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散户 第十七章 艰难的选择
    丁旭强行忍住踢齐飞一脚的冲动,把唐浩拉出网吧,怒道:“他这是讹诈,不要给他!”

        唐浩不置可否,却忽然问了一个问题:“你觉得他水平怎么样?”

        “他给我看了他以往的交割单,无论炒股理论还是实战,都不错,不愧是首席分析师。”丁旭实话实说,并没有因为气愤而影响自己的判断,“就是人品太差,见钱眼开!”

        “既然他那么喜欢钱,干脆拉他入伙吧,我让出一成股份给他。”唐浩微微一笑,平静地说道,“你也是新手,技术上还不怎么成熟,需要有人商量,有人把关。以后你应该还有很多问题要问他,500块一个问题,长期下去我们可无法承受。如果鸡蛋太贵,干脆就把母鸡买过来!”

        “一成?”丁旭迅速地计算了一下,然后说道,“这倒是个好主意,也不算亏。我们总共十万资金,一成就是一万,去掉他刚才说的五千,他最多也只赚五千,就怕他不答应。要不我也出一成吧,给他两成。怕就怕,两成他都嫌少,他毕竟是首席分析师,不一定看得上……”

        “这好说,谈判的事交给我。记住,一会我唱黑脸,你唱红脸。”唐浩点了点头,笃定地说道,“你先去吃饭,我去办点事。”

        丁旭回到包厢,开始慢条斯理地吃饭。刚吃了一会,唐浩就进来了,也陪着他吃了起来。

        丁旭吃到一半的时候,齐飞冲进包厢,气急败坏地嚷道:“两位老板,你们也太不地道了,把我一个人扔在网吧里,自己在这胡吃海喝!”

        “坐。”唐浩夹了一个花螺,镇定地说道。

        齐飞坐下来之后,唐浩慢条斯理地用牙签把花螺肉挑到嘴里,轻声说道:“齐哥,我知道你的一些事,你曾经是太阳证券怀仁营业部的首席分析师。前几年的牛市,你帮公司也帮很多客户赚了不少钱。直到后来,你开始心理不平衡,于是违反证券公司的规定,以合作分红的方式私下接受客户全权委托操盘。”

        听到这里,齐飞脸色一变,眼神变得锐利起来,却一声不吭。

        唐浩继续说道:“之后,你觉得自己操控的资金多了,心也大了,想在一只小盘股上玩宁波涨停板敢死队的那一套,最后却被老庄给坑了一把。老庄趁势在涨停板位置出货,把股价打下来,让你大亏。最后你赔不出那么多钱来,你的客户告到法院,法院认定你是个人行为,与证券公司无关,判决你赔偿一百多万,并变卖了你的房产,让你变得一无所有。”

        齐飞的脸色一变再变,却仍然没有吭声。

        唐浩又接着说道:“你的房子只卖了二十万,你还欠了一百万,现在法院每个月还在扣你的工资,只给你留下最基本的生活费,你不得不靠偶尔收到的一点咨询费,来支付房租之类的生活费用。所以你今天才狮子大开口,要收我们这么多咨询费。我说得对吗?”

        齐飞的脸色一变再变,冷笑道:“你调查得还挺清楚的。”

        “只是恰好有一个法院的朋友,有一次恰好聊起过你。”唐浩笑眯眯地看着齐飞,脸上的笑容就像弥勒佛一样和蔼可亲,“既然要和你合作,自然要调查一下你的底细。我还知道一件事,你因为违规代客理财,投资顾问的资格已经被取消,现在是在证券公司扫地打杂。”

        听到这里,丁旭吃了一惊,这才明白齐飞为什么看上去那么邋遢和落魄。一个以往靠高级的脑力劳动吃饭的人,现在却要靠扫地打杂这种最低级的体力劳动混饭吃,这是怎样的羞辱?

        “合作?”见最后一层遮羞布被揭开,齐飞的脸色铁青,他愤怒地看着唐浩,嘲讽道,“和我合作扫地?”

        唐浩无视齐飞的愤怒,神情淡定地答道:“简单一点说,就是邀你入伙。我们三个人一起炒股,我和丁旭负责出资和日常操作,共担盈亏。你只要负责提供技术服务,亏了不要你承担责任,赚了,利润给你一成,每年年底分一次红。怎么样,有兴趣合作吗?”

        齐飞的眼睛一亮,问道:“你们有多少资金?”

        “你也知道,我们还是学生,所以凑在一起也只有十万块。”唐浩答道。

        “资金太少了!”齐飞顿时泄了气,“我还欠那个客户一百万,一有点钱就被法院执行走。靠这种合作,能有什么作用?”

        “总比没有强。”唐浩微笑道。

        “有条件吗?”齐飞思索了一下,问道。

        “有一个小小的要求。”唐浩打开一个小包,从里面拿出一叠人民币,放在桌上,答道,“这是我刚去银行取的五千块,是你刚才要求的咨询费。不过既然你答应合伙,这五千你就不能收了。你是要五千现金,还是每年一次的分红,自己选择吧。”

        看着那叠厚厚的人民币,齐飞眼睛发亮,呼吸也急促起来,拳头也下意识地捏紧了。

        很显然,这对齐飞来说,是一个艰难的选择。

        “我去上个厕所。”唐浩见状,微微一笑,走出了包厢。

        唐浩走出去几分钟后,齐飞深吸一口气,似乎终于想清楚了,他伸出手去,一把将钱抓到了手中。

        “齐哥,十万的一成,至少是一万。要是能赚几倍,就是几万,比五千多得多。”丁旭提醒道。

        “要是亏了,或许连五千都没有。炒股这种事,谁说得准?”齐飞嗤之以鼻。

        “那如果我也分一成给你,让你拿两成呢?”丁旭笑了笑。

        “这……”齐飞犹豫了一阵,咬了咬牙,说道,“我还是要这五千,我不贪,落袋为安!”

        “我很难理解你的思维。”丁旭真有些惊讶了。

        “知道我以前怎么亏钱的吗?”齐飞呵呵一笑,笑容却有些沧桑,“王老板是我们证券公司的大客户,营业部安排我专门为王老板提供服务。每帮王老板完成一笔交易,证券营业部可以获得交易额的千分之三作为交易手续费,而我就提取其中的8%作为奖金。按理来说,钱也不算少了,但我总觉得自己赚得太少,所以一直帮他做短线,这样的提成才多。”

        “后来呢?”丁旭好奇地追问道。

        齐飞的笑容渐渐敛去,表情十分落寞:“后来我越做越顺手,几乎每天都交易。因为当时是大牛市,我确实帮王老板赚了不少钱。之后我的心就大了,不再满足于手续费的8%,而是想参与进来操盘和分红。因为我觉得,以我的智商,不应该只赚一点手续费,我有能力当一个弄潮儿!后来的事,唐胖子刚才也说过了,一次失手,就万劫不复。唉,都是贪欲惹的祸……”

        “所以你就不再贪了。”丁旭笑了,“可是你想过没有,人生总会有几次改变命运的机遇,你必须抓住,不然你会后悔终身。这,不叫贪!”

        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

超级散户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