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道至圣 第七章 鸣州!圣前!
    《三国演义》过于神化诸葛亮,导致很多人高估诸葛亮的军事才能,也导致部分人用正史把诸葛亮批的一无是处,认定诸葛亮没那么伟大,都是《三国演义》小说导致的。

    但真正看过正史《三国志》的人都不会看轻诸葛亮,因为《三国志》共六十五卷,除去必要的帝王单写一卷,单独占据一卷的,仅诸葛亮一人。

    诸葛亮最出色的才能不是领兵打仗,而是治国,他是相才,不是帅才。

    在《三国演义》之前,就有大量文人盛赞诸葛亮,最关键的是,诸葛亮入了“孔庙”,被封为先儒,这在古代可是了不得的地位,不是罗贯中写部小说就能让他进去。

    在《三国演义》成书以前,诸葛亮的军事才能也得到许多军事家的承认。

    司马懿见诸葛亮布设的营垒,赞叹其为“天下奇才”,也指出诸葛亮在军事方面的不足,但对诸葛亮的治国才能却不敢有半点批评。

    李靖也对诸葛亮的军事才能推崇备至。

    唐玄宗设“武庙”,供奉十个古代最伟大的军事家,其中就有诸葛亮,虽然唐玄宗过于拔高诸葛亮军事才能,但也足以证明诸葛亮在军事有一定建树。

    文庙武庙俱在的,唯诸葛亮一人。

    在圣元大陆,诸葛亮因为曾保蜀国百年江山,功盖天下,科举的请圣言中年年都有他,从无例外。

    史官记载,诸葛亮临死前仍不忘恢复汉室,一统圣元大陆,在大限到来之前亲自领兵出战,但敌国也有半圣,最终寿命耗尽,死于五丈原。

    方运之所以特别看重诸葛亮,是因为有关诸葛亮的诗词很多,而且还没有出现在圣元大陆,偏偏圣元大陆有非常神奇的“唤圣”之力。

    方运理清两个诸葛亮的不同,继续奋笔疾书。

    之后又遇到跟另外两位半圣考官有关的题,方运都记得,而奇书天地中又增加了新的书籍。

    方运很快答完前三张试卷,大部分都非常简单,但有三道题非常难。有一道题甚至布设了文字陷阱,照着书也未必能答对,幸好方运曾生活在信息大爆炸的时代,文字游戏在他眼里不值一提。

    这仅仅是最简单的童生试,秀才试的请圣言更加难,不过真正难的是诗词、经义和策论。

    后面的试题是默写众圣的词赋,之后是填空,对别人来说可能很难,但对方运来说简单的不得了。

    毛笔写字极慢,到了中午时分,方运仅仅写到第十九页,不得不休息吃饭。

    就着水,方运吃完白面糖饼,站起来在狭小的房间活动一会儿,继续答题。

    接着就是最后九章试卷,一共十八题,要求默写出题目要求的众圣的名篇章节。

    孔子和六位亚圣的著作必考,是前七道题,一点都不生僻,大半的考生都能会。

    剩下的十一道题出自其他半圣,其中三位半圣考官的名篇各占一题,方运都背过,已经储存在奇书天地中。

    答完所有题,方运放下毛笔,揉了揉酸疼的手腕。

    “咚!咚!”

    两声锣正好响起,方运立刻知道是下午两点。

    圣元大陆的官方时间仍然是十二时辰制,但百年前公输家的工匠为了让时间更精确,把每天分了两个十二时,由于新的时间单位只是一个时辰的一半,所以称之为小时,时辰为大时。数字毕竟比文字方便,和草书一样在分秒必争的军中大受欢迎,然后在民间逐渐传开。

    再过一个小时,就要收卷子,然后会发诗词的试卷。

    方运仔细检查了一小时,没有一个污点、错别字,答对全部的试题。

    “可惜,我以前没怎么练字,这字有些差了,按照惯例会降一等。甲是拿不到了,应该可以拿个乙。等考完童生,一定要努力练字,在圣元大陆不练字不行。”

    最后,方运在指定的地方写上自己的考牌号和姓名以及住址。

    不多时,铜锣响了三次,马车再度前来,附近立刻传来低沉的喧闹声和抱怨声,显然大多数人都无法答完,都觉得时间不够用。

    发卷的人把诗词卷给了方运,然后收走“请圣言”的三十张试卷。

    方运细看诗词题目放了心,没有要求必须的平仄,只是要求押韵和扣题,五言、七言、绝句、律诗、词、骈文或赋皆可。

    除了骈文和赋,诗词要求押阳部、宵部、东部和元部四韵之一。

    主题也常见,在春和边塞两个主题中选其一。

    方运想了片刻,决定写一首边塞诗,因为按照之前方运的性格,必然会这么选,想都不用想。

    方运眼中一片茫然,无从下笔。

    “以我现在的诗词水平,在甲乙丙丁四等中,至多是丙等,很可能无法考中童生,可要是考不中童生,我必死无疑!”

