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散户 第77章 岂有此理
    丁旭在群里聊得正热闹,书房门忽然被推开了。

        丁旭转过头去,发现父亲又像上次一样,喝得满脸红光,一脸春风得意的样子。

        “儿子,今天我把同力水泥卖掉了,赚了不少私房钱。晚上一高兴,我就喝酒去了!”丁怀广把书房门关上,笑眯眯地走了过来,压低声音说道。

        “又是和同事喝酒去了吧?”丁旭笑了笑,随口说道。

        “对,就是那个和我合作炒股的同事,叫张杰的。”丁怀广呵呵一笑,找了张凳子坐下来,兴冲冲地凑到电脑屏幕前,说道,“儿子,你又看上了什么好股票?告诉我一声。”

        丁旭皱了皱眉,看着父亲久久不语。

        “怎么了,我脸上有东西?”丁怀广诧异地摸了摸自己的脸。

        “和你合作炒股的同事叫什么名字?”丁旭沉声问道。

        “张杰啊,怎么了?”丁怀广愣了愣,皱眉答道。

        “可是你上次告诉我,他叫王杰!”丁旭沉下脸来,冷冷地说道。

        “呃……对对对,叫王杰,我喝多了,连名字都记错了。”丁怀广又愣了好一会,这才眨了眨眼睛,苦笑道。

        “老爸,你还在撒谎!事实上你上次告诉我的是谢杰,不是张杰,也不是王杰。”丁旭认真地看着父亲的眼睛,有些愤怒、有些抑郁地说道,“事实上,你从来就不是一个喜欢撒谎的人,所以你自己都不记得自己曾经过说过什么!”

        丁怀广沉默了。

        “合作炒股的事纯粹是扯蛋吧?这十万块炒股的钱从哪来的,又是你挪用了公司的钱?”丁旭恨铁不成钢地追问道,一时间真是恨不得臭骂他一顿,把他彻底骂醒。

        “钱的来源完全合法,你根本不用担心。”丁怀广又沉默了好一阵,这才苦笑一声,有些语无伦次地说道,“儿子,我不是故意想骗你,我只是不想让你妈担心,同时还想给你一个惊喜。因为你一个人,背不动那么多债务。这件事是我惹出来的,我好歹也想和你一起承担,最好是我一个人能承担下来……”

        “说吧,钱到底是哪来的?”丁旭冷笑一声,打断了父亲的辩解。

        丁怀广沉默不语。

        丁旭抓起手机,咬牙道:“我这就给唐北鸣打电话,让他查查公司的账!另外我还会问问他,你们机电公司到底有没有一个叫谢杰的人!”

        “不要打,我丢不起这人!”丁怀广霍然抬头,无奈地说道,“好吧,我承认,公司确实没有谢杰这个人,是我编了个故事。这钱……实际上是我跟你爷爷借的!”

        “你……”丁旭大怒,指着父亲,半天说不出话来,最后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来,“无耻!”

        丁怀广还想解释什么,丁旭却来了脾气,指着房门厉声喝道:“出去,你给我出去!”

        丁怀广讪讪地离开了书房,丁旭猛地把门关上,然后狠狠一拳砸在木门上。

        这件事,由不得丁旭不生气。

        丁旭的爷爷叫丁博,今年67岁,是湖南香塘市的一名退休工人,以前是公路局的一名养路工,打扫和修理了几十年马路。

        或许是吃灰尘吃得太多,又抽了几十年的烟,丁博有比较严重的肺气肿和支气管炎,经常咳嗽。又或许是因为几十年如一日地弯腰扫路,他还有比较严重的腰间盘突出和颈椎病。

        雪上加霜的是,丁博还有比较严重的脑梗塞,曾经有两次在路上走着走着,就突然摔倒在地,人事不省,过了几分钟后才自行醒来。医生诊断后,说丁博这种脑梗塞病很容易导致瘫痪。

        也因为这样,丁旭的奶奶周玲一直很细心地照料着丁博,定期给他做各种检查,并逼着他每天去锻炼身体。

        周玲以前在香塘市副食品公司下面的一个门市部上班,当一名售货员。上个世纪推行市场经济之后,原本吃香的门市部就基本被私人商店给挤垮了,副食品公司也濒临倒闭,最后只好把门面出租给个人,靠收取租金来给员工发工资,维持最基本的运转。

        没有了门面,周玲也就没有了上班的地方,最终副食品公司实行改制,周玲办理了内退手续,至今也只能拿到一千多元的退休工资。加上丁博每月两千的退休工资,老俩口的每月收入只有三千出头。

        老俩口省吃俭用了一辈子,最终存下了十万元,放在银行里。这是他们的养老钱、棺材本,也是丁博的救命钱。

        这件事,丁旭知道,丁怀广也知道,所以无论是丁怀广以前买房买车,或者家里有什么其他的困难,都从未向他们开口借这笔救命钱。

        而现在,丁怀广竟然把自己父母的这笔救命钱借了出来,怎么不让丁旭气愤?

        丁旭还清楚地记得,暑假时自己曾经去香塘市看望爷爷奶奶,在路上发现两个白发苍苍的老人正在一个路边的公共垃圾桶里捡矿泉水瓶子,并装进提着的一个蛇皮袋里。

        当时丁旭有些同情地走过去,准备把自己手里的矿泉水递给他们,却无意间发现,那竟然就是自己的爷爷奶奶!

        老人们竟然节俭到了这种地步,甚至要靠捡矿泉水瓶子来挣零花钱,这个发现让丁旭既无奈又伤心。

        在香塘市,一个矿泉水瓶子才五分钱,要捡一百个瓶子,才够买一包五块钱的白沙烟。而一百个瓶子,恐怕要顶着炎炎夏日,在街上走上半天才能捡到。

        一想到这点,丁旭的眼眶就顿时湿润了,拉着爷爷奶奶就往家里走。

        丁博和周玲却没当一回事,笑着解释道这其实是一种锻炼方式,在街上到处走,顺便捡捡矿泉水瓶子,是一种很好的锻炼身体的方式,还能促进环保,顺便赚点零用钱,有很多老人都这么做。

        他们说完,便笑呵呵地跟着孙子往家里走,路上还顺便又捡了几个矿泉水瓶子。

        丁旭至今还记得,那天自己心里刺痛的感觉。

        从那时候起,丁旭就发誓,要尽快挣钱,让爷爷奶奶过上更好的日子,不再如此节俭。

        只是他没想到,暑假刚过完,家里就出了父亲炒股失利险些自杀的事情。

        他更没想到,父亲被自己想办法骗回家之后,竟然瞒着自己,把爷爷奶奶的救命钱给借出来了,还骗自己说这是和同事谢杰合作炒股!

        真是岂有此理!

        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

超级散户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