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道至圣 第二十四章 香狐
    方运笑着问道:“大牛哥,谁让你叫我少爷的?”

    “爹妈说的啊,说你现在不一样了,不能再叫你弟弟,现在叫你少爷,等你中了举人,我还得叫你老爷。”方大牛道。

    “都是自家人,不用这么见外。”

    “那不行,我不能给咱们方家人丢人,该怎么叫就怎么叫,不然我怎么当你的长随?俺娘说,济县方家好不容易出了您这么一个金凤凰,让俺好好伺候您,将来肯定能沾光。”

    方运没有说什么,目光落在手中的那三封信上,方大牛没说错,他现在的地位的确不同了。

    太阳升起,天气回暖,方运打开窗帘,从书箱里拿出一本《礼记》,开始低声诵读。

    杨玉环静静地看着方运,偶尔嘴角弯起,霞飞双颊,不知道想什么。

    马车一路前行,方运看累了就闭目休息,休息片刻后就继续低声诵读。

    不知过了多久,马车离大源府越来越近,方运正读到“君子远庖厨”,突然一道白影从窗口窜了进来。

    方运毫无防备,吓了一跳,一只雪白的狐狸扑到他腿上,带着一缕香气和淡淡的血腥味,没有丝毫动物的腥臭。

    杨玉环好奇地看着狐狸,流露出怜惜之色,而江婆子却面色大变,叫道:“方公子小心,可能是妖怪!”

    方运心中一惊,就要把狐狸扔出去,可那只狐狸突然抬起头,用漆黑的眼睛看着他,露出哀求之色,然后闭上眼,轻叫一声,昏迷过去。

    换做平时,方运可能会直接扔走,可刚好读到“君子远庖厨”,他就犹豫了。

    君子远庖厨在《孟子》里也出现过,这句话不是说瞧不起下厨房的,而是指人都有恻隐之心,若不是厨师,遇到厨房里杀活物的时候总会于心不忍,所以最好不要看到那个场面,不要听到活物临死前的悲鸣,因此君子要远离厨房。

    不过在读书人上阵杀敌的时代,这话原意反倒有些不合时宜,于是被人引申,解释为任何人都有吃肉的权力,但不能以杀活物为乐,不可虐杀。

    杨玉环低声道:“这应该就是普通的狐狸,就算是妖也没杀过人。妖怪要是杀了人,眼圈会变红,身上也会有一种腥味,类似烂鱼,我闻到过。”

    方运略一思考,低头观察小狐狸的伤口,似乎是被动物爪子抓伤,伤口附近的血液已经干涸,伤口也已经结疤,说明战斗至少过了好几个小时,被敌人尾随的可能性很小,收留它倒没什么危险。

    方运没有掉以轻心,把头探出窗外,路边的森林没有动静,几十丈后就有别的马车,又向大源城方向看去,已经能看到大源府的城墙轮廓,再大胆的妖兽都不敢在这里撒野,因为文院里的圣庙每时每刻都在警惕。

    “小运,这条狐狸怎么办?”杨玉环问。

    方运道:“过城门的时候问问守卫,他们如果认为这不是害人的妖物就带进去,如果是就让士兵处理。”

    “哦。”杨玉环想救这只小狐狸,可方运的态度更重要,所以她什么也不说。

    方运却又轻轻闻了闻,这只狐狸特别香。

    方运立刻利用奇书天地查询,很快找到半圣陈观海的一篇游记,提到过狐狸一族最珍贵的香狐,只写了“通体异香”“世间罕有”等。

    方运怀疑这只狐狸就是价值连城的香狐,而这种狐狸的狐毛可以做香狐笔。

    一支香狐笔可以卖到万两以上,因为用香狐笔写战诗词可以增强至少一成的力量,如果再搭配妖兽血液制成的墨汁,可以把威力提高两成多。香狐越大,效果越好。

    香狐极为罕见,据说存世不过十几只。

    这只狐狸太小,尾巴和身体一样长,而尾巴只有方运手掌那么长,简直像只小松鼠。

    方运又仔细查看小狐狸的伤口,都已经结疤,不用特别处理。

    来到城门前,方运让方大牛停车,然后他抱着小狐狸走下车。

    大源府的城墙足有四丈高,青石垒叠,固若金汤,看上去非常有安全感,据说是一位大儒主持建造。

    城门两侧各有五个披甲士兵,并不检查过往车辆,也不收进城税。

    方运走到一个士兵前问:“我在路上捡到一只狐狸,想自己饲养,但不知道是不是妖物,想问问有什么办法检验。”

    那士兵一看方运身穿童生袍,回答道:“此地都被圣庙的力量笼罩,若是这狐狸有问题,圣庙会立刻镇压。你可以随时带进去。”

