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动山河 第二十七章 或有变局
    看最快更新

    庄同脸上的青气闪现,而后也风轻云淡的一笑:“确实!嘴上说是不痛不痒,只希望你今次能撑到最后。我必让你龙变蛇,虎变猫。”

    庄无道撇了撇唇角,懒得再搭理他,径自看向了场中。学馆内挂名的弟子,大约五百,实到的估计三百三十。不过学馆排名前十的弟子,都有着特权。似庄同,决出前十六的时候才会下场。他的待遇则更好些,可待得前八人之时入赛。可节省力气,养精蓄锐,可观众弟子的虚实,也是内定的前八。

    不过这也是他几年前从排名垫底,一拳一脚的硬生生打上的结果!

    面积百亩的演武场,此时已被红漆整齐的分割成了八处场地。待得李向南一声令下,就有弟子按照排序入场,

    马原也在其中,朝着台阶上的庄无道眨了眨眼,就信心十足的踏入到乙号场地。

    林寒专修的是泼风剑,而马原除了暗器之外,最擅的是一门‘白公十三剑’,也是一流的武学?爱上书屋 www.23sw.net。不过这套剑法最出名的不上剑术上的精妙,而是身法灵活,有如猿猴,剑路也是诡谲难测。

    此时的对手,虽同是一名炼髓境武者。却(  看最快更新)完全无法近马原之身,仅仅三五剑,就被马原的剑抵在了咽喉,

    而林寒平时看似是文弱书生的模样,然而施展起泼风剑时,却是气势狂烈,快若狂风。也不讲究什么剑术窍绝,只劈头盖脸的把剑斩过起,对手也往往只是顷刻间的功夫就支撑不住。

    二人皆是高歌猛进,庄无道面上也透出了几分笑意。服用了地髓,马原与林寒的实力,是真的大进了,不逊于炼髓境修士。而炼髓境,越城学馆统共不过十几位而已。十六强之前,不会遇到什么难缠对手。偏偏二人又知藏拙,一身实力只用出六分,稍后必定可使人大吃一惊。

    “这次小比,倒真是龙争虎斗,强手如云,比三个月前又好了不少。”

    庄无道的目内闪过了一丝异泽,小比进行还不到一半,他就在里面发现了不少后起之秀。那些他此前就有关注的好苗子,修为武道都有不小进展。

    学馆以三年为期,每次大比之后,就有不少成年的弟子退出学馆。松江后浪推前浪,历来都是如次。如今三年已过,正是他们这一辈人争锋之时!

    庄无道旋即又暗暗摇头。其实学馆内这些弟子,有不少人的资质乃是上佳。

    然而这上至馆主下至教习,都没用什么心去教导,也没什么实力,无法做到因才施教。许多人就此埋没,以至修为泛泛,武道平平,浪费了大好天资。

    斜目往那上首中央处望去,果见那位巡查使面上虽是不动声色,然而眸子深处,却蕴着一抹讥讽,一抹失望。林向南则是面色尴尬,满含无奈。

    庄无道笑了笑,继续看着场中。其实也不奇怪,离尘宗势力集中在东南一带,在东吴国内的影响却是极小。而这座几乎全是矿奴的越城,似乎也不受离尘宗本山重视。便连馆主,也不过是一个长年缠绵病榻的练气二重楼,又能够教出多少人才出来?

    “嗯?那人是谁?”

    宗守的视线,被此时立在演武场南侧的一群人吸引。学馆弟子,都是青色服饰。只唯独这些人,全都是一袭黑袍。而那为首的一位,更是一位容颜俊朗的少年,手持折扇,穿着素色锦袍,正是百无聊赖的旁观着。

    距离太远,庄无道的修为也远不到产生灵识的地步,不知这些人实力如何。然而仅仅看那素袍公子的仆从,就可知其人身份不凡。气息深沉难测,挺身肃立毫无丝毫多余动作。且人人都是虎背熊腰,骨架宽大,太阳穴高高鼓起,这是气血十足的征召。

    这素袍公子的身侧,更有着一位老人,七旬年纪,面上含笑。然而不过六尺多的身高,在众人中却如鹤立鸡群一般。另人一望就无法忘却。

    “也不知是哪家的公子?古月家,还是百兵夏家,林和孔家。这是来观学馆弟子的虚实?”

    庄无道心中猜测着,却也没怎么上心。即便真是这几大世家的子弟,也暂时与他扯不上什么关系,敬而远之便是。

    学馆看似人多,然而有八个比武场地,过程却是极快,转眼就到了十六强。

    而今次后起之秀虽多,然而能真正崭露头角,打入十六强的却没几人。只有马原林寒两个,成功闯入了进来。

    二人的排名,这一年本就常年徘徊在十六到三十二位之间,此时能够晋升至十六位之内,也不怎么出人意料。

    只是当听得主持小比的学馆教习唱名,庄无道却微微皱起了眉。

    马原对庄同?

