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散户 第45章 狂欢
    晚上七点,夜色慢慢地降临下来,杭州的西路广场显得格外热闹,一群大妈大叔们正在广场的一个角落里跳着广场舞。

        忽如一夜春风来,2008年,广场舞开始风靡中国,几乎在每个城市都开始流行。

        听着那劲爆的节奏,一个从广场上路过的瘦高个年轻人脸上露出了厌烦的神情。他捂着耳朵,快步走过那些大妈大叔的身旁。

        走出几十米后,他狠狠地往地上吐了一口唾沫,鄙视地说道:“这群老坏蛋,烦死人了!”

        “赵浙一,别人只是跳个舞,健健身,你没必要这么讽刺他们吧?”同行的一个稍胖的小伙子说道。

        “只是跳个舞?贺方,难道你没觉得他们放的音乐太吵了,完全不顾别人的感受?”名为赵浙一的瘦高个年轻人不屑地说道,“广场应该是安静的休闲场所,而现在呢?”。

        “还行吧,反正现在还没到睡觉时间,他们一般也只跳一个小时。”贺方摇了摇头。

        “知道我为什么叫他们老坏蛋吗?我在网上看到一段对广场舞的评论,我觉得说得很对。三十年前,年轻人在广场上跳交谊舞,不顾老年人的感受。如今,老年人在广场上跳广场舞,不顾年轻人的感受。”

        赵浙一冷笑一声,说道,“五十年前,年轻的红.卫兵打砸抢烧,祸害了一帮老年人。现在,一些老年人碰瓷、讹人,自己摔倒坑人,祸害了一帮年轻人……仔细想想,其实不是老年人变坏了,而是当年的那拨坏人变老了!”

        “你别忘了,你说的当年的那帮人,就是我们的父母这一辈人!”贺方拧起了眉头,有些担忧地看着自己的老朋友,半晌才轻声说道:“赵浙一,我感觉你最近的情绪很不对头,整个人似乎都变了,变得刻薄、易怒。你以前不是这样的,以前的你是开朗乐观的,还很厚道……”

        “那是因为当时年轻小,不懂事,没有经历过风浪,不明白江湖上人心险恶。”赵浙一沮丧地停下脚步,点燃一根烟,深深地吸了一口,在肺里憋了足足五秒钟,才缓缓地吐了出来。

        “你最近到底经历了什么事?”贺方有些困惑地问道。

        赵浙一沉默地抬头,望着星空,久久不语。

        虽然贺方是他的高中同学,两人有着深厚的友谊,但那件事是他心中的一根刺,他不想说。

        他怕贺方笑话自己。

        赵浙一,浙江绍兴人,或许是因为绍兴是鲁讯故乡,父母给他取的名字的寓意很大,即要做浙江第一。

        大学毕业后,赵浙一进了杭州一家外资公司。

        身为一个22岁的小帅哥,在女多男少的公司里,也算是一个抢手货。

        但赵浙一工作两年后,仍然没有谈恋爱。

        曾经有同事半开玩笑地调侃他:“小赵,怎么还不找女朋友?咱们公司里的白富美可不少,都是本地的杭州妹子,虽然不一定很漂亮,但家里都是有房有车,资产都是几百万上千万。你随便追到一个,这辈子就不用奋斗了。”

        这位同事显然是想当一回媒婆,给赵浙一介绍一个女朋友,所以来探赵浙一的口风。

        在他看来,赵浙一只是一个在杭州无房无车、没有根基的外地人,遇到这种好事,肯定会满口答应下来。

        “我知道。”赵浙一当时很诚恳地回答,“可我想靠自己奋斗来获得这一切,而不是靠做一个类似于上门女婿的人,免费地获得这一切,那样会有点像吃软饭,会很没有家庭地位的!”

        听到这句回答,同事惊讶地看着他,半天说不出话来,最后在私底下给了他一个“愤青”的称号。

        有时愤青的含义,其实和白痴差不多。

        赵浙一不是白痴,他只是一个有一点小野心小理想、希望靠自己双手挣得未来的九零后。

        人如果没有理想,和咸鱼有什么分别?

