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散户 第51章 一道题
    当孙清羽老师被班长请来之前,丁旭一直尝试着偷偷拿出手机,关闭QQ聊天的界面。

        刚才被谢教授当头棒喝的那一瞬间,丁旭已经警觉地将手机扔进了课桌抽屉里。没想到现在他想拿出手机,谢教授却一直站在他的身前,目光炯炯地盯着他,根本不给他任何毁灭证据的机会。

        等到孙清羽老师走进教室的时候,丁旭绝望地叹了口气,知道自己完蛋了。

        孙清羽想必是在来的路上,便向班长了解了事情的经过,于是进了教室之后也没任何废话,直接对丁旭说道:“把手机给我!”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丁旭把心一横,弯下腰,从抽屉里翻出手机,递给了孙清羽。

        孙清羽接过手机,熟练地翻阅着上面的QQ聊天记录。

        谢卫华教授也把脑袋凑了过来,怒气冲冲地看着上面的聊天记录。

        当看清楚那些聊天记录竟然与炒股有关后,两人的表情都很精彩。

        孙清羽狠狠地瞪了丁旭一眼,说道:“到我办公室去!”

        丁旭叹了口气,老老实实地跟在孙清羽的身后,去她的办公室挨训。

        “孙老师……”谢教授追了上来,欲言又止。

        “谢教授,请您继续上课。放心,这件事我一定会严肃处理,给您一个交待!”孙清羽停住脚步,歉意地对着谢教授笑了笑。

        谢教授停住了脚步,脸上的表情有些古怪。

        丁旭一边走,一边郁闷地想着:“孙老师刚才说要严肃处理,什么处理才叫严肃呢……唉,大意了!整个中学六年,我开过那么多小差,都没被抓到过几回。没想到读大学才两个多月,却连续被孙老师抓了两回了,今天又在阴沟里翻了船!好在现在是大学,不是中学,总不至于没收手机,或者通知家长来学校领人吧?”

        虽然不知道孙大美女准备怎么处置自己,但丁旭觉得应该不会太严重。

        谢老教授还有可能倚老卖老,发脾气把自己的手机当场砸了,或者没收了,孙老师总不至于这样绝情吧?这也是他刚才肯交出手机的原因……

        上一次在上法理学课时,自己偷看一本从学校图书馆借来的《证券投资概论》,被孙老师逮了个正着。下课后被训了几分钟就没事了,书也还给了自己。

        后来又有一次法理课,自己再次偷看一本《黄金游戏—从A股获利》,由于看得入迷,再次被孙老师发现,也不过训了十多分钟,最后把书没收了而已……

        刚走进办公室,丁旭便开始忏悔,他用最诚恳的语气说道:“孙老师,我有罪,我该死……”

        “好好说话!少跟我嬉皮笑脸。”孙清羽坐在电脑桌前,无奈地看着丁旭。

        “孙老师,我真的错了。上课玩手机是不对的,这主要是我思想上没有认识到学习的重要性……”丁旭继续深刻反思,却始终没有谈到最关键的问题上。

        孙清羽不置可否地听着,然后忽然低头玩起了笔记本电脑,不再理会丁旭。

        丁旭有些尴尬地闭嘴了,办公室内陷入了诡异的沉默中。

        事实上,丁旭是知道孙老师希望自己说什么的——无非是表示自己再也不沾股票的决心。

        可是他做不到啊!

        “如果不是欠下了百万巨债,我会对炒股这么入迷吗?谁又能理解我呢?”丁旭知道自己的行为不对,但也有说不出的委屈和压力。

        过了约有两分钟,孙清羽忽然抬起头来,叹了一口气,说道:“过来,帮我分析一道小学三年级的数学奥赛题,看错在哪里,给你一分钟。”

        丁旭老老实实地走了过去,好奇地看向电脑屏幕,只见上面写着一道证明题““求证:1元=1分

        解:1元=100分=10分×10分=0.1元×0.1元=0.01元=1分”

        看到这里,丁旭的脸皮禁不住抽搐起来。

        神啊,一元钱当然不会等于一分钱,可为什么这个证明过程看起来有种天衣无缝的感觉?

        “还有三十秒。”孙清羽似笑非笑地抬起眼皮,看了丁旭一眼。

        丁旭的额头上冒出了一层细密的汗珠,紧张地思索着。

        “还有十秒。”孙清羽脸上的笑容更深了。

        “在这里!”丁旭忽然眼前一亮,终于发现了问题所在,“100分=10分×10分,关键是这里动了手脚。应该是等于10分×10,多了个分字,就不一样了,结论也就错了。”

        “你答对了。不过,你用了五十秒,才看明白一道小学三年级的题目。”孙清羽微微一笑,轻声说道,“你想学炒股?”

