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道至圣 第六十五章 入社
    杀妖的事情说完,酒菜上来,两座三班共十六个人开始热热闹闹喝酒吃饭。

    不多时便开始天南海北聊起来,有古代圣贤故事,有当朝官员**,有杀妖经历,有科举秘辛,有文院趣事,气氛极好,丝毫没有那种倾轧和仇视。

    方运认真听这些事增长见闻,同时观察这些人,发觉这些人虽然说不上是什么完人,但都很有分寸,像柳子诚那样的人终究是少数。

    不多时说到今年的州试考举人,三班的人都会参加,二班的只有两个要参加,一班只有一个去年的秀才第一李云聪想参加。

    然后众人就开始讨论经义、策论和诗词,州试已经不再考请圣言。

    说到诗词,这些人就请方运讲一些,方运推辞不过,在奇书天地里找了一些写诗词的要点,再结合这些天所学,提了几点他们可能不知道的地方。

    这些秀才听得菜也不吃、酒也不喝,有几个人甚至一边听一边记,生怕忘掉。

    等方运讲完,没有人开口,有的继续写字记录,有的则在心中加强记忆。

    临近夜里七点,敲门声响起,随后三人推门而入。

    屋里的秀才们本以为是酒楼的伙计,有的看过去,有的没看向门口,结果所有看向门口的人全都紧张地站起来,那些没回头的人急忙回头,然后纷纷站起。

    方运也随之站起来,记得在食堂见过着三位,不过当时坐的远,没有太注意。三位身穿黑色举人袍的挺拔青年站在门口,三人的袖口都绣着一棵松树。

    为首的一人面容刚毅,目光极为有神,拱手微笑道:“励山社夜枫,见过各位同窗。”

    “见过夜兄。”众人拱手还礼。

    “我和励山社的几位好友在洗月楼吃饭,听说你们也在就来看看。没想到方双甲也在,你们可否舍得把我最喜欢的少年诗人让与我们片刻,让我们谈一谈诗词?”

    常万绪一看对方是来请方运的,立刻笑道:“那就让给你们了,不过你们要是灌方运酒,小心我们十五个秀才杀过去跟你们拼酒!”

    “哈哈,自是不敢!方双甲,可否一谈?”

    “夜兄有请,自当奉陪。”方运道。

    夜枫道:“请。”

    四人来到进入隔壁的房间,里面没有别人。

    四人坐下,夜枫介绍两位两个举人,一位是长曲府的黄玉生,一位是大源府的徐敬贤。

    寒暄片刻,方运微笑道:“夜兄既然是励山社的社首,诗词自然不在话下,这次找我来是有别的事吧?”

    夜枫笑道:“方双甲果然快人快语,那我就直说,我希望你能加入我们励山社。今年八月我会离开江州,去京城参与京试,社首的位置会让给玉生,再过两年,你就是励山社的社首。”

    方运道:“据我所知,励山社的社铭是:心向圣贤,志在安邦。各位真正的目的不在圣道,而是在朝堂,我说的是否属实?”

    夜枫神色坦然道:“我们所有人都志在圣道,但圣道太难,所以不如退而求其次,在朝堂之上养望、养名、养才,若有机会,必然踏足圣道,若无机会,也当为一朝大员。”

    方运点点头,道:“这是最佳的道路,只不过我志不在朝堂,所以可能无法一直留在江州或励山社。”

    “我知你志向远大,更是百年难得大才,我们多次谈论过你,你必成大儒,甚至可能封圣。你若只是志在朝堂,我们三人也不会如此郑重邀请你。你若是愿意加入励山社,我马上把社首之位让给你。”

    黄玉生和徐景贤吃惊地看着夜枫,没想到他竟然这么果断,两人并没有反对,因为方运若是进了励山社,对他们的帮助极大。

    “谢夜兄厚爱,只不过等我考取秀才后,要去玉海城游学,无法长时间在州文院之中。”

    “我是玉海府的人。”夜枫微笑道。

    “那以后我去了玉海城,还希望夜兄多多帮衬。”

    “这是哪里话。且不说方守业将军就在玉海,也不说张破岳都督很赏识你,仅仅是剑眉公半友的身份,你就可以在玉海城横着走了。院君大人在玉海城故旧极多,你要是去玉海,他们恐怕会出城相迎,哪里会轮到我来帮衬。”

    “夜兄过谦了。”方运继续说着客套话。

    夜枫道:“不如这样,我们聘请你为励山社客座,每月百两纹银,凡是社首能做的事,你都可以做,我们也会全力扬你文名。如何?”

