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散户 第五章 败家子
    晚饭后,丁旭钻进书房,认真地研究了几个小时的股票。

        今天是2008年9月23日,沪指在连续大涨两天之后,终于开始小幅回调,沪指最高冲至2253点,收盘报2201点,下跌35点,跌幅1.56%。

        对于今天大盘的下跌,丁旭早有心理准备,毕竟大盘前两天的涨幅太大了,获利盘过多,短线上肯定有不少获利资金要出逃。

        前两天的大涨,是因为沪指于9月18日跌到1802点之后,当晚管理层公布了三大救市措施,即印花税从9月19日起单向征收,汇金增持银行股,国资委支持央企回购股票。这些措施都是实质性利好,对于目前低迷到了极点的A股市场是一个极大的鼓舞。

        与此同时,美股大幅收高,并传出全球各大央行联手注资2470亿美元拯救金融市场、美国政府酝酿新救市计划的两大重磅利好。这两个消息,让人们看到了走出金融危机的希望。

        在国内国外的种种利好刺激下,9月19日,沪深大盘和个股、权证全部涨停,9月22日沪指又暴涨七个多点。从9月18日最低点1802点到昨天最高点2269点来计算,短短的三个交易日内,大盘最多上涨了25.9%,为历史上罕见的强势。

        丁旭在9月19日那天得知三大利好出台,也想过要进去抄底做短线,不过那天他请假溜出来跑到网吧,才发现大盘开盘就几乎涨停了,沪指开盘即涨了9%以上,他看好的几只股都已经涨停,根本买不进去。

        其中,他曾经赚过八倍的那只股票“包钢稀土”,在9月18日突然尾盘涨停,收盘报9.06元,9月19日又在早盘封死涨停,收盘报9.97元,明显是主力资金在启动了。虽然暂时还看不出是反弹还是反转,但主力资金做行情、搞生产自救的决心还是很明显的。

        无奈之下,丁旭准备下周再继续观察,结果周末父亲就突然失踪了,丁旭也就没时间关注股市了。

        今天父亲的事情解决了,丁旭才有心思好好看一会行情。他研究了一下包钢稀土近两天的走势,发现9月22日包钢稀土开盘就封住了涨停,依然没有进货的机会。虽然盘中打开了涨停,但尾盘又封了板,收盘报10.97元,收出了连续第三个涨停板。而今天,包钢稀土则随着大盘调整而下跌,收盘报10.36元,大跌5.56%。

        看完包钢稀土的走势,丁旭又重点分析了一下大盘,并顺手在电脑文档里写下自己的看盘结论——

        “沪指今天最高只涨到2253点,没有刷新昨天的高点2269点。而且在9月19号的大阳线之后,昨天收了一根假阴十字星,今天又收了一根带长上影线的阴十字星,高位放量双十字星,技术上看跌,后市不妙。”

        “特别是今天央企增持概念股跌幅居前,更加不妙。这个板块是引领大盘这次反弹的龙头板块,它倒下来了,其他板块自然也撑不住,资金纷纷出逃,两市跌停股超过270家!这样一来,后市的风险就比较大了,大盘有反弹后继续下跌的风险。”

        “此外,单向征收印花税,股票增持,这些都是刺激股市的短期措施,并不是真正的大利好。国内刺激经济的政策如果出台,那才是能让大盘反转的重大利好!所以昨天和今天只有三分之一的股票能持续赚钱,其他股都在大跌,明显是大资金在出逃。既然这样,大盘估计还会跌下来,甚至再次跌破1802点,现在还不是抄底的机会,要耐心观望!”

