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此返回九星天辰诀-九星天辰诀最新章-爱上书屋首页当前位置:超级散户 > 第68章 欲为诸佛龙象,先做众生马牛
超级散户 第68章 欲为诸佛龙象,先做众生马牛
    被丁旭打趣了一句之后,齐飞有些不好意思地摸了摸下巴,然后转过身来,盯着丁旭的眼睛问道:“丁旭,今天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只知道大概的经过,至于怎么说服王源,具体细节你得问唐浩……”丁旭微微一笑,把经过大致说了一遍。

        齐飞认真地听着,脸上的表情也越来越凝重,最后叹了口气,说道:“我就不谢你们了。”

        “喂,你也太不客气了吧?”丁旭失笑道。

        “你不懂……大恩不言谢!对于这样的再生之恩,一声感谢显得太轻飘飘了。”齐飞沉默了半晌,这才说道,“丁旭,我欠你和唐浩一个大人情。以后,我这半条命就卖给你们了。”

        “那还有半条呢?”丁旭装出一副吃惊的夸张表情,开玩笑道,“你还想存私房命?”

        终于帮齐飞脱离了困境,丁旭此刻的心情大好,忽然来了灵感,把私房钱的用法改了一下,创造了一个“私房命”的新词,幽了齐飞一默。

        齐飞被“私房命”这个说法给弄迷糊了,想了好一会才明白过来,苦笑道:“我哪还有什么私房命?被王源和贺德华这么一折腾,我已经只剩半条命了。你别看我似乎过得挺开心,其实都是穷开心,有时午夜梦回,心里直发苦,都苦得睡不着!”

        听到齐飞说出真心话,丁旭有些沉默。

        齐飞平时总是一副大大咧咧的样子,有些耍宝搞怪,看上去就像一个没心没肺的职场老油条。

        而此刻,他心情激荡之下,终于说出了真心话,让丁旭了解了他的真实想法。

        齐飞当上清洁工之后,心里实在是苦到了极致,平时只好耍点宝,搞点怪,自己给自己找点乐子,要不然得郁闷死。

        “《华严经》里有句话,欲为诸佛龙象,先做众生马牛。这句话的意思说穿了,就是先苦后甜。齐哥,你当牛做马的苦日子已经熬过去了,成龙成象的好日子就要到来,就不要再回忆过去了。”

        丁旭说到这里,因为自己也不怎么会安慰人,干脆转移了话题,“不知道包钢稀土涨起来没有,要是涨了,我就赚钱了。”

        齐飞愣了愣,随即打开了电脑,却发现登录界面有一个密码输入的对话框。

        “杨智,杨智……”齐飞跑到门口,对着营业厅就是一通乱吼。

        “来了来了。”不一会,一个留着小平头的年轻人一溜小跑地跑了过来,笑道,“师父,刚才陈经理找我谈话,让我把办公室腾出来还给你。”

        陈正秋经理过去还是比较关照齐飞的,虽然齐飞当上了清洁工,但这间办公室也没给外人,而是交给了杨智。

        杨智是齐飞带着入门的,算是齐飞的徒弟,因此一直偷偷地关照自己落难的师父。

        有时齐飞实在想看股票了,就会溜到杨智办公室来抽根烟,聊几句股票,玩一会电脑。上次丁旭抄底时,就是借了杨智的办公室做的交易。

        见到杨智,齐飞笑了笑,问道:“你设了密码?”

        “师父,密码一直是我的电话号码啊,你忘了吗?”杨智笑道。

        齐飞恍然大悟,随即输入密码,并自嘲道:“老了,记心不行了。”

        进入界面后,齐飞才发现,刚才被贺德华那么一折腾,此刻已接近收盘了。

        盯着盘面看了一阵之后,下午三点已到,正式收盘。

        大盘今天暴跌,收出了一根巨量长阴,沪指收盘报1902点,勉强守住了1900点大关,暴跌128点,跌幅高达6.31%,成交量放大到1037亿,为9月底以来的天量。

        “师傅,我觉得大盘不妙啊。”杨智挠头道,“天量见天价,这次反弹可能会夭折。”

        “杨智,这是丁旭,是个炒股高手。他刚才的判断是牛市出长阴,没有关系,大盘很快还会涨回去的。”齐飞想起了丁旭之前的判断,微微一笑,随意地介绍了一句,又轻点鼠标,打开了包钢稀土的走势图。

        包钢稀土在下午两点封住跌停板之后,盘中曾几次打开跌停板,不过收盘时仍然牢牢地封住了跌停。收盘报7.21元,成交2.08亿,换手率6.73%,成交量明显放大。

        也因为这样,丁旭在跌停板位置买入的包钢稀土仅仅是保本,目前还亏了佣金费用。至少从今天的收盘来看,算不上成功的抄底。

        不过,齐飞仔细地查看了一下,发现打开跌停板的单子都比较大,特别是下午两点二十二分的时候,曾经用100多万股打开了跌停,成为今天最大的一笔单子。

        “包钢稀土明天可能会有戏,跌停板反复被大单打开,有可能是主力或大资金在抢筹。”齐飞仔细地研究了一阵之后,得出了自己的结论。

        “是的,利用跌停板来吓出散户的筹码,趁机开板吃货,这是老手法了。如果真要出货,今天就不应该封跌停板,而应该像中国南车那样拉升再回落。”丁旭刚和杨智寒喧了几句,闻言扭过头来,认真地和齐飞讨论起来。

        “嗯,中国南车的主力出货实在太明显了,虽然逆市大涨了四个多点,但30亿的流通盘,今天的换手率竟然超过了42%,太恐怖了,明后天应该会下跌。”

        “是啊,中铁二局的主力已经意识到不妙了,今天抢先出货了,虽然尾盘勉强打开了跌停板,没有跌停,但跌幅也高达9.6%。幸好我今天把中铁二局卖掉了,不然损失就大了。”

        “算你小子运气好,跑得快,呵呵……不过,中铁二局下个月解禁的时候,说不定还会再拉一波。”

        “嗯,到时做个短线也不错,毕竟庄很强,也有拉升的动力。”

        杨智站在一旁,静静地看着齐飞和丁旭热烈的讨论,眼里忽然有些湿润。

        这是多么熟悉的一幕啊。

        曾几何时,师父总是这样细心地研究总结当日的盘面,并认真地和其他人讨论。

        可当他落了难,去当了一名清洁工之后,杨智已经有半年多没有看过这种画面了。

        每次看到师父拖地板捡烟头,杨智都暗自心酸,却帮不上什么忙。

        因为怕被贺德华穿小鞋,杨智只能在暗中帮帮师父。

        而现在,师父终于回来了。

        这样真好。

        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

超级散户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