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动山河 第十五章 如梦初醒
    看最快更新

    当庄无道再次苏醒时,已经是第二日的清晨时分。那口朽剑,依然是被他紧紧抱在怀里。仿佛是抱着自己情人,抵死缠绵一般。那剑鞘之上,隐约还有他熟睡时流下的唾液痕迹。

    庄无道面上微红,用袖子仔细擦干净,心里是格外庆幸,自己是独居一房。不然被自己那些兄弟看见了,必定会被笑话。

    “奇怪,居然是神清气爽,一点都不觉疲累——”

    昨日梦里‘云儿’解释了什么是本命玄术之后,就开始为他演示武学,

    最开始是降龙伏虎拳法,从降龙击开始,到最后的龙虎交汇,都一一在他面前演练清楚,讲解拳法的要点真义。

    那时庄无道才真切的感觉,二人之间的差距,简直就是巨人与小孩,宗师与学徒的区别,

    同样是十二式降龙击,在‘云儿’的手中施展,简直就是截然不同的一套拳法。是无比的赏心悦目,更凶猛凌厉到了可怖!

    那(爱上书屋 www.23sw.net时的他,自始至终都只有一个念头。原来这套拳,居然还能这样使用。

    之后是那大摔碑手与形意**,前者是直来直去,走刚猛路线的拳法。少有变化,却力量十足。而后者,则是仿天地间六种灵兽的搏击动作与神通所创,姿势颇是难看,同样是直行直进的拳法,讲究的是心与意合,形与神合。

    按照‘云儿’的说法,这套拳其实更适合战阵,可在万军之中,取上将首级,

    没有什么可以比较,庄无道无法知晓洛轻云在这两套拳法上的造诣究竟如何。

    却知自己此刻若是与其交手,即便同等境界的修为,自己也挡不住哪怕一招半式!每一式拳法的讲解,也都详尽无比,将每一个架势,都‘剖解’开来,让他看得清清楚楚,了然无疑。

    四套武学,只唯独牛魔玄霸体,‘云儿’并未详尽解说。反而是又教了他十几个奇怪的姿势,名唤大衍诀。可以配合蕴剑诀修行,据说效果更佳。强身健体之能,也远在那套伏虎拳之上。是使他在三月之内,修成大摔碑手的关键,

    那些姿势,都极其的复杂。身体四肢每一块肌肉,每一块骨骼,都需分毫无差,要求接近于严苛。

    庄无道即便有过目不忘之能,也依然用了整整半日,才记下这十几个姿势。

    一夜时间,倒有大半的时间,用在了这套炼体术上。仍旧无法记全,整套‘大衍诀’只教了三分之一,剩下的部分,只能等他第二次入梦。

    庄无道学的用心,也非只是单纯的记忆而已。他一向便喜欢思考,而这一生中最遗憾的,则是没有名师指点,只能自己摸索。

    在他眼中看来,这剑灵‘云儿’在武道上的造诣,只怕是远胜与任何的武道大家!有这等样的机会,庄无道对‘云儿’所说的每一句,自然都是潜心去体会,一边记忆,一边试着与自己原本的武道印证。每当‘云儿’教完一套拳法之后,他也会照猫画虎,自己练习个两遍,加深记忆。

    如此一来,心神上的损耗,自然也非同小可。庄无道本来已经做好醒来之后,一整日精神萎靡的准备。

    然而出乎意料,当他再睁开眼时,却无半分的疲惫之感。没到精神健旺亢奋的程度,然而这一梦之后休息的效果,质量也毫不逊色于平时睡眠。

    这口轻云剑给人的惊喜,简直是层出不穷。

    庄无道原本还存着几分防备警惕,担心这剑中所谓剑灵。其实是积年老魔。趁他不备,一个不注意就可能借他之躯夺舍重生。这样的事情,越城中流传那些神话志异中,也不是没有记载。

    所以庄无道始终是小(  看最快更新)心翼翼,对那‘云儿’绝不敢全然信任,防范着对方夺舍这一天的到来。在越城的最底层挣扎,厮混于市井,使他对任何事物,都本能的怀疑。

    然而此时想来,他对这‘云儿’的来历与手段,到如今都是全然不知。即便想要防备,也不知该从何防起。

    经历昨夜一梦,这样的心思就又更淡了几分。至少那剑灵‘云儿’传授自己武道,是真心实意。若只是为‘夺舍’,或者别有用心,似乎无需如此。

    “也罢!懒得管她,即便真是夺舍,那也只好认了!”

