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动山河 第二十六章 离尘小比
    看最快更新

    北堂琴面色忽青忽白,是愈发的气恼,却不敢反驳北堂苍绝之言。想起方才庄无道怒目瞪她时的气势,亦是暗暗凛然。

    北堂婉儿则是回思着庄无道告辞前的情形,微微蹙眉:“伯父的意思,他其实是时时刻刻,都欲对我出手?量他也不敢对我下杀手,那就是准备一言不合,就以我为质了?”

    “大约是如此了!“北堂苍绝摸着肥大下巴,笑意盈盈:”此子或有此意,不过能不能在老夫面前办到,却是两说。”

    北堂婉儿目光却又渐渐璀璨:“既然是要以我为质,绝境求生,那么此人多半是有几分底气在!如此说来,方才渡船上那一战,此人还有保留,并不曾全力以赴?”

    如果是她也要参与大比,那自然会是心生忌惮,可既然是由学馆直接推荐。那么这庄无道的实力,自然是越强越好。

    “到底隐瞒了多少实力我不好说,然而此人方才动手时精气内敛,只怕十分之力只用上四五《爱上书屋 www.23sw.net分。此外肤色暗泛金芒,应该还另修了一门土行的横练功法,品阶不低,而且造诣不凡。所以说此人心机深沉,不可小觑!”

    车中二女,都是‘啊’的一声,暗暗惊呼。北堂苍绝的眸中,则是闪现着深思之色。“最令我奇怪的是,方才此子身上,隐约还藏着几分剑意,”

    “剑意?”

    北堂婉儿便想起了庄无道身后背着的那口剑,剑身不知如何,那剑柄已经断掉一截。

    “难道此人,还精擅剑术?不对,我观他掌指处关节固结,远不如常人灵活,在拳法上天赋惊人,用在剑术上,却必定成就寥寥。似这样的人,去学什么剑?”

    “这却非是老夫所能知了。”

    北堂苍绝摇了摇头:“不过此子实力的确是可观,甚至可能不在你之下!若非如此,我也不会容你这般胡来。”

    “多亏伯父!”

    北堂婉儿不好意思的讪讪一笑,知晓哪怕她是族内选中的下任族主,也没有这么大的权利推波助澜,助庄无道与那几大世家子弟相争。有北堂苍绝认可,那情形就截然不同。

    今日再若无北堂苍绝在此,也是断然难使庄无道松口。

    目里却是再次异光闪烁,她如今最想知道的,是那庄无道,到底还藏了多少的实力!真使人好奇——

    ※※※※

    北堂苍绝在与北堂婉儿三人在议论庄无道之时,回到离尘学馆的庄无道,却在以意念与剑灵‘云儿’对话。

    云儿的声音,是直接传到了庄无道的脑海之内,声如玉盘珠落,清脆好听,却又透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清冷孤傲,

    “那北堂苍绝虽只是练气后期,然而眼力不弱,又专修灵识。你修有横练功法之事,只怕瞒他不得!”

    庄无道脚步顿了顿,忖道以‘云儿’的本领,也瞒不过那北堂苍绝么?不过也是意料之中,二人间的差距,是整整一个大境界。若不能瞧出几分,他反而要觉惊异了。

    “我知道了,此事无妨!”

    本就没指望在北堂苍绝面前不露根底,庄无道要做的,就是做出生恐别人知晓他‘实力’突然大进的姿态出来。

    不过如此一来,在北堂家这几人的眼中,怕是要落个心机隐忍深沉的印象了。

    “不是说七十招左右败北?为何要那般行险,取胜于北堂婉儿?”

    幸亏是这北堂家,如今正是有求于他,要用到自己。北堂婉儿的心性,也不似最开始表现的那么疯狂。否则今日他庄无道说不定就要身首异处。

    只能那云儿的声音,却依然平淡,毫无半分的烟火气的解释:“那北堂婉儿实力惊人,我也未曾想到,她居然在练气境之前修成了一门伪玄术。她的伪灵窍才初开一年不到,又有旧伤,控御不住。那时若任她施展,剑主即便不死,也要重伤。云儿是不得已而为之,还请剑主恕罪。”

    “真是如此?”

    庄无道是半信半疑,即便只相处寥寥几日,他也可看出这轻云剑的剑灵,性情是极其的高傲。说不定就是接受不了故意败北,所以故意为之。

    与他庄无道不同,他虽也好胜,然而却要以性命为先。小时与猫狗争食,唯一的一个信念就是‘活’下来,活出个人样!

    然而想起方才的情形。要非是‘云儿’及时狙击。那‘百裂千锋’彻底展开,只怕那一整条渡船都要毁掉。自己也是再避无可避,逃无可逃。

    冷哼了一声,庄无道暂时掠过了此节,就想起了手中依旧握着的那个瓷瓶。

    “你觉得此丹如何?可否对我有益?”

