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动山河 第五章 降龙伏虎
    看最快更新

    庄无道的拳,此时依然是罡气纠缠如龙,挥手之间,宛如一条凶猛无比的大枪摆动。整个人的身影气息,此刻则肖似虎豹,仿佛山林霸者。

    若说降龙击十二声龙吟,是把降龙伏虎拳法,已练到初窥门径。

    那么这龙吟虎啸之声,就是真正入了门。传说一旦拳法到了这个层次,即便是炼气一二重楼的修士,都可正面抗衡!

    在场的史虎,虎涛与将九几人,莫不都是经历无数厮杀,对天下武学,都略有所知。依稀有听闻过这套降龙伏虎拳的境界层次。降龙伏虎在东吴国中不是最绝顶的外功功法,却也是稳入第一流之列。甚至在所有天一诸国,都赫赫有名。

    然而这龙吟虎啸,毕竟只是一个传说,这东吴国内,几十年都不曾听说有人在练气境之前修成。而练气境之后,那些修士也多半会转习其他功法。

    所以终究是个传闻,很少有人亲眼目睹。

    只是方才将九,被那震=爱上书屋 www.23sw.net龙击一击而退,却是毫无花巧,已可佐证其威!

    方才那一击,将九已不留后手,全力而为。无论刀法变化,还是力量,都到了巅峰极致。然而最后却还是被庄无道一拳而伤,这等实力,已完全超越了练髓期武者的界限!

    便连庄无道自身,也是微微震惊失神。他以前也尝试着将锻体的七十二式伏虎拳法,融入到那降龙击中。却毫无成果,只是他对这两套拳,掌握更为熟悉,最后也往往以修行不当,气血淤塞为结局。然而被这莫名意念操纵,他的身体,却是难以言喻的协调。轻而易举的,就已将两套拳法,糅合为一!

    就是这种感觉,以伏虎为骨,以降龙为势!

    这就是龙吟虎啸?这就是真正(  更新速度快 百度搜  即可找到本站。)的降龙伏虎?

    便在他失神之际,在他身右方的‘斧屠’虎涛,已是挥动着两口六十斤镔铁大斧,横削而至。

    庄无道本人虽还是在发呆,不过他的身躯,却已自然就有了反应动作。被那意念控制,踩着玄妙无比的步伐,整个人往右侧旁滑行。龙行虎步,如一头身形迅猛的猛虎,又有如一头正在行走的暴龙。不但在间不容发的避开双斧,更是强行欺入到了‘斧屠’虎涛的怀中。

    使在场之人,都同时色变,现出了惊恐之意。

    降龙伏虎之——撼龙!

    虎吼咆啸,猛烈无比的肩撞,正好冲击在虎屠的胸前。那两层铁甲,首先崩碎,而后虎屠的整个胸部,都向内崩塌,整个人似被攻城锤正面击中,被巨力冲飞出了数十丈外。连续撞开了数层墙壁,烟尘漫天中不见了踪影,也生死不知。

    史虎的虎目圆睁,也倒吸了口寒气。他双拳挥出,本是要撞向庄无道两侧额角,在四人同时合击之时,将庄无道的头颅粉碎。

    这一刻,却立时就知不妙,本能的收拳飞退。

    只觉此时的庄无道,较之先前根本就是换了一个人,气势凶横,实力也强横的让人难以惊悸!

    “这家伙有些古怪,都给我撤!”

    史虎修行的虽是横练功法。然而二十年修行,轻身术与步伐上的造诣,亦是远胜常人。

    身形魁梧,却动若脱兔。一瞬间,就往身后急掠出十丈。他身后那些弩手,也知机配合。二十支弩箭同时齐射。掩护着史虎。

    庄无道似毫不在意,把右臂上缠绕的锁链一震一抖,就将那已丢下勾链,也意欲逃走的刘鹤的身影再次缠住。锁链末端,则如蛇一般的缠上了后者的脖颈。然而后猛地顿足一踩,身影有如飞箭,急掠前扑!

    飞冲之势,猛烈扯动着钩链。那刘鹤的双目微凸,脖颈处咔嚓一声脆响,那喉骨咽喉,竟被那锁链,彻底勒碎!

    庄无道此时,则已带起了残影,轻松之极的在箭雨中穿梭而过,欺至到了史虎的身前。

    史虎瞳孔剧缩,一双巨手下意思的拍出。慌张之下,根本毫无章法,胡乱的挥舞,只求能将庄无道迫退,

    却被庄无道双手握住,而后猛地往下一扯,竟然是强行把那一双修行金甲玄霸体的健壮手臂,猛地撕扯了下来,齐肩断裂!