        前后两句话的跳跃性太大,丁旭一时没反应过来,愣了好一会才点了点头,苦笑道:“是。我是学文科的,数学一直不是太好。不过,炒股虽然经常要用到数学,但只需要一些基础知识,更重要的是其他的炒股知识,比如技术指标的分析,以及炒股理念和心态。而一些学数学专业的,倒未必能炒好股。”

        孙清羽沉默了一会,清丽的鹅蛋脸上再次浮现出似笑非笑的神情:“知道七亏二平一赚这句话吗?”

        丁旭点头道:“知道。这句话的意思是,十个炒股的,七个是亏的,两个是平的,只有一个是赚的。”

        “那你知道该怎么做才不会亏钱吗?”孙清羽追问道。

        嗯?老师居然在考自己,难道她也炒股?丁旭顿时兴奋起来,立马侃侃而谈:“要想赚钱其实并不难,但一定要努力学习技术,锻炼好炒股心态,能抵制得住**和恐吓。在别人恐惧时我贪婪,别人贪婪时我恐惧……”

        “那些都是废话。”孙清羽冷哼一声,打断了丁旭的话,“像这种带着些哲理的话,你到网上可以找出一大堆,我们经济系的老师们甚至可以写一本书。就算是普通股民,也可以总结出几条来。但你操作股票的时候,你能真正把握住机会吗,能确保不亏损吗?”

        丁旭沉默,不知道孙老师到底想说什么。

        孙清羽则皱着眉头盯着丁旭,心里有些郁闷。

        她去年才从中山大学研究生毕业,来武陵大学教书。这是她从事教育事业的第二年,自然格外看重自己的教学效果。

        此外,法学院院长为了鼓励她迅速融入大学生活,还特意让她担任08级法学一班的班主任。

        从以往二十多天的效果来看,或许是因为她年轻美丽,性格也活泼开朗,还比较幽默,所以学生们都很认同她,把她当成姐姐看待,肯听她的话,尤其是男生更是如此。

        可以说,她几乎不费什么力气就控制住了局面,迅速地融入了学生们的生活。

        至少在她上课时,几乎没有人开小差。

        但丁旭却是个例外,也是个刺头。

        9月份她刚来上课时,就发现丁旭上课时偷看证券投资方面的书。被她训了一顿之后,丁旭满口答应以后不再犯类似的错误。

        结果丁旭后来上课时再次偷看炒股的书,她这一次还是忍了,只是没收了书,训了他十多分钟,心里想着响鼓不用重锤,不用重锤……

        没想到不用重锤还真是不行,今天丁旭居然在上课时用手机聊起了股票,这也太混蛋了,分明是没把谢教授和她这个班主任放在眼里!

        如果说丁旭是个自暴自弃的差生,又有些说不过去。因为她了解过,丁旭的高考成绩是班里最高的,高出一本线不少,上个一本是没有问题的,天知道他为什么会填报到武陵大学这所二本学校来。

        这样的学生,本应该成为班里的骄傲,而不是拖后腿的人物,否则只能证明她教育的失败!

        因此,这段时间孙清羽一直在思索怎么解决丁旭的问题。

        从丁旭看的书分析,他明显是在学习炒股,所以才会对这方面的内容感兴趣。

        如果他学的是经济学的投资学专业也就罢了,但他偏偏是选择法学专业,这么热衷于炒股知识,他的法学专业怎么办?

        而且炒股亏损的人占绝大多数,如果炒股时受到挫折,对学业会有什么影响?

        特别是十多岁的少年,心性不稳,热血冲动,如果亏损厉害,万一走错路,走上犯罪道路怎么办?

        如果自己不是班主任,孙清羽也就不用过多地操心了,但她偏偏就是班主任,必须得对丁旭负起责任来,引导他走上正路。

        刚才离开教室时她就在想,要改变以往自己习惯采取的直接批评方式,来一个曲线救国,让丁旭自己悟出大学生不宜炒股的道理,这样的效果才更好。

        所以她刚才让丁旭做了这么一道题,想让他知难而退……

        只是从刚才的这番问答来看,这个丁旭显然很有些固执,不好对付!

        <a>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a>

超级散户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