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动山河 第二十一章 蛮不讲理
    看最快更新

    整个渡船舱室内,气氛瞬时接近凝固。几十个乘客,都是屏声静气,连大气都不敢出一口。

    这里距离北堂家那处出事的码头,仅有半里之距。那边的变故,这船上之人多多少少能望见几分。此时都生恐自己被牵连了进去。

    好在那绿裙妇人仔细看了眼船舱之后,就微摇了摇头,对红衣少女道:“小姐,船中并无可疑之人,也没什么血腥味,船下亦无异样。那两人应该不在这条船上,也多半不曾与这条船下接触。”

    船舱之内的诸人,闻言都是如释重负。一旦扯入城主遇刺这种事件,只怕不死也要脱层皮。

    可那红衣少女,却并无离去之意。目光流转,最后落在了庄无道三人身上。先是有些意外,而后嫣然一笑。

    “这条渡船,我北堂家已经征用了。无关之人,还请速离!”

    这舱内的诸多乘客,都是再次面色发绿。听这位北堂小姐的意思,是要他们尽快离船。

    {爱上书屋 www.23sw.net

    问题是这里已经差不多快到了松江的河心。离岸差不多已有五十余丈,周围都是水,他们该怎么下去?

    那绿裙妇人的声音,此时也在舱内响起,语含冷笑:“小姐让你们滚下去,难道你等没听见?是打算让小姐她再说第二次?或者是让老身我亲自动手赶人?“

    那阴寒森冷的目光,扫视着舱内。不过须臾,就有一人猛地一咬牙,从船舱旁的凭栏翻下,跃入到水内。

    有这人带头,其余之人也都再不犹豫,纷纷跳了出去,激起阵阵水花。只是转瞬的功夫,这个船舱就已经空了。

    庄无道毫不觉意外,越城第一世家,本就有着如此威势!北堂家的子弟,也一向都是如此无法无天。从不会将旁人的性命死活放在眼中,

    在越城中想要什么,直接就可强抢。至于那些跳下船的人,是否会水,能不能活着游到岸上,北堂家是绝不会在意的。

    心中腹诽,庄无道却也绝无半分抵触抗拒之意。正欲与马原二人一起从身后船栏跳出这条渡船。却见那北堂婉儿,又把目光望了过来:“还请庄师兄留步,婉儿请人离开,正是要与师兄一叙。有这些闲杂人等在,实在太过碍眼。船中拥挤,也施展不开。”

    师兄?

    庄无道有些受宠若惊,这位北堂家的小姐,居然认得自己?心中隐隐然,已经有了几分心惊肉跳之感。

    碍眼,施展不开?这又是何意?

    而马原林寒,亦是相顾震骇。几人正楞然间,那北堂婉儿却已经是旁若无人般的走来。

    “师兄不认得我?记得你我不久前还在学馆见过一面,我叫北堂婉儿,如今也求学于离尘学馆,说来也算是你的师妹。”

    庄无道眉头紧皱,不知这位北堂婉儿,到底是意欲何为?难道说,是为学馆中的名额之争?可也无需如此,也北堂家小姐的身份地位,十六岁就修成破甲尖锋指的实力,何人敢于她争抢?那真是不想活了。

    接着就见北堂婉儿在三丈之外站住了脚步:“自从我从东海回来,就一直久闻师兄大名,一手降龙伏虎拳法,威震北城。师妹不才,想要向庄师兄讨教一二!”

    一边说着,那北堂婉儿一边扭动着娇躯四肢,舒展筋骨,

    “师妹我一向痴迷武道,被亲朋视为武痴。可惜同龄人中,能与婉儿抗衡的高手实在太少,一直都无合适的对手。听说师兄数日前以一己之力,击杀四位练髓武者,其中一位,更是精修了三十年的金甲玄罡,好生了得。想来师兄的降龙伏虎拳法,定然会给婉儿一个惊喜。”

    庄无道心中更觉冰寒一片,记得自己从没得罪过这北堂婉儿。那么这一位寻上自己,又到底是为何?真是如对方所言,只是痴迷武道,讨教武学?

    却只觉一股隐约的杀意,压迫过来。身后的轻灵剑也似有感应,剑身开始发热。感觉一丝丝的热流,从背后灌入到体中。

    庄无道头深吸了一口气,而后歉意的摇头:“北堂小姐说笑了,小姐身份高贵,我庄无道一个街头无赖而已,怎敢对小姐动手?再说小姐内外兼修,破甲尖锋指已然一重天。寻常一二重楼的练气士,都未必是小姐对手。又何况是我庄无道?”

    那北堂婉儿却是颇为惊喜:“居然知晓我是内外兼修,破甲尖锋指已到了第一重境界?这可少有人能看得出来。不过师兄你说错了,既然知晓自己是个街头无赖,那么就该知晓才是。你是什么样的身份?我北堂婉儿何需与你说笑?”