    庄无道是下意识的,就向那馆主李向南看了过去。只见这位却毫无异色,依然是面色发苦,神情无奈。

    一时间是疑惑不已,也不知这到底是巧合,还是故意安排。

    旁边的庄同,却已是把一振衣袍,嘿然冷笑:“运气真不错!若换作是旁人,还需费些功夫。无道师兄,我就先入场了,在下面等你!”

    庄无道在心中为马原默哀,这家伙实力固然大进,然而运气却不怎么样。庄同此人他虽看不眼,然而一身实力却着实是不弱。放在三个月前,他全力以赴也只能稳压庄同一筹。且不说庄同如今实力大进,马原也毕竟只是练髓境武者,胜负不问可知。

    好在决出八强之后,还有败者组。之后小心一些,仍可进入学馆十强。

    见庄同下场,那演武场中的弟子,就传出了一阵欢呼之声,似乎是众望所归。一大半的观战弟子,都往庄同所在的丙号场地围拢了过去,

    庄无道不禁恨得牙痒,忖道自己担任首席弟子的这三年,难道就这么不得人心?

    这几年他是经常做些公权私用,损公肥私的事情没错,然而自问对学馆内这众多师兄弟并不苛刻。到底还不如庄同,大把的撒钱,在学馆中极得人心。

    此时便连那监督使,此时也被惊动,诧异的看了过去。

    “身姿如松,血气充溢。向南兄,请问这是何人?”

    “此是庄同!学馆中的次席弟子,小小年纪,就已至练髓巅峰,实力不俗。为人方正,甚得师兄弟敬重。家世也很是不错,有万贯家财。”

    “看起来应还是位轻财仗义的。”

    那监督使闻言意味深长的笑,言语中也含着了然意味:“且看看他实力究竟如何!我观那另一位虽只练髓境,然而一手白公十三剑,也快初窥门径,经验丰富,似是无数厮杀中锤炼出来。寻常的练髓境要胜他不易。看来是有一场精彩苦战——”

    庄无道在旁暗笑,这位监督使大人固然是洞达世情,然而这次却是料错了。(“”看最新章节)

    他敢打赌,马原上场后绝对会是第一时间就弃械认输。那家伙为人最是机灵不过,性情固然勇悍,却没有那种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的气概。

    既然自知不是庄同对手,那又何需费力拼命?

    那监督使这时又取出了一本名册翻阅着:“这人是唤马原?前次小比是二十四位,看来最进武道上进展颇大。入馆九年,估计十日之内,就可晋阶炼髓,很是不错了。嗯——”

    连翻到了几页,监督使突然一声惊咦,往庄无道望了过来:“连续三年,这庄同都是五十合败于首席弟子庄无道之手?越城诸学馆交流技法,庄无道一百零三战中,胜五十四场。身为学馆首席,能保住我离尘宗威名不坠,馆主你教导的很是不错!向南兄,这二人同姓,可是同族?”

    言中略含赞意,他虽是来自吴京,然而却是略知几分越城的情形。越城诸学馆中,离尘学馆声威垫底,始终无法打开局面。这非是吴京道馆情愿,而是鞭长莫及,

    一百零三战中,庄无道能胜五十四场,其中必有不少强敌。

    本就知庄无道已快入练气,前程远大,此时看庄无道的目光愈发欣赏起来。

    他年不过三十,练气六重,已是铁板钉钉的离尘内门弟子。此时在东吴,是为积累资历事功。

    对钱财不怎么上心,更在意的反而是庄无道这样,可为他带来功绩,为宗派支撑颜面之人,

    李向南神情复杂,不过此时眼中也现出几分喜意。能使监督使说出这一句,那么他这学馆之主,就不算失职,无过有功。

    “魏师兄谬赞了!维护我宗威名,是我等这些弟子份内之事。只可惜向南身负沉疴,心力不足,不能振学馆声威!心中始终含愧!”

    “这如能怪得你?我离尘宗在东吴人手不足,向南兄还请勉为其难一阵!再有一两月,或有变局。”

    二人在说着话,庄无道心中却是微惊。一两月,有变局?这又是何意?就不知是否与北堂婉儿,迫他争夺内门弟子的名额有关?

    那李向南的面色,明显是大变,手足轻颤,险些握不住茶碗。庄无道的目光,此时却已移开,庄同与马原的这一局,已经开始了。

剑动山河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