    只需这枚血元丹服下,庄无道的一身血气就可蜕化升华,元气自生。

    “修行者重在培植根基,丹药也是其中一种手段。所以法侣财地,财居第三。不过丹药虽好,却需服用得法,调理得当,否则非但无助,反而为祸。这血云丹确实不错,是七劫之前就有,可大幅增强体内血气,产生真元。然而——”

    只一个‘然而’二字,就使庄无道火热的胸膛冷却下来。

    “这也是虎狼之药!若是一次无法突破,必定伤身,日后再难有进展。即便借药力突破,寻常修士也会气血两虚,需很长时(  更新速度快 百度搜  即可找到本站。)间才可补足。不过剑主你倒是无妨,剑主修成牛魔元霸体,气血之盛同阶中不做二人想。些许亏损,踏入练气境之后须臾就可补足。只是剑主你,难到不欲修成那本命玄术了?此丹不用,云儿倒是可增几枚药材,用以增强剑主体质。不借那大衍决之力,亦可修成牛魔元霸体。”

    庄无道默然,把那瓷瓶收入到袖内,然后板起了面孔:“以后记得先说重点!”

    见识过北堂婉儿的‘百裂千锋’,庄无道口中虽不说,暗里却是深深艳羡,一个伪玄术,就有那般的神威,那么真正的本命玄术,威能又当如何?

    “说起来,你还没教给我阴阳大悲赋——”

    洛轻云的声音,却就此沉寂了下来。庄无道也发觉自己,已经到了学馆正殿之前。

    此处演武场宽阔,足有十亩之地。已经数百人云集于此,都是身着青衣,是离尘宗记名弟子的装束。

    学馆的馆主李向南,高居于台阶之上。旁边处并肩还坐着一人,修为较之李向南还要高上四层,是练气境六重楼的修士。面容瘦削泛黄,颔下数缕长须,正意态莫测的看着下方。

    庄无道不认得此人是谁,却知这位,必定是吴京离尘道馆,派下来监督小比的监督使。

    离尘八百学馆,在东吴共有十七处,都归离尘宗设在吴京的道馆管辖,除此之外还包括所有离尘宗在东吴的外门弟子,产业,药园,矿藏等等。

    各处学馆的小比一季一次,每三月时间,吴京道馆都会有监督使下派监督小比。人选下派前绝不透露,且半年一换,暗中更是另有人监察,以免与地方勾结,规矩极严。所以监督使大多都算公正,以免名声败坏,被宗门厌弃。

    当庄无道到来,赫然就有数百道目光,向他齐齐注视了过来。神情各异,有人嫉恨,有人欢喜,有人咬牙切齿,也有人冷笑不止。

    庄无道全不理会,大大方方的行至到正殿外的台阶之前,深深一礼:“见过馆主,见过监督使!弟子因闭关修行晚来之步,还请两位恕罪!”

    小比还未正式开始,本不算迟到。然而人在馆主监督使之后才至,就是有着不敬之嫌,所以庄无道这次是执礼甚恭。

    李向南早就不满庄无道已久,目中满蕴着冷冽之色。却知庄无道身为学馆首席,代表着离尘越城学馆的颜面,是学馆支柱。此时只能是强压着怒气,故作和蔼道:“你是专心武道,何罪之有?免礼了,下去在旁看着便是!不过日后也需注意,你(  看最快更新)是首席弟子,当为众人榜样。”

    那监督使本来也是不满,然而当上下望了庄无道一眼之后,目中诧异之色微闪,而后也是和颜悦色。

    “无妨的!”

    只见这庄无道虽是极力内敛精气,然而骨架稳健牢固,骨肉均匀有力,气血华升,冲溢于额,眉心处隐隐有一点嫣红。

    明显是到了练髓巅峰,一步跨出,就是练气境了,可以用师兄弟相称。

    年不过十六岁许,前程远大。即便不喜,也没必要得罪。他老于事故,这点道理还是知晓的。

    庄无道再次歉然一礼,这才退到了一侧。位置就在左手边几个学馆教习之后,身旁就是庄同,

    庄无道才刚刚站定,庄同就是一声微不可闻的哂笑:“持宠而娇,我看你能得意到几时!今日之后,离尘学馆内再无你立足之地!”

    “嘴上说有用?稍后手底下自见真章。”

    庄无道负手身后,淡淡的回了一句。眼神颇有些同情的,看着这庄同。

    这位大约还不知道,离尘有金丹修士开门授徒之事,还奢望着自己能拜入离尘门下。

    不过此人也应是心有所峙,否则仅仅以庄家的财力。哪怕是古月家北堂家不参与进来,也远远不够看。

    北堂婉儿说他似有贵人关照,却不知是哪一位?

剑动山河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