,方晴最后还是勉强同意儿子用家里仅剩的那八万八去炒股。因为这笔钱本来就是儿子赚来的,而且现在账户密码也被儿子改了,方晴根本进不了那个账户。

        “老妈,一切有我,我会亲手赚到一百万!你可别学老爸,单位的钱千万不能动用,你们帮我还钱,我也不答应,不认账!”谈话结束时,丁旭不放心地叮嘱道。

        方晴在怀仁工务段上班。工务段是一家铁路企业,方晴也是搞财务工作的,丁旭生怕母亲也去挪用公款。

        “我没你爸那么二,这根红线,我绝对不会去碰。”方晴斩钉截铁地说道,“我现在只是每天买几块钱彩票,希望能中个双色球一等奖什么的。但愿老天开眼,给我们一条生路。”

        “原来这就是老妈的方法,果然简单易行,而且成本很低……不过,要靠中奖赚钱,这概率也太低了吧?”听了母亲的话,丁旭有些哭笑不得,在心里嘀咕道,“命运得掌握在自己手里,我必须从股市里赚钱,而不是把希望寄托在虚无缥缈的中奖上面。”

        <a href=http://www.qidian.com>起点中文网www.qidian.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lt;/a&gt;&lt;a&gt;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lt;/a&gt;

超级散户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