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道至圣 第三十四章 夺文位
    送走方大牛,方运却有些担心《三字经》的未来。他原本更看好《西厢记》,可《枕中记》大出风头。

    这《三字经》虽好,可终究只是蒙学读物,没有什么精彩的圣道大义,而且才气不会多,族学里或许重视,但那些大人物未必重视,可能需要许多年才能慢慢出头。

    “希望能得李大学士推广,不然这书可不像通俗小说那么容易流传。”

    方大牛带着周主簿给方运的手令和《三字经》,赶着马车到达文院,被小吏引到周主簿房外。

    进了门,方大牛道:“小人见过周大人,奉我家少爷方运之命,送来简信和一本《三字经》,请大人过目。”

    “《三字经》?”周主簿虽然不知那是什么,却面色一喜,立刻快步走过来,抢过那叠纸,定睛一看,冷哼一声。

    “这是谁抄写的?”

    “是少爷让小人抄写的。”

    周主簿又翻看简信,发现也不是方运的笔迹,被气笑了。

    “你下去吧,我会审阅这部书。”

    “小的告退。”

    等方大牛走了,周主簿仔细阅读《三字经》。

    方运所编的《三字经》不过一千五百余字,周主簿很快看完。

    “简直是怪物!这么好的点子我怎么就想不到!三字一句,对韵简易,偏偏却道尽最简单的圣道,历史人物天文地理无一不包,不深奥,却恰恰最适合启蒙,和《西厢记》《枕中记》有异曲同工之妙。虽说未必能在一国推广,但在一府乃至一州之地推广却不难。”

    周主簿有认真看了一遍,心想:“终究是启蒙读物,能否流传或未可知,登《圣道》则机会渺茫。各国文人编了许多启蒙读物,能登上《圣道》的只有《千字文》和《百家姓》,据说还是半圣钦点才能刊载。”

    周主簿又拿过方运的简信,心里想:“话里有话啊。找德高望重?我还差得远。还要沐浴圣道?他倒懂规矩,我的资格还不够,那只能让院君大人注释。哼,抢了我的《枕中记》手稿,那这种费力的事就交给你了。”

    周主簿带着手稿来到院君堂,也不敲门,推门而入,黑着一张长脸,用一种快要死的腔调说:“院君大人,双甲圣前童生方运自编了一部蒙学读物,名为《三字经》,想请德高望重之人传播圣道光辉。我左思右想,别人难当此大任,所以请院君大人一一注解,印发后供方氏族学的蒙童学习。”

    “放这里吧。”

    说话的是一个身穿黑袍的中年人,看似三十出头,实则已经年近五十。他的眉毛又黑又密,如同两把剑悬于眼上,哪怕面无表情也杀气腾腾。

    这位是江州州文院院君、李文鹰大学士,景国太后曾称他为“剑眉公”,这个名号极为贴切,后来就流传开。

    “哼!”周主簿冷哼一声,把手稿放下,一拱手,转身离去。

    李文鹰脸上闪过一抹微笑,伸手拿过稿纸,仔细一看,发现这字既不是方运的也不是周主簿的,脸上的微笑消失。

    “人心不古。”李文鹰心里想着,仔细阅读《三字经》。

    只看一遍,李文鹰就把一千五百余字记住,然后闭上眼,静静思考。

    片刻之后,李文鹰再一次露出笑容,心想:“这个方运果真非凡,连周主簿都没看出来他的真正用意。也罢,让我作注,扬我文名,那我就帮你推广这《三字经》,传遍天下难,传遍景国不难。更何况,这书虽然对考童生无用,但的确是不错的启蒙读物。至于能不能上《圣道》,我也拿不准,就和《枕中记》一并推荐上去。”

    “可惜啊,不是方运亲笔。他写的《枕中记》的字非常有韵味,值得借鉴,或许可以让我的书法更上一层楼。”

    李文鹰刚把手稿放下,门外响起邱学正的声音:“下官有事禀报。”

    “进来吧。”李文鹰说完,看向门口。

    邱学正面带微笑,双手捧着一叠稿纸,道:“院君大人,您首重教化,让我江州学风日浓。卑职刚得到一篇至少是出县的蒙学读物,名为《三字经》,乃是府城一位秀才所作,虽然文采有限,但却最适合教授蒙童。”

    李文鹰两条剑眉微微一动,随后恢复平静,道:“拿来我看看。”

    “是。”邱学正弯着腰,双手把稿纸呈上。

    李文鹰翻了几页,和之前收到的《三字经》一模一样。

    “好!很不错,我想见见此文作者,能否把他带来?”

    邱学正满面欣喜,道:“他就在文院,我这就把他叫来。”

    “快去,我倒要看看是哪一位才子。”

    “是。”

    不多时,邱学正带着路膺年走过来,路膺年进门后立刻弯腰长揖,口中道:“学生路膺年,见过院君大人。”

    李文鹰微微一笑,问:“这《三字经》可是你所作?”