        他知道,公司里有几个找了本地姑娘的外地同事,都非常没有地位,家庭地位排名甚至排在宠物的后面……

        赵浙一每每想到这种局面,都有些不寒而栗,所以他想靠自己的双手,买房买车,之后再去寻找自己真正的爱情,而不是靠找一个老婆去赢得这一切。

        只是杭州的房价太贵,工薪阶层的父母拼了老命,也只给他凑出20万,连交首付都不够。

        由于过于渴望靠自己的双手创造财富、改变命运,最终他听了在证券公司工作的一个高中同学的话,选择了投资股票,并把父母给他买房的二十万投入股市,买了一只叫包钢稀土的股票。

        股市确实改变了他的命运,却是以一种最残忍的方式——包钢稀土随着大盘暴跌了三分之二以上,赵浙一不甘心,于是又借了几十万抄底,却再次被套牢。

        股市,已经把赵浙一的人生毁得差不多了。

        在那些灰暗和绝望的那些日子里,赵浙一心灰若死。

        幸好他在网上闲逛的时候,在股吧认识了一批同病相怜的股友,找到了共同语言,心里也就好受一些了。

        后来由于在股吧交流受到管理员封杀,他提议一个叫奇迹的网友创一个群,于是奇迹群诞生了。

        在群里聊天确实很开心,可是包钢稀土的走势却越来越烂。

        赵浙一觉得自己彻底被证券公司的同学给忽悠了,掉进了大坑里。他急了,慌了,怒了,脾气变得越来越暴躁,开始在群里不停地发泄自己的失望和愤怒,几近于刷屏。

        最后他因为多次说“买包子的都是傻X”之类的话,被判定为乱开地图炮、搞人身攻击,被群主奇迹给踢出了群。

        事后他找奇迹群主理论,奇迹却说他的脾气太糟糕,随意发泄负面情绪会感染大家;现在的行情很差,为了大局,必须先关他一阵小黑屋,等行情好起来再让他回群里。

        于是,之后赵浙一只能找那个奇迹群主和其他群友私聊,私下讨论股票行情,再也不能像以前那样,可以痛快地在群里刷屏聊天。

        “有什么了不起?谁稀罕一个破群!”回想到这里,赵浙一撇了撇嘴,嘀咕了一句,然后掏出手机,打开了股市行情。

        今天他忙了一整天,根本没时间上网看股票行情。

        而且他也不想看,因为他早已对包钢稀土这只破股票失望透顶了。

        之所以还留着这只满仓买入的股票,只是因为还有一点不甘心。

        如果找一个公司里的独生女,所有人生困境似乎都可以迎刃而解,但他总觉得这有点像吃软饭,所以总有点不甘心。

        虽然这点不甘心,看上去就像黯淡的烛火一样,随时都会被现实的寒风吹熄。

        现在的赵浙一,每天都在两种选择中摇摆不定,随时可能向现实妥协。

        “真要像他们一样,去和一只宠物争夺家庭地位排名吗?”

        一想到这里,他的眼神就黯淡起来。

        但下一秒,他黯淡的眼神突然变得明亮起来。

        因为他看到包钢稀土今天竟然收出了一根涨停板的大阳线。

        “这怎么可能?垃圾包子怎么可能会涨停?”赵浙一揉了揉眼睛,以为自己看花了眼。

        再三确认之后,赵浙一再次点燃了一根烟。他深深地吸了一口,在心里默默地说道:“看来奇迹说的也许是对的。我还年轻,我还要再试一下,再坚持一下!”

        …………

        奇迹群里的每一个ID后面,都有一个真实的股民,都有一段股市的悲欢故事。

        这一天,每一个ID都在为包钢稀土很久都没有出现过的涨停板而兴奋,而狂欢。

        “包子的春天来了,今后将持续大涨!”盟友兴奋地在群里预言道。

        “会不会连续涨三四个涨停板?”梅花雪也兴奋地猜测着。

        有时候,股民是很贪心的。在牛市里,他们总觉得自己赚得太少,会为不能卖在最高点和买在最低点而懊悔。

        有时候,股民又是很容易满足的。在熊市里,他们只希望能少亏一点点就知足了。即使被深套也无所谓,只要能看到一点点希望的亮光,就知足了。

        丁旭这样解说道:“未来的行情或许还会有反复,但底部已经走出来了。是的,春天已经来了。安心持股,看主力表演。”

        “春天来了,万岁!”乖宝宝欢呼道。

        这一晚,曾经饱受行情摧残的群友们,终于迎来了一次狂欢。

        酣畅淋漓的狂欢。

        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

超级散户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