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散户 第十六章 狮子大开口
    半个小时之后,丁旭终于停止了自己的叙述。他拿起茶杯喝了口水,润了润有些发干的嗓子,这才发现坐在自己右边的唐浩正惊讶无比地看着自己。

        “怎么了?”丁旭疑惑地问道。

        “那么多数据,包括价格、日期,包括历史走势,包括小数点后面的数字……你,你竟然倒背如流?”唐浩不可思议地问道,“你什么时候有这么一手的?”

        “我也是才发现的,可能是兴趣所在吧。”丁旭笑道,“不是说兴趣是最好的老师吗?”

        “你真是个炒股天才!”唐浩感到由衷的佩服,然后对表情同样有些惊讶的齐飞说道,“齐哥,忘记跟你说了,这小子只炒过一只股,但赚到了八倍。低点抄底,最高点逃顶!”

        听到这句话,齐飞再次惊讶地看了丁旭一眼,似乎也被震惊到了,问道:“赚了多少?”

        当得知丁旭当时只有一万本金、只赚了接近八万时,齐飞微微叹息了一声,似乎觉得有些可惜。

        这时,丁旭诚恳地重复了一遍刚才提出的那个问题:“齐哥,你说我该怎么操作最合适?”

        “让我想想。”齐飞闭上眼睛,陷入了沉思。

        良久,齐飞才重新睁开眼,点燃一根烟,轻声说道:“中铁二局,同力水泥,明天可以各买一半,做短线。也可以看情况,做中线。至于包钢稀土,等年底再动手,做长线。”

        “为什么?”丁旭和唐浩异口同声地问道。

        齐飞没有回答,脸上却露出了一个得意的笑容,就像一只偷到了鸡的老狐狸。

        唐浩一下子明白过来,哀叹一声,又一次掏出了钱包,拍出了五百大钞。

        “吃饱了,干活。”齐飞接过钱,站起身来,笑眯眯地问道,“这里能上网吗?”

        唐浩对这里很熟,怔了一下之后迅速回答道:“这里是吃饭的地方,没有电脑,不过楼下有个红星网吧。”

        “走!”齐飞二话不说,快步走出包厢。

        “喂,你倒是吃饱了,可我们还没开始吃!”唐浩哭笑不得。

        “是赚钱重要,还是吃饭重要?”齐飞头也不回地答道。

        “丁旭,你先去,我吃两口再来。”唐浩挥了挥手,又补了一句,“我一会给你打个包。”

        丁旭倒也不在意,随手抓起几个奶油小馒头,一边往嘴里塞,一边跟了上去。

        此时正是中午,红星网吧比较冷清,齐飞直奔一个僻静角落里的四人卡座。

        丁旭一边啃馒头,一边交押金。片刻后,电脑开完机,丁旭的馒头也吃完了,开始专心看齐飞操作电脑。

        齐飞下载了太阳证券提供的一个专业版炒股软件,打开行情信息,开始查看起大盘和丁旭刚才谈起的几个股票。

        齐飞一坐在电脑面前,刚才在饭桌上表现出来的那些散漫和心不在焉立刻不见了,他的腰挺得笔直,眼神炯炯有神,就像一个拿着枪准备杀敌的战士。

        丁旭甚至有种错觉,在齐飞身上感觉到了一丝杀气!

        但见齐飞手指如飞,不停地在键盘上敲击着各种代码,包括股票代码和技术指标的代码,鼠标也移得飞快。电脑屏幕上一会是高速移动的K线图,一会是各种基本面资料和表格数据、财务分析,看得丁旭眼花缭乱,不自禁地微眯起眼睛。

        齐飞看了十多分钟后,才开始轻言细语地向丁旭讲解起来,分析这几只股票的优劣,分析大盘的抄底时机是否已经到来。

        齐飞的讲解既专业,又深入浅出,丁旭一听就懂,十分认同。

        比如在铁路基建类股票方面,齐飞认为这2万亿投资应该是有水份的。因为今年以来,一直有一个一亿多铁路基建投资的说法,这2万亿应该不全是未来新增的投资,可能仅仅只是增加了几千亿,水分较多。但既然铁道部放出这个风声,就说明大主力准备炒作,很可能成为近期市场热点和龙头板块,这种板块值得杀入。

        至于中铁二局和中国南车等股票的取舍,齐飞毫不犹豫地选择了中铁二局:“丁旭,我同意你的意见,中铁二局是龙头股,既然它已经浮出水面,就一定要选择它!道理很简单,对于一个板块来说,龙头股就是一面旗帜,整个市场资金都会紧紧盯着这面旗帜,所以它的涨幅一定会远远大于其他股票。更何况,中铁二局即将解禁,现在再不拉就晚了!”

