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散户 第60章 二哥,老九
    不过,齐飞预料中的大批群友向他咨询股票问题的场面并没有出现。

        虽然被齐飞证券分析师的身份给震惊了一下,但实际上并没有多少群友太当一回事。

        与刚进群的齐飞还没聊熟悉是一个原因,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的心态是另一个原因。

        因为不少群友的资金量都不大,平时接触的投资顾问和分析师便比较低端。

        这些低端的投资顾问和分析师,其实和银行推荐理财产品、保险产品的那些职员差不太多,只是挂着一块牌子,更擅长的是找关系拉资金,其实并不怎么懂得炒股,免费推荐的各种股票也不怎么灵光。

        有时,一些品行不端的分析师甚至还会因为利益驱动而推荐股票。这时她们推荐的股票,通常会藏着掖着一些见不得光的任务,比如诱导小散为某主力高位接盘。

        也正因为这样,一些股民被证券公司的投资顾问和分析师给害惨了。按照他们提供的“专业建议”,往往一买就套,一割就涨。

        比如包青天就是这样,把账户全权委托给某投资顾问操作,结果一个月就亏了一半。

        这些上过当的股民,多少会有后遗症,一听到证券分析师、投资顾问、客户经理这类的词,首先想到的就是捂紧自己的钱包,谨防上当。

        在这种心态的支配下,向齐飞咨询的群友少得可怜,使得齐飞为人师表的愿望落空了,一时间颇有些郁闷。

        齐飞只好继续在群里指点江山:“中铁二局和同力水泥有人买了没有?买了的话这几天要小心了,随时要准备出货了!”

        “就要出货了?为什么?”丁旭还正沉浸在今天这两只股票同时大涨的快乐里,一听到这话,顿时心中一凛,赶紧问道。

        齐飞今晚就是找丁旭说这件事的,自然早有准备,他点燃一根烟,不紧不慢地分析起来。

        “第一,中铁二局的主力前期严重被套,本轮反弹的操作手法很凶悍,从9月18日见底3.60元,涨到今天的9.99元,短短两个月,涨幅已接近三倍。虽然有2万亿的铁路投资利好,但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股价上涨这么多,已经将未来的盈利改善预期提前透支了,获利盘也非常丰富,所以股价已经出现风险。”

        “事实上,不仅仅是中铁二局,包括很多铁路基建、水泥股,都面临着同样的问题,因为连续大涨,而提前透支了行情。”

        “第二,麻雀叼面包屑,一次只叼一小片就会飞走,积少成多,所以麻雀很难被人抓到。而鸽子见到地上的包谷粒,总是埋着头拼命地吃,所以很容易被捕捉和驯服。而涨停板敢死队就像麻雀,都是超短线居多。公募基金则像鸽子,总容易受伤。”

        “国信证券深圳泰然九路营业部是著名的敢死队,他们前几天杀入中铁二局后,已经连续收获三个涨停板。而从他们历史上的操作风格看,一般都是搞短线突击,一两个涨停板基本就满足了,就会撤退。这一次连续搞了三个涨停板,对他们来说,算是很高的收益了,更是随时都会撤退。”

        说到这里,齐飞停了下来,好半天没有再说话。

        除了小伙爱炒股也买了水泥股外,群友们基本都没买这两只股票。但齐飞说的话还是很有些道理和启发作用的,所以大家也都静静地听着,没有插话。

        “第三点呢?”一片沉默中,丁旭忍不住问道。

        “你自己想。我总不能全部代劳吧?毕竟是你的股票。”齐飞一句话把丁旭噎得半死。

        丁旭被泼了这么一桶冷水,顿时从喜悦兴奋中冷静下来,开始仔细地看盘,研究和中铁二局、同力水泥相关的消息。

        上网查了一下,发现同力水泥明天要开临时股东大会,讨论非公开发行定增水泥资产的事情,于是把同力水泥扔到一边,专心研究起中铁二局来。

        看了一会后,丁旭在中铁二局的成交量等技术指标上没有发现大问题,于是又开始研究整个铁路基建板块。

        这一看,就看出问题来了。

        问题出在中国南车身上!

        中国南车是2008年8月18日上市的,明天是11月18日,即将满三个月,因此将有6亿股解禁,流通股也将从24亿变成30亿。

        中国南车的发行价是2.18元,而今天的收盘价是4.46元,在大盘不断下跌的过程中,它只用了短短的三个月内,便涨到了发行价的一倍多。

        这样一来,大股东获利丰富,明天解禁后,很可能会有强烈的减持愿望。

        大小非的解禁减持,一直是令人头疼的问题。一般在股票即将解禁前,股价会下跌,但还有种情况也很普遍,即在解禁前拉升,解禁后在减持过程中股价才下跌,这样解禁后的大股东便有充分的抛售空间,能赚到更多的利润。

        而从盘面上看得出来,中国南车已经为这次解禁做好了充足的准备。

        在这三个月里,中国南车的走势十分平淡,但进入十一月份以来,却奇峰突起,已经有过三个涨停。其中11月14日和11月17日,中国南车似乎完全无视即将解禁的压力,连续收出两个涨停板,而且今天的封板过程中还有很明显的“抹油板”动作。

        此外,随着两次涨停,成交量也是越来越大。

        11月14日,中国南车的成交额高达15.6亿,换手率超过16%。

        11月17日,中国南车的成交额高达34.2亿,换手率超过32%!

        一个流通股为24亿的大盘股,一天的换手率超过32%,就很说明问题了。

        至少,说明已经有大资金提前出逃了。

        明天随着解禁的到来,中国南车有可能会暴跌。

        中国南车一暴跌,铁路基建板块也可能会大受影响,获利盘极为丰富的中铁二局更是首当其冲会受到影响,一旦资金出逃,就有可能引起多杀多的连锁反应。

        而中铁二局今天的封板过程中,已经和中国南车一样,有开板和抹油板的动作了,莫非这是在为明天的下跌和资金出逃做预热?

        一想到这一点,丁旭额头上就冒出了一些冷汗。

        把这些分析对齐飞说了一遍后,齐飞倒是有些惊讶:“我其实还没有想出第三点,不过你说的这一点确实比较重要。放心,我明天一定会找时间帮你死盯着这只股。”

        “你我都不一定有时间看盘,要不这样,明天我开盘就先把中铁二局给卖掉?”丁旭询问齐飞的意见。

        “你忘了我们的出货原则是动态止盈法了吗?”齐飞笑道,“到目前为止,这一切只是猜测,如果你开盘卖掉,之后再来一个涨停,你不后悔死?”

        丁旭觉得齐飞说得也有道理,于是约定好第二天有情况及时联系,灵活处理。

        “晚安,老二。”聊完这些事,也接近十二点了,丁旭有些困了,准备上床睡觉。

        齐飞愣了一会才醒悟过来,顿时大怒:“我擦,我虽然叫二得有范,可是你也不能叫我老二啊!我都是大叔了,你还是小屁孩!”

        “那好吧,晚安,二哥。”丁旭随口改了个称呼。

        听到这个称呼,齐飞再住愣住了,好半晌才发了一个笑脸的图片:“晚安,老九。”

        丁旭也愣了愣,这才明白齐飞把自己名字中的旭字拆成了“九日”,因此有了老九这个奇怪的称呼。

        很自然地,丁旭就想起了臭老九这个词,不禁苦笑了一声。

超级散户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