    而就在史虎哀嚎,身形顿窒之时。庄无道又是一拳直刺,轰在了史虎的咽喉,把那整个脖颈,猛地打折,头颅断裂抛飞。

    这一下兔起鹘落,短短只不过几十个刹那。然而史虎刘鹤二人,却已是齐齐身死,那‘斧屠’虎涛,也凶多吉少,生死不知。

    以至于这小巷中,一阵死寂。剩余之人,都一时忘记了逃走,怔怔的望着那史虎刘鹤二人的尸体。

    将九与吴小四,都兀自不敢相信的,圆睁着双眼。后者震惊不解之外,更觉恐惧。震惊庄无道,拥有如此实力!降龙伏虎合而为一,甚至可与练气境修士抗衡。实在不解此人这些时日,为何还要躲躲藏藏?此时想来,只怕整个青衣堂加起来,都不是庄无道对手。

    恐惧的则是今日,只怕难以从全身而退。

    吴小四则是单纯的无法置信,当年离开越城时,庄无道实力虽是稍胜于他。然而他持兵刃之力,那时二人搏战,胜负最多是四六开。自己这位曾经的兄弟,何时变得如此之强?

    瞬息之后,巷中诸人才如大梦初醒,都立时转身飞奔,四面八方的飞逃。

    庄无道如局外人一般的看着,这时心内,却不禁是‘咯噔’一沉。被这些人逃走,只怕不是什么好事。

    不过此时他被这莫名意念控制了身躯,却也只能眼睁睁的旁观。此时该忧心的,是怎么把自己身体夺回来才是。

    却不料这意念一起,那身躯就又再次急掠。把那些钉在墙壁地面的弩箭一支支的挑起,再如瞬影一般的激射而出。(  看最快更新)

    快到了无法目视,几乎每一道箭影,都带起了一条血线。那些练血境的武者,即便无史虎刘鹤四人坐镇,以他一人之力,也无法尽诛。此时被这莫名意念操纵,更是轻松无比,将那些逃走之人,一一以箭支击杀。有时甚至穿墙而过,全不受视线阻隔。

    而就当那二十位弩手,十几位练血境,几乎快死绝之时。庄无道的身影,也已追袭至那‘风刀’将九的身后,

    将九惊恐至绝,也未怎么思量,就一手抓住了身侧的吴小四。往身后一抛,试图拦住庄无道。

    吴小四猝不及防,面上是血色褪尽。是眼睁睁的望着庄无道追来的身影,在视界中越来大。

    “无道——”

    吴小四全力的闪避,眼中更透出几分乞求。他有妻儿,也不想死。庄无道是他的生死兄弟,定然知晓他的苦衷,也定然会手下留情。

    然而最后入目,却是庄无道那满蕴血戾之气,冷酷到极致的双眼。

    “死!”

    一拳简简单单的刺出,甚至都未动用降龙十二击,就已轻轻松松,将吴小四的咽喉,也如那史虎一般的彻底击碎!

    而此时庄无道此时的意念,则是一片茫然。方才那一刻,他是全力的阻止,全力在争夺,试图恢复对自己身体控制。

    然而到最后,却也未能及时收手。吴小四,小四——

    心中情绪,几乎失控。说不出是什么滋味,伤悲,痛恨,也后悔。

    也不知过了多久,当庄无道再次清醒时。发觉自己,正是孤零零的,立在了血泊之中,

    这小巷之内,已是躺满了尸骸。细细一数,史虎带来伏击他的几十人,无一逃遁。

    那将九则是跪倒在他身前十丈处,身后插着一口断刀。正是吴小四的那口,应该是他将吴小四一拳断头。然后顺手取了断刀飞掷,把‘风刀’将九击杀。

    庄无道楞楞四下看了看,又望了下天色。剧烈方才的血战,应该还不到百个呼吸。

    试探着活动一下自己的四肢,才发现自己的身躯,已恢复了控制,

    庄无道心中略松,才舒了一口气。也到这时才发觉,周围那些活完好或毁放弃的房舍中,赫然有几十上百道的目光,在偷偷往这边望着。

    这是四周的近邻,此时躲在屋中,大多都眼含着惊恐惧色。

    对于这些人,今日之事,简直就是无妄之灾。

    庄无道微一沉吟,就将那史虎将几人随手携带的钱袋锦囊,全数取下。

    财物不多,只有二百余个金豆。然而即便以越城的物价,一个金豆重约一钱,已足够一家三口,在城中生活两三年。

    庄无道想了想,又走入自己的那间小房,挖地一尺,取出了一个大约拳头大小,装满了碎银的小罐。

    这是他最后的家当,却连同那些金豆一起,随手洒在了远处。

    “一人可取一份!给我连夜滚出城去!今日此间之事,不得泄露半句。这十日之内,但有什么风声传出,这便是下场!”

    随手一击,打在身旁墙壁上。这座还算完好的房屋,立时在巨力冲击下崩塌,使周围房屋中那些平民,是愈发的惊惧不堪。

    庄无道也不去理会,皱起了眉,思索着如何善后。此间之事,所有的缘由过程,迟早都要传开,全城皆知。他其实也没想过能遮瞒得住,只求能够延后几日而已。

剑动山河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