    方运沉思许久,轻叹一声,心中默念奇书天地。

    这一次没有书出现,也没有突出的金字。

    方运猜到可能是没有固定的答案,所以奇书天地不能准确地列出来。

    于是方运在心中列出条件,要押四韵之一,要是边塞诗,而且要符合主战的思想,必须是名人作品,务必要考一个好名次,尽可能成为童生。

    方运挑来选去,选了一首诗圣杜甫的《岁暮》,五言律诗,是一首很出名的边塞诗,韵脚符合四韵中的阳部。

    方运没有直接写到卷面上,而是提笔写在一张白纸上当草稿,写完再看合适不合适,毕竟考试的忌讳太多。

    《岁暮》的内容是写临近年关,北方还在打仗,前方将士日夜流血,但朝廷大员却没有全力出战,诗人想要报国却无门,抨击官员无能。

    景国和草蛮中的狼蛮一族经常交战,年前打仗很正常,所以方运不怕跑题。

    “岁暮远为客,边隅还用兵。烟尘犯雪岭……”

    写到这里的时候,方运突然停下笔。

    就在此时,位于考房附近的一处凉亭外,县令和县文院院君突然站起,望向方运所在的方向。

    两人看了片刻,相视一笑,都从对方眼里看到浓浓的喜悦。

    一旁的州文院学正稍迟后站起来,笑着说:“祝贺祝贺,才气跃动,至少是诗成出县,甚至可能是诗成达府,两位教化有功啊,今年的考评必是上上!”

    县令蔡禾笑道:“哪里哪里,万学正谬贊了,目前才气未定,还不能轻易下结论。”

    万学正又道:“应该是那个神童方仲永吧。”

    蔡县令迟疑一下,说:“不,我记得很清楚,方仲永不在那个方向。”

    蔡县令是进士出身,身具强大的才气,已经能够过目不忘。

    蔡县令刚说完,三人诧异地再次看向方运考房所在的方向。

    “才气消退,可惜了。”蔡县令说完,失落地坐下。

    县院君叹道:“可惜了。”

    万学正急忙说:“两位切莫忧虑,或许那名考生能够续接,更何况那位神童还没有写成。”

    突然,三个人一起转头望向另一个方向,露出期待之色。

    不一会儿,蔡县令微笑道:“好!才气稳固,诗成出县,那个位置,坐的正是方仲永!”

    县院君拂须而笑,道:“不愧是本县神童。”

    “恭喜恭喜!”州院学正再次祝贺,然后遗憾地看向方运所在的方向。

    考房中,方运放下毛笔,皱起眉头。

    “这首诗不行!我连童生都不是就指责朝中大臣,三位考官未必全都喜欢,恐怕会借口无功名却妄议朝政降等,哪怕诗再好也没用。但是,如果连这首诗都不行,其他更不行,有的是不够好,有的是太好了,有的是不押四韵,有的明显不是我能写出来的。”

    方运想来想去,突然把那张纸揉成一团,放在桌案上。

    方运把试卷摆在面前,提起笔默默思考,不多时,想起今天雨后春天的气息扑面而来,一首名诗自然而然浮现在脑海中。

    方运落笔。

    春晓。

    春眠不觉晓,

    处处闻啼鸟;

    夜来风雨声,

    花落知多少。

    唐代著名诗人孟浩然的名篇之一。

    诗成,才气犹如喷泉爆发。

    方运立刻感到一股温暖的气流从天而降,直入眉心深处。

    方运猛地瞪大眼睛,没想到自己竟然在考试中才气灌顶,成为童生!

    所有的温暖气流在眉心的“文宫”处凝聚,随后炸开,涌入方运身体每一处,让方运昨夜被打的伤口以奇迹般的速度愈合。

    方运感觉眼睛痒痒,不由自主眨了眨眼睛,原本近视的双眼不仅痊愈,视力也比正常人好数倍。

    “是才气浣体!每一次提升文位,身体各方面都会有所增强,寿命也会提高,大儒寿百二,半圣寿两百岁。等养好身体,哪怕只是童生,身体素质也强于精兵!”

    在诗成的同时,离考房不远处的蔡县令三人突然猛地从椅子上弹起,难以置信地看着方运所在的方向。

    “这……”万学正已经说不出话来。

    县院君喃喃自语:“才气达府,几近鸣州,只要稍加传扬,必是鸣州之诗!”

    接着,三个人面色大变,同时惊叫。

    “圣前童生!”

    考上童生后,就要进入圣庙膜拜,到时候会得到才气灌顶,正式晋升童生,如果在那之前天降才气,就是所谓的圣前童生。

    普通的童生只是“众圣弟子”,可圣前童生是“天之门生”,意义非比寻常,因为孔子和周文王都是“天之门生”。

    “圣元大陆人口数十亿,三年也未必能出一个圣前童生!圣佑景国!天佑景国!”县院君激动全身发抖。

    蔡县令深吸一口气,说:“那个位置,就是刚才写诗中断的地方。”

    --------

    新书近两月,急需推荐票,望诸位读书人赠才气之推荐票,让本书文位节节高涨,老火谢过。

儒道至圣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