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散户 第九章 你到底在等什么?
    因为已经满了十八岁,丁旭前一段时间已经在怀仁市太阳证券公司给自己开了一个炒股账户。趁着还没到上课时间,丁浩在建设银行营业部提供的电脑上,下载了一个炒股软件,登录账号,把唐浩提供的这十万元转进了炒股账户。

        转账完成之后,丁旭看了看大盘和包钢稀土的走势。沪指上午大跌,下午有所反弹,跌幅收窄。包钢稀土则是上午一度大跌5%,最低调整到九块七,下午一点开盘之后,则开始强劲反弹,快速翻红,到二点多时已经涨了两个多点。

        如果上午买入包钢稀土,这时候已经赚了六七个点了。

        虽然错过了一个做短线的机会,但丁旭并不后悔。

        经过昨晚的研究,丁旭始终觉得现在买入包钢稀土,下跌的风险比较大,所以坚持不进场抄底。毕竟之前连续三个涨停,如果要就此涨上去,至少应该有个二次探底的过程,那么股价至少要回落到三个涨停的50%以下,现在还远远没有回调到位。

        而且最关键的是大盘还没有站稳,没有足够份量的实质性重大利好,大盘就有可能再次跌到1802点附近,甚至跌破1800点。

        “耐心等待,不要为小利所动。”丁旭暗暗告诫自己。

        看了看时间,已经两点十五分了,马上要上课了。丁旭赶紧关闭软件,一路小跑,跑到教室里的时候刚好上课。

        下课后,丁旭破例没有坐公交车回家,而是打了个的。

        回到家,母亲正在准备晚餐,桌子上已经摆满了丰盛的菜肴,有一盘炒鸡,一碗芷江炒鸭,一大碗排骨海带汤,一盘拍黄瓜,一碟花生米,一碟虎皮尖椒,两份小菜,还有一瓶酒。

        “哇,过年了?”丁旭夸张地惊叫道。

        不知为什么,方晴的脸上浮起了淡淡的红晕,她轻轻地拍了儿子一下:“去,洗手去,顺便叫你爸来吃饭。”

        丁怀广正在电脑上打着一个电子表格,此时的他,整个人都和中午时不一样了,理了个整齐的平头,胡子刮得干干净净,身上的衣服也整洁清爽。

        丁旭问了父亲一下,得知父亲下午已经去过一趟公司,并用U盘拷了些工作内容回来。这几天恒发公司来了一批新订单,他必须要处理一下。

        看着家里一切都回到了原来的样子,丁旭的心一下子沉稳下来。

        “来,喝一杯。”吃饭的时候,丁怀广破例给儿子倒了一小杯白酒。

        “怎么能让儿子喝酒?”方晴有些惊讶,在饭桌下悄悄地踢了丁怀广一脚。

        “儿子已经长大了,是成年人了,当然可以喝点酒。”丁怀广微微一笑,然后举起酒杯,大声说道,“来,儿子,为了庆祝我和你妈复婚,咱们都干一杯!”

        丁旭恍然大悟地看着母亲,母亲脸上再次浮起了红晕。

        丁怀广在股市亏损无法挽回时,已经有了最坏的打算,于是在一个月前和妻子偷偷去民政局办了离婚手续,并将房子过户到了妻子名下,为的就是防止事后房子被法院执行,妻儿没有了立身之所。

        而现在不一样了,丁旭打了那张借条之后,这个问题已经不存在了,所以丁怀广才会和妻子复婚。

        只是中午刚到家,下午就复婚,为什么父亲会不顾旅途劳累,这么匆忙地复婚,难道还害怕有人把老妈抢走不成?

        丁旭看了看父亲,在他的眼神里看到了希望,看到了决心,看到了迫切。

        “老爸是想让这一切被打乱的秩序尽快恢复,尽快回到原来的轨道上。看来他是下定了决心,要重新开始,开始新的生活!”丁旭一下子读懂了父亲的心事,心里也变得踏实无比。

        “干!”笑容在丁旭的脸上绽放开来,他一仰脖,干掉了那杯酒。

        这顿饭,丁旭吃得异常痛快,不知不觉就喝多了,一觉睡到了第二天早上,差点起不来床,最后迟到了。

        …………

        9月25日,星期四,沪指大涨80个点,最高2333点,收报2297点,涨幅3.64%;包钢稀土小涨,涨幅1%,收了根带较长上影线的流星线,涨幅大幅落后于大盘。

        9月26日,星期五,沪指微跌,收了一根高位吊颈位。包钢稀土跌1.9%,收报10.87元,再次跑输大盘。

        由于丁旭在9月23日收盘后预测大盘和包钢稀土都即将调整,所以没准备抄底。结果后半周并没有调整,反而有所上涨。因此周五收盘后,唐浩就有些按捺不住了,觉得错过了行情,于是打电话给丁旭,约他出去吃夜宵,顺便谈谈抄底的事情。

        舞水河畔,凉爽的夜风徐徐吹拂,岸边连成一条长龙的灯火显得格外美丽。

        在河边一家名为“兄弟龙虾”的烧烤店里,丁旭见到了早已等在这里的唐浩,他正抱着一只烤鸡翅吃得津津有味。

        丁旭刚坐下,唐浩便递了几根羊肉串过来,然后疑惑地问道:“丁旭,我看你这段时间一直在看书和上网,把时间都花在研究股票上。你为什么要花那么多时间去研究一只股票,这样划算吗?”

        丁旭笑了笑,答道:“当然划算。很多人买一块钱一斤的白菜,都习惯性地要挑来捡去,还要讲价。而买十万二十万的股票时,或许是看到股评家推荐,或许是听同事朋友说这只股票好,于是也不多想,随手就买了。这样的话,纯粹是靠运气,想撞大运,结局往往是赔钱。”

        “有道理,你接着说。”唐浩点了点头。

        “另外,从性价比上来说,买一只股票之前,先从技术面和基本面多花一些时间去研究,才不会盲目投资;买入之后,只需要按买股前的持有计划耐心等待就行,不用花更多精力和时间去琢磨,这叫磨刀不误砍柴工。”丁旭接着说道,“而很多人买股票前不花时间去研究,稀里糊涂就买下来了,等到被套住,却每天花大把的时间去后悔、去求助他人,这就很糟糕,等于是拿一把没有磨过刃口的锈刀去砍柴,结局可想而知。”

        唐浩眯着眼睛想了一会,点头道:“你说得有道理,磨刀不误砍柴工,确实是这个道理。不过我看了一下,沪指上周最低已跌到1802点,我看东方财富网上几个专家都在说已经见底了,你为什么不肯进场?”

        “你着急了?”丁旭听得笑了起来,劝告道,“一有钱就急着买入,急着满仓,是大多数散户亏钱的原因。我送给你一句话——疾如风,徐如林,侵掠如火,不动如山!现在我们就是要不动如山,继续耐心等待。”

        “耐心等待。”唐浩重复着这四个字,然后问道,“你到底在等什么?”

        “等一个信号,一个能确立这个大底的信号!”丁旭答道,“上周的印花税单向征收等三大利好,级别不够大,我需要级别更大的重大利好,可以终结这个熊市的超级利好!”

        <a>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a>

超级散户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