    路膺年道:“的确是学生所作。不过在作这《三字经》的过程中,我也曾跟族学的各位老师交流,数易其稿才完成,方氏族学所有老师也有一部分功劳。”

    “方氏族学?我听说方大眼请了方双甲去族学教书,可有此事?”

    路膺年的心跳猛地加快,眼中闪过一抹惊疑,随后道:“方案首也在族学。”

    双方虽然相距两丈,可在李文鹰耳中,路膺年的心跳响如擂鼓。

    “既然《三字经》是你所作,那就没问题了。就在你来之前,方运冒充《三字经》的作者,呈上一份和你一模一样的《三字经》。你不要急,我会为你主持公道,我现在派人去抓方运,然后奏请圣裁,分辨谁是真正的作者。若是方运提前招供倒也罢了,最多责斥他几句,若是他死不认错,等真相大白,本官必废了他的文位,并让他三族九代不得参加科举,然后把他流放到草蛮占领之地,生死由命。咦?你怎么面色发白,汗流如注,双腿打颤?”

    在说话的过程中,李文鹰的气势节节攀升,自身的才气力量带动周围的空气,吹的纸张书页翻腾。

    路膺年只觉两耳生疼,两手止不住地擦汗。

    一旁的邱学正久历官场,只听到一半就意识到怎么回事,等李文鹰说完,他立即跪倒,大声道:“大人明鉴,卑职是跟方家人有旧,但真不知此事啊。我再蠢,也不敢合谋贪图方运之作啊,更不敢带着他来见您啊。大人,卑职虽然平时略有贪墨,但这种涉及剥夺文位的事却万万不敢参与啊。”

    邱学正说着泪流满面,心里把路膺年和方二夫人骂了个狗血喷头,心想这群蠢材,不知道方运是整个州文院重点关注的人物吗?连柳子诚都不敢明里下手,这两个蠢材怎么敢直接抢方运的文章!

    路膺年吓蒙了,不由自主跪在地上,不停磕头求饶。

    “学生认错!学生见这文太好,被姨妈蛊惑,就动了占有之心,从别的先生那里借来他们抄写的《三字经》,重新抄写。我自首招供,甘愿受罚,望院君手下留情,留我文位,不要波及我三族。”

    李文鹰冷冷一笑,道:“我只说方运招供最多责骂几句,何曾说过对你的处置?滚出去,斯文败类!”

    李文鹰话一出口,路膺年如同被无形的大锤击中,砰地一声向后倒飞去,摔在五丈开外的地方,大口吐血。

    大学士唇舌一动,出口伤人。

    “来人,剥掉这个衣冠**的秀才服,押入大牢,等圣院来人,夺了他的文位!”

    “是!”院子里的士兵如狼似虎扑上去,拖着路膺年向外走。

    路膺年气急攻心,哼哼了几句,昏死过去。

    “路膺年的姨妈是何人?”李文鹰问。

    邱学正道:“是方家二少爷的正妻方元氏,得封八等安人,就是她带着路膺年来找我,不然我怎能相信路膺年能写出这等好文。”

    李文鹰想起方家的两房之争,略一思索,道:“身为朝廷册封的诰命夫人,竟然怂恿后辈夺人文章,实乃大罪,但念在方家为国有功,酌情薄惩。传院君令,在方家之外找一处住所,圈禁方元氏三年,三年内不得离开住所。我会奏请朝廷夺她的诰命,其后不得再封。”

    “是。”

    李文鹰又看了一眼桌面上两份手稿,低声道:“蠢材!”

    然后李文鹰亲自写了一封简信,说明事情的经过,让差役去周主簿那里问清方运的住处,把信送过去。

    方运收到信后走回屋里,拆开信看着,小狐狸奴奴就在桌子上。

    方运看完信,扔到奴奴的面前,笑道:“蠢货,我们家奴奴都比他聪明。”

    奴奴笑逐颜开,用力点头。

    “这就叫自作孽不可活,走,奴奴,跟我一起去方家,把这件事告诉伯母。”

    “嘤嘤嘤嘤……”奴奴兴奋地又蹦又跳,这是方运第一次带她出门。

    方运又叫了杨玉环,一起去拜访方家,说了此事然后离开。

    大源府的夜景十分美丽,方运右手拉着杨玉环的手,左手托着奴奴,一起逛街游玩。

    。

    。

    起点出了一个梦想杯比赛,现在在主站的首页有了排名显示,相当于一个推荐位,能让更多读者看到本书。

    老火恳请各位读者把梦想杯的票投给本书。

    现在客户端好像没显示,只有主站的本书简介下面有个“我要投票”。

    请读者点一下,如果有票,就投给本书,谢谢。

    高v是每天一票,会员则是一周一票。

    强烈建议:有票顺手就投,没票千万千万别在乎这个!

    偷偷说一句,这个明显是那啥,谁有钱谁刷去,咱千万别为了这个票花钱,千万别特意投,没意义。

    切记切记,有票就顺手投,没有千万别在乎。

儒道至圣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