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散户 第79章 老狗
    “小旭,你爸爸亏了那么多钱,你和你妈怨他吗?”电话里,周玲小心翼翼地问道。

        “我妈以前总喜欢抱怨,但我不怨我爸。不过说实话,,现在我真的有些怨他了,无论如何,他不该收下爷爷给他的这笔钱!要是把这笔救命钱亏掉了,爷爷又突然发病了,那爷爷怎么办?”在奶奶面前,丁旭也不会掖着藏着,于是说出了自己的真心话。

        “傻孩子,你别怨你爸,他都是为了你。记得前年他来看我们,说了一件事,说有个公司的周老板和他开玩笑,说现在虽然改革开放了,国家也不讲什么阶级了,但其实还是有贫富阶级之分的。比如他的儿子高中毕业以后就能去美国留学,受世界上最好的教育,而你就不行。你爸是个要强的人,听了这句话,整整一晚上没有睡着,过了没多久,他就开始炒股了。”

        电话那头,周玲轻言细语,慢慢地说着往事,“你爸说,他这辈子也就那样了,但无论如何也要让你出人头地,不能被人瞧不起。他就算拼了命,也要赚够钱,送你出国,让你当什么海归,光宗耀祖!”

        听到这里,丁旭愣住了,父亲要让自己出国留学的这个心愿,在股市最为火红的时候,他曾经听母亲偶尔提过。当时他只是当一句玩笑话来听,并没放在心上,没想到父亲是认真的,更没想到这句话的背后还有这么一个故事。

        “你爸以前总要给我们钱,我们不肯要,说我们用不着钱,而且你还要读大学,让你爸把钱留给你。后来你爸在股市赚了不少钱,高兴坏了,就跟我们说,以后要赚到一两百万,等送你出国之后,就把我们都接到怀仁去,给我们在怀仁买套房子,大家住在一起也方便照顾。他还说,要给你爷爷动手术,把身上的毛病都治好,包括脑梗塞和腰间盘突出。”

        说到这里,周玲陷入了痛苦的回忆中,声音有些哽咽,“我和你爷爷听说他赚了那么多钱,都乐坏了。我们等啊等,结果等到了一封信,那是你爸去杭州以后寄给我们的,说他犯了大错误,不能活下去了,免得连房子都被债主给卖掉,让你和你妈无家可归。他让对不住我们,让我们好好保重身体,不要太伤心。直到那时候,我们才知道你爸亏了那么多钱,要走上绝路了。”

        “后来呢?”丁旭听得鼻子有些发酸,赶紧追问道。

        “接到信之后,我们都慌了神,以为这个儿子已经没了。我催你爷爷赶紧打你爸的手机,你爷爷没用,手一直抖啊抖,几次都按错了号码。后来电话居然打通了,你爸也说了话,我们这才知道,是你把他从鬼门关救回来了。小旭啊,真是多亏了有你啊。要不然,我们就得白发人送黑发人了。”

        周玲感慨万千地说道,“后来你爷爷把你爸叫到香塘来,问清楚经过之后,就非要让他把那十万块拿走,去做生意,去赚钱,把债还清。你爸不肯收,你爷爷急了,就耍赖,要跪他。你爸慌了,才收下钱的,真不是他骗我们的钱。”

        “奶奶,我知道了。”丁旭的心中有些沉闷,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真的,别怪你爸。为人父母的,都恨不得把心肝掏出来给自己的孩子。从你小的时候起,不管是吃的用的还是玩的,你爸总是想要给你最好的。为了让你能进名校读书,他一咬牙,就把铁饭碗给砸了,去了现在这家私营公司。”

        说到这里,周玲的声音有些沙哑,“前两年,你爸冒这么多风险去炒股,也是想让你出国留学,出人头地,做人上人。只不过他栽了个大跟头,没能成功。小旭,你想想啊,他为了你和你妈,连命都可以不要,就像得了重病的老狗,一个人跑去杭州,宁可死在外面,也不肯死在家里。他是真心对你们娘俩好,你不要恨他。”

        “嗯,我不会恨他。”听了奶奶这番话,特别是听到“老狗”这个字眼,丁旭觉得自己的心中突然一痛,喉头也被哽住了,无法说出更多的话。

        他记得,小时候家里养过一条大黄狗,自己一直很喜欢和它玩,大黄狗也始终像个保姆一样跟着自己。后来大黄狗变老了,又得了重病,整天趴着不肯动,它看人的眼神,就真的像人一样,充满了留恋。

        再后来,大黄狗就突然不见了。过了几天,奶奶在河边找到了它的尸体。

        奶奶说,狗是有灵性的动物,所以知道自己快不行的时候就会出门,找个隐蔽的地方等死,这是天性。听老人说,这样是为了不让主人伤心,一般野性大并且很通灵性的狗都会这样。

        “那就好。快十点了,我得扶你爷爷去睡了,不说了啊。”周玲说完这句话,就把手机放在茶几上,准备搀扶丁博去卧室里睡觉。

        丁博今天上街捡瓶子时,腰间盘突出又有些发作了,走路不怎么利索。周玲不放心老伴,怕他摔着,非要搀扶着他才安心。

        周玲习惯性地忘了挂断电话,丁旭也没有舍得挂断,耳朵依然紧紧贴着手机,于是听到了爷爷和奶奶的几句对话。

        “老太婆,你也太罗嗦了。既然怀广没出息,你替他说那么好话,又有什么用?”

        “怎么啦?怀广心里苦,又不肯说出来,我还不能替他说几句话?”

        “他苦什么?他饿过肚子吗?他捡过矿泉水瓶子吗?哼!”

        “我说了,他是心里苦!”

        “就算苦也是活该,他自找的!”

        “可是他刚赚了七万块呢!”

        “那也没小旭赚得多!他要强了一辈子,最后连小旭都比不过,所以我说他没出息!”

        “死老头子,懒得跟你说了!”

        “不说就不说,谁稀罕?”

        “喂,老头子……”

        “又干嘛?你不是不跟我说话吗?”

        “你说……小旭和怀广赚了这么多钱,我们以后是不是就不用捡破烂了?下午也不用去菜市场捡菜叶子了?”

        “你想得美!钱再多,也是留给小旭的!而且他们还欠着一屁股债呢,明天继续捡!”

        “哦,知道啦。死老头子,说话就说话,那么大声干什么?”

        脚步声逐渐远去,老俩口的话语逐渐模糊,丁旭却依然呆呆地听着手机里隐约的动静,始终没有挂断电话。

        不知不觉间,丁旭陷入了对往事的回忆中。

        <a href=http://www.qidian.com>起点中文网www.qidian.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amp;amp;lt;/a&amp;amp;gt;&amp;amp;lt;a&amp;amp;gt;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amp;amp;lt;/a&amp;amp;gt;

超级散户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