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道至圣 第七十七章 擒王(三更)
    《与子同袍》写完,立刻燃烧。

    之前别人写的《与子同袍》是化为光点落入众人身体,但这次却不一样。

    整首诗突然化为一团白光,白光凝聚成一片战场,战场内光影闪烁,正是周宣王时期的士兵跟妖蛮大战的场面。

    这团白光散发着强大的感染力,在场的所有人的情绪都被白光内的场面所影响,随后白光破碎,化为一件件透明的盔甲飞到众人身上,让所有人从脖子到脚都有一层透明的铠甲。

    方运还是第一次看到诗魂战诗,伸手一摸透明的盔甲,冰凉光滑,而且这套铠甲的防护能力还要超过全身重铠,但只能维持半个小时。

    王先生毕竟是举人,写诗词引发的才气震动立刻平息,接着依次写出振奋诗和举人才能用的强兵诗《兵戈颂》,让所有士兵的武器更具杀伤力,杀妖民更加容易,但杀妖兵若是不能伤到要害,伤害仍然有限。

    之后王先生写了一首疾行诗,把笔墨给方运。

    “先生您不用?”方运问。

    “妖将不会给我写字的时间,我只能利用出口成章来对付它,你们留着用。马渊,你负责指挥,一定要在我们赶回来前守住!”王先生说完脚下生风,以极快的速度往山上冲去。

    众人结阵准备好,不多时,就看到前面上百头妖族压了过来,有近两人高的直立熊妖,有到人肩膀高的斑斓虎妖,有足有五六丈长的蛇妖,它吐出的舌芯子比人的手臂还长。

    这里面至少有三十头妖兵,就算是一个举人杀这些妖族都有些吃力,跟何况这些小秀才。

    “不要怕!我们能守住!”

    “对,我们有纸上谈兵!”

    突然,一只绿色的鸟扇动着翅膀扑棱棱地落在一头虎妖的头顶。

    马渊面色大变,急忙捂耳朵,叫道:“不好!是鸣奇!鸣奇迷声,马上跑……”

    不等他说完,那只鸣奇鸟妖开始在虎妖头上叫起来,它的声音婉转动听,如泣如诉。

    方运看到,所有的士兵手脚无力,接连倒在地上,而童生好一些,勉强能拿住武器。

    秀才们明明想要握笔去写《荆轲刺秦歌》,可手却一直抖,怎么也写不出完整的字,难以纸上谈兵,而且头脑有些迷糊,连逃跑的想法都没有。

    马渊就算捂着耳朵也没用。

    方运自然知道鸣奇妖鸟的大名,这种妖鸟可以说是人族克星,最强的妖王鸣奇一叫,能让大儒之下的所有读书人心神摇动,难以纸上谈兵甚至出口成章,只能勉强使用唇枪舌剑。

    唯一能抵抗这鸣奇叫声的,唯有文胆。

    可这只鸣奇鸟是妖兵的层次,相当于人类的秀才,秀才根本不可能有文胆,导致几乎所有人无法战斗。

    无论是普通士兵、童生还是秀才,全都露出绝望之色,万万没想到把鸣奇招了过来。

    那些妖族个个笑起来,甚至还笑着用妖语交谈,完全把这些人当成美食。

    听到妖族的语言,方运和几个秀才恍然大悟,因为昨日杀的妖族太多,所以附近的两个妖将联手布局,把三个举人引走,然后让鸣奇趁机带着妖兵妖民杀过来。

    但是,方运有文胆。

    方运深吸一口气,毫无畏惧地正视前方百妖,高声诵读《论语述而》中的内容,几乎一字一句道:“子不语,怪!力!乱!神!”

    方运为救同袍而不顾妖族会先杀他,乃舍身之举,不仅引得体内才气,文胆也被他的精神所带动,形成一股奇异的力量向四面八方传播。

    圣人之语、方运之声、才气、文胆和天地元气共鸣,最后让方运说出的话里竟然带着犹如洪钟般的声音,震得所有妖族耳朵生疼,所有妖族目露惊恐,想起传说中人族大儒的浩然正气,那是天生克制它们的力量,吓得连连后退。

    鸣奇妖鸟叫了几声后,突然开始沙哑,最后突然彻底叫不出来,干张着嘴扑腾翅膀,在虎妖头上急得又蹦又跳。

    在方运说完“怪、力、乱、神”四个字后,所有人都彻底脱离鸣奇的控制,连孔子都不说怪异、暴力、变乱和鬼神,区区鸣奇鸟也敢放肆?