    方运知道客座类似荣誉社首,地位比普通社员高,那些从励山社走出去的官员,大都是励山社的荣誉社首。

    方运正犹豫,夜枫道:“我们知道励山社这个小池塘养不起你这条大龙,但随着你平步青云,终究需要得力的手下,而同乡、同社永远是最值得信赖的。我本想借你的力量压过英社,但今日才明白,这景国太小,你会比我们走得更远,小小英社不算什么。你把励山社当沿途的一个驿站、一个客栈,不会妨碍你去圣院的大社,那里才是你的最终之地。”

    方运看着夜枫,笑着问:“你口舌伶俐,是辅修纵横家的?”

    “不,我辅修兵家,以才杀敌,以心从政。”夜枫的双眼更加明亮。

    方运点点头,道:“既然我与英社已经势如水火,那就暂时入励山社,希望我等寒门子弟可以相互扶持。”

    夜枫三人大喜。

    四人畅谈许久,定下方运入社的时间,方运才回到秀才班的房间。

    推门而入,方运发现房间里多了四个人。

    和夜枫一样,这四人都穿着举人服,和这些秀才聊的很高兴。

    见方运进来,众人纷纷站起,其中一个极为魁梧的青年人微笑道:“我们晚了一步?”

    “诸位是……”

    接下来常万绪向方运一一介绍这四人,四人都是跟名门有关系,那魁梧的青年人竟然是江州都督张破岳的儿子张如海,而张家本身是密州名门,但这张如海的学籍却在江州。

    “你不考虑来我们英社?”

    方运道:“我得罪了柳家人,怎么还会加入你们士族的英社,我已经答应成为励山社的客座。”

    张如海无奈地道:“你是方伯伯的侄子,本就应该加入英社,都怪柳子诚那混账。不过你放心,这英社不是他柳家的英社,你既然是方家人,就是自己人,以后有事可以来找我。”

    方运笑道:“那我先行谢过张兄。”

    张如海虽然是举人,但和他父亲一样颇为豪气,也不拘小节,拉着方运就喝酒,屋子里的气氛异常高涨。

    一直喝到深夜九点,众人才离开酒楼,方运也喝得有些多,走路有些摇晃,但头脑还很清醒。

    坐马车回到家里,刚打开大门,小狐狸就飞快地跑过来,扑到方运怀里嘤嘤叫着,好像在埋怨方运怎么一天都没来看它。

    “我以后白天可能经常不在家,过些日子去杀妖,一走就是十天半月,你得习惯。”方运一边说,一边用手揉奴奴的小脑袋。

    奴奴眼中闪过忧虑之色。

    新宅院极大,家里除了江婆子和方大牛,比以前多了两个丫鬟和一个门房,谈语和聂石不住在这里。

    方运进屋后和杨玉环聊了一阵,喝了一碗江婆子煮的醒酒汤,继续学习。

    今天方运没有学到凌晨四点,刚到后半夜就去睡觉。

    第二天,方运继续去州文院读书。

    一个上午都平静,王先生第一堂课讲的是妖族文字,方运基本听不懂,决定晚上让奇书天地“吃”一些妖族语言类的书籍。

    之后就是讲经义和词赋。

    到了中午,王先生说了下午要讲的内容,转身离开。

    方运正要和同窗一起去吃午饭,耳边却传来一个声音。

    “来我的明镜堂。”

    方运没想到是院君李文鹰的声音,于是对他们:“你们先去吃饭,我有些私事,不用等我了。”

    方运走到院君文堂前,抬头看到上面的牌匾写着“明镜堂”三个字,敲门三声。

    “进来吧。”

    就见一股怪风把大门推开。

    方运在门槛外作揖道:“学生方运见过院君大人。”

    李文鹰正坐在大桌案后的太师椅上,看着方运微笑道:“来桌前说。”

    方运走到桌案前,没有发现什么特别的东西,就是文房四宝和公文,桌案中间很干净,只有一张羊毛毡,用来垫在白纸下面。

    “不知院君大人有何吩咐。”

    李文鹰笑道:“我去年冬天写了一首诗,才气仅差一线就可达府,若能达府,则有很大机会上《文道》。我请了几个好友帮忙,可都无法让这首诗更佳,今日外面花开让我记起去年的梅放,也想起那首《早梅》。你文采冠绝江州,我亦有所不如。可愿助我?”

    方运道:“若院君大人不怕我才疏学浅,我可以一试,只是若做的不好,大人可不要责骂。”

    李文鹰却笑骂:“你少在我面前装老实,借我名声去卖书怎么不怕我责骂?对了,书卖的怎么样?c

儒道至圣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