        研究了几小时行情,又看了两篇长期跟踪的博客文章,丁旭有了些初步的判断。

        现在大多数股评家都在鼓吹这一波反弹能涨到2500点以上,称现在正是抄底的大好机会,很多股民觉得股评家说得有道理,头脑一热,这两天就追高了。

        丁旭不一样,他虽然也看了两个比较靠谱的博主的文章,但主要是看他们收集的消息,揣摩他们得出结论时的那些推理思路,然后分析他们解读消息的角度、结论是否正确,最终再得出自己的结论。

        无论如何,丁旭都不会轻易相信这些股评家的判断和结论,也绝对不会盲从。因为丁旭的父亲以往就是因为过于听信、依赖那些股评家的观点,结果变成了盲从,竟然从6124点捂到了1802点,损失惨重,差点为此自杀,这是血淋淋的教训。父亲那些错误的炒股习惯和方法,无时无刻不在给丁旭敲响警钟。

        “炒股一定要有自己的主见,不能人云亦云,不能轻信那些股评家和博主们的观点,老爸就是教训!”

        也许丁旭现在的炒股知识还比较贫乏,思路也不一定很正确,但他已经开始坚持独立思考、独立判断,而不是人云亦云、盲从轻信。

        这是一个好的开始,在一个绝大多数股民都亏钱的市场里,只有摆脱人云亦云和从众心理,才有可能走上稳定赢利的道路。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虽然父亲已经在股市里沉陷了,但丁旭站在父亲的肩膀上,总能看得更高更远一些,总能避开一些父亲曾经深陷进去的陷井。

        得出结论之后,丁旭这才觉得眼睛很困,赶紧倒在床上,沉沉睡去。

        这一晚,丁旭睡得不怎么踏实,做了很多稀奇古怪的梦,其中大多数的梦与父亲有关。

        清晨的时候,丁旭甚至梦见父亲投湖自尽了,湖边一台警车不停地鸣着警笛,声音尖锐刺耳,充满了紧迫感。

        丁旭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喘了几口大气,这才发现不是警笛,而是自己的闹钟在叫。

        请的三天假已经到期,今天必须去上课了。丁旭定了定神,麻利地起床,吃过早餐,便匆匆坐上公交车赶往学校。

        丁旭住在铁北区,离武陵大学有十多公里路,要转两趟公交车。路上有些塞车,花了半个小时才赶到学校。

        上午的课程很满,有四节课。前面的两节课,丁旭一直在看一本炒股的书。后面的两节课,丁旭则看起了一本从图书馆借来的《证券投资概述》。

        整个上午,丁旭基本没听课。

        武陵大学本来就不是他理想中的大学,法学专业更是不对他的胃口。如果不是父亲强硬坚持,丁旭也不会进这个学校,更不会学这个专业。

        学校就先不说了,丁旭真正感兴趣的是经济系的一些专业,比如武陵大学经济系有一个投资学专业,除了财务管理、金融风险管理、投资项目与评估等学科外,还有一项学科内容是丁旭最感兴趣的,那就是“熟悉证券投资、项目管理和国际投资的具体业务流程与操作方法,掌握证券投资、项目管理和国际投资在技巧,具备投资实务操作能力。”

        在股市里捞到了第一桶金的丁旭,对投资学的兴趣远大于自己所学的法学。丁旭进校不久,就四处打听怎么去经济系学投资学专业,后来决定采取申请双学位的方式。

        由于双学位要大二时才能申请,所以丁旭只能再等一年。不过,他入校后就开始借阅投资学方面的书,提前学习,试图让自己的炒股理论更加扎实。

        现在因为突然欠下了百万巨债,丁旭的压力就更大了,一时间也顾不得法学专业课了。现在的他,满脑子想的就是提高自己,抄底赚钱。

        只是股市的底哪是那么好抄的,一不小心就要被套牢,要慎之又慎。

        丁旭边看书边想心事,下课铃响了好一阵,他才慢吞吞地走出教室,准备去食堂吃饭。

        刚走出教学楼几步,丁旭似有所感,回过头去,便看到一个中年男人蹲在水泥坪上。

        中年男人的头发蓬松,一脸乱糟糟的络腮胡子,眼睛深陷且充满血丝,脸色苍白,双颊微陷,看上去格外憔悴。

        男人此时正蹲在水泥坪上抽烟,地上散落着好几个零乱的烟头。

        男人的左手捏着烟头,右手则捏着一截粉笔,正在地上写着三个大字。

        远远看去,那三个字分明是——败家子!

        <a>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a>

超级散户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