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散户 第76章 掏干货
    解释了半天之后,丁旭总算得到了大部分群友的理解。

        不过当笨笨等群友提出明天要跟着丁旭清仓包钢稀土时,丁旭又突然有些犹豫起来,担心自己的判断如果出现失误,大盘和包子真的一口气涨上去,这些群友们就有可能上不了车,从而也就无法扭亏、解套了。

        无奈之下,丁旭只好私聊齐飞,和他商量起来:“齐哥,你说我们的判断真的靠谱吗?毕竟这一百多号群友中,炒股高手很少,都是跟着我们操作的。他们的资金加起来,也不是个小数目,甚至有人曾在群里贴过上千万的资金单。如果我们操作失误,他们的损失就大了,我会很内疚的。”

        齐飞的回复带着些专业的忽悠色彩:“为什么说买卖股票其实就像是在赌博?因为对于股票未来走势的预判,其实只是一种基于消息面和技术指标的推理,这种推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就是一种赌博!所谓赌博,赌的就是概率大小,当你认为上涨的概率在80%以上,就值得买入,反之就应该卖出。但既然是赌博,就不可能有百分之百的把握,否则就是作弊!”

        “说得很有道理,但你到底想说什么?”丁旭听得莫名其妙。

        “我们判断大盘会下跌,包钢稀土未来也会下跌,这仅仅是一种推理,一种赌博,你想要百分之百的把握是不可能的。何去何从,你自己考虑。”齐飞来了一招太极推手,把问题推回来了。

        丁旭只好死缠烂打:“齐哥,空仓休息的建议是你提出来的,现在你可不能甩担子啊。”

        “那我从专业角度给你个建议吧……”说到这里,齐飞忽然呸了一声,“我擦,这句话很久没说过了,以前每次说这句话,我都要准备收费的。特别是2007年的牛市,收的都是一扎一扎的红票票啊……”

        “齐哥,言归正传,大家都等着呢!”丁旭心急火燎地催道。

        “既然你判断大盘和包子大概率会下跌,但又担心它们万一涨上去,不敢带大家全部清仓,那么唯一的办法就是卖掉一部分,比如三分之一的股票,并用这部分钱来做T,高抛低吸,摊低成本!”

        急中风遇到慢郎中,齐飞倒是一点都不着急,依然沉浸在以前的风光回忆,好半天才慢条斯理地答道,“这样一来,如果包子跌了,至少可以在低位买入,算是用做T摊低了成本。如果包子涨了,至少大部分股票还在手里,不至于上不了车,损失也不大。”

        “好办法!”丁旭眼睛一亮,兴奋地说道,“这个方案很好,进可攻,退可守,比较保险!”

        “保险个毛!从专业角度,我还能给你提供很多专业建议,比如抄底时不要一次性买入,而是要分五次建仓,赚了钱再追加第二笔、第三笔,直至满仓。但说实话,我就欣赏你那样的个性,看准了就满仓抄底杀入,看空的时候就全部清仓!说实话,真正能赚大钱的,就是你这种个性,当然,能破产的也是你这种个性。”

        齐飞却不屑一顾地答道,“今天晚上喝酒的时候,你一直坚持清仓计划。可是回来之后,在群里一聊天,看到其他人要跟着你清仓操作了,你就担心他们会受损失。于是你犹豫了,动摇了,准备改变原来的方案了,这恰恰是投资的大忌!说句不好听的话,你那些群友的钱,毕竟是别人的钱,又不是你的钱,你担心个啥?又关你毛事?”

        听了齐飞这番长篇大论,丁旭心中一凛,觉得除了最后一句话,其他的话还是很有道理。

        不过左思右想之后,虽然明知道做T的方案只是齐飞用来考验自己是否坚定的一个道具,但丁旭还是觉得很纠结:“我还是觉得做T是个好办法。没办法啊,齐哥,这毕竟是一百多号人的资金。如果大家都跟着我操作,保守点估计有几百万资金,甚至一两千万资金都有可能。万一出现失误,就不是我那十多万的事了,而是大事了!我这么稚嫩的肩膀怎么扛得住啊,还是保险一点的方案好!”

        齐飞没有吭声。

        为了说服齐飞,丁旭又搜肠刮肚地寻找了一些理由,比如昨天的暴跌很有可能是主力洗盘,今天收复失地之后,很有可能会再度启航,直奔2300点大关而去。即使两桶油可能会短暂调整一下,但只要钢铁有色、地产银行等权重股接力,冲破60日线只是分分钟的事情。

        之前反复提及的“牛市见长阴,熊市见长阳”,也被丁旭再一次搬出来。

        说着说着,丁旭越说越顺,甚至有种感觉,觉得之前采纳齐飞的空仓休息的决定确实是大有问题的,大盘和包子确实很有可能一鼓作气,再上一个台阶。

        “丁旭啊丁旭,你想想两个小时以前在酒桌上,我们对唐浩说的那些话,再想想你现在说的这些话,这不是自相矛盾,自己打自己的脸吗?你很多炒股的经验都是跟我学的,而我是一个证券分析师,最擅长的就是说一些模棱两可的话,甚至睁着眼睛说瞎话,把黑的说成白的,白的说成黑的。”

        听到最后,齐飞忍不住叹了口气,沉声说道,“同样一只股,我可以说得天花乱坠,找出要买入它的一百个理由;我也可以把它批得体无全肤,让别人觉得它就是市场上最烂的垃圾股之一。你口才确实很好,甚至不比我差,但如果你有意无意地学会了我这一套职业技能,你或许能风光一时,但绝不可能风光一世。因为市场不是学术讨论会,它不是黑就是白,不是涨就是跌,永远只有一个正确的走势,做墙头草是没有出路的,永远只能跟风,只能亏损!”

        听到这些话,丁旭再次心中一凛。他仔仔细细地把齐飞的这番话反复看了五遍,最终由衷地说了一句:“二哥,你说得对,谢谢你的提醒。你就是大海上的一盏明灯,一直指引着我前进的方向!”

        听到这句“二哥”,齐飞愣了愣,这才想起前一段时间关于“二哥”和“老九”的那次玩笑话。

        不知道为什么,齐飞觉得自己的心里暖洋洋的。

        “滚,少拍老子马屁。我还不知道你?一天到晚就想着从我这掏干货,我都快被你掏空了。”齐飞笑骂道。

        “瞧您说的,我又不是掏粪工,还能掏得空二哥您?”一旦作出了最终的决定,丁旭的心情也明朗起来,有心思开玩笑了。

        “别在这嬉皮笑脸了,赶紧跟他们说去吧,老九。”齐飞催促道。

        之后,丁旭便在群里再次解释了自己的操作方案。

        为了让群友们充分理解自己,丁旭再一次重复了自己建群时就一再申明的观点,称自己在包钢稀土上是盈利的,因此可以清仓,等待二次探底时再次入场。而那些被严重套牢的群友,如果技术上不成熟,又担心踏空,仍然可以选择死捂的策略,不动如山,等待解套。而有技术又有兴趣尝试做T的,则可以跟着自己操作。

        和预料中的差不多,大多数群友还是幻想着包钢稀土最近能涨到**块,因此不愿意动弹。

        最终,包括小空、笨笨、老顽童、小伙爱炒股、飞哥等十多名群友报名,决定明天一起找机会做T,以摊低成本。

        “小子,如果这次做T不成功,不能降低我的成本,你的期末考试就等着挂科吧!”最后,群名为“老顽童”的谢老教授还很无耻地威胁丁旭,让丁旭很无语。

        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

超级散户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