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动山河 第二十四章 不怀好心
    看最快更新

    然而这念头才起,就被庄无道果断的否决。想起了不久前,发生在河岸码头上的刺杀。

    这越城东吴,说不定不久后就会成为是非之地,再次重复六年之前的故事。自己躲都来不及,怎能主动跳进去?

    北堂家的二等供奉,固然是地位尊崇,每年也能领到不逊于大宗派弟子的丹药。然而若是遇到北堂家危机,需要自己拼命的时候,那又当如何是好?

    庄无道是从烂泥堆里爬起的人,在越城混了十余年。知晓这世上从没天生掉落的馅饼,付出从来都与回报等勾。更知北堂家的狠辣手段,若是时局险恶,需要自己去送死时,那么北堂家的人绝不会犹豫。

    反倒是离尘宗,那道业天途固然凶险。然而大树底下好乘凉。离尘宗乃当世大派,存在已有万余年之久,势力磐固不摇。有如一张铁幕,牢牢遮盖了东南之地,地位超然,天一诸国中无人敢惹。无论哪方面,都被是北堂家可比拟。只需入门,就可安安(爱上书屋)www.23sw.net心心修行。

    然而这北堂苍绝的招揽之言,自己又该怎么回复?

    庄无道正筹措着言辞拒绝,旁边不远的北堂婉儿,却已是站起了身,目光复杂,朝着北堂苍绝微微摇头:“伯父毋需如此!我与他先前已定下了赌约。如今既然输了,就不能如此搪塞了事。”

    那北堂苍绝闻言诧异的扬了扬眉,而后莞尔:“婉儿你自小便是有主意的,就依你便是!我看他志向高远,不是池中之物,小小的北堂家,怕也不在他的眼中。”

    虽是在笑,庄无道的浑身上下,却是不自禁的一阵冷汗淋漓。听出了这位越城第二强者语中暗含的不满与杀意。

    对于北堂婉儿的言语,则更觉意外。难道这位,还真打算实现诺言不成?动用北堂家的力量,不惜代价,将他送入离尘宗门内?

    此女今日能不当场翻脸,如约放他们三人离去,人品就算很不错了。

    北堂婉儿却浑然不觉,再次往庄无道看来时,神色已恢复如常:“庄师兄,离尘宗当世(“”看最新章节)大宗。我与你虽定下赌约,然而那内门弟子的名额,实非我北堂家所能操纵。不如打个商量如何?师妹我无能为力,然而也不愿做个背信之人。那名额我无法给你,却愿给师兄你一个机会!”

    “机会?什么机会?”

    庄无道诧异地反问,暗中则用力捏了捏拳,心想这世上果然是没这等样的好事。此女说是能给他一个机会,只怕也不是什么好事。不过权且听一听,也是无妨。

    ※※※※

    渡船上的船夫早就跳水逃走,无人操纵。此时更是千疮百孔,破破烂烂。船底更被的北堂婉儿的破甲尖锋指打穿了数个孔洞,下面汩汩的进水,眼见已是离船沉不远了。

    不过有北堂苍绝这位练气境后期的修士在,以灵力操纵水流,使渡船稳稳当当的靠上了北岸。

    这里早就有几辆北堂家的人在等候,马原林寒两个一下船就被人看押着。庄无道却被单独礼请,坐上了北堂琴的那辆豪华马车。

    车上仅有三人,除了北堂婉儿之外,就只有北堂琴与北堂苍绝而已。后二者都不说话,只有北堂婉儿,兴致盎然的上下盯着庄无道打量。就像是首次认识一般,对于之前的败北,也似是全部不以为意。

    让庄无道颇是惊讶,他原以为这北堂婉儿心高气傲,断然不可能接受败局,尤其是败在他这样的小人物手中。

    然而这位北堂家的小公主,此时却并没表现出多少沮丧恼羞之意,反而是巧笑倩兮,落落大方。与先前在船上时蛮横霸道的女武痴形象判若两人,气质百变,性情也让人难以捉摸。

    马车缓缓而动,正是驶向离尘学馆的方向。那北堂婉儿也终于开口入了正题:“所谓的机会,自然是离尘学馆那三个名额。庄师兄就不觉心动?能走正途入门,又何需行险,闯那凶险难测的那道业天途?”

    庄无道心神微震,他是有意经道业天途拜入离尘宗门下,可这北堂婉儿又是如何知晓的?

    胸中也顿时恍悟,今日之事,只怕绝不是什么巧合。哪怕真是在这河中渡船巧遇,这北堂婉儿的讨教比武,也多半是故意居多。估计是早就存心试探他的修为实力,今日遇见后,则恰好顺手为之。

    一思及此,庄无道的面色顿时铁青一片,难看无比:“北堂小姐说笑了,我庄无道虽欲拜入离尘宗门下。然而自问不过是一介街头混混,岂敢与越城权贵相争?也不敢当小姐师兄之称,小姐直唤我名便可。”

    “无道师兄莫非是生气了?”

