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渊主宰 第八十五章 回归
    传说度?!

    索伦看了一眼自己的属性页面,发现上面果然多出来了一行传说度数据,里面显示的是1点民间传奇。这个传说度的作用比较特殊,获得的难度也很高,不过对于实力却没有多少提升。它目前最大的用处就是可以影响交涉、欺诈和威吓的能力,1点传说度可以作为1点基础技能进行效果叠加。只有等到进入了传奇领域后,传说度才算是真正开始产生作用。

    并且是很重要的决定性作用!

    索伦看了看眼前的战场,突然一排数据连续浮现:

    “解锁战斗记录。”

    “自动统计当前战斗!……数据化模拟统计激活!……”

    还没等索伦反应过来,新的一排数据已经生成,上面显示着:

    “碎骨食人魔之战【传奇战斗】:新月纪元1675年9月,南方公国,白马城发动了驱逐碎骨食人魔的战斗,你协助白马城军队击溃了碎骨食人魔,并且在战场上击杀了一头进阶的食人魔督军(等级14)。这一场战斗的事迹将会逐渐流传,随着时间整个南方都会知道这场传奇等级的战斗。【传说度+1】”

    ………………

    士兵们开始打扫战场。

    白马城的伤亡达到了六百多人,战争必然是要付出代价的,这些职业军人没有时间去悲痛,稍微休息了一下便开始收敛尸体。战友的尸体都是要完整运回去的,有些缺胳膊少腿的都要尽可能找回来,因为要给这些英勇作战的人一个体面的葬礼。伤者需要运回去救治,牧师的神术效果有限,高阶神术施展的代价高昂,传奇牧师的寿命远远比不过其他施法者。

    传奇巫师可以轻松活上数百上千年,可是传奇牧师仅仅只有不到一二百岁的寿命。

    就算是德鲁伊活上数百年也是很轻松的事情,两者同样使用的是神术,在寿命上差距这多么肯定是有原因的。

    只不过这个原因很少有人去点破罢了。

    毕竟对于真正的牧师而言,回归他们所信仰神灵的怀抱,也是一种必须要经历的道路。

    冒险者的伤亡同样不小,来的人大部分身上都带着一点伤,有队友的会帮他们收敛尸体,没有队友的就原地火化,然后安葬在附近。火化是冒险者的归属,倒不是说不能入土安葬,事实上这个时代的人也挺重视入土安葬的。只不过在荒野里面有太多的食腐动物,今天埋葬在荒野中,明天就有可能被挖出来将尸首吃个干净。

    所以,荒野中战死的人大部分都是火葬。

    毕竟这些尸体不应该被野兽果腹,这绝对是他们不应该得到的结局。

    索伦在其他人的帮助下将半精灵游侠的尸体火化,骨灰用一块布包裹着,然后挖了一个坑埋下。他也不知道应该写什么墓志铭,不过对方毕竟是一位三阶的游侠,这样的人不应该默默无闻的死去,最起码死去后应该有一个墓碑。他砍下一块木头,用弯刀吃力地在上面刻字,先是刻下了名字,然后思考着应该留下什么。

    “亚斯。一位英勇的半精灵游侠,灰丘之战的保卫者,食人魔的屠戮者,他在生命的最后时刻战胜了一头食人魔督军。愿他的灵魂得到安息。”

    索伦实在想不到应该写什么。

    所以他简单的在墓碑上留下一段话,随后将断裂的长弓和剔骨刀一同放入了坟墓内。

    武器是战士的第二生命。

    这些装备应该随他一起入土为安,可能是有点浪费,但却是这个世界的传统,传统有些时候总应该被尊重的。

    就好像白马城的战士,那些战死的士兵也会连同武器铠甲一起安葬。

    市政厅不止一次因为这件事情跟军队产生分歧,政客们认为这是一种可耻的浪费,那些武器装备应该被收回来,然后交给新的士兵使用。但是军队里面总是固执的拒绝,有些脾气火爆的人还会因此大打出手,也没有什么辩驳的让人哑口无言的理由,他们就是固执的认为这些生前使用的装备应该作为陪葬,如果将来他们也战死了,陪葬的武器铠甲胜过任何的金银珠宝。

    这可能是战士的固执吧。

    打扫战场的时间用了很久,受伤的人在安排回到白马城。

    食人魔的堡垒里面发现了很多的战利品,不过这跟索伦没有太大的关系,冒险者最多也就是后面再拿一笔报酬。还没有完工的堡垒被大火覆盖,为了避免其他的生物占据它,指挥官下令拆掉了一切,然后用大火烧得一干二净。索伦也跟随着队伍返回,其他人还有一些简单的战斗,比如说从黑气沼泽迁移出来的蜥蜴人。

