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动山河 第二十五章 孰不可忍
    看最快更新

    “无道师兄聪慧,常人难及!婉儿之意,正是想要师兄,与越城内那些世家豪门子弟争上一争!”

    见庄无道冷冷地哂笑,北堂婉儿是视如不见:“师妹我虽有私心,却也是为了师兄的前程。”

    庄无道此时半点都不想与这北堂婉儿说话,若是换在平常之时,自己有北堂家为后盾,争一争未尝不可。

    然而既然关系到金丹修士的传承,估计整个东吴国内的修行世家,都会闻风而动。自己若贸然卷进去,只会被碾的粉身碎骨!

    这离尘宗内门弟子的身份,就那么好到手?即便有公正无私的巡查使监督,大比上不能做手脚,也仍有各种手段可用。私下刺杀,拿家人亲朋威胁,可以无所不用其极。

    如今的北堂世家,在越城中固然是声名狼藉。可在六年之前,那古月家也同样以手段毒辣而著称。总之这些世家,都没一个是好东西。

    此时却不能不应付,只求暂时脱身,庄?爱上书屋 www.23sw.net无道也只好是支吾道:“此事且容我考考虑虑,可否过些时日再给答复?”

    北堂婉儿面色不变,微摇螓首:“师兄之言,似不怎么诚心!”那北堂琴立时就一声冷哼:“不识抬举!”

    庄无道顿时怒极,胸中就涌起了一股暴躁之念。他在越城街头混了十几年,当过乞丐,也曾偷盗行骗,什么腌臜气都做过,被世人冷眼相加,也曾被权贵豪奴羞辱,如今已勉强可算是喜怒不行于色,

    然而是可忍孰不可忍!这是逼着自己去死,还要恶语相加,那就再忍不得!

    这些争夺那内门弟子名额是死,闯道业天途同样可能身死,然而后者至少不会连累亲朋,

    左右是死,又何需受此羞辱?委屈求全不得,那又何需再忍让?当下就目光冰寒了下来,瞪着那北堂琴:“我就不识抬举了,你待如何?”

    他这几年在街头厮混,手上已有数十条的人命。(  看最快更新)此时脾性爆发,自有股慑人之威,含着亡命徒的凶狠。使那北堂琴的气息一窒,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北堂苍绝眸中,此时却反倒是现出几分赞赏之色。北堂婉儿同样微觉诧异,然后就手阻住了已是面红耳赤的北堂琴,凝声呵斥:“琴姨,不可对客人无礼!”

    又对庄无道柔声道:“师兄息怒,是师妹我没把说清楚。既然是要请师兄出面争夺,我北堂家自然会极力保全师兄安全,绝无后顾之忧。”

    庄无道这才怒念稍息,陷入沉默,似北堂婉儿这样的身份,说出这样的话的确是有些份量。然而这大族世家的承诺,却也不可就此轻信。

    心念飞速转动,庄无道依然是语气淡淡的开口,透着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意:“且容我再思量思量。”

    “师兄是担忧我北堂家过河拆桥?”

    那北堂婉儿心思玲珑,稍稍查言观色,就已似猜知庄无道心意:“师兄这是多虑了!我北堂家既然是要你挤下其中一个人来,自然是要保你平平安安入了离尘宗内门,才能达成所愿。你说可对?也不瞒师兄,自六年前那一战之后,我北堂家与古月家,如今已是死敌世仇。一山不容二虎,这越城中,也同样容不下两个千年世家!所以师兄更无需担忧我会将你出卖。一旦入了离尘宗,有师门护翼庇佑,师兄又何惧古月?”

    听到此处,庄无道才总算是理清了几分头绪。听北堂婉儿意思,是不愿那古月家与离尘宗扯上关系。然而其中必定还有着什么关节,北堂婉儿并未明言,有意瞒着自己。

    然而心中却已有了几分意动,如此说来,自己倒也不是全无机会。

    可随机又想起了秦锋,想起了那一众兄弟,想起了剑衣堂。心中又不禁暗叹,自己怎么就卷入这样的风波里?

    大比之争,自己不胜还好,胜了之后,难道还能指望那古月家不疯狂报复?

    北堂苍绝却忽的出声:“你若真能抢下一个名额,我北堂家绝不吝给你那些兄弟一个前程!只需北堂家依然鼎盛,有老夫护佑,有你这个离尘宗内门高徒观照,越城中有谁敢轻举妄动?”

    他不知剑衣堂,对庄无道的底细也是一无所知,然而却一眼就洞察出庄无道的顾虑。

    庄无道哑然失笑,倒是差点忘了,自己若是能入离尘宗,那就等于是鱼跃龙门,再非这些越城世家能随意拿捏。

    不过他是谨慎之人,即便心内意动,也绝不肯就这么轻易应诺。语气却已缓和了下来:“若真是如小姐所言,在下自然不会不识抬举。然而这并非是我庄无道一人之事,至少要与我剑衣堂的兄弟仔细商量之后,才能给小姐答复!”

