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动山河 第六章 轻云剑灵
    看最快更新

    青衣堂核心帮众九十余人,外围的成员大约四百有余,管理着一条大约半里长的街道。在城北呼风唤雨,颇有几分威势。

    然而放诸全城,也不过只是个小人物而已。此人之死,掀不起什么太大风浪。官府也不会在乎,城中守军真正在意的,只是豪商大族聚居的东城。似他们这样的无赖混混,黑道人物的生死,根本不会有人理会。

    庄无道真正忌惮的,是史虎身后的那位人物。

    越城盛产各种矿藏,所以聚集了东吴国内无数的势力,在城中盘根错节。城内的练气境高手,少说也有三百余人。

    史虎的金甲玄罡体虽很是不错,是第一流横练功法。修持二十年,寻常刀剑难伤其身。

    然而未至练气境,还远不足以在这城内站稳住脚跟。即便是庄无道与他的那群(  看最快更新)兄弟,也同样背依着一位练气强者。才能经营起两个赌场,三间酒楼。

    史虎身亡,必定引?爱上书屋 www.23sw.net发周围势力的骚乱争夺。然而青衣堂后面的那位,最后到底会是何态度,是否会为史虎复仇,都是未知。

    此时庄无道想要的,就是几天时间的缓冲,让他有机会处理这一切。

    巷子里的这些尸骸,却是极容易处理。附近就有一枯井,丢入进去,一两个月都不会有人察觉,

    而此处的战斗的痕迹,也易毁去。最麻烦的,其实还是这些矿奴,不是一些银钱就可打发。

    虽说他选择的这个居处偏僻,周围并无太多人口。然而今日亲眼目睹这一战的,也有六七十人。都是一些衣食无着的矿奴,人多嘴杂,只需别人给些银钱,就能把他给卖了。

    他不欲杀人灭口,也难以做到,更没丧心病狂,那就只能另想对策了。稍后多半还是要唤他那些兄弟过来,监督这些人从水路离城。不敢奢望太久,把消息压住三五日,甚至一两日时间就可。

    还有吴小四——

    庄无道一声轻叹,眼神伤感。可随即却是将自己身后那口朽剑取在手中,怔神细观,

    他几乎已可确证,那股控制了自己身体的意志,就来源于这口朽剑。也是斩杀了他至交好友的罪魁祸首!

    然而方才这股莫名的意志,又无疑是救了他的性命。按说他应该感激才是,可那时突如其来,窃居掌控他肉身的过程,却更令人恐惧。

    庄无道心中更疑惑万分,他手中这口朽剑,到底是什么样的来历?

    ※※※※

    “你是万中无一的练剑之才!若随我习剑,至多一万载后,汝可为绝代仙王!”

    依然是那个影影绰绰的梦境,穿着一袭红色宫装,身负长剑的少女,正居高临下的俯视。

    庄无道则是习惯性的捏了捏自己的面皮。毫无痛觉,就知自己此时,已是身在梦境。

    不过此时,他却全无前几日的不耐与慌乱,而是好奇地打量着这浮在半空中的少女。

    大约十五六岁的女子,面貌已是清晰了几分。五官看不太清,不过只看这轮廓,就已是美绝人寰。

    庄无道又看了看四周,都被一团薄雾笼罩,看不清楚周围的情形。按照前三日梦境中的经验,他无论从哪个方向走,都寻不到尽头。

    踯躅了片刻,庄无道开始尝试着与身前少女交流。

    “那么你是谁?”

    其实根本就没指望这宫装少女能够答话,记得前三日的梦中,这女子来来去去就是这么一句——你是万中无一的练剑之才!若随我习剑,至多一万载后,汝可为绝代仙王云云。

    对于他之后的问话,根本就毫无反应。

    然而今日却不知怎的,那少女神情似是一阵呆楞,接着口中呢喃自语、

    “我是谁?我是无涯——不对,我是剑灵!轻云剑的剑灵洛轻云,你可唤我云儿——”

    少女说完,又平静问道:“你可愿随我习剑?”

    剑灵?

    庄无道想起了自己的那口朽剑。心忖道一声果然,这二者之间,果然是有着联系。眼前的女子,是那剑中之灵。

    更暗暗惊奇,古书中都说神剑有灵,剑灵甚至可如人类一般,有自己的智慧,居然还真是如此。

    也不知是因不久前的救命之恩,还是眼前的剑灵,是美貌女子的模样,庄无道心中的恶感稍退。眼含异色地继续询问:“为何今日你又会说话了?”

    “灵合,意合!”

