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动山河 第三十四章 以礼相迫
    看最快更新

    从马原林寒二人口里听来的答复,全不出庄无道的意料。然而庄无道却不能就此心安理得,不把这两个家伙的性命放在心上。

    思忖良久,庄无道终还是一声叹息:“我再仔细想想——”

    胸中火热已经渐渐淡了下来,除非是答应北堂婉儿,卷入这场风波。否则他除了道业天途之外,绝无他路可走。

    然而连累这些从小就在一起出生入死的兄弟,却也绝非是他所愿。

    倒是道业天途,自己(  更新速度快 百度搜  即可找到本站。)有‘云儿’指点,仅仅几日,拳法就大有进展。三月之后,说不定能够有五六分希望。

    林寒皱了皱眉,就欲开口再劝,却被马原扯了扯袖角。他愕然斜目,就只见马眼微微摇头,一脸凝然的悄悄比了个手势,林寒顿时会意。与其这时候毫无作用的劝说,倒不如回去之后,与秦锋先商量出一个章程。又或者三月之后下手,让庄无道不能成行。

    ?爱上书屋 www.23sw.net

    庄无道也没察觉二人在背后的动作,本欲往南街自家那个小院方向行去。待走了数步才依稀想起,秦锋说过剑衣堂竖旗之后,所有的兄弟,都会搬到以前青衣堂的堂口大院。忙又转过身,然后庄无道的视角余光,就见几个衣衫褴褛的老人,正愁眉苦脸的立在街角。

    庄无道不禁一楞:“那边是怎么回事?”

    他认得这几位,以前常在邻近的街道上摆个小摊位,卖点零碎赚钱。

    马原看了一眼,也同样疑惑了:“我也不知,莫不是出了什么事”

    林寒则若有所思道:“我记得旁边的玉熊街,前些日子好似增了三成的例钱?难道是出不起钱?可跑到我们玉涴街来作甚?”

    说起玉熊街,三人就觉眼馋。玉涴街到底还是偏僻了些,又有一个离尘学馆,占据了小半街道,玉熊街却不同,不但是正街,人流如梭,沿街更有整整二十三家商行,

    玉涴街每月能有二千两纹银的收入就算不错,占据了玉熊街的铁刀社,每月的收入却能高达万两。

    “铁刀社听说是换了社主,那位‘烈炎刀’酆三性情酷烈,可不是什么好相与之人。这些小贩摊上了这一位,当真是可怜。”

    马原一声轻叹,不过话说到一半就走了题:“不过那玉熊街铁刀社,也真他姥姥的有钱。也是我们离尘宗的几任馆主不会来事,我要是学馆之主,就把临街的围墙都改成店面租出去。一月下来,也能四五千两月入,何必苦巴巴的过那穷日子?”

    关键是这条街道若是繁华了,以后剑衣堂的收入,也能收的更多些。

    林寒却是不屑的一撇唇,李向南哪有这样的胆子?真改成了店面,离尘宗天南第二大宗的体统颜面何存?盘踞东南的第一修行大派,岂会看中这点小钱?脸面才是最重要的。

    李向南其实也不过是一个外门弟子,要真敢这么做,只怕第一时间就被道馆遣人拘拿问罪。

    庄无道却是眸光闪烁,他始终记得,自己与秦锋小时候身小力弱,饿极之时,就是那边几人中的一位,递过来几个热乎乎的白馒头,才没让他与秦锋饿死街头。

    也直到很久之后,才知这位老人的家境也没好到哪去。不但家穷四壁,家中更有一位不能劳作的病患。

    ※※※※

    青衣堂的堂口大院,就在玉涴街街北的一个宽敞小巷内。地约六十亩,一共四进,内有一百四十余间房屋,墙宽一丈二,高三丈,还有着十几个剑垛。与其说是宅院,倒不如是一个堡垒。

    换成史虎几人还在的时候,只需百人守卫,持二石大弓。这个大院五六百人都休想攻进来。然而现在却归了剑衣堂。

    便连那院外的旗帜也换了,由青衣堂的青旗,换成了一面赤底黑边,中央处有两口剑交叉的旗帜。

    马原一望,就失望的一叹气:“这就是我们剑衣堂的社旗?是哪个混蛋想出来的,真没品味!我就说不该跟无道你出城的,堂口旗号怎能马虎?”

    庄无道懒得理会马原的抱怨,大步流星的往大门走了进去。

    铁木制的厚重大门,只敞开一线。两旁还有就个模样威武的彪形大汉守卫,俱都一身黑衣,腰侉长剑,竟然似模似样。再看那墙上,也有十余人在巡守,

    其中几个庄无道还认得,然而此时却是神情严肃,待得庄无道近前,才齐齐一声吼道:“庄副堂主安好!”

