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散户 第70章 守株待兔
    “昨天沪市的成交量超过一千亿,是近几个月来的天量。天量见天价,2050点将是今年的最高点!昨天近800只个股跌停,毫无疑问,大盘和个股的杀跌动能都还没有释放完,今天大盘还将继续下跌!”贺德华涨红着脸,大声地说道。

        “贺副经理,你错了。既然昨天大盘能够无缘无故地下跌,今天就能够无缘无故地上涨,完成一次漂亮的逆袭!我预测今明两天,大盘将报复性反弹,如果强势的话,不排除今天就来一根阳包阴,甚至出现数百只个股涨停的局面!”齐飞不甘示弱地反驳道。

        “阳包阴?你是说今天大盘能涨6%以上,外加几百只个股涨停?老齐,你这是在做白日梦!我看啊,你以往对股票的敏感性,早已经被生活磨灭了!”贺德华冷笑不已。

        “贺副经理,我倒觉得,你以往对股票的敏感性,已经被你这个副经理的位置给磨灭了!牛市已经来了,你还在用熊市的僵化思维看待股市,这就叫官僚主义?”齐飞来了一招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牛市已经来了?哈哈,幼稚!前期题材股和概念股昨天已经全部倒下,这预示着这次反弹已经终结,大盘又不行了!1664点只是政策底,真正的市场底还没有出现!金融危机还没过去,大盘还没真正见底,这时候你和我谈牛市?”贺德华满脸不屑一顾的表情。

        “幼稚的是你!铁路2万亿,灾区1万亿,基础建设4万亿,这些经济刺激政策刚刚出台,后面还会有配套措施,金融危机对中国的影响正在削弱。而且最近半个月的成交量持续放大,行情不会这么轻易结束,否则不符合股市运行规律。”

        “那你说说,股市运行规律应该是怎么样的?”

        “从技术指标上看,昨天大盘在上冲到60日线附近,突然遭遇大量卖压,最终使得大盘暴跌。我认为,这种连续大涨后的快速大跌,往往是快速调整快速结束的征兆。从技术上说,只要不有效跌破11月12日的低点,这次反弹就不会结束,今后的形势也是很明朗的。牛市的上升趋势不会变,投资者唯一要做好的是调仓换股与高抛低吸,而不是清仓和空仓!”

        “让客户们满仓迎接下一个暴跌?我不得不说,你对客户的建议太草率了!”

        “贺副经理,我认为你建议他们空仓,让他们随后尝到踏空的痛苦,这才是最草率的决定!”

        一大早,太阳证券怀仁营业部的小会议室里便传来了激烈的争吵声。

        十多名西装革履的分析师、投资顾问围坐在一张椭圆形的长桌前,无奈地看着齐飞和贺德华互喷口水。

        自从陈正秋走马上任之后,营业部就形成了每天早晨召开大盘分析会的惯例,以便准确预判大盘的动向,从而为客户提供专业建议。

        虽然最终的讨论结果往往与大盘的实际走势不一样,甚至南辕北辙,但陈正秋坚持认为,让大家每天发言总结,可以提高每个分析师、投资顾问的专业素养,至少可以提高口才,因此陈正秋对这种分析会乐此不疲。

        营业部里的分析师和投资顾问,也习惯了这种会议,并把会议当成交流观点、提升口才的一种有效途径。

        以往的会议都是和风细雨型的。大家发表观点时都比较圆滑,谁都不会把话说死,尽量选择一些模棱两可的模糊语言,因为这本来就是证券分析师最鲜明的特点、最拿手的本事。

        不过,今天因为多了个刚归队的齐飞,贺德华似乎找到了找回昨天场子的办法,会议一开始便直接点了齐飞的名,让他发表看法。

        齐飞把自己和丁旭早上的讨论结果说了出来,特别强调了“牛市出长阴,长阴不可怕”、“千金难买牛回头”这两个观点,结果当场遭到了贺德华的冷嘲热讽,说齐飞大约是还没睡醒。