    这云儿的声音宛如仙乐,然而四字说完就不再解释,目光深邃,似乎在思索什么。

    庄无道是一头雾水,只能自己脑补猜测。灵合?意合?传说中许多绝顶灵剑,需要修士带在身旁日日以灵念蕴养,才能尽展其威。一些邪剑,更要日日浇灌气血,不过威力也大的不可思议。

    莫非他与这口剑,也是这种情形?七日之前,这口剑才与他初接触。所以梦中的少女,只能说那么一句,

    而这七日中,他与这口剑接触渐深,有了‘交情’。所以剑中之灵,才能与他说话,才能与他交流?

    “那么云儿姑娘,又为何选择的是在下?在下练的是拳法,而非是剑术!我那几位学馆教习,都说我非是练习兵刃的材料,在下也深以为然。”

    “是剑意!意与剑合——”

    依然是惜字如金,不过庄无道发现这‘云儿’的眼神涣散。分明还是在思索什么。显然这一句,多半只是下意识的应付而已。

    剑意?意与剑合?这到底是什么含义?

    心中不解更盛,庄无道又继续问道:“你说我随你练剑一万载后,就可为绝代仙王。只是这人怎可能活上万年之久?据我所知,即便是元神修士,也只有六百到一千年的寿元。还有这个世上,当真有仙?”

    “无知!”

    那洛轻云似乎终于回过神,一声轻哼,冷冽的气息,顿时弥漫了整个梦境。

    那目光再次注视过来,庄无道不知怎的,直只觉浑身发凉,更仿佛有一口剑,指着自己的眉心。

    “在你所言的元神之上,还有练虚,合道,归元,大乘,登仙五境。这五大境界之后,便可为仙人,得享三万载大寿!而所谓绝代仙王,顾名思义,便是群仙中出类拔萃者!你若随我习剑,六七千载后若能不死,必可长生逍遥!”

    庄无道这次楞了楞,有些接受不了。在他印象中,一个六重楼以上的练气境修士,就已是不得了的大人物了。

    而传言中的金丹元神境,更是神仙一类。仅仅一位,就有摧毁一国之力。

    似他所在的东吴国,就因有一位金丹老祖坐镇皇室,所以隐然为东南小霸。

    周围其实也不乏国土国力能与东吴相较的国家,却因无金丹修士,只能仰东吴国的鼻息。

    若非另有大国牵制震慑,东吴国早就可横扫东南,将列国吞并。

    心中震撼,庄无道就又摇了摇头。什么元神,练虚,合道,归元,还有什么仙人,都离他都太过遥远,不想也罢!他现在即便距离那修士入门的练气境,都有着一段不小的距离。

    “那么方才,是你在控制我身体(  更新速度快 百度搜  即可找到本站。)?又为何如此?”

    “是我!”

    那云儿点了点头,淡淡道:“你是我这千年中,最终选择的轻云剑主。若任由你死亡。云儿就需要再等待千年,才能再选择下一位主人,实在太麻烦。主人你可已明白?”

    语气间毫无起伏,似乎是再说一件再平常不过的事情。

    庄无道却不禁眨了眨眼,千年一主?换而言之,这口轻云神剑,并不止选择了他一个主人?那么之前的那些剑主呢?如今何在?

    该不会是已不存与世?

    “倒是差不多明白了,不过云姑娘,你可会抢夺在下肉身?”

    这才是他真正最在意的事,庄无道可不愿自己的身体,有一天被人莫名奇妙的夺走。

    “我是剑灵,剑即我身,要你身体何用?刚才只是事急从权,云儿于是擅作主张,以剑控人。”

    那云儿说到此处,看了眼庄无道的面色,又冷然道:“你若是反感不愿,那么日后我无你主动允可,就绝不再控你肉身便是!其实也无需担忧,那时你之心念战意,恰与我共鸣,才能如此,换做他时,我并无此能。”

    庄无道心中这才暗舒了口气,心中依然还是无法全信,不过眼下这情形,暂时也只能如此了。

    “还有吴小四——”

    想问这云儿,为何要不顾他意愿,将吴小四杀死。然而话至嘴边,庄无道就又止住。

    自己这个时候指责,能有什么意义?吴小四都已经死了。何况自己此时,也完全奈何不得这名为‘洛轻云’的剑灵。

    云儿却看透了他的心思,再次一声轻哼,言含不满:“妇人之仁!既已割袍断义,刀剑相向,又何需留手?再说留他何用?等着这人日后再将你出卖?莫非主人,还当此人为友?你是我剑主,若是因一时心软而有什么危难,云儿也会再度陷入沉眠!”

    庄无道默然,脑海内的理智知晓,这云儿之言,其实并没有错,

    然而这十年内,一切打拼出来的交情,却也不可能这么轻易的就全数抹去。

    心情沉重,庄无道摇了摇头,先放下了此事。又试探着问:“你要我随你习剑,不知我庄无道该先从何处学起?”

剑动山河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