    这句话是真心实意,他平生最恨的,就是忘恩负义之人。不能见了富贵,就将自家兄弟的安危都抛在脑后。

    身下这辆马车也渐渐停下,从车窗外望,赫然正是那离尘学馆的门前。庄无道也顺势起身:“多谢小姐与苍绝先生相送,庄某先告辞了!”

    若非是不愿露怯,他此时是恨不得飞奔着跑下马车,离这三人越远越好。

    北堂婉儿则与北堂苍绝相视一笑,不再出言逼迫,亦不阻庄无道下车。只是从袖中随手取出了一个瓷瓶,往庄无道抛了过去:“我知师兄你还有顾虑,不过也是人之常情。好在此时距离大比还有三月,时间充裕,足可容师兄仔细思量明白。就以一月之期为何?你拳法已出神入化,唯独修为稍有不足。要参与大比,至少也需练气境。这瓶里的血元丹可算我北堂家预支的诚意,事成之后另有厚报。即便最后谈不成,也无需师兄偿还,师妹我愿交师兄这个朋友!”

    又提醒道:“师兄你今日是参加小比,那就需小心了。你那位同姓师弟最近可得了大缘法,本身实力已然不俗,又似有贵人关照,切需小心!不过师兄日后若想要在离尘宗门内有所作为,那么这首席弟子之位,就断不可落于他人之手。”

    庄无道却是愣愣的看着手中的瓷瓶,这瓶中的丹药,就是血元丹?

    传说只需一粒,就可使养气境六重,合气六重,还有他这样炼髓境巅峰之人突破屏障,生成真元。踏入练气境,成为真正修士的灵丹?

    记得不久之前,城中的易灵阁就曾经拍卖出三枚这样的血元丹,每一枚,都是二十两黄金起价。也就是整整二千两纹银!

    庄无道轻吐了一个浊气,才想起要下车。没去问北堂婉儿,为何不参加小比。以北堂家如今的声威,离尘学馆那个唯一的推荐名额,自然早已是北堂婉儿的掌中之物。无需经历大比,就可入门。

    下了车梯,就见马原林寒从后面的一辆马车疾奔而来。都是面色怪异,欲言又止,沉默不语,

    直到这北堂家的车队再次驶动,拐了一个弯后,向城东方向行去,远远离开,马原这才急急开口问道:“那个女娃怎么说?这个北堂婉儿,我看以后必定是个女魔头!小小年纪,心肠忒也狠毒了些!”

    言谈之间,是再无乘船前的迷恋,深深的忌惮,

    庄无道却依然是心情激荡,手中紧紧握着那个瓷瓶,几乎将之捏碎。而胸内则仿佛是打翻了五味瓶,滋味复杂无比。

    想起了马上的那番谈话,又是兴奋又是苦涩。抬眼看了看周围那在离尘学馆门前经过的行人。庄无道是微微摇头。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详情可等回去再说。”

    话落之时,人已当先跨入了学馆门内。而马原林寒则是面面相觑,一头雾水。

    今日北堂婉儿特意逼迫庄无道比试,就已是令人奇怪,庄无道方才的神态,则更令人好奇,

    ※※※※

    “庄无道此人,伯父你看如何?”

    在游人如梭街道上,马车依然是飞速奔行,毫无顾忌。北堂婉儿在车上端坐,目泽如流光溢彩。

    “这次可真是一个惊喜,原只道他能在降龙伏虎拳法上能初窥门径,就可能在大比上稍稍阻那位一阻。真不料此人拳法,居然已有如此造诣,居然能够胜我。说不定也能使那家伙阴沟里翻船。”

    那北堂琴却是不满的一声轻哂:“这是小姐有伤在身,不能全力以赴。破甲尖锋指中有了不该有的破绽,才给了他可趁之机!“

    北堂苍绝却没理会,沉吟着道:“此人乃是真正的亡命徒!人不惧死,奈何以死惧之?婉儿以后不可轻视,更不可逼迫过甚。他是心狠手辣之人,你可发觉,此人总是有意无意,尽量在离你不远处?距离始终不足两步,不论是方才在船上将你击败之后,还是在这车上,都是如此!太过逼迫,恐遭反噬。此人重义,有英雄气,是草莽豪杰。若定要用他,(  更新速度快 百度搜  即可找到本站。)就当以礼相待,以恩义结之。”

    又对北堂琴冷声训斥:“那庄无道虽是五品的根骨,然而其武道天赋强至如斯,降龙伏虎出神入化,修成本命玄术是定然之事。日后至少也是炼气后期的前程!说不定筑基境也可得,非是你能望其项背!你若不想为自己招灾惹祸,最好是慎言慎行。”

剑动山河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