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散户 第十一章 悲剧的稀土
    和烧烤店老板娘聊了一阵之后,见老板娘忙着去招待别的客人了,唐浩转过头来,认真地问道:“丁旭,想好抄底时买什么股没有?”

        “还没最后确定,不过在长线方面,我还是比较看好包钢稀土这只股!”丁旭答道。

        “你这么看好包钢稀土?还准备炒它?”唐浩推了推眼镜,眯着小眼睛说道,“我虽然只是暑假的时候炒过两个月股,但我也听说过一句话,不要和股票谈恋爱!你不要因为在包钢稀土身上赚过八倍,就盲目地喜欢它。”

        “一点都不盲目。”丁旭笑道,“在中国炒股,一个最稳定的赚钱方式就是坚持‘高垄断、高成长’特色的投资原则,其核心重点就是稀缺性、垄断性突出的资源和技术品种。比如一些受管制的医药、酒类和矿产资源,因为别人无法竞争,具有垄断性,所以就能保证充足的利润,资产收益率也很好。这包括贵州茅台那种独一无二的酒资源,也包括稀土这种非常稀缺的宝贵资源!”

        “稀土这个东西我也知道,说起来是个宝贝,却被我们中国人用白菜价贱卖给外国,然后又用黄金的价格买回来,悲剧啊。”唐浩喝了一大口啤酒,摇头感慨道。

        听到这句大实话,丁旭忽然有些郁闷。他也倒了一杯酒,一口喝下,然后久久地沉默不语,最后轻声说道:“所以我坚定地看好包钢稀土,看好它未来的稀土深加工能力,看好他的盈利和发展前景!”

        丁旭这句话,也是研究了很久才得出的结论,还曾经在股吧里和一些股友反复发帖讨论,算是比较可靠的结论——

        比起欧美国家来说,中国的科技创新能力比较弱,但因为地大物博,中国也有不少优势,比如拥有很多不可再生的稀缺性资源,稀土就是其中的典型代表。

        稀土一般是以氧化物状态分离出来的,虽然在地球上储量非常巨大,但冶炼提纯难度较大,显得较为稀少,故名稀土,有“工业维生素”的美称。

        近年来,稀土在石油、化工、冶金、纺织、陶瓷、玻璃、永磁材料等领域都得到了广泛的应用,在工业生产中不可或缺,成为了极其重要的战略资源。

        稀土的生产很容易造成严重的环境污染,且稀土具有不可再生性,因此日本、美国等发达国家对本国蕴藏的稀土资源采取不开采的办法,留给自己的子孙后代使用,并加紧利用各种渠道向中国采购稀土。其中,美国的稀土矿都已停产,而日本则在海底储藏了大量从中国购来的稀土矿。

        这就造成了一种怪现象:中国以占世界上23%的稀土资源,承担着世界上90%以上的稀土市场供应。

        这样一来,中国的稀土资源迅速减少,据测算,中国的稀土资源最多只够用几十年,今后就必须向国外进口稀土了。

        更令人纠结的是,尽管中国大量地出售稀土,但在2002年至2005年这段时间,中国竟把稀土这么宝贵的资源当成白菜、胡萝卜价格去出售,每公斤稀土的出口价格不到20美元,而外国人把稀土加工一下,再卖回给中国企业,价格就能达到每公斤1000多美元。

        低价卖出,高价买回,不但没有真正创造经济效益,还造成了难以弥补的环境污染,这笔生意算是亏到家了!

        多年以来,无数有识之士都在呼吁不要贱卖稀土,因为稀土出口价格实在是太低了,甚至比不上相应的环保费用。

        这是因为很大一部分稀土是被盗采盗挖并走私到国外的,这些稀土基本是有钱就卖,根本不在乎价格的高低。再加上西方国家的故意压价,稀土价格就变成了白菜价。

        讽刺的是,在西方国家疯狂掠夺式的采购后,我们的后代不得不面临资源枯竭、无稀土可用的可怕局面,那时恐怕就只能以天价去国外购买稀土了。

        只可惜,直至2008年,高层对稀土的保护还是大多停留在口头上、文件上,鲜有实质性动作。就连稀土行业迫切需要得到解决的盗采盗挖和走私稀土问题,也依然十分猖獗。

        不过,丁旭认为,在社会各界的呼吁下,稀土的保护迟早会受到国家的高度重视,国土资源部门也会逐渐加强稀土矿产管理,比如采纳一些专家提出的“对稀土实行开采总量控制、限制出口”等合理化建议,以有效保护稀土资源。

        虽然动作有些缓慢,但从各种消息面来看,国家层面确实越来越重视稀缺性资源的保护,稀土的管理迟早会得到大幅加强。这样的稀土保护措施出台后,西方国家想再像以往那样以低廉价格获得中国的稀土就比较困难了,国际市场上的稀土价格也会暴涨,稀土类股票的长期走牛趋势可以期待。

        当然,包钢稀土不是资源类公司,而是稀土加工型企业,其主营业务是“稀土精矿、稀土深加工产品、稀土新材料生产与销售;稀土高科技应用产品的开发、生产与销售”,因此不会从稀土售价提升中直接受益。但即使这样,它也将大幅受益于稀土行业的景气度恢复程度。只要稀土价格暴涨,稀土板块都将大幅走强,在这种股票上赚钱就很容易了。

        此外,因为目前这种贱卖稀土的不合理模式已被高层高度重视,按照经济规律,像包钢稀土这样的公司今后必然要改变加工模式,由粗加工转变为深加工,将稀土加工成相应的稀土产品,再出售到国外,这样才能大幅增加利润,挖掘出稀土应有的价值。这样一来,包钢稀土未来的利润提升也将是较有保证的事情。

        当然,退一万步说,即使在稀土深加工的技术方面得不到突破,利润得不到提升,但只要稀土价格能上涨,包钢稀土也很有可能会再次遭到暴炒,毕竟它是一个只有四亿多流通股、又有良好行业前景的小盘股,容易得到资金的青睐。

        再退一万步说,即使这些前提条件都落空,光从大盘和包钢稀土都跌了三分之二这一点来说,也有大幅反弹的内在要求。因此,这个时候买包钢稀土,或许不能抄在最低点,但只要拿稳了,盈利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好,那就搞它!”听丁旭分析到这里,唐浩把鸡骨头扔到地上,恶狠狠地说道,“等国庆节过完就买!”

        “不急,大盘和包钢稀土最近涨幅太大,国庆节之后应该会有回调,看看再说。我刚才说了,我一直在等一个明确的反转信号,以确保万无一失。”

        丁旭望着河对面的万家灯火,轻吁了一口气,接着说道,“这个信号,必须是对经济和股市的实质性利好,可以是中央的经济刺激政策,也可以是中国经济开始全面走出金融危机的信号,但必须够份量,能刺激经济走强,而不仅仅是一个象征性的救市信号,比如像上周的印花税的单向征收。在这之前,我要做的事只有一件,那就是等待,像猎人等待猎物踏入射击范围那样耐心等待!”

        <a>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a>

超级散户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