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道至圣 第七十九章 妖龟妖蛇
    没了妖族追赶,众人一路顺利原路返回,出了山林。

    此刻正值午后,太阳高照,前方是草丛河流,整个世界变得异常开阔,众人在森林狭小空间积累的憋闷完全得到释放。

    “还是外面好啊,看着就舒坦。”

    “森林里只适合游玩,要是长住会死人的。”

    “走吧,回卢家镇,然后回米县住一夜,明天回大源府。”

    “好!”

    众人精神振奋,步伐轻快了许多。

    那些府兵暗暗松了口气,以前杀妖,经常会有妖物突如其来,最先死伤的总是府兵,其次才轮到秀才,所以他们虽然一路尽忠职守,哪怕有奴奴在,心中仍然有一些抗拒,不过现在一切都过去了。

    不多时,众人远远地望见卢家镇,视力最好的三个举人面色沉了下来。

    卢家镇外满是横七竖八的鱼妖尸体。

    卢家镇里面残破不堪,镇外的矮墙处处倒塌,许多房屋被夷为平地,好像经历了一场大洪水,远处有些房屋似乎被点燃,火已经熄灭,还冒着轻烟,隐隐可见许多人正在忙碌。

    “放慢脚步,做好杀妖准备。”

    所有人急忙开始备战,拔刀、挺枪、取箭,秀才们也放下板衣,把笔蘸好墨汁。

    奴奴站在方运肩头直立着眺望,然后用很正常的声音道:“嘤嘤,嘤嘤。”

    方运问:“你说没有妖族?”

    “嘤嘤!”奴奴点着头。

    不等举人下命令,众人就一起松了口气,他们现在是无条件相信方运和奴奴。

    “走,过去看看怎么回事!不要高兴的太早,若是有妖族来袭,我们不能离开,否则就是逃兵。”

    众人一听又紧张起来,没人抱怨,只是队伍的气氛不好。

    这些人连续杀妖,已经心神疲惫。

    三位举人先生相识一眼,皱起眉头,若是妖族突然出现,队伍的士气会马上崩溃。

    王先生道:“没人喜欢冒着生命杀妖,你们不喜欢,我也不喜欢,连院君大人都曾对我们说,如果可以选择,他宁可每天读圣贤书,饮茶赏月,但是,他不能!我们也不能!妖族妄图豢养人类当食物,而蛮族更是想侵占我大好河山,我们若是风花雪月,最终将会成为妖蛮的奴隶!”

    “当年妖蛮众圣难以离开妖界,我族才有喘息之机。后来那朝歌城外的牧野之战,根本不是商周之战,而是人族和妖蛮两族之战!当年文王就知道,人和妖蛮绝无可能并存,是万世之仇,只有一方被彻底灭绝才可能罢休!”

    “我辈读书人,是这圣元大陆、亿万人族的最后的防线,我们的意志、我们的力量,是人族最后的堡垒。我们若是不敢战,那人族就等于灭亡了!”

    “你们愿像那猪一样被人圈养、宰杀然后上桌吗?”

    “不愿!”几个学生低声道。

    “你们愿意看着自己的亲友妻女成为妖蛮的玩物吗?”王先生又问。

    “不愿!”这次更多的人说道。

    “你们愿意把由前辈尸骨铺就的人族大地拱手相让吗?”

    “不愿!”许多人大声道。

    “那么,就用文曲星和众圣赐予我们的力量,诛杀这些妖蛮,让我们的家人、让我们的后人,可以安稳地活着!哪怕,我们成枯骨!这片大地,是我们人族的,谁也夺不走!人族不灭,正气永存!”

    所有人都被王先生的话激励,这不是战诗词的鼓动,而是直击心灵的力量!

    “人族不灭,正气永存!”

    众人跟着大吼一声,原本厌战的情绪消失得干干净净,恨不得去抓捕那些破坏镇子的妖族。

    众人来到镇子的时候,镇长带着一些人迎了过来。

    “怎么回事?”王先生问。

    镇长眼眶红了,强忍着悲痛道:“也不知怎么了,一个小时前有大批妖族冲过来,领头的是一头屋子那么大的龟妖。接着又出来一条大蛇,然后双方就打了起来,那妖龟会妖术,喷出大水淹了小半个村子,其他妖族也有会妖术的,有的放毒,有的放火。我们刚清点完,镇里死了四十多人,还有三十多个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应该是被妖族掳走吃了。”

    “它们怎么离开的?”

    “那头龟妖特别厉害,蛇妖根本打不动,反倒被龟妖和别的妖族联手打伤,最后蛇妖不得不逃走。那些妖族好像很看重那条蛇妖,也不管我们,追着蛇妖杀了过去。”

    “你可向米县县令求援?”

    “我连续撕了两张官印红文,附近的府军应该快到了。”

    “那些妖族有妖帅吗?”