        而对于钢材水泥板块的股票选择,齐飞则选择了同力水泥:“道理也很简单,相对于铁路基建这个正宗的2万亿受益板块来说,钢材水泥是间接受益,是跟风板块。对于跟风板块来说,龙头股往往是那些流通盘很小的低价股,同力水泥6300万股的流通盘,4块多的价格,就属于这种股。”

        “另外,同力水泥前身是名为ST春都的一家食品公司,去年底才通过重大资产置换,转型为水泥企业,随后股价从十多元跌到现在的四块多,主力被套,有拉升解套的需求。”

        “技术指标就像一面镜子,是能够反应出主力打压股价、收集筹码的过程的,你看这几个指标……”

        “MACD是一个很大众的指标,但很多人并不知道它的精髓是什么……”

        “股东户数的变化,是可以用分仓的手法来遮掩的,但有些股很难遮掩,这就可以让我们偷窥到庄家的小**是什么颜色的……”

        “业绩不重要,亏损也不重要,股价早已反映了业绩,重要的是题材,是资金,是主力……”

        …………

        齐飞一直在侃侃而谈,也不管丁旭能不能听明白,一口气说了近半个小时。

        好在丁旭这段时间恶补了炒股知识,而且对炒股有着浓厚的兴趣,因此,尽管齐飞的讲解中夹杂着很多炒股术语,但丁旭基本都能听明白,甚至能举一反三,提出自己的见解。

        大约是有一些惺惺相惜的感觉,齐飞和丁旭越谈越开心,甚至开始互相吹捧起来。

        “齐哥,你不愧是专业人士和首席分析席,这水平,杠杠的!”

        “哈哈,你小子也不赖,我开始相信那个死胖子的话了,你真有一点炒股天才的意思!”

        “咳咳……”两人正谈得高兴,就听到使劲的咳嗽声。

        原来唐浩早已经吃完了饭,在旁边站了半天了,丁旭和齐飞聊得高兴,竟然都没发现他。

        “你们还真是棋逢对手,将遇良才啊。”唐浩无奈地对齐飞说道,“不过,如果你非要叫我胖子,可不可以不要加一个死字!”

        “啊,唐老板,我正要找你!”齐飞眉飞色舞地看着唐浩,完全忽视了唐浩的指责。此刻的他,就像一个被关了几年的犯人,看到牢房里来了一个丰胸肥臀的美女,眼神贼亮,笑容纯真而灿烂。

        “你找我干嘛?”唐浩被这种要吃人的眼神惊到了,情不自禁地后退了一步。

        “刚才我和丁旭讨论股票,除了回答他吃饭时提出的那个问题,他还向我额外提出了另外13个问题。”齐飞的笑容愈发纯真,愈发灿烂,把“额外”这个词咬得很重。

        唐浩意识到了什么,脸色顿时阴沉下来。

        “13个问题,一个问题500,一共是6500。算了,四舍五入,只算10个问题吧,我只收五千。”齐飞却无视唐浩和丁旭的杀人眼神,笑嘻嘻地继续说着,并隐约露出肉痛的表情,似乎打了个折之后,自己作出了多么巨大的牺牲。

        听着齐飞的狮子大开口,丁旭的脸都绿了,暗悔刚才聊得高兴,居然忘了提问是要收费的,而且收得这么贵。

        怪只怪前面两个问题都事先收了费,后面却没这样,所以丁旭把这档子事忘了,以为后面的交流不再另外收费。

        哪知道齐飞这么无耻,硬是在暗中掰着手指头计算自己的问题数量。

        甚至为了让自己更多的提问,齐飞刚才还诱导自己去了解自己根本不熟悉的技术指标。

        这个无耻败类,无良大叔!

        一想到这里,刚才那种惺惺相惜的感觉立马不翼而飞,丁旭恨不得一脚踩死齐飞这个无良大叔。

        <a>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a>

超级散户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