    清醒的众人迅速重新整备,在这个过程中,所有人都看了方运一眼或几眼,被方运这突如其来的力量震慑和感激。

    人人都知道,那些有浩然正气的大学士、大儒一语出而浩然正气勃发,所以哪怕大儒随便诵读一本众圣经典,都能把大妖之下的妖蛮逼开。

    可是,众人不明白一个“圣前童生”怎会有如此力量?难道这人心中真的有强大的信念和正气?这比倒背如流《论语》更加让人震撼。

    所有人压下心中的念头,望向众妖,一百多头妖族虽然被暂时震慑,可最多十几息就会扑上来。

    没有一个人有信心战胜这一百多妖族。

    再强的秀才战诗也杀不了这么多妖族,秀才终究是基础文位,这个层次的力量不可能写成《大风歌》或《沧浪行》之类大范围的攻击战诗,因为才气不够,哪怕亚圣在秀才的时候也做不到。

    一个举人在这里能杀光这些妖族,但十五个院生秀才不行。

    杀敌诗不行,强兵诗可以,虽然在此之前圣元大陆没有秀才强兵诗。

    方运想起一首完全可以做强兵诗的古诗,低头拿起荡妖笔。

    马渊伸手向方运道:“借我荡妖笔,我要杀妖!”

    方运却用荡妖笔沾了沾龙血墨汁,头也不抬道:“保护我!”

    说完,方运在纸上用最简洁的草书快速写字,首先写了诗名,《擒王》。

    “方运疯了?”

    所有人也顾不得前面就是上百妖族,都惊讶地看着方运,一个圣前童生不把能增强杀敌诗的荡妖笔给才气最多的马渊,反而要求别人保护他,这和葬送所有人的生命有什么区别?有这种人在队伍里,还有什么士气可言?

    但是,在方运写完第一句“挽弓当挽强”的时候,每个人不由自主瞪大眼睛。

    一层宝光出现在纸页上。

    “原作宝光!”陆宇惊讶地叫道。

    方运写完第二句“用箭当用长”的时候,第二层宝光覆盖其上。

    “首本宝光!”

    “射人先射马”写完,第三层宝光出现。

    “传世宝光!”一半的秀才忍不住说出声。

    方运接着写出第四句“擒贼先擒王”,然后点出一个句号,表示写完。

    代表龙血墨和荡妖笔的力量宝光形成第四层宝光,但仅仅只笼罩四成的纸页。

    等那些妖族清醒过来,威力增加了百分之三百四十的强兵诗燃烧起来,化为白色光芒落入每个人身上,同时驱散了王先生之前强兵诗的力量。

    别人没有变化,但弓手身上的弓和箭立刻发出淡淡的白光。

    马渊狂喜道:“看什么!快点射击!先杀妖兵!”

    所有弓手如梦方醒,立刻挽弓射击。

    十五支微光利箭带着刺耳的破空声,瞬间击中十五头妖兵的头颅。

    巨大的虎妖慢慢倒在地上,额头“王”字的中心,只露出半支箭,另一半的箭插在虎妖的脑中。

    那只鸣奇鸟被一箭贯穿,最后被钉在七丈外的一棵树上,临死前张着嘴。

    十五头妖兵无一例外,全部被箭矢击中最要害的部位,正如那首诗所言“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

    不仅所有的妖族愣了,连人族这一方射箭的十五个弓手都愣了。

    陆宇道:“哪怕是举人的强兵诗射出的箭,最多也就让那头虎妖吃疼,而无法贯穿虎妖兵的头颅,方运明明是圣前……不对!方运是圣前秀才了!”

    “继续射击!时间有限”方运说完,心想可惜原作的后半首诗过于消极,写出来就无法成为战诗,不过仅仅前半首就能这么厉害,不愧是诗圣杜甫的诗篇。

    十五个弓兵再一次挽弓射箭,又是十五头妖兵死亡。

    仅仅两轮射击,妖兵只剩五头。

    妖将以下的妖族虽然智力低下,但也不至于蠢到不怕死,尤其是遇到“疑似大儒”和百发百中的神射手,又没有妖将指挥,它们终于有了退缩之意,慢慢后退。

    十五个弓兵哪里会放过这个天赐良机,开始了第三轮射击。

    这一次死了十七头妖族,有两个妖民被贯穿。

    所有的妖族如惊弓之鸟转身就逃,一些被吓破胆的妖民不断重复一个词。

    “大儒!”

    “大儒!”

    正缠住王先生的豹族妖将一听,吓得转身就跑,也不顾那头被两位举人攻击的熊族妖将。

    王先生心中奇怪,转身回头往回跑,就见那些妖族正疯狂逃窜,他也不管这些妖族,凭借疾行诗很快看到方运等人,要不是马渊等人阻拦,那些弓手和年轻的秀才竟然想要追击。

    “一只老鼠敢追一群猫?”王先生心中疑惑。

    随后王先生看到满地的妖族尸体,无一例外,全都是被一箭贯脑,最后他看着树上的那只死鸣奇发呆。

    “是我的强兵诗突然厉害了,还是真有大儒路过?”他喃喃自语。

    陆宇欢喜地大叫:“先生,先生!方运成圣前秀才了,还自创了秀才强兵诗,千古第一啊!以后我们秀才也可以用强兵诗了。”

    王先生看着方运道:“不可能吧!我刚用五动大学士警示你,你就成了圣前秀才?还自创秀才强兵诗,我要是用半圣警示你,你是不是会创出一首秀才杀举人的战诗?”

    “有可能。”陆宇点点头。

    小狐狸立刻兴奋地跳来跳去,支持王先生的说法。

    c

儒道至圣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