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渊主宰 第五十七章 鞭挞少女
    茫茫的草原。

    黑夜下狼群开始活动,其他的夜行生物也冒了出来,远处浮现幽幽的鬼火,那是被死灵能量唤醒的鬼魂。在一片山谷的四周,十多道鬼火悬浮在空中,这里曾经发生过很惨烈的战斗,时至今日依旧可以看见风化的骸骨和断裂的刀剑。鬼火环绕着这里无意识的游荡,这里是生者的禁区,即便是凶悍的食人魔也会远离这片土地。

    披着黑色斗篷的巫师渐渐靠近,两只毒蜘蛛已经化为腐肉。

    这种用法力催发出来的蜘蛛只能够存在半天的时间,它们衰老的速度非常快,当法术的力量耗尽时,就是它们死亡的时候。巫师俯身取走了蜘蛛的毒囊,将一些粉末倒在了上面,很快就化作一片血水,他将一枚暗红色的石头取出,随即走进了这片鬼火环绕的山谷。游荡的亡灵无视了他的存在,任由他进入了其中。

    山谷内长满了杂草,还有许多败破的建筑,已经风化的非常严重。

    但是依稀间还可以看到曾经的恢弘壮丽,直径一米的大理石柱随处可见,这些断裂的大理石柱支撑起来了一座宫殿,最终在战斗中化为废墟。一团团阴影浮现,它们化作没有躯体的朦胧身影,朝着胆敢进入此地的巫师包围了过来。

    “sua……aig……”

    巫师口中咏唱起古怪的音节,并非是任何种族的语言,更像是某种特殊的秘语。

    某些强大而博学的存在会创造出来只属于自己的语言和文字,如果他不传授其他人,别人需要花费极大的心血才可以明白这些语言文字的意思。一团团的阴影生命渐渐后退,它们退到了一根根石柱下,渐渐的消失在了上面,隐约可以看到模糊的裂痕,好似某种类人生物被绑在了石柱上焚烧,然后留下来的灰烬痕迹。

    山谷的中央是一座直径数十米的祭坛。

    圆形的内部已经龟裂,一些奇异的植物顽强的从裂缝中长了出来,祭坛上有六环交错的刻痕,附近的大理石柱已经断裂,周围还有很多剧烈爆炸后留下的痕迹。整个祭坛上唯一还算保存完好的,就只有一尊已经风化的非常严重,并且面容都模糊不清的神像。神像依稀可以看出来是女性,一条胳膊已经断裂,但是身躯上还保留着女性的特征,比如说到达臀部的长发,残缺但清晰地ru房,修长笔直的双腿,还有某种好似蛇类缠绕的痕迹。

    巫师轻轻地取下斗篷,露出来尖俏的耳朵,黝黑的皮肤,纤细的身影站在祭坛前,缓缓地跪倒了下去。

    没有了斗篷的遮挡,巫师这才露出来了本来面目。

    却是一位雌性的暗黑精灵。

    她口中发出古怪的祈祷言,双手交错在胸前,随着她的祈祷声四周传来诡异的回音,一点点妖异的光亮也浮现在了半空中。

    猩红色的瞳孔中闪烁着光芒,巫师缓缓地站了起来。

    她轻轻抬手褪下了自己的法袍,露出来穿着单薄衣裳的玲珑娇躯,隐约可以看到她里面什么都没有穿,胸前依稀凸起微微的一点。但这仅仅只是开始,她凭空抽出来了一根暗红色的蛇首鞭,在手中猛地扬起便是甩了出去,伴随着‘啪’的脆响,蛇首鞭划过一道弧线,直接抽在了她的后背上!

    压抑的惨叫声响起。

    巫师身上的衣服瞬间碎裂,后背上浮现清晰可见的血痕,蛇首鞭锋锐的倒刺划破了她的皮肤,一丝丝的鲜血顺着后背流淌,很快渗透了衣裳顺着后背滴落在了祭坛上。

    颤抖。

    巫师的身躯都在原地颤抖,痛楚让她的面容都有一丝扭曲,只有那些地底世界的生物,才知道蛇首鞭抽打在身上会是多么的痛入骨髓!

    喘息。

    巫师跪在地上喘息了很久,这才稍微恢复了过来。

    啪!