    音未落,那红色的曼妙身影,却如鬼魅一般到了庄无道的身前,一指点向他的眉心。

    一出手就是势如雷霆,只是指风,就在庄无道的眉心,划出了一条血痕。

    庄无道几乎是本能的一个错身移步,这才避开了脑髓破裂之局。心中是惊怒气恨交加,这个北堂婉儿,竟是一出手就想要他性命!刚才只要稍稍避得慢些,就是当场死在对方指下。

    他本是亡命徒,敬畏北堂家的声威,才处处忍让。此时骨子里的凶性再次被激起,胸中渐渐是杀意萌发,却又强自压抑。有些忌惮的,看了那始终面无表情的绿裙妇人一眼。

    昨日修成牛魔霸体,加上马原林寒二人。换作其他辟静一些的无人之地,他早就动手,将这少女围杀抛尸!

    然而有这妇人在,只怕他一旦有对北堂婉儿不利之念,此女一个指头就可将他诛灭。更何况还有半里之外,那位越城第二强人北堂苍绝!

    北堂婉儿却似会错了意。螓首轻摇:“你放心便是,琴姨她绝不会插手。师兄你要是赢了,我只会更高兴,不会怪你。自然若是师兄输了,那你们三人,也无必要在活在这世上——”

    声音忽顿,北堂婉儿似觉不妥,又嫣然笑道:“是我不对!确是有些不公平。师兄修的只是降龙伏虎,怎可能是破甲尖锋指的对手?这样如何,你只需能在我面前撑过十合,那我就可饶你性命。撑到三十,你身边这两个好友,我也可放过。到四十合,我可赏你三百两纹银。若是胜了我,北堂家保你一个进入离尘宗的名额。”

    马原林寒两个,此时已是气的脸色煞白,目眦欲裂,怒恨填膺。这红衣少女确实美貌,气质也显清纯,然而此时在他们眼中,却与女夜叉无疑异。

    庄无道的心绪,这时反而是平静了下来,脚下似生了根,稳稳立在船上,

    常年在溪水湍流中习武,使他的下盘异常的(  看最快更新)稳固。即便是在这起伏不定的船上,也能如履平地。

    唯一烦恼的,就是身体因力量剧增而引发的不协调。似庄同那样,他完全可以碾压。然而面对北堂婉儿这样的真正高手,这因牛魔元霸体而暴增的速度与力量,反而会成为致命的破绽,

    此时那轻云剑流入的力量,越来越是强盛,接着云儿的声音,就这么突兀的在他脑海之内响起。

    “剑主如今身体不便,这一战,可要由云儿代劳?”

    虽是在与庄无道说话,然而对面的北堂婉儿与那位北堂琴,却都无半分异色,显然毫无所觉。

    庄无道则陷入了迟疑,他想亲自与北堂婉儿交手,领教那号称破坚第一的破甲尖锋指,也不喜被他人控制身体,哪怕是给了他莫大好处的轻云剑灵!

    若只是事涉自己一人,他必定不会考虑,只会亲自应战。然而这北堂婉儿的言中,却分明是以马原林寒两人的性命做筹码,他绝不能够如此任性。

    “剑主若不情愿,可以尝试专攻她的左路。此女的左肩应该是受过重伤,至今未愈,是可趁之机。破甲尖锋指的指势犀利尖锐,剑主的元魔霸体,还不能运用自如,无法抵抗。最好是以命搏命,与之对攻!”

    可能是认为庄无道,不太可能答应,那云儿开始悉心指点着与北堂婉儿交手时需注意的要点。

    “还有小心她的腿!此女腿法造诣,只怕不在指法之下。不过精擅此道者,下盘也通常不会太稳固。”

    修习腿法之人,只会更注重下盘与平衡,下身的功夫往往比他人更为扎实。然而要时时提劲蓄力,就难免会兼顾不到。

    庄无道一边听,一边直接在心中询问:“以你看来,我能够撑多久?”

    那云儿一阵沉默:“大约十五到二十合之间。”

    只有十五合?

    庄无道嘴里发苦,也早在意料之中。

    “那么换成是你,仅限降龙伏虎拳,胜负如何?”

    “她有旧伤在身,当在一百五十合内胜!”

    庄无道一怔,听那云儿的语气,是毫无起伏波动。可也恰是如此,才显得自信十足,似乎不将此战放在心上。

    “那就换成你来!”

    在意念里说完后,庄无道稍稍犹豫,又加了一句:“尽量不胜,七十合内输他一式——”

    胜了担忧对方恼羞成怒,输的太快又会被此女轻视,七十个回合败应当是最合适的。

    彻底放开了身体,任何那剑身灌入的热流,流淌全身。庄无道抬起了眼睑,注视着北堂婉儿,

    “三十招后无论如何,都需放过我三人。再若是我庄无道胜了。保我一个离尘宗内门弟子的名额。这些话,我记下了!一言为定?”

    北堂婉儿笑了笑,立在原地,并未做声。倒是那绿裙妇人,一声冷笑:“我家小姐素来一言九鼎,何需诓骗你一个区区贱民?”

    贱民二字出口,却见庄无道脚下猛地一踏。气劲震爆,使整条渡船,都微微颤抖。

剑动山河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