    “我不懂妖语,承材,你通妖语,回答举人老爷的话。”

    之前见过面的童生安承材走了过来,他比之前几天瘦了许多,眼神略显阴沉,完全不似一个刚新婚的年轻人。

    镇长轻叹一声,道:“他那个漂亮媳妇找不到了,好像被妖族抓走,不过也可能是躲在什么地方。承材,你说说是怎么回事。”

    安承材向众人一拱手,道:“各位大人,那些妖族的话很乱,我不能一一复述,但我能猜到事情的大概。那头蛇妖似乎偷了什么东西,长江蛟龙宫的人派出一头龟妖将来杀蛇妖。那蛇妖叫那龟妖是妖将,可那龟妖却比寻常的妖将厉害太多。那条蛇妖简简单单就杀了三头普通妖将,可根本打不过那龟妖。”

    三个举人和少数秀才神色一变。

    “那龟妖头上是不是有突起的地方,像快要长出角?”

    “是!难道那是龙龟?”

    “不可能是龙龟,龙龟也是龙种,和蛟龙并列,那妖龟极可能有龙种血脉,属于伪龙一族,否则不可能那么厉害。那蛇妖呢?”

    “这我就不太清楚了。”安承材低头苦思,好像在努力回想什么。

    王先生又问:“那头蛇妖是不是头上有一顶红色肉冠,体表是黑红相间的花纹?”

    镇长立刻摇头道:“不是!那条大蛇妖的头上什么都没有,身体是青色的,是条大青蛇,特别吓人,尤其张大嘴的时候,吓死我了。不过大青蛇好像还不错,没有故意伤人,那妖龟可不是东西,杀了我们不少人。连杨先生也不知道是不是被妖族抓走了。”

    安承材突然握紧拳头,头低得更低。

    奴奴则狐疑地打量着安承材,轻轻嗅了嗅,目光落在安承材的胸前,不知道在想什么。

    “除了那几头妖将,别的妖兵有多少?”

    “少说五六百,大都是鱼妖,不过被那蛇妖杀了两百多,尸体就在外面,你们可以数数。”

    王先生轻叹一声,道:“那我们暂时留在这里等府军前来,是走是留还是战,等府军的人来了再说。别闲着,快帮镇里的人。”

    于是众人开始帮镇里的人收拾被毁掉的地方。

    不多时,三十多头甲牛车从远方驶来,形成滚滚烟尘。

    为首的是一辆甲牛战车,同样由两头甲牛拉着,不过这两头甲牛身上都披着铁甲,后面拉的车也极小,上面只站了三个人,一人驾车,一人是身穿盔甲的将军,一人是米县的何县令。

    众人立刻迎上去,甲牛车渐渐减慢速度,那位将军从甲牛战车上跳下来,他的脸没有被头盔挡住,方运不认识,但周围许多人都认出来。

    “陈将军!”众人行礼。

    方运立刻猜到这位应该就是大源府的府将军陈溪笔,从五品官员。

    何县令和陈溪笔都是进士,但一个儒雅,一个粗犷。

    “怎么回事?”陈溪笔扫视众人问。

    王先生立刻把事情经过禀报。

    “谁是方运?”

    “学生正是。”方运上前一步道。

    陈溪笔看着方运点了一下头,然后对众人道:“既然是两个妖将,就不用惊动院君大人。景国的大儒都在圣院,还没有回来,院君大人必须要坐镇玉海城,防止海族偷袭。我会留下两什府军守卫这里,其余所有人都要跟我去追杀那些妖族,防止它们杀更多的人。”

    陈溪笔停顿一下,扫视州文院的众人,道:“你们被临时征召为府军!随我灭妖!”

    王先生看了一眼方运,对陈溪笔道:“大人,我们刚杀完一头妖将,才气还未恢复。尤其是方运,刚成为圣前秀才,不堪大用,不如让方运回州文院,让我们随您杀妖。”

    附近的人大吃一惊,这圣前秀才可比圣前童生更加稀少,百年也出不了一个,而且圣前秀才是目前的极限,除了孔子亲传弟子,没人能成为圣前举人。

    圣前秀才的地位比普通举人还高,几乎接近进士。

    安承材直直地盯着方运,眼里充满震撼。

    奴奴却依旧盯着安承材。

    陈溪笔眼中闪过一抹诧异,随后问方运:“你可有重伤?”

    “没有。”

    “你不能挽弓握剑?”

    “能。”

    “那就跟我走!不历生死战场,算什么好男儿!我这里有一方‘山岳砚’先借给你,若是遇到危险就把才气注入其中,引发《山岳赋》的力量保护你自己!在我战死之前,你不会阵亡!”陈溪笔说完随手把山岳砚抛给方运。

    方运急忙接过,道:“谢陈将军。”

    陈溪笔微微一笑,道:“景国的未来靠你们,但你们现在要听我的!”

    众人笑起来。

    “出发!”陈溪笔异常干脆。

    那童生安承材突然大声道:“将军,我妻子可能被妖族掳走杀死,我身为读书人,此仇不能不报!我精通射术,经常打猎,也曾和镇民合力杀过妖族,请将军大人允许我随军。”

    “好!可惜你不是秀才,不能使用文宝,否则我再借给你一件文宝。你随院生一起来!上车!”

    c

儒道至圣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