        齐飞一怒之下,便和贺德华辩论起来。结果两人东拉西扯地辩论了半个小时,最终谁也说服不了谁,没能辩论出一个明确结果来。

        毕竟他们曾为师徒,对彼此的思维方式和弱点都很了解,于是如同师兄弟练武时喂招一样,打得很精彩,斗得很激烈,但就是没有输赢。

        看着这对往日的师徒辩论个没完没了,众人都很无奈。

        “很精彩!咱们营业部很久没有这么精彩的辩论了。百花齐放才是春,下面让其他人说说吧。”此时,一直沉默旁听的陈正秋经理使劲地鼓了几下掌,又看了看手表,苦笑道,“马上要开盘了,没多少时间了,你们每人只表一句态算了,是看多,还是看空?”

        “我看多。”

        “我看空!”

        ……

        不一会,结果统计出来了,大多数分析师和投资顾问还是看空的,只有四个人支持齐飞,包括齐飞的徒弟杨智。

        贺德华冷冷地看了几眼那几个支持齐飞的分析师,脸上的表情有些阴沉。

        在贺德华的心目中,这不仅仅是看多看空的问题,而是站队的问题!

        “好了,今天对客户的建议暂定为——谨慎乐观,既要预防大盘继续下跌的风险,也要看到暴跌后的机会,不宜过分悲观。散会。”最终,陈正秋定下了今天的讨论结果和操盘策略。

        “说了和没说一样。”齐飞翻了个白眼,腹诽道。

        等齐飞回到办公室时,已经开始集合竞价了。

        九点二十五分,集合竞价结束,沪指以1889点开盘,微跌三点。

        看到大盘再度低开,齐飞有些担心,嘀咕道:“丁旭啊丁旭,今天我可是豁出去了,希望你的判断是对的,要不然我的面子就掉光了!”

        九点半正式开盘后,有不少股票再度大跌,而铁路股是权重股中跌幅最大的个股,中国南车更是一度接近跌停,证实了昨天超过42%的换手率属于资金出逃。

        好在大盘低开后,电子、信息类股票迅速走强,带动了一些人气,之后在权重股的支撑下,大盘顽强拉起,大涨甚至涨停的个股有不少,多少冲淡了昨天大跌带来的恐慌气氛。

        只可惜好景不长,大盘刚涨了一点,又被卖盘打压下来,一下子翻红,一下子又翻绿,来回折腾了一个多小时,行情还是不冷不热。

        更糟糕的是,林业、水泥股迅速退潮,资金减仓非常坚决。

        同力水泥因为昨天停牌,躲开了大跌,今天的补跌效应非常明显,早盘以6.85元的价格开盘,跌幅超过9%,接近跌停。

        开盘后,同力水泥在触及6.82元的跌停价后,迅速回升,之后便一直在跌幅7%左右的位置来回震荡。

        “唉,没有办法了,早盘接近跌停,已经触及到了8%的动态止盈比例,今天必须出货了。”齐飞皱着眉头,颇有些不甘心,但还是及时给唐浩和丁旭发了准备出货的消息。

        很快,丁旭的消息便回复了过来:“乐观一点看,同力水泥就算要出货,也要碰一下半年线再出货。毕竟已经涨到了离半年线咫尺之遥的位置,碰一下这根线,更容易勾起散户们的幻想,能吸引他们来追涨。我昨晚看了一下,半年线的位置在7.69元,我建议把卖单挂在7.67元或7.68元的位置,守株待兔!”

        “你以为昨天卖中铁二局的好运气还能重演?”齐飞迅速地回了条短信。

        “别忘了,我们的判断是牛市还将继续,这两天大盘会上涨,甚至有可能阳包阴,吞掉这根大阴线。如果大盘大涨,同力水泥自然就不需要补跌了,涨到7.69元的位置完全是可能的。”丁旭回复道。

        “这……”齐飞有些犹豫了,最后作了个决定,“那等到快收盘的时候再出货吧,如果那时候涨不上来,我就必须执行操盘纪律,坚决卖出了!”

        “好。”丁旭的回答简洁明了。

超级散户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