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散户 第54章 万万没想到
    “咳咳咳……”由于被谢教授的那句话给吓到了,丁旭被一口水呛得咳嗽不止。

        “哈哈哈……”谢卫华教授见状,却开心地笑了起来,眼里的戏谑意味更重了,隐隐有一丝阴谋得逞的快乐。

        老顽童,是奇迹群里的一个活跃用户,和丁旭很熟悉,平时两人有过不少私聊。

        据老顽童说,他是一个快退休的老师。去年因为看电视上报道股市如何赚钱,于是头脑一热,老夫聊发少年狂,把多年积蓄都投进了股市,买了一只叫包钢稀土的股票,被套至今。

        在网上聊天的时候,老顽童经常感慨,自己革命了一辈子,没想到临到老了,被股市给革了命,从富农变成了贫农。

        “想败家就炒股,想自杀就进中国股市。”这是老顽童在群里的名言。

        不过在丁旭的多次劝说下,老顽童最终坚持下来了,至今没有割肉,仍在苦苦坚持。

        丁旭万万没想到,老顽童竟然也在怀仁市,而且竟然是自己的刑法老师!

        这个世界有时是那么的大,大到中学毕业后,你和一些高中同学可能一辈子也见不了几次面。

        这个世界有时又如此的小,小到你一转身,才发现原以为远在天边的网友,竟然离你那么近,一直就在你的身边!

        丁旭怎么也想不通,加入奇迹群的那一百多号人,大部分是在财网股吧里认识的朋友,按理来说应该是来自全国各地。怎么这么巧,偏偏就有一个怀仁市的,而且是武陵大学的老师,还教自己的刑法课……

        还好,谢卫华很快就解开了这个疑惑:“记得吗?我是‘湖南菜’介绍入群的。这个湖南菜,就是我们学校中文系教古典文学的陈笑老师。”

        “什么?湖南菜是陈笑……老师?”丁旭只觉得天雷阵阵,快把自己轰得外焦里嫩了。

        “是啊,陈笑可是咱们学校有名的美女,你应该听说过吧?”谢卫华笑了笑,说道,“陈笑也炒股,也和我一样被套了。不过,我买的是包钢稀土,她买的是别的股。有一次我在教师食堂吃饭时,和别的老师聊包钢稀土这只股票,正好被她听到,她就说她知道一个群是专门炒这只股票的,群主赚了8倍。我一听就来兴趣了,最后让她介绍我进了你这个奇迹群。”

        “那陈笑老师又是谁介绍入群的?”丁旭的疑惑更多了。

        湖南菜、老顽童,这两个ID,都不是他在股吧认识的老朋友,而是开群几天后才入群的。

        为了防止庄托混进来,那时丁旭已经基本闭群了,只有老群友介绍进来的新人,才允许入群。

        丁旭自然忘了是谁介绍陈笑入群的,但他隐隐觉得,这个介绍人说不定也会是自己现实生活中的朋友。

        平时丁旭自然不会像查户口一样查这些群友的来历,可是一旦这些老师都变成自己的群友,那可就乐子大了。

        想想看,如果他们知道了自己的真实身份,自己上课时再进奇迹群里聊天,不是送把柄给他们抓吗?

        谢卫华皱着眉头想了好一会,才说道:“我听陈笑说过,好像是一个学生介绍的,叫什么我忘了,反正是个大胖子……”

        “唐浩!”丁旭脱口而出。

        “对,想起来了,就叫唐浩。”谢卫华眼睛一亮。

        “靠……原来是他把我给卖了。”丁旭颇有些无语。

        接下来,丁旭和谢卫华老教授两人进行了友好而深入的交谈,主要是聊唐浩和陈笑之间的花边新闻。

        丁旭惊讶地发现,对于自己这位死党的八卦,谢老教授竟然比自己还知道得多。

        而听完这些经过,丁旭更加无语了。

        这叫什么破事啊?

        据谢卫华说,唐浩是因为在学校运动会上的一次偶遇,对陈笑老师一见钟情,从此不顾年龄和师生身份的鸿沟,一直在厚着脸皮接近她。

        这次唐浩介绍陈笑入群,显然是想通过帮陈笑赚钱,博取她的好感。

        不过或许是担心陈笑不相信一个学生炒股能赚钱,所以唐浩始终没有透露丁旭的真实身份。要不然,谢老教授今天也不会闹这么一出乌龙事件了。

        通过这次聊天,丁旭也搞清楚了谢老教授的炒股经历——

        谢卫华教授的儿子近期准备结婚,去年贷款买了一套新房。谢教授老俩口省吃俭用存下了15万,准备用于儿子新房的装修和家具家电、婚礼筹办。

        去年7月,新房所在的那栋房子修成了,准备摆放一个夏天,等湿气晒干就装修。

        这时,谢教授见电视和网络上都说股市进入了大牛市,很好赚钱,便想着拿这笔装修款去股市里打个滚,给儿子再赚台汽车钱回来,没想到还没赚到什么钱就被套了。

        谢教授刚开始还耐心捂着股票,指望着能涨回来。万万没想到,股市开始持续大跌,他也越套越深,最后股票市值只剩一个零头了,竟然亏了三分之二。

        这边股票被套得动弹不得,那边儿子媳妇急着要结婚,但房子还没装修,这婚自然就结不成。为此,儿子和媳妇的意见都很大,谢教授的老伴更是整天唠叨个不停。

        谢教授又急又怒又愁,短短的几个月时间,满头黑发就白得像雪一般,比伍子胥好不了多少。

        也因为这样,谢教授最近一直肝火很旺,脾气很坏。好不容易这几天行情变好了一点,他的心情也才稍稍变好了一点。

        今天早上老伴又在唠叨着把股票割肉的事,老俩口一大早就吵了一架,弄得谢教授心情很坏。上课时,他特意挑了一个够悲惨的刑法案例给学生听,没想到突然看到了丁旭的可恶笑容,于是再也压不住心头的邪火,当场发飚了。

        直到孙清羽老师赶来,丁旭被迫交出手机,谢教授在手机上看到了齐飞发的那句“今天你可以在你那个奇迹群好好得瑟一把,证明你这个群主的眼光是多么高明了”,这才明白是大水冲了龙王庙。

        不过有孙清羽老师在场,谢教授此时就算想放水也不行了,只好课后再处理这事。

        不过他还是很难相信丁旭竟然是那个看上去有多年炒股经验的群主,所以刚才在路上才会百般言语试探,最终才得以确认。

        而确认之后,谢教授便主动去了孙清羽老师那里,帮丁旭要回了手机,并把丁旭带到他办公室,把整件事说开来。

        …………

        话说到这时,误会都解释开来了,但留给丁旭和谢卫华教授的是一种荒唐的感觉,

        “谢老,别的也不说了。我以后上课不开小差了,晚上和周末,我会拼命学习和研究,尽量帮你们早点解套。”无奈之下,丁旭只得表起了决心,并试图贿赂起谢教授。

        “开个小差什么的,其实也没啥,至少在我的课上,你尽管开!”谢老教授哈哈一笑,豪气地挥了挥手,随即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换上了一副愁眉苦脸的表情,说道,“关键你得帮我的股票解套啊!我儿子现在都还没结婚呢,我就怕他们小俩口不注意,一不小心怀上了,那就得立刻奉子成婚了,那时我该怎么办啊?”

        “啊?”丁旭愣住了。

        他倒不是为奉子成婚之类的话题而惊讶,而是纯粹为谢老教授的师德而惭愧。

        这也太无耻了吧?

        <a>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a>

超级散户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