    清晰的鞭子挥舞声再次响起,巫师猛地扬起蛇首鞭一旋,再次抽打在了自己的后背上。

    又是一道血痕浮现。

    血淋淋的蛇首鞭落在了地上,巫师整个人都在瑟瑟发抖,后背上两条血淋淋的鞭痕交错,被抽到的位置已经是血肉模糊。随着痛楚越来越渗入骨髓,巫师扭曲的脸庞上浮现了一丝莫名的快慰,她的表情居然出现了一丝愉悦,当身体的力量渐渐恢复,她又毫不犹豫地拿起蛇首鞭再次抽打在了自己的后背上。

    啪啪啪!

    接连不断的抽打声响起,她的后背已经彻底血肉模糊,完全看不到一块完好的皮肤。

    可是她的表情却越来越诡异,到了最后居然好似欢享愉悦般颤栗,伴随着一滴滴的鲜血落在了祭坛上,隐隐约约的粉红色光芒开始浮现,鲜血顺着刻痕流向了祭坛中央的残破神像,粉红色的光芒笼罩在了这里,最终汇聚成一个朦胧的身影。

    那是一位手持蛇首鞭的少女,有着玲珑有致的娇躯,全身的皮肤是灰白色,上面有着暗红色的刺青,长达臀部的黑发垂落,从脚腕的位置一直延伸到大腿根部,两条毒蛇的虚影缠绕而上,最终在纤细的腰际纠缠在一起形成一支腰带。

    一点神性的光芒浮现!

    神像上显化的少女身影猛地扬起蛇首鞭,瞬间抽落在了巫师的身上。

    压抑的**响起。

    巫师血肉模糊的后背开始飞速愈合,撕裂的皮肉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再生,同时她发出充满欢愉的声音,深深地跪伏在了地面上。

    “去北方!”

    充满神性的声音回荡在祭坛上,少女手持蛇首鞭一指,凭空浮现许多画面。“冰雪女神的领地。我能感觉到她已经苏醒,凛冽的寒冬正在笼罩大地。”

    “她的力量开始失控。”

    “找到她。”

    “将她带到我的面前,我会赐予你应得的赏赐!”

    伴随着一点点神性的光亮,神像前少女的身影渐渐消散,巫师缓缓地站了起来,她伸手拿起法袍穿上,接着重新披上斗篷。她猩红色的瞳孔中发出微弱的光芒,将地上的蛇首鞭收了起来,随即转身朝着山谷外走去,朦胧的阴影依旧徘徊在这里,在月光照耀下浮现隐约的轮廓。

    ………………

    前方传来湍湍流水声。

    索伦将一路披荆斩棘的弯刀收了回去,走到了一条小溪边休息。

    他先是洗了一把脸,然后将身上的血迹擦掉,不单单是因为爱干净,更重要的是野外有很多生物对血腥味都非常敏感。

    突然!

    他好似全身的寒毛都乍起,原地一个翻滚将弯刀拿在手中,同时望向了溪流上方的石头。

    一道漆黑的身影注视着,淡棕色的瞳孔在黑暗中非常醒目。

    黑豹?

    索伦看清了突然给他危险感觉的生物,那是一只好似猎豹般的猫科动物,姿态优雅地站在一块石头上,目光好似带着人性一般注视着他。

    “不对!”索伦将弯刀握紧,警觉的看一眼四周,暗自道:“山猫?”

    那不是黑豹。

    而是一头浑身漆黑的山猫,野外同样非常危险的生物,成年的山猫甚至可以捕杀野猪。

    不过正常的山猫不会长到黑豹的大小,眼前这一只显然不是普通的野兽,甚至有可能根本就不是野兽。

    一个矫健的身影落在了小溪的对面,她穿着奇异的服装,脸上涂抹着油彩,夜色下看不太清楚模样,只能看到略显尖俏的耳朵,似乎也是一位半精灵。这位突然出现的半精灵女性伸手捧起溪水喝了几口,随即皱着眉头看了一眼索伦,她伸手朝着溪水上方的山猫招了招手,紧接着猛地一个飞跃落在了十多米远的大树上。

    山猫轻盈矫健的身影跟了上去,临走前还再次看了索伦一眼。

    “高阶德鲁伊?!”

    索伦一直注视着两者离去,双方没有丝毫的交流,只能判断对方去的方向正好是他过来的方向。

    ………………

    (www.23sw.net)

深渊主宰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