    如果它们知道食人魔部落已经被消灭,可能会退到其他的地方。

    要是它们不知道的话,白马城的军队就将它们驱逐,对付蜥蜴人显然要容易很多,留下五六百的军队就足够了。

    回去的路途比较安静。

    击溃了食人魔其他的都是小问题,即便还有零散的怪物,其他商队的护卫也可以对付。

    在回到白马城前,军队受到了欢呼和迎接,时不时有平民聚集在村镇附近的道路旁围观,指着食人魔的尸体发出惊叹,这些手臂有他们大腿粗的怪物并不常见,城市附近的平民遇到豺狼人的机会都不多,最多也就是偶尔看到地精和狗头人的踪迹。毕竟豺狼人的危险性很高,如果发现它们在领地附近活动,守备的民兵和军队很快就会出动。

    受伤较轻的士兵尽可能的昂首挺胸跨步,这是属于他们的荣耀时刻。

    他们的力量,他们的勇武,他们的牺牲,才构成了白马城附近相对安全的生存环境,这是他们所必须接受的使命,既然有战斗时的牺牲,也就应该有胜利后的荣耀。随着逐渐靠近白马城的范围,欢呼迎接的人群中也多出来了一些悲痛欲绝的哭泣声。军队都是从附近的村落城镇里面挑选战士,如此多的伤亡已经让许多人失去了丈夫儿子。

    索伦一路上显得很沉默。

    他就是静静地看着,宛若是一个旁观者,注视着活下来的士兵与亲人拥抱,也注视着老迈的父母扑在儿子的尸体上失声痛哭。

    这是很常见的事情。

    战争带来的不一定是财富,但肯定会留下来伤痛。可能是他过去真的已经见多了,现在已经没有那么多的情绪波动。白马城额外付给了他五十枚金德勒的报酬,看起来这一次食人魔的堡垒内有不少值钱的战利品,因为协同白马城作战,市政厅还给他颁发了一枚奖章。如果他愿意的话,可以成为白马城的市民,然后在这里定居。

    奖章就是一块铜牌,更多的是一种象征意义!

    索伦拿到自己的报酬后离开,随手将奖章扔进了次元袋,这种东西他以前拿到了上百块,其中甚至不乏贵族勋章。

    如果他接受的话,就可以成为荣誉勋爵。

    虽然能够带来相应的利益和权力,但是同样也必须要履行自身的使命,等于是彻底加了某一个阵营。

    回到白马城后,索伦先是交接了任务。

    因为击溃食人魔的难度,他的佣兵等级被提高到了e级,也没有什么额外的奖励权限,仅仅是佣兵工会承认了他的实力。他将一些零零碎碎的事情处理完,然后去找了一位医师,右臂断掉的骨头需要好好接回去,毕竟他的医疗能力不高。骨头完好的接回去后,索伦去了一趟神殿区,花费了三十枚金德勒请牧师施展了一下治疗中等伤势。

    自然生长回去的骨头有可能留下隐患,最好还是用神术恢复一下,这样可以避免影响到他将来的战斗。

    一直到第二天上午见到薇薇安,索伦的脸上才露出来一丝笑容。

    他一把抱起小姑娘在空中转了一圈,在薇薇安清脆的咯咯笑声中,狠狠地亲了一下她粉嫩嫩的脸颊。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

    小姑娘比以前胖了一点点,看起来也不再是瘦瘦小小的,红彤彤的脸蛋儿上多出来一丝婴儿肥,看起来非常的可爱。

    商队女主人深深地看了他一眼,白马城派出军队的消息早就已经传了很多天,对于战斗的胜负很多人都非常关心。眼前的索伦比她最开始见到的明显多了一丝不同,气势仿佛是更加凌厉沉淀了一些,看起来实力也比当初强很多。如果说曾经他看起来像一个逞凶斗狠的帮派人士,现在看起来就好像是上过战场经历过鲜血杀戮的战士。

    杀得人多了,气势自然就出来了。

    索伦看了一眼面前的歌莉娅,轻轻微笑点头,虽然他什么都没有说,可是商队女主人知道对方已经有带着薇薇安离去的想法。

    她幽幽地发出一声叹息,不知道索伦为何如此固执地要离开。

    这段时间她已经从薇薇安的口中得知了不少事情,知道他们是无父无母的孤儿,她实在想不明白一个有少量半精灵血统的人类,为什么执意要去那群高傲精灵的地盘,毕竟精灵的排外性很强,对于真正的半精灵都不怎么待见。

    所以,她最终还是决定再次争取一下。

    不过却不是眼前的索伦,她将视线投向了旁边的薇薇安,这个小姑娘真的很聪明,她虽然看起来天真可爱,但她却并非是无知,只不过贫民区内的混乱堕落无法影响到她纯净的心灵。这是一种很难能可贵的品质,纯净的心灵就代表着纯净的灵魂。

    这股心灵的力量,可以帮助她走得更远!

    ………………

    (ps:墓志铭什么的,才不会写得很煽情呢!)

    (www.23sw.net)

深渊主宰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