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此返回九星天辰诀-九星天辰诀最新章-爱上书屋首页当前位置:超级散户 > 第66章 最穷无非要饭,不死终会出头
超级散户 第66章 最穷无非要饭,不死终会出头
    “老贺,有句话不知道你听过没有?”丁旭没有回答贺德华的问题,却转而反问了他一句话,“最穷无非要饭,不死终会出头!”

        既然知道贺德华是来找茬的,丁旭自然不会客客气气地叫什么贺经理,而是直接叫上了老贺。

        “你什么意思?”贺德华听后有些愤怒,又有些茫然。

        “这句话是我爷爷告诉我的。永远不要去欺负那些要饭的人,因为他们已经是最穷苦的人了。光脚的不怕穿鞋的,你敢欺负他,他就敢跟你拼命。”

        丁旭伸出手臂,强行拉住准备冲上来的齐飞,认真地对贺德华解释道,“另外,人一旦到了要饭这种地步,就再也没有什么可以失去,这反而很可能是他们开始得到的时候。因为只要他们人穷志不短,不饿死冻死,那么只要能抓住一个机会,他们就能出人头地!”

        “年轻人,你到底想说什么?”贺德华警惕地看着被丁旭拦在身后的齐飞,嘴里却不肯服软,嘲笑道,“你的意思是,齐飞以后还能出人头地?”

        在众人眼里,齐飞早就是一条不能翻身的咸鱼了——大客户王源去年和齐飞以合作分红的方式炒股,最终发生巨额亏损,虽经法院判决和执行,但齐飞还欠着一百万无力偿还。

        不知为什么,据说资产上千万的富豪王源,对于这件事情极为愤怒,始终认为自己被齐飞坑了。他宁愿不要这一百万,也要整垮和羞辱齐飞。

        因此王源不惜对证券公司施加压力,逼迫齐飞离开高薪的分析师岗位,转而担任营业部里最底层的清洁工。并不惜以齐飞妻女的人身安全作为威胁,让齐飞始终不敢离开太阳证券,只能在这里老老实实地做着清洁工,拿着微薄的工资,生活在永远还不清巨债的阴影里。

        不过,在贺德华的心中,始终是存着一份警惕的,他始终在防着齐飞抓住什么机会东山再起。毕竟齐飞是很有能力的,以往的人脉关系也不错。这种人,就属于那种给点阳光就灿烂的主。

        而且齐飞担任清洁工后,适应得太快,过于低调,让贺德华不由自主地想起了越王勾践卧薪尝胆的历史故事。

        因此,贺德华总是抓住一切机会,试图彻底摧残齐飞的自尊、信心和斗志,让他甘于颓废,甘于潦倒度日。

        如果有机会把齐飞逼疯逼死,贺德华也不会介意这么做。

        今天就是一个不错的机会!

        贺德华太了解齐飞了,知道他如今是多么穷困,也知道他的底线在哪里。他故意激怒齐飞,并假装害怕和退让,就是要让齐飞冲动起来,和自己玩命。

        只要齐飞敢动手,贺德华就有办法彻底收拾掉齐飞,逼他离开太阳证券营业部。至于之后齐飞和王源之间会发生什么后续故事,就不关他的事了。

        贺德华刚才来找茬之前,已经做好了准备,找了个能打点架的壮实员工站在附近,给自己留了后手,所以根本不怕齐飞拼命。

        可以说,万事俱备,只欠齐飞拼命。

        可是一片大好形势中,这个叫丁旭的大学生却屡屡出来捣乱,现在竟然还和他说什么“最穷无非要饭,不死终会出头”的话,这让他的心中产生了浓浓的警惕,和一份不祥的预感。

        “难道咸鱼还真有翻身的机会?可是这怎么可能?”贺德华阴沉着脸看着丁旭,在心中紧张地盘算着种种可能性,却依然没有什么头绪。

        而听到“出头”这个字眼,被丁旭拦在身后的齐飞,自然是想到了合作炒股的事情。

        齐飞苦笑了一声,自以为明白了丁旭想说什么。但丁旭接下来说的话,还是让他吃了一大惊。

        丁旭不紧不慢地说道:“老贺,我刚才说,想处罚齐飞,你做不到。你一定很奇怪我为什么这么说,我告诉你答案吧。因为从今天起,齐飞不再是什么清洁工,而是证券分析师!”

