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散户 第52章 抢劫不如去炒股
    孙清羽有些头疼地揉了揉眉心,再次转移话题:“听说你明年想申请双学位?”

        丁旭有些惊讶地看了孙清羽一眼,轻声答道:“是。”

        无论武陵大学还是法学专业,都不是丁旭原本的选择。

        丁怀广炒股失利后,已经作好了最坏的打算,因此强硬坚持让儿子上武陵大学的法学系,丁旭抗争无效,最终只好同意了。

        丁旭对武陵大学最感兴趣的是经济系的投资学专业,特别是证券投资方面的内容,对丁旭炒股很有帮助。

        丁旭准备采取申请双学位的方式,学习投资学专业。虽然要大二时才能申请双学位,不过现在丁旭已经开始提前借来投资学方面的书,试图让自己的炒股理论更加扎实。

        准备考双学位的事不是什么秘密,很多同学都知道,孙清羽知道这一点并不奇怪。

        只不过,孙老师东一句,西一句,她到底想说什么?丁旭有些疑惑了。

        “你刚才说得没错,数学专业的不见得就能炒好股。事实上,我可以悄悄告诉你一个秘密,我们学校经济系那几个教投资学的年轻老师,炒股还不如我!”孙清羽语出惊人。

        “啊?”丁旭这回真的是吃惊了,眼神炽热地看着孙清羽,没想到这个美女老师竟然还是炒股高手。

        “天助我也!”丁旭心中兴奋莫名,身旁就有个真正的炒股高手,自己和她多多交流,不就可以更好地赚钱了吗?

        “你别这么看着我,我不是唐僧肉,也不是你想像中的炒股高手!事实上,我根本不懂炒股!”孙清羽嗔怪地瞪了丁旭一眼,没好气地轻喝道,“你先看看这个。”

        随着鼠标轻点,一个页面呈现在丁旭面前,上面几个大字分外醒目——财富网模拟炒股大赛!

        “给我看这个干什么?”丁旭有些疑惑。

        很快,孙清羽揭开了谜底——她认识几个经济系的年青老师,今年8月份的时候他们在一起吃饭,约好一起去参加财富网的炒股大赛,顺便约上了她。由于只是模拟炒股,前几名还有笔记本电脑之类的奖励,所以她也跟着凑了个热闹,注册了一个名字参赛。

        为了找点乐子,这些老师在参赛前还有一个约定,每周聚会一次,排名最后的负责买单。

        每个参赛者有五十万虚拟资金。参赛的第一天,其他人基本上就用掉了一半以上的资金。不过孙清羽是个例外,她不知道该买什么股,就暂时没买。

        “结果怎么样?”听到这里,丁旭好奇地插了句话。

        “出乎所有人意料,在我们这群人中间,排名第一位的居然是我。排名最后的,是在经济系教投资学专业的贺老师!到10月底炒股比赛结束时,贺老师至少已经请了六顿以上的饭。”孙清羽微微一笑,略带嘲讽地说道,“知道我为什么能打败他们这些专业人士吗?”

        “你运气好,买了只牛股?”丁旭猜了一种可能性。

        “错!是因为我参赛当天没有买股票,后来就忘了这事,所以我一直都没有买过股票。结果我没赚钱,但也没亏钱。”

        孙清羽的答案出人意料,“而其他几个老师都试图抄底赚钱,结果他们苦心钻研的各种技术指标和图形都不管用,最后都亏了。最少的亏10%,最多的亏了35%。矮子里面挑高子,最终的赢家反而是我。你明白我的意思了吗?”

        丁旭沉思了一会,有些好笑地答道:“你是想说,经济系的老师,都有一肚子经济学理论,但炒起股来仍然一败涂地,这说明中国的股市就是一个由庄家操控的投机市场,技术指标是靠不住的,并不是说知识越多就越能赚钱。所以我看那些炒股的书,试图增加炒股知识,其实对炒股并没有帮助,对吗?”

        “聪明!你总算明白过来了。”孙清羽松了口气,欣慰地说道,“以后收拢好心思,学好你自己的法学专业,毕业后当一名优秀的检察官、法官或者律师,这比什么都强。不要再想着炒股了,这纯粹是不务正业,甚至可以说是歪门邪道。”

        丁旭苦笑,炒股怎么变成歪门邪道和不务正业了?不过他明智地选择不和老师争论,低声下气地承诺道:“谢谢孙老师的教导,我记住了……那个,能不能把手机还给我?”

        “手机可以还你,不过你要答应我,大学期间不能炒股!”孙清羽敲钉转脚。

        面对这个问题,丁旭沉默了。

        丁旭并不是迂腐的人,平时也不介意撒点小谎。但孙老师今天把他当成平等的朋友看待,一直循循善诱地开导他。此刻面对着孙老师真诚的目光,而且涉及这种原则问题,他实在不忍欺骗老师。

        炒股,他是必须要炒的,否则怎么还掉百万巨债?

        孙清羽盯着丁旭的眼睛看了半晌,最后从他的眼神里看出了坚决和倔强。

        孙清羽失望地叹了口气,缓缓说道:“强扭的瓜不甜,总得你自己真正想明白。手机先放在我这,你慢慢考虑我的话吧。实话告诉你,我参加工作时,我爸就和我说了,吸毒、炒股和传销,这三件事我绝对不能沾,其他的随意。开始我也不信,后来……你知道我那些炒股的朋友赔得有多惨吗?我只能送给她们三个字,败家子!”

        丁旭正想说什么,孙清羽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孙清羽挥了挥手,示意丁旭离开。

        丁旭讪讪地退出办公室,长吁了一口气,不由得感慨万千。

        前几年的大牛市时,炒股成了最火爆的词语,中国进入全民炒股年代。无论谁进入股市,都能赚钱,简直像捡钱一样容易。

        也因为这样,据说某市公安局甚至打出了“抢劫不如去炒股”的大横幅,试图用这种方式吸引抢劫犯去股市捡钱致富,从而减少犯罪。

        这说起来像一个笑话,但确实是真人真事,现在在网络上还可以搜到相关图片。

        在那个疯狂的时代,炒股赚钱比抢钱还来得快,也成为全国焦点。无论在哪种聚会场合,炒股永远都是最热闹的话题。可以说,你不会炒股,都不好意思和朋友打招呼。

        结果在持续一年的大熊市之后,绝大多数股民都伤痕累累,不仅回吐掉了原来的利润,还把本金亏掉了一大半。这样一来,炒股热迅速降温,最后从夏日进入寒冬。到了后来,炒股甚至成了不务正业、败家子的代名词。

        现在还在股市里苦苦煎熬、坚持炒股的人,甚至都不敢告诉别人自己在炒股。

        真可谓沧海桑田,白云苍狗!

        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

超级散户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