    那声音雄浑,却使庄无道差点愣在了原地。半晌之后才反应过来,颔首回礼。

    马原林寒也是目瞪口呆,忖道以前的青衣堂,似乎也没这森严的规矩?仅仅离开三日而已,怎么就是这样的气象?

    人都说秦锋有将才,手腕非凡。人有乱德,能将一群个性不一的兄弟,捏合在一起,可这也未免太过夸张。

    门口守卫的首领,正是‘肉山’王五手下的一个左膀右臂。见庄无道目露询问的看过来,这人却爽朗一笑:“堂主说既然是要一起共谋大事,就该志向远大些,别把眼睛只盯着这一条街。竖旗之时,就需立好规矩,不能太过散漫。日后我们剑衣堂成了越城大帮,就不至于变成一团散沙。”

    庄无道哑然,忖道秦锋的志向,果然也是‘远大’的很。

    这人说完之后,又面色古怪道:“今日堂里出了点事,北堂家送了些东西过来,堂主他在正堂等你。”

    心中一惊,庄无道不再耽搁,直接大步走了进去。行入那正堂内,只见有数人在座,秦锋则高据上首处的堂主宝座,面色青白变幻的盯着眼前发呆。

    那是几十个木箱,几乎堆满了厅堂,是都已被打开。庄无道看了一眼,也是吃了一惊。

    礼盒之后,赫然是整整两百口有着‘百兵’印记的青钢长剑,一百张七石劲(  看最快更新)弩。乃是‘百兵’夏家出产的精品,质量仅在灵兵之下。

    除此之外,还有一百匹绸缎,一箱丹瓶,两箱银子。丹瓶上光是贴着养气丹,炼骨易筋丹标签的,就有十瓶之多。银子则是赤足的纹银,整整有四千两。绸缎也是上佳,色彩缤纷。

    另有五个木箱,都只单独放着一物。两口泛着青光的长剑,一件银丝内甲,一口黑铁大斧,还有着一张符箓。看着不起眼,却都散着隐隐的灵辉,居然都是有着法禁的灵器。

    而那张符箓,则更是不凡。庄无道以前见过一次,这是宝禁符。只要不是特别稀有的法禁,任何祭炼十二重天之下灵器使过这张符之后,都可提升三重天的法禁。

    他手中的那件破甲锥,本身是一重法禁的灵器,一旦用过这宝禁符,就可提升至第四重法禁,威力倍增!

    “是北堂家遣人送来的。”

    秦锋的目光呆滞道;“我退了三次,最后北堂家的管家亲自过来劝说,说是要请你办事,这些是送来的礼金。即便最后事情不成,人情却在。若是我不肯收,那就是看不起北堂家。看来是退不掉了。”

    庄无道的面色,也是难看无比。北堂家确实礼厚,送来的又正是剑衣堂最需要的事物,然而这些东西,就是这么好收的?

    肉山王五也同样在座,此时是破口大骂:“日他个仙人板板!这些东西,加起来怕不有三万两纹银,随手就送人。这北堂家真他姥姥的有钱!”

    一般一重天法禁的灵器,都是千两纹银起价。所以即便是盘踞这条街长达数载的史虎,也没收到多少灵器,几次与周围帮派大战,都折损的差不多。以至史虎就连自己,都无一件合用之物。

    而那青钢长剑,则是十两纹银左右,七石劲弩,则在三十两的价位。

    三万两纹银的估价,庄无道估计也差不多。这就是三百两的黄金——

    主要是那张宝禁符,价值巨大。只这一张,就是六七千两纹银。

    “北堂家的意思,说是只需你这次能够不缺席离尘宗大比就可!又说若是我等若肯出言劝你,北堂家可暗助我们剑衣堂,再拿下两条街道。”

    秦锋揉着额角,一脸的无奈头疼之色:“我想着这北堂家礼下于人,必有所求。这次离尘宗大比绝不简单,内中另有玄虚。就想代你推拒,结果东西还是退不掉。无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庄无道眼中阴冷,心情更沉至谷底。这北堂婉儿,说是让他考虑,然而根本就不容他拒绝!

    浑身都涌起了无力感,在北堂家的面前,他庄无道究竟只是一个蝼蚁般的人物。北堂婉儿既然心意已定,自己又怎可能有拒绝的余地?

    此女此时还是以礼相待,然而到最后,却未必不会以势相逼——。

    “这次离尘宗有金丹筑基修士数百位准备择徒授业,所以古月家,百兵堂夏氏,林和孔家,越城守备,都有子弟参与。”

    言简意赅的解释着,庄无道扫视着这厅堂内诸人一眼:“那北堂家的意思,似乎是想让我将其中一人挤下去。”

    马原林寒,都是身躯微震,忖道北堂婉儿与庄无道,在那辆马车里说的竟然是此事!那么渡船上北堂婉儿挑衅,就是为试庄无道身手了?

    秦锋与王五几人,则都是倒吸了一口寒气。

剑动山河书友推荐阅读: