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道至圣 第四十六章 暗中的柳子诚
    孙知府向李文鹰拱手道:“有人曾言,若圣道畅通无阻,有心即可,但圣道一路荆棘,唯有身具无畏之胆才可前行。所以我辈读书人要凝练文胆,如此才能定文宫,摘文心,踏圣路。景国少有方运此等大才,壮有剑眉公这无畏文胆,何愁不能大兴。《陋室铭》非大人莫属。”

    李文鹰却道:“《陋室铭》既然可炼文胆,我不便独占。我以一件进士文宝和一块龙血墨锭换《陋室铭》半年的阅览权,半年之后,你们可自行找方运。”

    李文鹰说着向方运家里走去。

    孙知府等人心悦诚服,微微施礼,才陆续离开。

    等那些官员走了,在场的秀才顿时炸了锅,议论纷纷。

    那些原本还觉得管尧源和严跃可怜的人,此刻也疏远两个人,让李文鹰大学士亲自登门拜访,方运必然飞黄腾达,左相权势再大,也不愿得罪李文鹰。

    贺裕樘看着严跃和管尧源,摇摇头,道:“勾心斗角,一首歪诗,功名利禄遮双眼;太后懿旨,一文镇国,刹那文胆碎祸心。好好的人不做,非要去当柳家的狗,可叹,可恨,可惜。”

    众人纷纷离开,管尧源被车夫搀扶到马车上,低着头,许久之后咬牙切齿道:“你文名越大,柳子诚就越想杀你。柳子诚为人狠辣狡猾,却一直在幕后策划,总有一天会让你身败名裂。躲过一次,我就不信你能躲过第二次!方运,入府文院的那一天,我要眼睁睁看着你成为大源府笑柄!如果你踏入柳少的陷阱,文相都保不了你,你必然成为百官共敌,哈哈哈!”

    巷口的人陆续散去,方运在院子里迎来李文鹰。

    李文鹰又瘦又高,若是忽略了那奇特的剑眉和官服,看上去就像是一个古板的教书先生。

    方运、杨玉环、万学正和唐大掌柜一起在院子里迎接。

    “见过院君大人。”方运等人作揖问候,而杨玉环则慌张地跟着弯腰行礼。

    杨玉环没想到刚接了太后懿旨,那么多好东西都没来得及点清,就迎来鼎鼎大名的李文鹰大学士。在江州平民的眼里,李文鹰可比左相更有名气更受尊敬,仅次于国君和文相。

    杨玉环还从来没见过这么大的人物,只是默默地端茶倒水,站在一旁静静地看着。

    一开始杨玉环还偷偷观察这个名震十国的李大学士,但过了一会儿她意识到,李文鹰登门拜访,竟然是因为方运的一篇《陋室铭》,而且还要拿进士文宝来换!

    杨玉环不由自主的看向方运,目光里充满了惊讶,原来真实的方运比她心里方运还要厉害百倍。

    “小运变得更厉害了,这时候的他真有男儿气质,和我心中的郎君一模一样……”杨玉环顿时红了脸,不敢再想下去,匆匆离开,生怕被人发现。

    方运道:“既然剑眉公只是暂借半年,拿去便是,不用交换。您镇守江州多年,拯救数十万江州子民,是所有读书人的楷模,我万万不能要您的东西。”

    李文鹰含笑点头,道:“你有这份心就好。进士文宝和龙血墨锭与其说是交换,不如说是对你的答谢。这首《陋室铭》将来极有可能超越镇国,名传天下。看你的首本原稿和自己体悟,有着天渊之别。之前我对成大儒只有三成的把握,但现在,我有四成的把握。区区文宝和墨锭不算什么。”

    方运见李文鹰说得坚决,于是道:“长者厚赐,学生谢过。”

    李文鹰把龙血墨锭递给方运,流露出伤感之色,道:“荡妖笔在我府里,晚上叫人送来。荡妖笔被一位进士副将在临终前注入才气,承载的不是诗词,而是那位进士临终前的一句话‘且持此笔,代我诛妖’,也承载着他生前的战意和不甘。此笔平时写成的战诗词只能提高一成多的威能,但若攻击妖族,则会提高整整五成。”

    方运、万学正和唐大掌柜无不动容,提高五成战诗词威力的笔十分罕见,一般只有大妖身上的骨骼毛发制作的文宝笔才能提升五成战诗词的威力,再之上,就需要妖圣的骨骼毛发。

    唐大掌柜试探着问:“那位可是曾经的玉海城探花郎、墨家下一代领袖钜子的人选之一?”