    “谢谢。”方运谢过士兵,回到车上。

    方大牛继续赶着马车,前往梁远已经选好的住宅。

    方运从没来过大源府,不过这里再繁华也比不过商业高度繁荣的那个世界,所以他没什么兴趣,思索怎么办书铺,想着先卖什么书。

    杨玉环则不一样,她掀开窗帘,好奇地看着大源府,这里可比济县大的多,人来人往川流不息。

    大源府是江州的首府,是江州的政治中心,不过江州的军事中心和商业中心却不是大源府,而是五百里外的玉海府,那里位于长江口,城外就是东海,是景国和海民贸易之地,无比繁荣。

    梁远五天前就已经来到大源府,昨天寄信给方运,帮方运选择了一处便宜的独院租三个月,每月五两银子。同时还选择了一家准备出兑的书铺,只等方运来就可以去官府那里办手续。

    按照信上面的地点,马车来到老石巷,梁远正在那里等着。

    方运下了马车,和梁远寒暄,一边走一边详谈住宅和书铺的事。

    住宅要比方运家小了点,是很普通的小宅院,但方运并不在意,等将来书铺盈利了就直接买一套大点的庭院住。

    稍作整理,吃过午饭,方运带着杨玉环和梁远离开,先去签租屋合同,然后前去大源方家。他说好给大源方家一成股,而且想借大源方家的牌子避免别人来找茬,尤其是柳家。

    车在方家门口停下,门口敞开着,门上的牌匾写着“方府”两字。

    方运往里一看,里面不是几进几出的大院子,而是一处园林。

    门后面是一条鹅卵石路面,两旁是花园,鹅卵石路抵达假山的时候分开,假山后面应该是主园。

    门口站着两个身穿黑衣的家丁,不过一个没有左臂,一个右眼被眼罩挡着,两个人神色坚毅,看上去像当过兵。

    方运心里更加敬重方守业,怪不得都说方守业是大源府的第一好汉。

    方运一拱手,道:“两位好,我是济县方运,是方守业伯父的侄子,跟伯父约定好商量书铺入股的事。”

    一个家丁立刻道:“将军昨日得到急报,已经回玉海城,大夫人吩咐过,方案首前来就直接带着去见她,请跟我来。”

    方运笑着道:“谢谢。”然后示意杨玉环和梁远跟上。

    家丁带着三人绕过假山,来到第二个院子,可第二个院子竟然没有房屋,依旧是假山流水,花草树木,除了来时的门,东、西和北三个方向各有三个圆拱门,分别通往三个院子。

    而且东西两个院子再往东西还有门,还有院子。

    “传说中的大土豪,不愧是名门。”方运心想。

    走到第三个院子,方运终于看到方府正厅,那一间正厅就比方运家的院子加屋子还要大。

    正厅最里面是两把太师椅,左右两侧摆着六对方桌,方桌两侧都有椅子。

    不过正厅没有人。

    家丁让方运进正厅坐,然后说进去找大夫人。

    梁远偷偷打量四周,兴奋地低声说:“方运,看来方家很重视你,直接把你带到正厅,要是别人估计只能在偏厅等。这可是名门啊,普通举人进方家都得去偏厅。”

    杨玉环不由自主点了点头,双手放在腿上,显得很拘束。

    方运则大大方方打量正厅,不愧是两代名门、书香门第,正厅有古瓶,有墨宝,有盆栽,有山水,文雅朴素,没有一丝的奢靡气息。

    墙上有一副对联:

    苍山如暮,尚倚红日傲风云。

    残阳滴血,犹作泓弘向碧心。

    方运不由得点点头。

    “小运来了?你伯父可没少夸你,让伯母瞧瞧咱们方家的麒麟儿。”

    人未至,声先到,语气里充满了惊喜和热情。

    三人立刻站起来,就听环佩叮当声响起,正厅东侧的珠帘被两个小丫鬟掀开,一位雍容华贵的中年女子走了进来。

    这女人身穿一身红色长裙,不算多么漂亮,可美目清秀,富贵袭人,笑起来极为和善。

    这人身后跟着一个年纪稍小的中年女子,一身绿裙,也是满面带笑,只是笑容假的多。

    方运吃不准大夫人身后的那人是是谁,于是拱手道:“侄儿见过伯母。”

    杨玉环和梁远也急忙行礼,但都不说话。

    大夫人笑道:“好一个俊朗少年,怪不得守业对你赞不绝口。来,让伯母好好看看。对了,这是你二婶,方才我们还说起你。”

    方运知道方守业有个弟弟,只是秀才,但风评不好,整日在青.楼厮混。这位应该是方家二夫人,而妾室只能称姨娘,不能称夫人。

儒道至圣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