    那‘云儿’教他的诸般法门中,唯一有些可疑的,就是那蕴剑诀与大衍决。

    登天之途已经被那剑灵‘云儿’摆在了他的脚下。总不能因为但心还只存在于想象中的夺舍什么的,就这么放弃,因噎废食。

    此时庄无道的心里,也完全就是‘朝闻道夕可死’的心情。

    一日两夜,连续两个梦境。这轻云剑中的剑灵,已经为他打开了一扇大门。只需跨过去,就是那精彩纷呈,他十几年来梦寐以求的世界。

    只需能见识过了,哪怕是死也甘愿——

    可能是梦中太过专注,庄无道醒来之后,依然是有些懵懵懂懂。脑子里反反复复,都是那云儿的身影。

    ——十二式降龙击,降龙伏虎,大摔碑手,形意**,还有那大衍决。就如走马灯一般,在脑海内来回游走着。

    一双手也如抽筋,在不断的比划着。每有所得,心中都欣喜莫名,乐得手舞足蹈。尤其是十二式降龙击,他本身就有基础,此时回思,越来越觉神妙,那‘云儿’已把这套拳法,推升到了出神入化的境地。

    庄无道甚至都完全不知,自己是怎么完成的洗漱。整个人如毫无知觉的行尸走肉,本能的按照往日动作。心神则依旧沉浸在云儿昨日教授的这三套拳法中。

    只是依稀感觉,这间被他们当做据点的四合小院,比之平常热闹了不少,似乎多了十几个生面孔。另还有几位,稍稍有些眼熟。

    庄无道却没去在意,此时在他的眼中,无论是熟人与陌生人,都无什么太大区别,分不走他丝毫的注意力。

    直到一个骂骂咧咧的声音,在庄无道的耳旁响起:“秦锋,你们这位庄大高手,似乎也太不瞧不起人了!这是什么意思?是不将我们兄弟放在眼中?这副堂主还没影呢,就这般大的架子?”

    庄无道皱眉,意识从那接近痴狂的状态退出。而后就见一个小山一般的人影,挡在了自己的身前。高了他至少三尺身位的大头,正居高临下,面色不善,一脸气恼的俯视着自己。

    而秦锋就在一旁,面上全是头疼难堪之色。

    “你是,王五?”

    只一眼,庄无道就认出了这人。实在是对方的体征太过特殊,令人不记忆深刻都不成。

    肉山王五,人如其号。身高九尺,体胖如山。体重具体是多少旁人不止,只知此人的身宽,普通人需得并排四人,才能勉强与之媲美。

    也是玉浣街上的一霸。本身是练髓境的武者,手底下还有六七个兄弟,垄断了街上的猪肉生意。仗着一身无人能及的体重,兼修着一门撼山锤,一门穿影手,无人敢惹。可说是整条街上,唯一能正面硬撼的人物。

    庄无道一年半前刚入练髓境的时候,也想插手猪肉这个行当,与这家伙打过几次交道,结果吃亏不小。全靠着人手众多,才能勉强在这位面前全身而退。

    他的降龙击,固然是威力不凡,然而打在这人一身肥肉上,连给对方挠痒痒都无法做到。

    论到对降龙伏虎的克制,还要更胜过史虎的‘金甲玄罡’。

    视线在眼前几人身上来回梭巡,庄无道眼神茫然。发现此时汇聚在这小院的练髓境,远不止是这‘肉山’王五一人。还有两位,都是玉浣街上的熟人,

    最后当庄无道的视线,在秦锋身上定住时,才猛然恍悟。后者则是无奈苦笑:“今日请王五兄弟过来,是为共商大事。记得昨夜,我曾与无道你说过来着?”

    庄无道仔细回思,发现还真有这么一回事。只是那时他急于入梦,再见那剑灵云儿,心不在焉,全没放在心上。

    不过以他们这二十几号人的实力,要想吞下整条玉浣街,也确实有些勉为其难。

    秦锋要竖起立号,那么联手合并这几家玉浣街的小型势力,是最佳的选择。彼此间知根知底,多少有些交情。

    秦锋接着又道:“王兄方才朝你打招呼,结果无道根本不理不睬。于是王兄恼了,说你瞧不起他。”

    庄无道愕然,而后也觉尴尬,今日之事,确实是自己不对,当下是真心实意,朝着那王五深(  看最快更新)深一礼:“王兄,方才无道是有事入神,绝非故意。今日是我错了,向你赔个不是!”

    那王五却一声冷哼:“我看你不是错了,而是故意要给我王五脸色看!听说你最近修为进展不小?事隔一年不曾交手,就不知你拳法到底如何了?可有资格,在我王五之上?”

    竟是直接就伸展出肉呼呼的巨手,向庄无道抓了过来。他虽是体胖,那手却如穿花之影,快到让人生不出反应。

    庄无道毫无防备,不过身形此时却本能的向左一个滑步。龙行虎步,轻轻松松,就避开了王五的巨手。

    那王五一声惊咦,目里讶色闪过。就又直接变掌为拳,似重锤横扫。

    庄无道却再次想也不想,就往前一跨,身影巧妙至毫巅的闯入到了王五的怀中。而后就这么把一双拳头,印在了王五的胸前。

    震龙!

    巨力反震,口中微甜,庄无道连退三步。耳旁却听得一声轰响,抬目望前,只见那王五,竟是抛飞出了三丈之外,把一堵院墙,彻底压垮。

剑动山河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