    “正是他。除了墨家之人,谁在临死还坚守对人族‘非攻’、不制作攻击性文宝、只让此笔针对妖族?我成大学士后,那支笔便不再适合我,一直想为它找一个合适的主人。方运你有文采,有文名,又能作出这《陋室铭》,是使用荡妖笔的最佳人选。”

    “谢院君大人看重。”方运道。

    “可惜你的《陋室铭》篇幅太短,若是再长一些,等你成为举人,可以用长文凝聚你的文胆。我等才不及你,凝聚文胆之文大都是众圣名篇,你若是能写出凝聚文胆之文,一定要不惜一切代价去写。在你封圣之前,万万不可让人知晓那文的内容。你可明白?”

    “学生受教。”方运记在心里,没有人跟他说过这个,因为之前没有人相信他能跟众圣比肩。

    方运说完,把《陋室铭》递给李文鹰。

    李文鹰接过之后,道:“回家就让人把荡妖笔送你。”说完转身离开。

    方运等人送走李文鹰,回到屋里。

    一直躲在屋里的奴奴悄无声息地走了出来,用鼻子轻轻嗅了嗅,警惕地扫视周围,然后恢复正常,跳到方运腿上静静地趴着。

    唐大掌柜笑道:“以前若是有人说大学士亲自登门拜访一个童生,我怎么都不会信,但事实发生在眼前,我不得不信。”

    万学正正容道:“方运,县试之后我一直与蔡县令传书,也一直关注你的事。我从不怀疑你的才气,但我一直怕你骄傲自满。蔡县令给我的传书中说,方仲永考中童生后,被他父亲带着四处招摇,被逼着写诗作词,一定要跟你比。他父亲却很少让他去研读众圣经典,也不关心他的经义。蔡县令曾写到,方家甲乙两童生,他日相见比天渊。你可明白?”

    方运自然明白,天就是天空,渊就是深渊,比天和地的差距都大。

    “谢万大人指点,学生谨记您和蔡县尊的教诲,万万不会学那方仲永。我每日都精读众圣经典。从今以后,每三日做一篇经义。”

    “好,你有此心,我就放心了。那龙血墨锭可否借我一观?”万学正也不想让气氛太过严肃,微笑着转移话题。

    于是,三个人聊着妖血墨锭的事,有些是奇书天地里没有的,方运记住,准备以后买一些相关的书籍,弥补自身在这方面的不足。

    聊了一阵,唐大掌柜道:“方运,剑眉公对你期望甚厚,他明明是想送你荡妖笔和龙血墨锭,却说是交换半年的《陋室铭》,颇有深意,你可知晓?”

    方运沉思片刻,道:“其一,为了保护我,这《陋室铭》对急于突破文位而不得的人来说非常重要,必然会有人接连而至,有的人甚至会用卑鄙手段,可现在《陋室铭》在李大人家里,我就少了许多麻烦。其二,《陋室铭》对很多人来说是无价之宝,但既然要借出去,就必须要有标价,李大人把借半年的价格定为一件进士文宝和一方龙血墨锭,就等于给别人划了一条线。”

    “好一个方双甲,竟然看得这般透彻!合作的事情你想得怎么样了?”唐大掌柜问。

    不等方运回答,万学正起身告退,隐晦地表示自己不适合参与这个话题。

    送走万学正,回屋里坐好,唐大掌柜道:“方运,你是否愿意跟我玄庭书行合作?”

    “我自然是想合作,但合作的方法需要仔细商议。”方运微笑道。

    唐大掌柜道:“那卖书的宣传手段,五千两你可愿意卖?”

    “我就算不卖,用不了多久你们也能学会,五千两自然要卖。但《西厢记》的唯一销售权只给五千两太少了。你们玄庭书行想要别人只买你家的书,但我的目的却是宣扬文名,赚钱反倒在其次。也就是说,你我双方的利益是矛盾的。”

    唐大掌柜沉默片刻:“你那神秘老师果然厉害。我本以为你看不清其中的利害关系,没想到你竟一针见血。这样也好,跟聪明人说聪明话,你有什么要求。”

    方运道:“只要你们玄庭书行能保证我的书在十国每一国、每一州、每一府、每一县销售,并且允许除你们竞争对手之外的所有书铺进货贩售,那我们就有一谈的可能。”

    唐大掌柜思索片刻,咬了咬牙,道:“圣元大陆有八千余县,有大约五百余县不在我书行的销售范围,不过你若是愿意把以后所有的诗词文小说等销售权交由玄庭,我保证在三个月内让那五百余县都有我们的合作书铺,如果做不到,我们开自己的书铺。”

    “不,我只准备把我的通俗小说交由贵行发行,至于其他书籍,我还不能确定。”方运道。

    “这……如果这样,那您的价值远不如我设想的重要。”唐大掌柜道。

    方运微笑道:“那我如果每年至少写一本销售量不下于《西厢记》的小说,甚至能写出比《西厢记》流传更广的小说,那我的价值又如何?”

    。

    。

    推一个朋友的新书:《武装天然呆》书号:3189694

    [bookid=3189694,bookname=《武装天然呆》]

    c

儒道至圣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