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散户 第六章 只是摔了一跤
    丁旭的身子一僵,沉默了好一会,才快步走了过去。

        他蹲下身,伸出双手,紧紧地握住中年男人的肩膀,有些心疼地轻声唤道:“老爸!”

        这中年男子,正是丁怀广。

        昨天听到借条和80万这两个晴天霹雳之后,丁怀广整个人都蒙了。他失魂落魄地冲到杭州火车站,买了张车票就匆匆往回赶。今天一下火车,丁怀广就赶来学校,要找儿子问个究竟。

        因为没买到卧铺票,在硬座上折腾了十多个小时,加上满腹心事,在车上没怎么睡觉,现在的丁怀广就像一个睡眠严重不足的流浪汉,让丁旭看了很有些心酸。

        听到儿子的话语,丁怀广艰难地抬起头来,细细地看着差一点就再也见不到的儿子的脸,眼睛突然间湿润了。

        “你真的……借了80万炒股?”丁怀广的声音有些沙哑,有些涩。

        “没有,我后来没借了。”丁旭犹豫了一下,最终摇了摇头。

        “那……你真的打了一百万的借条?”丁怀广的眼神一亮,重新燃起了希望。

        “嗯,打了。我们家欠唐叔的,总得还给他。”丁旭点了点头。

        丁怀广的身子一晃,眼神里的那丝光亮迅速地熄灭了。因为在地上蹲了好一阵,大腿本来就很有些酸软了,此刻更是没了丝毫力气,再也支撑不住体重,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都怪我不好,都怪我……”他垂着头,双手十指深深地插入乱蓬蓬的头发里,懊恼地自言自语着,“我就是个该死的败家子,窝囊废!小旭,是我害了你。”

        “老爸,你没害我,你也不是败家子,你只是……在走向成功的道路上摔了一跤。”丁旭用力地握着父亲的肩膀,一边斟酌着用词,一边大声地说道,“谁没有失败过?你别这样,站起来!从什么地方跌倒,就要从什么地方爬起来!”

        听了儿子的话,丁怀广缓缓地抬起头,眼里重新有了一丝神采,但随即又黯淡下去,苦涩说道:“我还能站起来吗?”

        “当然可以。别忘了你的名字叫什么。怀广怀广,胸怀宽广,这是爷爷希望你能做到的品格。我们男人,摔一次跤算什么?”丁旭用充满激情的声音大声说道,“老爸,你以前是怎么跟我说的?一万变成一千万,只需要十次翻倍。买十只翻倍股,就能实现财务自由!难道摔了一跤之后,你的梦想就死掉了吗?”

        听了这番话,丁怀广显然被触动了,他眼神变幻了好一阵,才深吸一口气,有些自嘲、有些沮丧地说道:“梦想没死,但我已经没有了翻身的本钱。”

        “要翻身也不难。就算不靠炒股赚钱,你回恒发公司上班,一年就有七万多,加上老妈的年薪,有十万多;光凭你俩的工资,最多用个十多年就可以还清这一百万。你今年才44岁,你自己算这笔账。”丁旭赶紧趁热打铁,“至于炒股的梦想,交给我来实现就好!我还有八万八,如果能有十次翻倍,就是八千多万!”

        丁怀广低着头,久久不语,半晌之后猛然站了起来,刚才的软弱表情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坚毅和自信,似乎转眼间就变了个人。

        丁旭也跟着站起身来。

        “儿子,你说得没错。能够重头再来,已经是上天给我的恩惠,不能要求更多了。我明天就回公司上班,这一百万,我自己来慢慢还!”丁怀广微微仰头,看着比自己高了小半个头的儿子,欣慰地拍了拍儿子的肩膀,然后转身就走。

        “老爸,吃了饭再走吧。”见熟悉的老爸又回来了,丁旭心中一阵轻松,赶紧追了上去。

        “不用了,我赶着去见你妈。”丁怀广头也不回地摆了摆手,然后大步离去。

        丁旭欣慰地目送父亲离去,这才觉得心脏跳得很厉害。

        “嗨!”丁旭正想得出神,肩膀上忽然被重重地拍了一掌,耳边传来一声大吼。

        丁旭吓了一跳,转头一看,便看见一张肥胖的大脸,几乎要贴到自己脸上来了。一副精致小巧的金边眼镜后面,一双眯得只剩一条缝的绿豆小眼,正死死地盯着自己。

        “靠,肥耗子你吓死我了。”丁旭松了口气,狠狠地擂了对方一拳。

        肥耗子是绰号,真名是唐浩,他是恒发机电公司老总唐北鸣的儿子,也是丁旭的小学和初中同学。

        说起来也是缘份,丁旭和唐浩小学时同了六年班,之后初中又同了三年班,直到高中才没进同一个班。而现在,他俩又都进了武陵大学。只不过丁旭在法学系,唐浩在经济系。

        而唐北鸣和丁怀广之所以认识,也是两人在丁旭和唐浩读小学时经常去班级外接小孩,相互聊天而认识的。再之后,唐北鸣就觉得丁怀广是个人才,于是请他吃过几顿饭,再想办法用高薪把他挖了过来。

        说起来也是造化弄人,要不是丁旭和唐浩是小学同学,他俩的父亲就不会认识,丁怀广就不会跳槽,也不会从糠箩里跳进米箩里,从月薪二千变成年薪七万。但如果丁怀广不跳槽,也就没有挪用那160万的机会,现在丁旭也不会变成百万负翁。这正是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

        “哎哟!”唐浩揉着被丁旭重重擂了一拳的肚子,夸张地大叫着。

        “叫个鬼啊,别装了!”丁旭哭笑不得,又狠狠地在唐浩的大肚子上拍了一掌。

        “砰”的一声闷响,丁旭的手被硬生生地弹了回来,就像拍在一个皮球上,弹性十足。

        “啧啧,手感又进步了。肥耗子,别躲,让我再拍一下。”丁旭赞叹了一声,又是一掌拍下去。

        “别拍了,你丫的手劲大,又没轻没重的,再拍我就要吐了!”唐浩叫苦不迭,赶紧退开几步。

        仅仅是快速地退了几步而已,唐浩做这个动作却格外吃力,就像一只摇摇摆摆的企鹅一样,左摇右晃地差点摔倒,累得他连喘了几口大气。

        唐浩才18岁,就已经挺着一个大大的腐败肚子了,体重足有190斤。有时走路走快了,都会气喘吁吁。高中的体育课,所有科目他几乎都不及格,多亏他老爸帮他找关系摆平了体育老师。

        在体型方面,唐浩和唐北鸣这对父子惊人地相似。

        因为名字中有个浩字,唐浩小学时便被同学取了个耗子的外号。而自从高中三年迅速变得肥胖之后,耗子前面于是又多了个肥字,有时也被人称为硕鼠。

        至于唐浩为什么会变这么肥,有知情的同学称他父母都比较胖,又有糖尿病,容易饥饿,因此特别喜欢吃东西,家里到处都摆放着零食。这样一来,唐浩也就有事没事都吃上一把零食,天长日久,就肥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不过唐浩坚决不承认这一点,他说自己的肥胖是父母遗传的,同时因为高中三年都在埋头学习,极少运动,所以才变胖了一点。

        在同学们的眼中,唐浩是鸭子死了嘴巴硬的典型。因为他一直否认自己是贪嘴的吃货,并且认为自己只是胖了一点点而已,或者说,根本就不能算胖。

        用唐浩的话来说就是——“哥只是瘦得不明显!”

        所以此刻的他,依然拿着一根粗大的火腿肠啃得津津有味,完全没有节食的想法。

        <a>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a>

超级散户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