        “什么?你说什么?”齐飞和贺德华同时震惊地问道。

        两人说的六个字,无论内容和语速,竟然都是一模一样,正是所谓的异口同声。

        丁旭扬了扬眉,很奇怪齐飞和贺德华这对仇敌竟然有同样的思维方式和说话模式。

        不过丁旭也没多想,接着解释道:“既然齐飞恢复了证券分析师的身份,自然可以和我讨论股票,你无权处罚他。”

        贺德华愣了好一会,忽然大笑起来,嘲讽地说道:“小伙子,你以为你是谁?市长还是市委书记?你说他是分析师,他就是了?”

        “这不是我说的,是你们总经理陈正秋说的。”丁旭镇定地笑了笑,“不信的话,你可以和你们陈经理打电话核实一下。”

        见丁旭不像是开玩笑,贺德华的脸色有些变了,他掏出手机,拨通经理陈正秋的电话。

        围观的众人鸦雀无声地等待着结果,却听到一个悠扬的手机铃声响起,还有一个醇厚的男中音:“不用打电话了,我在这!”

        众人转头,于是看到一个留着八字胡、双眼炯炯有神、略有些秃顶的中年人,慢悠悠地走了过来,正是太阳证券怀仁营业部总经理陈正秋。

        “这个小伙子说的是真的。我宣布,从今天开始,恢复齐飞的证券分析师资格和身份,清洁工我们会找个临时工来做。从今天起,齐飞你就回原来的办公室上班。”陈正秋边走边说道。

        围观的员工们愣了愣,忽然集体鼓起掌来,掌声十分热烈。

        听到这句话和这些掌声,一直站得笔直的齐飞忽然腿一软,差点一屁股坐在地上。

        突如其来的浓浓幸福感,一下子攫取了他的整个身心,让他艰于呼吸,有一种做梦般的不真实感。

        多少个梦里,曾经盼着能丢掉这根可恶的拖把,恢复自己证券分析师的荣光,重新变成一个脑力劳动者,重新在那些K线图里搏杀、冲浪,从事自己喜欢的工作,而不是在营业厅里弯着腰,捡那些永远捡不完的烟头……

        可是幸福为什么来得这么突然,这么毫无预兆,又这么莫名其妙呢?

        因此,此刻齐飞的脚就像踩在棉花堆里,一时间竟软绵绵地提不起劲来。

        丁旭似乎早料到齐飞会有这种反应,迅速地搀住了他的手臂,扶住了他有些歪斜的身体,从容地笑道:“齐哥,我刚才说过,最穷无非要饭,不死总能出头。恭喜,你出头的时候终于到来了。”

        “丁旭,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齐飞的声音有些颤抖,急切地问道。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与此同时,贺德华也在质问陈正秋,声音也同样有些颤抖。

        丁旭奇怪地看了贺德华一眼,确认他的外貌与齐飞相差很大,两人根本不可能是什么有心灵感应的双胞胎。

        陈正秋看了贺德华一眼,在心底叹息了一声,淡淡说道:“以后我再详细和你说这件事。”

        说完这句话,陈正秋扭头看向齐飞,微笑道:“齐飞,王源已经原谅你了,同意让你继续担任证券分析师。不过,你欠他的钱,今后还是得还给他。”

        “那是当然,我一定会还给他。”齐飞连连点头,欣慰地说道,“只要他不再恨我,就很好了。”

        “事情都过去了,你就当花钱买了个教训吧。”陈正秋鼓励地拍了拍齐飞的肩膀,“好在分析师的收入比清洁工要强得多,你也是个有能力的人才。好好干,争取早日还清旧债,再创人生辉煌。”

        “谢谢陈经理,我一定好好干。”齐飞感激地说道,然后又感激地看了丁旭一眼。

        齐飞不笨,这时候自然明白过来,既然丁旭能提前得知这个消息,想必是他为这件事出了大力气。

        只是让齐飞不明所以的是,陈正秋说完这句话,仅仅微笑着看了丁旭一眼,连招呼都没打,就径直往自己的办公室走去,似乎根本不认识丁旭一样。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齐飞一时间又有些搞不清状况了。

        起点中文网.qidian.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a><a>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a>

超级散户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