    北堂婉儿闻言是咯咯的笑,花枝乱颤:“以师兄你的出身,加上一个小小的剑衣堂,自然是没有争夺名额的资格。不过若是加上我北堂家为后盾,却未必就没有可能。师妹我不能让你直接拜入离尘宗门下,却可在宗门大比时,助师兄一臂之力!”

    庄无道本是心下暗恼,此时闻言,不禁又微微愣神。半晌之后才反应了过来,然后首先第一个动作,却是斜晲向旁边的北堂苍绝。

    北堂苍绝注意到他目光,唇角顿时勾起了一丝戏谑的弧度,斩钉截铁道:“婉儿是家主爱女,是诸位长老选定的北堂家下一代家主。她的话,就是我北堂家的意思!”

    庄无道悚然而惊,定定入神的注视着北堂婉儿。他是断然不曾想到,这位北堂婉儿,除了四北堂家家主嫡女之外,居然还有着如此惊人的身份!

    那北堂家主据说共有四子三女,能力心性与修为都极其出众。可为何独独是这北堂婉儿,越过她那几位兄长,成为北堂家的继承人?此女必定是有什么不凡之处!

    “师兄这是信了?”北堂婉儿眼眯眯的笑:“不知师兄意下如何?”

    庄无道却是默然无语,踌躇沉吟了半晌,直到那北堂琴流露出不耐之色,这才淡淡出言:“我听说离尘宗本山,近日会有巡查使至越城监督大比!”

    他始终坚信,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北堂婉儿之前的试探,还有事后的热衷,都使人生疑。

    “是有此事!”

    北堂婉儿语中略含讥诮:“然而师兄还是不要抱太多期望才好,你可知三月之后,你的对手是谁?”

    不待庄无道回答,北堂婉儿就已开口:“是东城古月世家,百兵堂夏氏,林和孔家,越城守备府,越城镇守太监——不久之后,整个越城内,几乎所有有头有脸的世家,都将有子弟参与!”

    “怎会如此?”

    庄无道一时失声,为之骇然。不理解这离尘学馆三个内门弟子的名额,怎会引来如此众多的权贵豪门参与?更不明白,北堂婉儿对自己说这些,又到底是何用意?

    古月世家他是如雷贯耳,在六年之前,古月世家才越城中的第一世家。六年前那次大乱后虽是实力大损,可终究是底蕴深厚,最近已开始声势渐复,光是其族内的,练气境修士就已达二十四人之巨,几乎能比肩古月家全盛之时。

    百兵堂夏氏也同样声名远播,经营着百兵堂,兵刃精良冠绝东南,垄断东吴国近四成的兵甲生意。而林和孔家,则独霸着城外最大的蕴元石矿脉林和窟,家族实力同样不可小觑,练气境修士也有十五人以上。

    然而天一世界中东南地(“”看最新章节)方的宗派,并不只离尘宗一家。据他所知,这东吴国附近,就有两个修士宗派存在。其中一家移山宗的声威,据说仅仅只逊色离尘宗一筹而已。

    要拜入宗派修行,并不只是离尘宗一途。实在是让人费解,这越城中的世家权贵,为何独独扎堆在离城学馆,要争夺这寥寥三个名额?

    不过不管是真是假,知晓有这些势力庞大的世家参与,他对那三月后的学馆大比,已经是彻底绝望。只需稍有些理智,就知此事当避而远之。

    北堂婉儿眼神幽然,继续解释着:“换在往年,离尘宗虽是当世大宗。然而我北堂家也未必就会放在心上。无论我北堂婉儿拜入哪个宗派都无所谓,只是今年的情形,又格外不同些。有消息说离尘宗内,今年将有一百三十四位筑基境修士,四位金丹仙长,同时开门择徒。而其中大半,都将从这一届的内门弟子中择优挑选。这消息还没散开,然而最多十日,那古月夏家就必然会全力以赴的争夺!”

    庄无道闻言释然,若是如此,就不奇怪了,一旦能入金丹修士之眼,成为其座下弟子,那就至少可保全家族百年兴盛。便是金丹修士之下,那些筑基境后期修士,也同样是有着不弱的威慑力。有名师指点,更是前途无量。

    庄无道心内却暗暗气结,没好气道:“小姐的意思,莫非是也想让我参与今年的内门弟子名额之争?”

    这个面貌看似纯真的少女,果然是不怀好心!

剑动山河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